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39章 西方扎小人
    “这么严重......”一时间,张禹也有些坐不住了,他赶紧说道:“你们现在,务必要想办法保住约翰布朗的命,我立刻就去英吉利。”

    “是,师父。您......一定得快点......”张清风焦急地说道。

    “我知道。”张禹挂了电话,随即拨了养文宾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张禹马上提出,希望养文宾将专机借给他用用,送他前往英吉利。

    养文宾当然没有二话,飞机就在镇海机场,张禹过去就行。他这边会安排人去机场等着。

    跟养文宾通完话,张禹又给李明月打电话,让李明月通知之前已经办理好护照、签证的弟子,这就出发,一同坐飞机去英吉利。

    他随后看了看,已经睡在炕上的白霞,走出房间,前往孙昭奕房间。将自己这就要去英吉利救人的事情说了一下,孙昭奕表示,白霞就留在这里好了,孙昭奕自己会负责帮忙医治。

    孙昭奕实力,张禹知道,似乎有点深不可测。由孙昭奕出手的话,白霞的病情肯定能够治好。

    告别了孙昭奕,张禹不敢耽搁,这就到前面会同门下弟子一起下山,前往机场。这些弟子中,以王春兰为首,大家伙早就做好出发的准备,即便此刻有点仓促,但是该准备的东西,已经准了好了。

    甚至在刚刚接到通知的时候,还专门发了朋友圈出发,前往英吉利。

    一行人坐了两辆面包车赶到机场,马不停蹄地上了飞机,飞机升空,呼啸前往英吉利。

    一路无话,飞机在伦敦机场降落。该说不说,养文宾的准备很充分,还专门让人在伦敦那边接机,给张禹他们安排了车,没有耽误时间找车,第一时间前往莱沙镇。

    到达伦敦的时候,天都黑了,坐在车上,张禹给张清风先打了电话,寻问约翰布朗目前的情况。张清风的回答是这样的,约翰布朗的病情很怪,诊脉的时候,看不出什么问题,已经吃了药,是用银杏叶、瓜蒌、丹参、薤白、郁金、甘草配制,但似乎没有什么用处。

    约翰布朗的心绞痛的是一阵一阵的,发作的时候,人直接就能疼昏过去,过上一段时间,就能清醒过来。可没过多久,又会再次疼痛。

    这种症状,几乎是没见过的,因为心脏疾病,大多是来得快,就那一下子,及时吃药的话,就能保住性命。下次复发,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但根治很困难。

    可约翰布朗没有心脏病,他的心绞痛,来的是莫名其妙。

    另外,张清风还说了一下关于莱沙镇的情况。镇上人心惶惶,预言先后兑现,许多原本已经拜约翰布朗为师的人,此刻不得不跑到天主教堂进行忏悔,希望灾祸不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弗朗则是最紧张的,一天都在三清观等待张禹。预言中有关于他的问题,他能不着急么。

    一路赶到莱沙镇的三清观,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快到门口的时候,张禹打电话通知了一声,车子很快在道观外停下。

    不等下车,就能看到道观门口站着张清风、张银玲、朱酒真、弗朗等人。

    拉开车门,张禹先行下车,直接问道:“怎么样?”

    张清风刚想回话,弗朗就抢到张禹的面前,急匆匆地说道:“张真人,预言上说我的牧场将要破产,家里要变得一穷二白,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啊......”

    他的话,张禹哪里听得懂,连忙抬眼看去,寻找赵华。

    赵华就在其中,也是机灵,赶紧过来进行翻译。

    听了之后,张禹打量起弗朗,弗朗的脸上满是惊慌,还有些憔悴,看起来是没休息好。至于其他,倒是没有看出来。

    张禹又咬破手指,在眼前划了一下,爱情运、事业运、财运、健康运都一切如常,同样没有变化。

    于是,张禹安慰道:“弗朗先生,你不要担心,有我在,绝不会有任何问题,你放心好了。”

    赵华又进行翻译,弗朗算是勉强松了口气。

    张清风也走到张禹面前,急切地说道:“师父,一个小时前,约翰师弟又晕过去了,我们出来迎您之前,人都没醒。而且他的脸色,越来越白。师父,是不是得先进去看看他的情况。”

    “走,咱们先进去。”张禹说道。

    众人当下一同朝道观内走去,张禹走在最前面,如同众星捧月。

    由于他的到来,让道观里的人都有了精气神。

    一行人来到后院,进到约翰布朗的房间。房间内还有好几个人,一见到张禹来了,连忙打招呼,可他们说的是英语,张禹也听不懂,只能看到他们脸上的急切、担忧之色。

    史蒂芬丽莎从床边抢了过来,焦急地用国语说道:“师父,您终于来了,师兄这次昏倒之后,现在都没醒......”

