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38章 四个半
    杰克中了一百万!

    这个消息,立刻就传扬出去。这是买彩票中的奖,千真万确,绝非弄虚作假。

    众人一听说消息,直接就炸了。今天一起去礼拜的信众都知道,杰克是他们其中之一。大预言师说过,他们之中将有一个人会成为百万富翁,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

    除了这个预言,还有莱沙队和桑德兰的比赛,莱沙队输掉了比赛。一天之内,两个预言应验。

    如果说,单单是莱沙队输掉比赛,或许是巧合,可是杰克成为百万富翁,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两个预言已经应验了。”“大预言师的话实在是太准了。”“你们说,另外五个预言会不会应验?”“我觉得很有可能。”“将会有人离婚,将会有人的家里失火,弗朗的牧场将会倒闭,约翰布朗将会死掉,三清观将会遭遇灭顶之灾。还有这五个预言,你们说,都会实现吗?”“我觉得,今天晚上我还是别睡了,以免家里着火。”“对对对,我也得在家好好守着,千万别着火。”“我妻子已经过世了,离婚也轮不到我头上,好像只有着火这一个有可能,我也得回家看着。”......

    镇上的不少人,现在都心里发慌。倒是那些一直没有背弃天主教的人,反倒是心安理得,来了精神。

    特别是中了奖的杰克,颇为得意地说道:“我就是信奉天主,一定会得到神的眷顾,果然没有错。你们这些天,以前一直信奉天主,现在突然去信奉什么道观,哪怕是这样,起码也得来教堂礼拜吧。你们这是对神的背叛,是要遭到惩罚的。现在赶紧迷途知返还来得及,晚上赶紧去教堂忏悔吧!我马上也要去教堂,这次中了一百万,我要拿出来十分之一捐献给教会,报答神对我的眷顾!”

    那些信众,也都是这般口径,让那些转而去道观上香的天主教徒们,赶紧重新回到教堂,进行忏悔。

    还真别说,真有不少相信的。反正他们以前也经常去教堂忏悔,出了这档子事,那就更加不能怠慢。不少人争先恐后的前往教堂,管他到底怎么个情况,先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这些人所说的话,少不得也要传到道观弟子们的耳朵里。要知道,还有不少新近拜入道观,成为在家道士的弟子呢。

    他们听了这般说法,心里都是将信将疑。但是既然拜入道家,这个时候,自然也要站在道观这一边。他们没有去天主教堂,而是前往三清观。

    道观里的人,风风火火的来到三清观。眼下天都黑了,道观里却挺热闹的。张银玲、阿勒代斯、布莱顿和朱酒真等人都已经抵达三清观,也正是因为这个,约翰布朗都没去球场,在道观招呼回来的众人。

    大家伙一边喝着素酒,讲述着在镇海市无当道观的所见所闻。这些天也不都是光在道观里蹲着,也去了市中心逛逛商场什么的。用众人的话说,镇海市不愧是东方不夜城,虽然比不得伦敦,但是英吉利一般的城市,确实不及镇海的。

    特别是张禹在无当道观救治中毒孩子的故事,更是被传的神乎其神。有那弟子听闻之后,是钦佩、羡慕,想着在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之后,能去一趟无当道观。

    他们聊着呢,便听到外面嘈杂的脚步声,约翰布朗等人很是纳闷,这么晚了,哪来的这么多的脚步声。外面来了二百多弟子,动静能不大了。跟着有弟子进来汇报,将球场发生的事情,以及七个预言说了一遍。

    那弟子说到最后,满是担心地说道:“师父,现在师弟师妹们都很是担心,一来是师父安全,二来是三清观的安危,还有害怕家里着火......”

    约翰布朗是和张银玲、王杰、张清风等人一桌。听了之后,心中将信将疑,他转头看向王杰,说道:“师兄,你看这事......是真是假......要不要给师尊打个电话......”

    张禹在这边的人,属王杰的地位最高,出了这种事,当然得和王杰商量。王杰琢磨了一会,还没等他想出对策,张银玲就抢着说道:“预言?开什么玩笑呢?说三清观有灭顶之灾,就能有灭顶之灾啊......我看纯是危言耸听,吓唬人的......”

