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45章 你很快就不是百万富翁了
    天主教的礼拜,通常分为四堂,大清早七点就是第一堂,时间为一个小时。

    第一堂的礼拜,人还不少,能有七十多人。这些人都显得无比虔诚,特别是杰克,最为虔诚。谁叫他成了百万富翁,这是神的庇佑。

    昨天他的妻子就去了伯明翰市,打算买一辆兰博基尼,今天车就能提回来,届时一定会惹来无数羡慕的目光。

    礼拜结束,信徒们一起出了教堂,杰克显得十分精神,容光焕发。

    吹捧他的人也不少,众人一个个地说道:“杰克,你可真是太幸运了,一下子就中了一百万。”“可不是么,我买了十年的**彩,也没说中过奖。”“这能一样么,**彩哪是那么容易中的,杰克之所以能够中奖,是神赐给杰克的福音。”“没错,杰克一向虔诚,神自然会赐福给他。我以后也一定要向杰克一样虔诚,这样的话,神也会赐福给我。”......

    听了大伙这般说,杰克更为得意,故意谦虚地说道:“我也不一定是最虔诚的,只是每天都到教堂来礼拜而已。大家不见得就没有我虔诚,充其量是我的运气好一点。我相信,在神的庇佑下,用不了多久,大家都会成为百万富翁!”

    “对。”“只要虔诚。”“神就会赐给我们福音。”......

    大家伙不住地点头,说话间,他们已经来到院子里。

    礼拜大体上是在上午和晚上,7点到8点这一堂结束之后,第二堂是在8点半到9点半。参加第二堂礼拜的人,都要在院子里集合,等第一堂的出来,然后再进去。

    昨天早上来礼拜的人很多,多数都是忏悔的。可现在他们出来,突然意外的发现,等在院子里的人不多。稀稀拉拉的,也就不到二十。

    他们彼此差不多都认识,杰克走到一个五旬男人面前,说道:“希曼大叔,今天第二堂礼拜,来的人怎么这么少。”

    “杰克,你还不知道啊......三清观的约翰布朗已经好了,镇上的人,还有昨天那些来忏悔的人,现在都去三清观看约翰布朗了......”五旬男人说道。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昨天还来忏悔,今天一听说约翰布朗没事,就跑到那边去了!”杰克立刻露出不满之色。

    在他旁边,有一个中年女人则是说道:“昨天不是说,约翰布朗要死了么,怎么今天没事了......难道是,预言不准......”

    “预言怎么可能不准!”杰克大声说道:“神父的预言都是准的!莱沙球队输球已经应验,我成为百万富翁也应验了,还有阿勒代斯家里着火,听说昨天他和谢丽尔吵得很凶,都去伯明翰办离婚手续去了!这些预言都应验了,而关于约翰布朗的预言,我看也就是几天的事儿,他今天不死,过几天也得死!”

    “话是这么说......可那些人确实都去三清观了.......好像是为了查看约翰布朗的情况,我看他们,心里还是想着那个什么道教......”希曼大叔说道。

    “混蛋!这些可恶的异教徒!”杰克骂了一句,接着转身看向身后的那些人,大声说道:“咱们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不能再容忍那些异教徒在我们的土地上蒙蔽世人了!我看不如这样,大家伙跟我走,一起去三清观唤醒那些蒙蔽的人!这是为神传播公理正义,我相信神看到之后,一定会十分高兴,一定会赐福给我们的!”

    “好!”“好!”“对!”“大家一起去唤醒那些被蒙蔽的人!”......

    好家伙,在杰克的煽动下,这里的天主教徒们马上达成共识。他们的理由,也是那样的冠冕堂皇,这是去唤醒那些被蒙蔽的人。

    眼下的三清观,可谓是门庭若市。约翰布朗没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莱沙镇,镇上的人都跑到三清观来查看究竟。

    约翰布朗干脆在院子里带领门下弟子打起了太极拳,用实际行动来告诉所有人,自己没事。

    三清观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牵动整个莱沙镇人的心。看到约翰布朗无恙,那些转而相信道教的人,都松了口气。

    杰克带着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三清观,才到门口,就看到道观的院子里全都是人。要知道,教会的院子可是要比三清观大很多的,可人数都没有三清观这里的人多,显得十分冷清。

    这一幕,让杰克十分不爽,他一边朝门内走,一边愤怒地喊道:“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呢?三清观都要遭遇灭顶之灾了,你们还留在这里,不怕到时候玉石俱焚吗?现在还不赶紧到教堂忏悔,是不是都想遭到神的惩罚!”

