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42章 意外
    “果然是够巧的......”张禹也这么来了一句,他也认为,这件事有足够的巧合。

    但是张禹没有就这件事多说什么,而是认真地看向阿勒代斯,说道:“阿勒代斯,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赵华翻译了张禹的话,阿勒代斯也是认真地说道:“师父,谢丽尔实在是太不相信我了,而且我实在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无理泼妇。我和她的夫妻缘份已了,她既然一心离婚,那我就跟她离婚好了!”

    赵华又行翻译,张禹听罢,不禁微微皱眉。

    他又是盯着阿勒代斯说道:“你要知道,眼下天主教那边已经发话,将有七个预言。其中一个就是,有人将要离婚。这个预言,显然是着落在你们两口子的身上,真若是离婚,便说明这个预言应验了。这样的话,对咱们道家的打击是很大的,我想你应该也明白这一点。”

    赵华照例翻译,阿勒代斯的脸上也露出沮丧与无奈之色,说道:“师父,这件事,我也不想的。可你看我和谢丽尔现在的样子,还能在一起吗?她一心离婚,那我也只能奉陪。”

    看着他的表情,其实都不用赵华翻译,张禹也能大概猜出来话中的意思。待赵华翻译后,张禹微微点头。

    在进来的时候,张禹不仅仅看到了阿勒代斯身上和脸上的伤,同样也看到了阿勒代斯头顶的气运。

    绿色的事业运,没有问题。红色的财运很淡,这和谢丽尔的差不多。白色的健康运,也没有问题,关键只是在爱情运。眼下阿勒代斯以前的正粉色爱情运已经不见了,有的只是亮粉色的桃花运。

    在阿勒代斯旁边的艾露高,头上的气运比较正常,只是正粉色的爱情运相当的耀眼。

    在这以前,也就是在皇家赌场的时候,张禹看到过阿勒代斯头顶的气运。当时阿勒代斯头顶也有桃花运,但不是那么旺盛,可是现在,已经完全将爱情运给压没了。

    阿勒代斯和谢丽尔头顶的气运,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桃花运旺盛,一个没有了爱情运,显然是有第三者插足,且爱情走到了尽头。

    但张禹明白,这不是单纯的情感问题,这其中必然还存在着其他的问题。要不然的话,之前好端端的,怎么会在出了那个预言之后,一切就变成这样。

    张禹不管是为了三清观,还是为了阿勒代斯和谢丽尔,都不可能让二人理会。为今之计,当然是尽快恢复二人的爱情运。

    两口子发生误会,产生矛盾这种事情,日后的演变是没有准的。有的时候,能够冰释前嫌,从新走到一起,有的时候,则是彻底走向了终点。而这里面的一部分关键,就是在于二人的爱情运是否还在。爱情运在的话,一切好说,如果爱情运没了,肯定是离婚。

    对于这种问题,张禹还是有办法的,他马上说道:“赵华,在英吉利有没有卖蝴蝶兰这种花的?”

    “蝴蝶兰是英吉利的名花,当然有了。只是这个季节,应该没有盛开的了......”赵华答道。

    “没有盛开的也无妨。你让布莱顿马上去买蝴蝶兰,要108支。”张禹说道。

    “好......”赵华不明白张禹的用意,但还是点头,跟着将张禹的意思告诉布莱顿。

    布莱顿多少皱眉,这是凌晨三点,上哪买蝴蝶兰去。

    可他看得出来,张禹要蝴蝶兰肯定是有重要的用途。

    他也不怠慢,这就招呼弟子,一同出去,找花店购买蝴蝶兰。

    他们走了,张禹看了看阿勒代斯和谢丽尔,说道:“你们夫妻二人,如果真的是因为感情不合,走到了尽头,为师也不会横加干涉。可是眼下的事情,并非这么简单,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帮你们说个清楚。”

    赵华又给翻译,阿勒代斯说道:“这......这还怎么说清楚......”

    一旁的艾露高则是一把抱住了阿勒代斯的胳膊,正色地看向张禹,说道:“师父,我和阿勒代斯已经说好了,你总不会是打算拆散我们俩吧!”