    “师叔,那你觉得该如何是好?”约翰布朗跟着问道。

    张银玲在名义上是张禹的师妹,所以约翰布朗还得叫声好听的。

    “就这么大点事儿,还得打电话跟张禹汇报一声,是不是显得咱们太无能了。这么多人呢,那个天主教的那个什么、什么......随便两句话就把咱们给吓住了......反正我们已经回来了,就在三清观坐镇,我倒要看看,怎么就能有灭顶之灾......”小丫头十分自信地说道。

    对于什么预言,她是一点不信。另外,在她的手里,还有新得到的法器呢。张禹的本事是厉害,可这么大点事,自己还得回国搬救兵,等张禹来了,八成得被笑话一顿,同样也显得自己太无能。

    约翰布朗本身也是将信将疑,见张银玲这么说,他也觉得让人家随便两句话就给诈唬住,确实丢人。

    稳妥起见,他又看向张清风,“师兄,你看呢?”

    张清风和张银玲是一般心思,自己几个人难得独当一面,眼下三清观在他们的助力下,蒸蒸日上,等师父回来,正好可以邀功。为了这点屁事,就去打扰师父,确实丢人。

    张清风也点头说道:“我也觉得用不着,三清观内供奉着道祖,让道观有灭顶之灾,道祖答不答应!约翰师弟,你放心好了,有我们守在你的身边,我倒要看看......能出现什么危险......”

    “我是不怕什么危险,我一天都在三清观,能有什么事。”约翰布朗也是性情之中,同样也不信对方随便一句话,自己就得死,那也太邪乎了。

    王杰见大伙都这么说,他轻笑一声,说道:“区区几个预言,吓唬一些普通人还差不多,用不着告诉我师叔!我也要看看,他们天主教的神父,到底能有多大本事。”

    众人都是一副不惧的样子,约翰布朗随即站了起来,说道:“诸位继续吃,我出去安抚一下那些弟子,让我们回去,该休息就休息。”

    他这就出了斋堂,来到外面,见了回来的众弟子。安抚了一遍,让大家都回去。

    弟子们见他一副自信的样子,也都有了几分自信。不过回去之后,难免也是不敢入睡,生怕家里着火。

    在约翰布朗安抚弟子们回家的时候,斋堂内的众人还在议论这个话题。

    “这也未免太扯了吧,说着火就着火,说死人就死人,说道观有灭顶之灾就有灭顶之灾,真当他的嘴开光了。”“反正我是不信。”“我也不信,我看就是危言耸听,骗这里的信众。”“没错,八成是这样。”......

    议论了一会,张银玲突然脑子一动,拍了下大腿,“不对劲啊!”

    “怎么不对劲?”......众人见她这么说,都看向她。

    “着火这个,别人家都有人,肯定不能着。可是阿勒代斯他家,家里都没人呢,这保不齐是要出事的。”张银玲说道:“这要是被人给点了,那岂不是又算什么预言应验了么。”

    赵华连忙将她的话,翻译给阿勒代斯他们听,阿勒代斯此刻捏了捏拳头,说道:“有道理。”

    谢丽尔也连连点头,说道:“要不然这样,咱们今晚就回家睡,绝不能给他们可趁之机。”

    赵华又把他俩的话翻译成国语,王杰听了,直接说道:“你们俩今晚就回家住。对了,道观现在房舍紧张,我看要不然再让几个人跟你一块回去。顺便也能值个班什么的,以防真的着火。”

    听大伙提到这个,迪尼猛地一拍大腿,说道:“我们家就我妈一个人,万一有什么事可不成!今晚我也想回家看看。”

    “我陪你回去!”伊莉莎马上说道。

    赵华又给翻译,张银玲直接安排起来,“让布莱顿带几个人去迪尼家,伊莉莎,我再让几个人去你家。”

    伊莉莎说道:“这个不用吧,不是说以前是天主教徒,家里才有可能着火么。我们家信基督教,以前压根都没去过天主教堂。”

    “这样的话,一切就好安排了。咱们分成三路,一路去阿勒代斯家,一路去迪尼家,一路守在道观。我倒要看看,他那个什么预言,如何能够实现!”张银玲在听了赵华的翻译好,气势如虹地说道。

