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43章 双色十字架
    这个大四象蝴蝶兰阵是用来提升爱情运的,张禹是屡试不爽,都没出过问题。这次简直是邪门了,竟然一点用也没有。

    旁人对这个的用途并不知晓,只是觉得神奇,全都看的目瞪口呆。

    阿勒代斯和谢丽尔坐在花盆的中间,他俩也是叹为观止。阿勒代斯下意识地说道:“太神奇了,蝴蝶兰竟然盛开了,好漂亮......”

    他是有些感慨,其实谢丽尔的想法和他一样,但是听了他的话,谢丽尔的心中不禁一阵厌恶,扭头没好气地说道:“漂亮个屁!一个大男人,还喜欢花,果然是喜欢沾花惹草!”

    “我就喜欢怎么了!”阿勒代斯也不示弱,当时反口叫道。

    周边的人,心思本来都被这里的景色所震撼,听了二人的话,不禁又是一阵头疼。

    按理说,瞧张禹的意思,应该是能让二人破镜重圆,怎么折腾半天,还这个样子。

    阿勒代斯的话,要谢丽尔更是怒火中烧,她跟着叫道:“那老娘就成全你!现在天也亮了,咱们现在就去办离婚手续!”

    说完,谢丽尔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阿勒代斯跟着跃起,嘴里喊道:“好!咱们这就走!我早就等不及了!”

    张禹看的是直挠头,但他已经能够确定,阵法没有,这其中必然是有别的问题。至于说问题在哪里,自己还得琢磨琢磨。

    但不管怎么样,自己绝不能让二人去离婚,一定要把他俩给拦住。

    张禹收了阵法,可是已经盛开的蝴蝶兰并没有枯萎,仍然是这般鲜艳。

    张禹自然没有心情去欣赏花,眼见谢丽尔已经从一堆花盆中走了出来,他两步抢到身前,说道:“谢丽尔,你别走。”

    这句话,谢丽尔能听懂,直接说道:“why?”

    “事情还没完事,难道你真要和阿勒代斯离婚?”张禹正色地说道。

    这一次,谢丽尔就听不懂了,赵华上来翻译。

    谢丽尔听了,直接愤愤地说道:“不和他离婚,难道还留下看着他和别人出双入对啊!老娘成全他!”

    “这里面,肯定有些问题。我想要不然这样,给我一天时间,如果一天之后,你们俩还要离婚,那我不拦着。”张禹心平气和地说道。

    赵华又行翻译,可谢丽尔似乎并不买账,“你刚刚不是说,只要十几分钟就好了么?等在里面坐过之后,会给我一个交代。到那个时候,不管我想到离婚还是如何,你一概不阻止。现在怎么出尔反尔,你的交代又是什么?”

    赵华的脸上瞬间露出悻悻之色,心中暗说,这女人的情感变化可真大。以前也是恭恭敬敬,眼下和阿勒代斯闹出这一出儿来,整个人都变了。

    但他还是翻译了这番话,张禹也不生气,知道谢丽尔这是在气头上,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通常在两口子因为吵架之后,旁人的话,基本上屁用没有,必须得是另一半主动让步才成,这就是所谓的床头打架床尾和。可是眼下,让阿勒代斯让步,几乎是不可能的。

    两个人互不让步,结果自然会是这样。

    “解铃还需系铃人......”张禹沉吟一声,可系铃人在哪呢?肯定是在天主教堂,自己总不能去教堂抓人吧,那得打起来。

    他脑子里飞速旋转,琢磨着该怎么办?

    这时,阿勒代斯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他大声豪气地说道:“想要交代,你想要什么交代啊!家里的一切财产都给你!”

    “家里还有什么财产啊,说的好听!都给烧光了!”谢丽尔转身看向阿勒代斯,又吵吵起来。

    一听二人说的“家”,张禹的脑子里立刻打了个激灵。

    “对啊......他俩的家......”张禹在心中说道。

    二人是在家里闹出的纠纷,阿勒代斯走错了房间,和艾露高发生了那种事情,又被谢丽尔抓到,这里面不可能是单纯的巧合。特别是之后,家里又着了火,应了预言,这其中必然有人做手脚。

    拿定主意,张禹说道:“你们两个先不要吵了,现在就去你们的家看看。”

    赵华翻译了他的话,谢丽尔却是毫不给面子,只管叫道:“房子都烧没了,还回去干什么?昨天来伯明翰,就是跟这家伙离婚的!现在就去办理离婚手续!”