    “我知道,你别着急,我这就去看看他的情况......”张禹嘴里说着,脚步不停,说话间,人就来到床边。

    一看床上,约翰布朗正处于昏迷状态,人的脸色惨白,白的不像样子。张禹现在开着天眼,能够看到约翰布朗头顶的气运。眼下别的气运都已经不见,有的只是一团黑雾,这是要死的征兆。

    “这……”张禹发出疑惑的声音。

    史蒂芬丽莎在一旁急切地问道:“师父,师兄的心绞痛还有没有救?”

    “他应该不是心绞痛。”张禹直接说道。

    “不是心绞痛......不能吧,师兄醒来的时候,都是捂着心脏,说心绞痛的......”史蒂芬丽莎说道。

    “张清风在电话里说,约翰布朗以往好像没有心脏病吧。”张禹说道。

    “没有。”史蒂芬丽莎点头。

    “心脏不好的人,会出现心绞痛的人,脸色都不应该是苍白,多数的是灰白色和紫色,有的会是暗红色。他脸色如此苍白,不应该是心绞痛。”张禹几乎是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特别是看了约翰布朗的气运,张禹更加可以确定不是心脏疾病。如果是病的要死,健康运一定会变成褐色。可在约翰布朗的头顶,已经看不到健康运了。

    说完这话,他在床边坐下,伸手抓住约翰布朗的手腕。

    房间内的众人听了这话,全都露出诧异之色,但是因为张禹要给约翰布朗治病,所以没有出声,只是在心下嘀咕。

    “不是心绞痛?”“不能吧。”“之前约翰不是一直都说自己心绞痛么。”......

    史蒂芬丽莎则是又急切地说道:“那会是什么病啊?”

    张禹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只是感受着约翰布朗的脉搏。约翰布朗的脉搏有些虚弱,但是看脉象,张禹可以肯定,不是心脏问题造成的。

    他跟着闭上眼睛,用心眼感受起来约翰布朗体内的三魂七魄。别的位置,都没有什么异常,当看到脐轮的中枢魄时,张禹旋即发现不对。在中枢魄这里,还有一个红色的小人,这个小人是命魂。眼下命魂的红色小人之上,靠左侧心脏的位置,好像是插着什么东西。

    这东西实在太小,根本看不出来,隐约像是一根针。

    “扎小人……”张禹在心底沉吟一声,却不能完全肯定。

    原因很简单,一来扎小人是国内的邪术,西方难道也有吗?二来自己也没看到过,扎小人之后,命魂会不会受到威胁。

    张禹会用扎小人来对付人,曾经就用这个吓唬过骆晨。利用扎小人来杀人,同样也是可以的,大体上需要七天的时间,就能让被扎的人丢掉性命。

    只是看约翰布朗的状态,怕是都撑不到七天。或许,西方的这种邪术,和东方的有些差别也说不定。

    张禹睁开眼睛,转头看向史蒂芬丽莎,问道:“约翰最近有没有将生辰八字告诉什么人?”