    他们人手充足,阿勒代斯这边,有谢丽尔、艾露高、青梅子、苑小小、尹尚杰、赵华。迪尼那一边,有伊莉莎、布莱顿、卡卡四人,以及青松子和钱飞。

    张银玲和张清风、朱酒真坐镇三清观。

    如此准备,可以说是万无一失。张银玲他们也想看看,这个预言到底有多么的灵验。

    镇海市,无当道观。

    张禹今天来到道观,主要是为了给疯了的白霞治病。白霞目前住在孙昭奕居住的院落,由欧阳艳艳和叶玲珑负责照料,睡在药房。

    她的症状是严重的痰阻心脉和肝郁气结,治疗的方法自然是化痰顺气,但想要做到,也不是一日之功。

    张禹给白霞开了药,又给她进行了针灸,治疗完毕,又给她服用了安神的药物,让她好好休息。

    忙活完这些,已经是中午一点钟。

    “铃铃铃......铃铃铃......”这时,张禹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瞧,是张清风的电话号码。

    张银玲他们在昨天早上就已经出发,前往英吉利,想来早就到了。现在张清风打来电话,估计是报平安的。

    他接听电话,直接说道:“喂,清风么。”

    “师父,大事不好了......”电话里直接响起张清风急切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听到张清风这般说话,不由得一阵诧异。张银玲等人刚到英吉利,不会是一去就闯祸吧。

    “邪门了师父......”张清风语无伦次地说道。

    “你师父我不邪门,你赶紧把出了什么事给我说清楚。”张禹急道。

    “是这样的,昨天莱沙镇上,天主教堂突然盛传有什么七个预言将要实现。这七个预言是傍晚莱沙镇主要的比赛会输,一名天主教的信徒将成为百万富翁,一对背叛天主教的夫妻将会有人离婚,一个背叛天主教的人家里将会失火,弗朗的牧场将会倒闭,约翰布朗将会死掉,三清观将会遭遇灭顶之灾......我们当时,本来以为对方是在吹牛,结果没有想到,一夜之间,七个预言竟然实现了四个半......师父,您看怎么办......”张清风急三火四地说道。

    张禹大概听明白了一些,说道:“七个预言实现了四个半,怎么还有半个呢?你仔细说给我听。”

    “这四个半是,昨天莱沙球队主场输给了倒数第一的桑德兰,跟着是一个天主教堂买**彩中了一百万英镑,另外还有后半夜的时候,阿勒代斯的家里着火了,以及谢丽尔要和阿勒代斯离婚。最后那半个,是约翰布朗刚刚突然心绞痛,一下子昏倒过去......整个的一切,实在是让人无法想象......现在三清观的人全都懵了,我和王师兄也没有办法,只能赶紧给师父您打电话......”张清风又是急三火四地说道。

    “莱沙镇在主场输球了,还是输给倒数第一......”张禹先是暗吸一口凉气,莱沙镇的主场可是张禹用大四象阵不知道,可以提升事业运,一般情况下,除非是遇到实力特别强的对手,且对手的气运也很强,否则得话,打平就不错了,根本不可能输球。

    更为要紧的是,阿勒代斯的家里怎么可能会着火,谢丽尔为什么又要和阿勒代斯离婚呢?

    张禹说出心中的疑惑,张清风答道:“我们当天晚上,也担心阿勒代斯家里会着火,加上道观的房间也不多,所以干脆由谢丽尔、艾露高、青梅子、苑小小、尹尚杰、赵华一起住在阿勒代斯的家里,大家伙轮流值班,防止发生意外。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在阿勒代斯值班结束后,竟然进到了艾露高的房间,两个人好像还做出了那种事。谢丽尔撞破了二人,夫妻大吵起来,其他的人都去劝架,谢丽尔气的回到房间,说是要收拾东西走人。也就在这档口,别墅突然着火,火势很大,阿勒代斯拉着艾露高逃了出来,青梅子将谢丽尔救出火海。由于不是阿勒代斯救的谢丽尔,他当时只管艾露高,谢丽尔大怒,毅然决然的要和阿勒代斯离婚。张银玲通知我们赶到阿勒代斯家,可到了地方,约翰布朗突发心绞痛,一下子昏倒过去了,好在现在只是昏迷,人还没死。师父......您看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