    “没错!现在就去办手续!”阿勒代斯也叫道。

    赵华又把二人的话给翻译了,张禹这回有点火了,自己的话,真的是一点不管用,你们俩还把不把老子放在眼里。

    就算是心性出了问题,老子现在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眼瞧着谢丽尔已经转过身子,冲着阿勒代斯,张禹抬起手来,朝谢丽尔的勃颈上就是一下。

    “呃......”

    谢丽尔没有半点准备,就算有准备,她也躲不开。身子一软,直接向后摔去,张禹一把从后面将她抱住。

    众人看到这个,难免又都是一愣,不明白张禹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还动硬的了。

    不等他们寻问,张禹直接说道:“银铃、小小,你们俩过来扶着她,带她下楼上车,去她家!”

    “是,师父。”苑小小马上答应,上前扶住谢丽尔。

    张银玲也跟了上来,两个女人一起动手,扶着谢丽尔朝外面走去。

    张清风和卡卡也上去帮忙,先把谢丽尔给解决了。

    张禹跟着又看向有点瞠目结舌的阿勒代斯,说道:“跟我走!”

    这话阿勒代斯能听懂,但他还是下意识抬手指了指自己。

    张禹点头,正色地说道:“没错,跟我走。”

    他点语气,没有半点商量。说完这话,他就转身朝外面走去。

    赵华怕阿勒代斯听不懂,特别翻译了一句。

    布莱顿、朱酒真等人,都跟着张禹往外走,赵华走在最后。

    阿勒代斯和艾露高互相看了一眼,阿勒代斯终究要比谢丽尔冷静一些,温柔地说道:“咱俩也跟着去看看。”

    “好吧。”艾露高扁着小嘴,点了点头。

    虽说二人现在,心里巴不得赶紧去登记结婚,可是他俩也知道张禹的厉害。张禹都把谢丽尔打包带走了,想要把他俩带走,应该也不困难。加上二人又都是张禹的徒弟,哪能不跟着走。

    艾露高先是进到房间,找了衣服给阿勒代斯穿上,然后抱着阿勒代斯的胳膊,一起出了房间。

    张禹他们正在走廊上等着,见到之后,一同下楼。

    张银玲已经将谢丽尔先带上车,张禹又将阿勒代斯和艾露高安排到他们的车上。好在谢丽尔出于昏迷状态,要不然的话,估计肯定又得大吵一顿。

    两辆车子发动,朝莱沙镇方向驶去。阿勒代斯的家是在莱沙镇与伯明翰市区交界的地方,车子一路赶到。

    此刻阿勒代斯的二层别墅小楼,现在已经烧成了一片废墟。楼都被熏成黑色的,里面的门窗都已经破碎,就剩下门框和窗框了。

    张禹从车里出来,其他的人也鱼贯下车。阿勒代斯看到自己的家烧成这样,不由得说道:“师父,这火烧的也太蹊跷了!”

    赵华进行翻译,张禹微微点头,说道:“你也知道蹊跷,这其中的问题大了。”

    “难道是......教会的人做的手脚......可是,警察也来过了,没有发现纵火的痕迹......”阿勒代斯说道。

    “有的时候,想要纵火,并不需要亲临现场......”张禹在赵华翻译后,淡淡一笑,跟着抬起手来,在他的手指上,突然冒出了火苗。

    张禹的能耐,阿勒代斯见到过,点烟都不用打火机的。

    等赵华翻译了,阿勒代斯忙说道:“难道真的是教会的人耍手段烧了我的家!”

    说这话的时候,这家伙的眼睛都红了,满是恨恨之色。

    家都被烧光了,换做是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赵华进行翻译,张禹已经跨步朝别墅小院内走去,进到院子中,张禹瞬间感觉到,这里有一股阵法的气息。

    张禹咬破手指,在眼前划了一下,紧接着就能看到,别墅之上,满是灰蒙蒙的气流。而在这气流之中,还夹带着亮粉色,因为亮粉色和灰色的气流相结合,显得朦胧而又诡异。更为奇怪的是,灰蒙蒙的气流中,还有丝丝的红色气流向外飘散,然后化为乌有。

    看到这个,张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是有人在此布置了阵法,这灰蒙蒙的气流是霉运,会让这里的主人破财,甚至破财还在继续。其中的皈依亮粉色,则是这里的主人会有桃花运,令夫妻宫分崩离析。