    阿勒代斯跟着点头,又拍了怕艾露高的手,然后认真地说道:“我和艾露高已经说好了,等我和谢丽尔离婚,我们俩就注册结婚。师父,我是不会辜负艾露高的。”

    赵华照旧翻译了二人的话,张禹的心头一紧,却确实是这样,这两个人已经发生了关系,看这个架势,即便是自己帮助阿勒代斯和谢丽尔恢复了爱情运,让二人重归于好,艾露高的事情,也是个麻烦,这个女人绝不会罢休。

    琢磨了一下,张禹说道:“我理会的。好了,你们两个先休息,我到外面坐一会。”

    赵华翻译了张禹的话,阿勒代斯和谢丽尔送张禹、张银玲几人出了房间。

    他俩留在房间,也没有关门,张禹他们则是在沙发那里坐下。

    发生的一切,张银玲要比张禹还要清楚,她也看出来有些麻烦,说道:“张禹......你看这件事,该怎么了结......”

    “最后的结果很难说,先等等吧,我相信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张禹说道。

    “圆满?能怎么个圆满?”张银玲也并非什么都不懂。她当然也能看出来,哪怕是阿勒代斯和谢丽尔真的答应复合,艾露高的事儿,也难以解决。

    “解铃还需系铃人......等布莱顿他们将蝴蝶兰买回来再说。”张禹说道。

    “对了,我还真想问你呢,你要蝴蝶兰做什么?”张银玲好奇地问道。

    “届时你就知道了。”张禹笑着说道。

    “还跟我玩神秘呢。”张银玲撇了撇嘴,朝张禹紧了紧鼻子。

    说实话,这个时间段去街上买蝴蝶兰,那不是扯淡么。

    好在布莱顿师徒以前也算是伯明翰一带的地头蛇了,对于情况比较了解。

    跑到花市之后,敲开一家店铺的门,硬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将张禹要的蝴蝶兰给带了回来。

    只是带回来的蝴蝶兰,让张禹有点皱眉。原因无他,以前他在国内买的蝴蝶兰是那种一支一支的,插在花瓶里,里面倒点水就成。布莱顿带回来的蝴蝶兰可是那种栽在花盆里的。

    108盆蝴蝶兰,酒店里的服务员都在帮忙。

    布莱顿一个人端着两盆率先进来,嘴里说道:“师兄,这蝴蝶兰放哪?”

    张禹指了指大客厅,说道:“先放着吧,把沙发和茶几都给挪了。”

    大家伙一起动手,挪开了沙发、茶几,108盆蝴蝶兰被摆放到大客厅。

    张禹按照大四象阵的模式,青龙方位是9盆、9盆、7盆,白虎位是9盆、6盆、7盆,朱雀位是9盆7盆、7盆,玄武位是9盆、4盆、7盆。

    余下的18盆,放到中间围好。

    张银玲、朱酒真等人都看着张禹忙活,心中无比好奇。哪怕是房间里的阿勒代斯和艾露高,在听到声音后,也走到房门口,好奇地瞧着。

    张禹将花盆摆放好,说道:“银铃,你现在下楼,去把谢丽尔给叫上来。”

    “好嘞。”张银玲也不知道张禹搞什么玄虚,料想是有节目将要上演,快速地出了房间。

    阿勒代斯和艾露高一听说张禹让谢丽尔上来,不由得皱眉。艾露高不方便说什么,阿勒代斯则是说道:“师父,叫她来做什么?”

    赵华翻译后,张禹说道:“这个你就先不要管了,现在你就到花盆中间的位置,盘膝坐下。”

    等赵华翻译了,阿勒代斯满是疑惑,但还是点头,跨步走进花盆中间。

    艾露高多少有点担心,用生涩的国语说道:“师父,这是干什么?”

    “等一下你们就知道了。艾露高,你在那里站着就好。”张禹说道。

    赵华又给翻译,艾露高点了点头,没再出声。

    等了一会,张银玲和苑小小终于将谢丽尔带来。

    谢丽尔还穿着那身睡衣,看起来无比的狼狈。最为要紧的是,瞧那意思,似乎根本不想来。

    此刻一进到大客厅,见到阿勒代斯,谢丽尔却猛地叫道:“阿勒代斯你这个没良心的王八蛋!”

    说着,她就气鼓鼓的朝阿勒代斯冲去。

    张禹这边刚摆的阵法呢,哪能让她这般造次,连忙将她拦住,说道:“谢丽尔,你冷静一下。”

    赵华忙跟着翻译,谢丽尔之前在楼下,就跟生无可恋似得,可是现在看到阿勒代斯,突然就来了精神。她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不用冷静!这个混蛋!这个混蛋!嘴上一套,背地里一套,枉我一心一意的对他,他竟然要跟我离婚!”

    坐在地上的阿勒代斯见她大喊,也不示弱地叫道:“我都说了,这就是个误会,我认错人了!你既然不信,那就算了!离婚就离婚,这事是你提出来的,你当我还怕了你!”

