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40章 异曲同工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不知道约翰布朗还能活多久。”鲁尼神父讨好地说道。

    “绝对活不过今天晚上。”布雷德瓦自信地说道。

    “你能确定?”鲁尼神父有些激动地说道。

    自己的教堂,以前一个月的收入都不少,完全能够供养他的高消费。现在可好,一个月就收入了这么两个钱,连教堂的日常开销都不够,他心里能不恨么。

    “怎么?觉得我不行?”布雷德瓦傲慢地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约翰布朗的事情实在太过重要。现在镇上的人,肯定都在盯着,特别是那个弗朗,如果约翰布朗死了,他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跑到教堂,估计不管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他都会答应。”鲁尼神父谄笑着说道。

    “呵!”布雷德瓦轻笑一声,说道:“就算他那个时候来了,也为时已晚!我说过的话,也就是预言,怎么可能因为他的妥协而不去兑现!”

    “话是这么说......可......可弗朗家很有钱的......难道还真能让他在很短的时间内破产......即便是真的破产,对咱们也没有太大的好处吧......”鲁尼神父这般说道。

    在他的眼里,最重要的还是钱。只要弗朗愿意掏钱孝敬他,一切都好说。

    “想让他破产,还不是轻而易举!我跟你说,这叫做杀一儆百,虽然他的钱很多,看起来可惜,其实是无碍的。气运这种东西,从弗朗那里剥夺走,一定会在别人的身上诞生。倒下一个弗朗,会有一个新的‘弗朗’出现,这个人则是会对咱们毕恭毕敬,绝对不敢造次!”布雷德瓦得意地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鲁尼神父低头说道。

    他跟着好像想到什么事,又露出了笑脸,说道:“镇上的一切,都是那个叫张禹的东方小子搞出来的。不知道,你能不能连他一并都给收拾了。”

    “这个简单,他不是已经回来了么......”布雷德瓦说着,站起身来,朝一边走去。

    在墙边正中的位置,放着一个黑色柜子,柜子上面,有一个黑色的相框,相框上没有玻璃,里面有一张油画。油画上的人物,一眼就能认出,正是约翰布朗。油画的颜色,不是很深,特别是在约翰布朗左心口的位置,打了一个“x”,中心点上,则是插着一个黑色的十字架。

    布雷德瓦将相框拿了起来,走回鲁尼神父的对面坐下。

    他将相框放到二人之间的位置,笑着说道:“看到上面的油画没有。”

    “这不是约翰布朗么。”鲁尼神父说道。

    “起初这上面的油彩可是很重的,现在已经淡了一半,等到上面的画像彻底消失,约翰布朗的这条小命也就到头了。等他死了,我就用这个再干掉张禹那个小子,让他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也不用参加了。”布雷德瓦傲慢地说道。

    “好、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们都给干掉,别人都会以为这是神的惩罚,没有会想到是咱们下的手......到时候,这里的人以后还不得老老实实的信奉咱们天主教......”鲁尼神父露出得意地笑容。

    “错!这就是神的惩罚!这个东方人,实在是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跑到这里撒野!就是要让他们知道,神的厉害!看谁以后还敢去信奉东方的异教!”布雷德瓦又是傲慢地说道。

    “是、是......一点没错......看谁以后还敢去信奉东方的异教......”鲁尼神父又是讨好地说道。

    布雷德瓦微微点头,没有出声,只是盯着面前的油画观看。

    鲁尼见布雷德瓦这般,也低着头看着油画。

    看了一会,鲁尼觉得无趣,而且也有些困了,毕竟昨天晚上就没怎么睡觉。他小声说道:“现在时间不早了,要不然先去休息......”

    “ok。”布雷德瓦点头,不过说道:“确实有点倦了,你这里修女的按摩技术怎么样,帮我揉揉腿。”

    鲁尼神父马上会意,笑呵呵地说道:“技术绝对一流,请你先到房间等待,我这就安排......”