    靠近门口的那些人,听到杰克的喊声,连忙看了过去,见到是新的百万富翁,杰克又这般说,这一些人的心头也是一紧。毕竟这个预言,属实有些邪门。

    杰克带着人鱼贯进入道观,众人让开道路,令杰克一行能够直接来到三清殿前的广场。

    在广场上,约翰布朗正领着新老弟子们练太极拳呢。杰克的喊声,他也不是没有听到,确实没有出声。

    他不出声,杰克却不客气,走到距离约翰布朗不远的位置停下脚步,跟着大声喊道:“约翰,还有你们这些人,都知不知道三清观要遭逢灭顶之灾了?还在这里干什么呢,赶紧跑吧!”

    弟子们这次没法继续练下去了,纷纷停了下来。

    约翰布朗也收了架势,随后转身看向杰克,嘴里平和地说道:“原来是杰克先生。你说我三清观要遭逢什么灭顶之灾,这简直就是一句笑话。哪来的灭顶之灾,怎么灭顶?”

    “当然是神的惩罚!神父预言已经成真,难道你就不害怕吗?”杰克瞪着眼珠子,叫嚣地说道。

    其他的天主教徒们也跟着嚷嚷起来,“没错!神父的预言已经成真了!你们就不怕吗?”“现在赶紧跑吧,来得及!”“既然你们这么信奉道教,那就不要留在英吉利了,都去东方吧,那里适合你们!”......

    面对众人的说辞,约翰布朗不紧不慢地说道:“预言真的很准吗?我听说,预言上还说,我要死了,这不还是活得好好的么?”

    “神父也没说你昨天就一定死!说你近期就死,而且预言一定会成真!”杰克又嚣张地说道。

    “这么确定吗?”约翰布朗不屑地说道。

    昨天自己确实差点死了,可是张禹来了。他心中清楚,只要有张禹在,自己就不会有事,三清观同样也会发扬光大。

    “能不确定吗?先是球队输球,接着又是我中奖成为百万富翁。阿勒代斯家里着火不说,还要和谢丽尔离婚了,估计现在都已经办好手续了吧。就算是你,听说昨天心绞痛,不也疼得死去活来!识相的话,赶紧离开英吉利吧,要不然的话,说不定过两天又得来这么一出儿!”杰克摇头晃脑,得意地说道。

    “张真人到!”

    蓦地里,一个喊声从广场后面响起。

    这是用英语喊的,在场的人都能听懂,他们不约而同地看了过去。

    很快就见一个身穿八卦仙衣的青年人走了过来。在青年人的身后,跟着许多身穿道袍的男女,如同众星捧月。

    一点没错,青年人正是张禹。

    他和阿勒代斯等人刚回来没一会,因为谢丽尔的装束实在是没法见人,当时只能走后门,梳洗一番,换了套衣服,大家伙前往前院。

    “师公。”“师公。”“师公。”......

    三清观的弟子们,看到张禹到来,纷纷恭敬地打起招呼。

    张禹率同众人,走到约翰布朗这边,他的脸上,洋溢的亲切的笑容,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拜见师父。”约翰布朗等张禹过来,马上礼敬地说道。

    “免礼。”张禹面带微笑,跟着看了眼杰克,他刚要寻问是怎么回事,旋即发现,这家伙的印堂有点发黑,明显是破财之兆。

    于是乎,张禹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杰克见张禹一个劲地看自己,不由得说道:“你就是那个骗子头吧,这么看我做什么?”

    张禹听不懂他的话,约翰布朗知道这一点,赶紧给张禹翻译。

    张禹听罢,微微一笑,并没有理会杰克,而是对约翰布朗说道:“他是谁啊?出什么事了?”

    “他是杰克,就是那个中了一百万镑,应了预言的百万富翁。他到这里,是警告咱们,说道观要有灭顶之灾,还说预言都会实现。”约翰布朗说道。

    “哈哈哈哈......”张禹旋即大笑起来,说道:“你就跟他说,预言真的都实现了吗?”