    想要扎小人,必须要知道这个人的生辰八字,否则根本不会奏效。

    “没有啊……师兄一直都在道观,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将生辰八字告诉什么人……”史蒂芬丽莎答道。

    “这倒也是……”张禹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你马上去准备香炉,还有三支香给我。”

    “好。”史蒂芬丽莎立刻答应,旋即吩咐弟子,赶紧去拿香炉和香。

    张禹则是解开约翰布朗身上的道袍和内衣,露出他的身子。

    然后,从怀里掏出来一张护身符,贴到约翰布朗的心口。

    史蒂芬丽莎见张禹有所行动,这才松了口气,说道:“师父,师兄这是有救了。”

    “应该没问题。”张禹这般说道。

    其实他也不能确定,自己的法子是否管用,但自己不能说五五开的话,以免让大家伙担心着急。

    张禹所用的方法,是正常破掉扎小人的方法,天晓得对方用的是不是这一招。

    很快,弟子将香炉和三支香取了过来。张禹在香炉里,先铺了张符纸,再把香插在其中,最后点燃。

    香炉摆放到约翰布朗的头顶,一切就绪。张禹看向众人,说道:“只要这三支香烧到底,将下面的符纸给点着,符纸化作灰烬,那约翰就会立刻痊愈。”

    “那就好……那就好……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史蒂芬丽莎连连说道。

    “不必道谢,你和约翰都是我的徒弟,徒弟有难,当师父的哪能不予以援手。”张禹认真地说道。

    跟着,张禹又向门口那边走了几步,看向张清风,问道:“怎么没看到阿勒代斯他们,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阿勒代斯和艾露高去伯明翰的酒店住了,我让布莱顿跟着他俩。谢丽尔也在伯明翰,我让苑小小看着她呢。”张清风答道。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张禹微微皱眉,然后扭头看向床上昏迷不醒的约翰布朗,他倒是现在就打算去见阿勒代斯三人,可约翰布朗还没有苏醒,天晓得自己的招数管不管用。万一不管用,自己又去伯明翰了,再有什么事就糟糕了。琢磨了一下,张禹说道:“你们都回房休息,我和史蒂芬在这里守着。”

    众人见张禹这么说,纷纷答应,出了房间。

    道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让他们睡觉,他们也不可能睡得着。有的留在后院,有的去到中院。

    在这些人中,有一名弟子是前段时间才拜入三清观的。他的名字叫作汤姆,由于约翰布朗现在的一条命去了半条,预言频频应验,很多新来的弟子都慌了,不敢留在三清观,加上三清观也没那么大的地方,所以就让新收的在家道士先回去了。汤姆就是一名刚拜师的在家道士,旁人都走了,他却没走,跟着大伙一起忙活。

    眼下从约翰布朗的房间出来,别人最多也就是在中院等着,他倒是好,趁人不注意,去了前院,悄悄地绕到药王殿的后面。

    汤姆从怀里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喂,是汤姆吗?”

    “鲁尼神父,是我……刚刚那个张禹回来了,还给约翰布朗治病……”汤姆直接说道。

    “他是怎么治的?”电话里说话的人,正是鲁尼神父。

    “他用一张符贴在约翰布朗的心口上,又点了三支香放在约翰布朗的头顶……说是三支香烧尽之后,人就能好过来……”汤姆说道。

    “三支香烧尽,人就能好?真的假的?”鲁尼神父多少有点不信。

    “他是这么说的。”汤姆答道。

    “那你盯紧了。对了,除了这个,他还有什么举动吗?”鲁尼神父又问道。

    “还问了阿勒代斯他们三个的情况,除此之外,暂时没有别的。”汤姆说道。

    “我知道了,你表现的很好。”鲁尼夸奖道。

    “谢谢神父的夸奖……那我现在……应该算是戴罪立功,不会受到神的惩罚了吧……”汤姆小心地说道。

    “你现在的表现,确实是立了功。对于你的功绩,神是会记住的。继续表现,把三清观里的一切,全部汇报给我。等你积累了一定的功绩,神一定会奖励你的。”鲁尼认真地说道。

    “谢谢神!谢谢神父……”汤姆感激地说道。

    教堂!

    在一间静室内,里面只有鲁尼神父和布雷德瓦两个人。

    二人盘膝而坐,鲁尼挂了电话,看向布雷德瓦,说道:“神父,那个东方小子回来了,而且已经给约翰布朗治了病,说是等到三支香烧完之后,人就能好。你看现在该怎么办?”

    “哈哈哈哈……”布雷德瓦不屑地笑了起来,“三支香烧完,人就能好……简直是笑话……”

    ****

    今天去串门,喝的比较多,晚上写不动了。今晚只能更新一大章,希望诸位亲哥亲姐能够理解、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