    天主教的神职人员是不能结婚的,就跟和尚没啥两样。不过人都是有那种**的,哪怕是神职人员,他们也照样是人,照样免不了。

    关于天主教修女的丑闻,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不但是修女,甚至还有不少虐童的丑闻。

    现在布雷德瓦提出来找修女按按腿,至于说按第几条腿,谁都清楚。

    布雷德瓦见鲁尼这般说,很是满意地点头,跟着将相框拿了起来,朝柜子那里走去。把相框放到柜子上摆好。

    鲁尼神父也站了起来,笑盈盈地等着布雷德瓦,等布雷德瓦转身走过来,他做了个请的手势,二人一起朝门口走去。

    来到门后,鲁尼将门打开,先请布雷德瓦出门,自己随即跨步而去。

    就在这时,还不等他的另一条腿迈出去呢,突然听到“噗”地一声。

    “what?”鲁尼神父立刻转头看去,这一瞧,登时就是一惊,“怎么烧着了......”

    原来,刚刚布雷德瓦亲自摆放到柜子上的那个黑色相框,此刻竟然自己烧着了。

    “no!”布雷德瓦听到声音,也转过身子。

    看到相框点燃,他顾不得别的,一把将站在门口挡路的鲁尼揪了出来,跟着快步朝柜子那里抢去。

    可惜,已经晚了!

    当他冲到柜子前时,柜子上的黑色相框已经被烧成灰烬,就连钉在油画上的那个黑色十字架也被烧没了。

    “no!no!why!why......”布雷德瓦简直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整个人都傻子原地。

    他的双手抬起,奈何柜子上的相框都烧没了,剩下的就是一撮灰。

    鲁尼神父刚刚被他给拽了出去,此刻又匆匆地跑了进来,来到布雷德瓦的身边。

    看到相框烧没了,鲁尼神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纳闷地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约翰布朗死了......”

    “死个屁!”布雷德瓦正在气头上呢,听了这话,不由得大骂一句,转头瞪向鲁尼,身子都在打哆嗦,“我的法器被破了......我的法器被破了......”

    “啊?”鲁尼这才反应过来,紧张地说道:“不可能吧......他们还有这么大的本事......”

    “实在想不到......他们竟然还能破掉我的死神照......混蛋......混蛋......”布雷德瓦咬着牙,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由此也能看出,布雷德瓦现在是有多么的痛恨,多么的心疼。

    “那现在怎么办......”鲁尼担心地说道。

    “怎么办......怎么办......”布雷德瓦仍然是咬着牙说道:“那个东方小子怎么这么厉害......你!现在马上给我查,是不是他破掉的我的死神照......”

    “好、好......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鲁尼忙不迭地说道。

    说完,他从兜里掏出电话,直接拨了汤姆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电话里虽然有声音,却根本无人接听。

    打了一遍见没有反应,鲁尼只好说道:“可能是汤姆不方便接电话......要不然......咱们先等一会......”

    “混蛋!”布雷德瓦双拳紧握,却也是不能再如何。

    一点没错,汤姆确实是不方便见电话。

    因为此时此刻,他正在约翰布朗的卧室里呢。

    就在刚刚,约翰布朗头顶的那个香炉中的香彻底烧完,在香烧到底部的时候,燃着的香头触碰到符纸,将符纸点燃,符纸跟着付之一炬。

    张禹和史蒂芬丽莎就在那里守着,眼瞧着符纸烧掉,张禹的心头就是一喜。

    原本他也没有十足把握能够治好约翰布朗。这是东方用来化解扎小人的办法,但没想到,竟然同样会奏效。

    张禹更加坚信,这就是一法通百法通,或许对方所用的手段不同,但本质都是一样的。

    符纸烧尽,昏迷的约翰布朗慢慢地睁开眼睛。史蒂芬丽莎立刻寻问情况,约翰布朗表示,现在身上一切正常,心口的位置,没有半点疼痛。

    随后,约翰布朗才发现张禹就站在旁边,他赶紧道谢。

    张禹让他再躺会,不用着急起来,又给他把了脉,通过心眼去查看约翰布朗的命魂。这次一看,张禹彻底放心了,命魂上心脏位置插着的东西,现在没了。

    史蒂芬丽莎将外面的人都给招呼进来,大家伙都等着消息呢,谁能睡着。一听说约翰布朗醒了一股脑地都跑了进来,就连汤姆也是这般。

    众人亲眼看到约翰布朗已经能从床上起来说话,更是一阵激动。对于张禹的实力,越发的钦佩无比。

    尤其是守在这里的弗朗,也激动地冲到张禹身边,“张真人......约翰现在已经好了,你看我这边,会不会破产......”