    约翰布朗立刻进行翻译,杰克看了看张禹,又看了看张禹身边的身边,很快看到阿勒代斯和谢丽尔。

    看到这两个人,杰克的眼珠子一转,冷笑着说道:“看来你们是故意阻止谢丽尔和阿勒代斯离婚了?就算现在在你们的忽悠之下,他俩没有离,我看他俩感情也破裂了,早晚也得离婚!”

    “你说什么呢?谁感情破裂,要离婚啊?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谢丽尔登时火了,直接破口大骂。

    杰克拿出一幅无所谓的样子,淡笑着说道:“感情是否破裂,你们自己心里清楚。预言是一定会发生的。”

    谢丽尔差点被他气死,刚要再说话,张禹却先行说道:“他都说了些什么?”

    约翰布朗又翻译给张禹听,张禹再次一笑,说道:“他就是那个百万富翁,那你告诉他,这个预言实现不了了。他得来的那些钱,很快就会不见,以前什么样子,还是什么样子。”

    这一次,轮到约翰布朗愣了一下,这种话,怎么说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不得让人给笑话死。

    要知道,杰克赢来的钱,都在银行呢,现金又不是放在家里,怎么可能会不见。

    见他不说话,张禹正色地说道:“就这么跟他说!”

    “是,师父......”约翰布朗只好点头,旋即翻译了张禹的话。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登时炸了锅。

    不管是跟杰克一起来的人,还是来看眼的,以及道观的那些新旧弟子,都不由得嘀咕起来,“真的假的?”“开玩笑吧。”“到手的钱,难道还能飞了。”......

    这次杰克也怒了,瞪起眼珠子说道:“你得失心疯了吧!这是神赐给我的福音,实实在在中了一百万,钱都在银行呢!你说不见就不见,难道银行今天还能倒闭了......”

    说着,他抬手指向张禹,叫嚣地说道:“我看你们这些东方骗子,越来越能蛊惑人心了,什么不着边际的话都敢说!活该你们会遭到神的惩罚,遭逢灭顶之灾!”

    “没错!这些骗子就是在蛊惑人心!”“这种没谱的话都敢说,不是骗子还是什么!”“教友们,你们千万不要再被他给蒙蔽了!”“千万不要再被蒙蔽,赶紧回教堂向神忏悔,这样才能得到神的宽恕!”......

    在杰克身后的那些天主教徒们,也都跟着大声喊了起来。

    杰克更是得意,指着张禹说道:“你说我的钱会不见,那你说个日子,我的钱什么时候会不见!要是不准的话,你又该怎么办?”

    “对!”“对!”“你说个日子!”“我们都想看看,杰克的钱会怎么不见!”......那些天主教徒们又跟着起哄。

    其实不仅仅是他们,就是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想看看,杰克的钱会怎么不见。

    “铃铃铃......”

    就在这时,杰克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杰克将手机掏了出来,本来是打算挂断,但一瞧来电显示,是媳妇露丝打来的电话。他故意得意地说道:“我媳妇今天去伯明翰买了一辆兰博基尼,估计现在也快回来了。瞧见没,她给我来电话了!这次买车花了二十万镑呢,钱不是没了,只是换一种形式陪在我的身边......”

    说完,这家伙才接通电话,放到耳边得意说道:“达令,什么事?是不是把车提回来了。”

    “杰克,出大事了!我撞车了,撞了一辆宾利雅致......”电话里直接响起露丝急切的声音。

    闻听此言,杰克不由得心头一颤,但知道现在不能露怯,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有保险吗?”

    “我还没买......我是在去保险公司的路上撞的,而且还是我闯红灯,判我全责......那辆车被我撞的稀巴烂,车上的人也被撞成重伤,警方说连人带车差不多得赔九十万镑......”露丝这次带着哭腔说道。

    “什么......”一瞬间,杰克的身子仿佛被抽空一样,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到地上,“赔九十万......九十万......不会是是跟我开玩笑吧......”

    “开什么玩笑......我能拿这种事开玩笑么.......”露丝在电话另一端哭着说道:“你赶紧来伯明翰交通警局吧......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