    “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救她不救我......是不是想烧死我,另外换人啊......咱俩离婚之后,我非得把你的丑事都给说出去,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谢丽尔躺下眼泪,哽咽地叫道。

    张禹听不懂他俩说啥,瞧那吵吵把火的架势,也知道是在吵架。

    张禹怒声叫道:“够了!够了!你们俩先不要吵了好不好!”

    赵华也是大声翻译,阿勒代斯没有出声,谢丽尔脸上露出愤愤之色,干脆冲着张禹说道:“我知道你偏向阿勒代斯,要不然为什么收艾露高在身边,还让她一直跟着阿勒代斯,给他俩制造机会!现在你得逞了,还想怎么样?”

    闻听此言,赵华心头一紧,一时间没敢翻译。

    张禹看出赵华脸色有异,说道:“她说什么?”

    “她说......”赵华也知道不能隐瞒,如实翻译了谢丽尔的话。

    “唉......”张禹摇头叹息一声,在艾露高的事情上,自己处理的方式,也不能说一点问题也没有。本来是想两全,结果却惹了这么一出儿。

    张禹平和地说道:“谢丽尔,我明白你现在的心情。这样,你先听我的,我一定会给你个交代,你看怎么样?”

    赵华翻译后,谢丽尔问道:“什么交代?你让我听你什么?”

    她现在确实有点红眼,换成任何一个女人,碰到这种事情,也不能平静。阿勒代斯是她的丈夫,是她的依靠,但阿勒代斯和艾露高又同样是张禹的徒弟。自己和阿勒代斯闹到这般地步,她难免会认为,张禹偏心阿勒代斯和艾露高。

    赵华又行翻译,张禹指了指花盆中间空出来的位置,也就是阿勒代斯的旁边,“你现在就到里面盘膝坐下,和阿勒代斯背靠背的坐。”

    “不行!”待赵华翻译了,阿勒代斯和谢丽尔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

    这二人没了爱情运,可谓是离心离德,跟仇人都没什么区别了。就在心智上,应该也出现了一点问题。

    张禹也不动怒,又是和缓地说道:“你们两个现在的情况我知道,我正在是帮你们,你们先听我的,就到里面背靠背的坐着。时间不是很长,也就十几分钟,完事之后,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到那个时候,不管你们想到离婚还是如何,我一概不阻止。可是......你们现在要是不听我的,那我只能动手,把你们两个强行按到一块坐着了......”

    他的话,软硬兼施,在赵华翻译了之后,二人自然也知道张禹的厉害,张禹真要出手将二人摁到一起坐着,他俩也没脾气。

    阿勒代斯没有吭声,谢丽尔点头重重地说道:“ok!”

    她说完,就朝花盆中间走去,来到阿勒代斯的身后,冲阿勒代斯“哼”了一声,才坐下身子。

    说是背靠背,但二人的后背,压根没有碰到一块。

    见二人终于坐到阵中,张禹也是松了口气。

    他接着咬破舌尖,猛地朝里面的那些花盆喷出一口血雾。

    紧跟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这里摆放的蝴蝶兰并没有开花,现在毕竟是冬天。可是,在血雾喷射到枝叶上之后,中间的那十八喷蝴蝶兰,竟然慢慢地发芽,生出了花骨朵,含苞绽开,长出了紫色的花朵。

    渐渐,周边的那些蝴蝶兰也都盛开,一时间,房间内充满了花香。

    “这......”“这......”“这......”......所有的人都看傻了!

    这一招,张禹曾经用过,但是他们从来没见过。此番亲眼看到冬天的蝴蝶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盛开,这简直是一个奇观。

    他们张大着嘴巴,根本说不出话来。倒是小丫头张银玲,咋舌地说道:“好美啊......”

    “verybeautiful......”站在房间门口,之前一句话没说过的艾露高,现在也忍不住喃喃地说道。

    张禹的眼睛,则是紧盯着阿勒代斯和谢丽尔的头顶。

    此刻这108盆蝴蝶兰之上,散发出一条条正粉色的气流。这是象征着爱情的气流。

    张禹可以确定,在很短的时间内,中间的二人头顶,就会重新出现爱情运,令二人恢复理性。

    然而,三分钟过去,张禹却意外地发现,不管那些气流如何的流动,在阿勒代斯和谢丽尔的头顶,气运没有半点变化。

    阿勒代斯的头顶,还是亮粉色的桃花运。谢丽尔的头顶,一点爱情运也没有出现。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一次,轮到张禹惊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