    张禹扭头看向阿勒代斯,阿勒代斯头顶的气运,张禹早就看过,事业运正常,财运淡薄,桃花运旺盛。

    此刻一瞧,张禹的心头却是一动,阿勒代斯现在的状态,分明是破财后的气色。

    “赵华,我听张清风说过,镇上有人将会成为百万富翁,是这样吗?”张禹淡淡地问道。

    “没错,那个人叫杰克,是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他中了**彩,一下子赚了一百万,成为百万富翁。”赵华答道。

    “这就是了。”张禹点了点头。

    阿勒代斯听不懂张禹说什么,但是见张禹点头,想来是有所发现。阿勒代斯问道:“师父,你发现什么了?”

    “有人借走了你们家的财运,给了别人。”赵华翻译后,张禹说道。

    赵华又是翻译,听了这话,张禹门下的弟子还好,明白其中的道理。倒是阿勒代斯、布莱顿等人,都有些懵了。

    阿勒代斯急切地问道:“借走财运给了别人,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人的财运,虽说不一定都是命中注定,但也需要后天的努力,上天也不会轻易掉馅饼的。那个叫杰克的人,命中并没有这笔财运,但是为了预言的成真,便有人耍了伎俩,将你的财运借给了那个人。如此一来,你必将破财,蒙受财产上的损失,用来即刻抹平杰克的所获。”张禹在赵华翻译后,如此说道。

    赵华又行翻译,阿勒代斯似乎没听懂,又好奇地问道:“这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不是预言说,有人的家里要失火么,怎么还和杰克中奖有关了......”

    “我简单点说,意思就是,杰克中奖得来的钱,其实是你们家里火灾损失的钱。而且看目前的情况,你们家损失的钱尚且达不到杰克的中奖所得,还要继续损失金钱,以用来平账。这样说,你应该明白了吧。”张禹说道。

    “天啊......还有这样的事情......”在赵华翻译后,艾露高忍不住惊诧地叫道。

    阿勒代斯的身子都在颤抖,急切地说道:“师父,天主教的人,简直是太可恨了!师父,您一定得为我报仇啊!”

    他自己也明白,自己没有那个本事报仇。

    “你放心好了,我决不会让他们好过。”张禹说着,朝别墅内走去。

    众人这就要跟上,张禹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回头说道:“你们就不必进来了,我一个人进去看看。”

    见他这么说,众人停下脚步,没有跟着。张禹刚要继续走,却迟疑了一下,随后朝阿勒代斯说道:“阿勒代斯,你和谢丽尔的房间在什么位置?”

    “上二楼楼梯左侧的第二个房间。”阿勒代斯答道。

    “那艾露高当时睡在哪个房间?”张禹又问道。

    “是上楼......右侧的第二个房间......”阿勒代斯说这话的时候,难免有点尴尬。

    这倒也是,两个房间一左一右,还能走错了,说出来,一般人也不会相信。果然,阿勒代斯又补充道:“我当时真的不是要去艾露高的房间,真的是莫名其妙走错了。”

    大伙听了这话,谁也没说什么。

    张禹淡然地说道:“行了,我知道。你们都留在这里等我。”

    说完,他独自走进别墅。别墅里面烧的黑乎乎的,还有不少救火后留下水迹。一切的东西,都破烂不堪,看得出来,这把火着实不小,把能烧的都给烧光了。

    这里并没有什么气流,张禹在楼下的各个房间看了一会,也没看出什么,便朝楼上走去。

    楼上烧的残破程度,丝毫不亚于楼下。

    张禹先是去了右手边艾露高当晚住的房间,里面烧的黑乎乎的,立柜、床什么的,都已经烧成破木头了。

    观察了一会,张禹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退出去朝阿勒代斯的卧室走去。

    一进到卧室,张禹立刻看到,在床头那里,有淡淡的灰色气流朝棚顶出飘去,气流之中,还蕴含着诡异的亮粉色。

    “问题在这!”

    张禹一瞬间就能确定问题的所在,他快步朝床头走去。床头都烧塌了,就是黑色的破木头,张禹亮出金钱剑,将木头拨开。

    分开木屑,很快露出一个红色的十字架。张禹摊手将十字架拿了起来,旋即发现,这个十字架的背面是黑色的。而那灰色和亮粉色的气流,正好是从十字架上散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