    这次是史蒂芬丽莎给张禹翻译。

    张禹又看了一下弗朗的面相和脸色的气色,没有半点问题。同样,张禹也知道,这所谓的预言,其实就是一种邪术。单纯的邪术下在约翰布朗的身上,就说约翰布朗要死了,这就是预言了。

    不懂的人,一见到人真的死了,肯定以为预言成真。

    明白了对方的手段,张禹微微一笑,说道:“弗朗,你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正常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史蒂芬丽莎翻译了张禹的话,弗朗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话虽然这么说,可张禹依然能够从弗朗的脸上看出一抹担忧之色。

    张禹干脆从怀里掏出一张护身符递给弗朗,亲切地说道:“弗朗,这张护身符送给你,时刻放在身上,保管你不会有事。另外,等我处理了阿勒代斯的事情,回头就去你的牧场一趟,给你布置一个风水阵。”

    史蒂芬丽莎又行翻译,最后还补充了一句,“师父的护身符可是好东西,你一定要揣好。”

    “好、好......多谢张真人......”弗朗接过张禹给的护身符,明显又松了口气,不再那么紧张。

    毕竟张禹的实力在那里摆着,约翰布朗已经没事了,那就说明,还是张禹的本事大。

    张禹对他点了点头,又看向张清风,说道:“清风,咱们现在也别耽搁,这就去找阿勒代斯他们三个,绝不能让他们离婚!”

    “是,师父。我已经问明白他们具体在什么地方,这就带您去。”张清风马上说道。

    “好。”张禹说着,跨步向前,这就要先行离开。

    可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转头看向约翰布朗,嘱咐道:“约翰,我这边先去忙活阿勒代斯的事情,估计天亮的时候,肯定有人来看你有没有事儿,你就堂而皇之的告诉他们,自己没事!让那些人看看,所谓的预言,不过是一句笑话罢了!”

    “师父,我明白!”约翰布朗郑重地点头说道。

    “好,现在约翰也没事了,大家伙都回房休息。”张禹说完,这才朝外面走去。

    大家伙也没说马上都走,基本上是纷纷让开去路,让张禹先走。

    张清风、张银玲、朱酒真等人都跟着他朝外面走。另外王春兰和一众弟子也都跟着,瞧那意思,是想随同张禹一起去看看。

    出了门,张禹发现这么多人都要去,马上组织。眼下还不清楚,对方会不会趁自己不在的时候,耍什么手段,不能把人都带走。

    张禹让张银玲、朱酒真、王春兰他们都留下,只带着张清风和赵华前往。

    可这一张禹说不带自己,张银玲立刻就急了,直接一步抢到张禹的身边,用胳膊肘怼了怼张禹,低声说道:“我要跟去。谢丽尔出了这种事,要不然因为约翰布朗昏迷,我就去陪她了......绝不能让她离婚......还有那个阿勒代斯,真不是个东西,竟然敢始乱终弃......看你收的什么徒弟......”

    “也不能这么说,虽然我和阿勒代斯相处的时间不是特别长,但对他的为人,却是比较了解的。如果说,他真的想和艾露高在一起,恐怕早就在一起了,绝不会现在才突然这样。我觉得,这肯定跟那个预言有关,有人从中做了手脚......要不然你想想,阿勒代斯的家里,怎么会突然着火,应了预言呢......”张禹平和地说道。

    “这倒也是......”张银玲点了点头,又道:“但就是因为这样,你更得带我去了,我一定得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丫头说着,又看向朱酒真,“大哥,我们三兄妹一起去!”

    张禹拿她没有办法,只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