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35章 记性
    男人脸上的微笑,让骆晨多少有点熟悉,因为这种微笑,她在张禹的脸上看到过。张禹的微笑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平易近人,让人觉得特别的亲切,特别的好接近。

    “人生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不过记忆中有了裂痕,终究是一种遗憾......”男人又平和地说道。

    在小吃摊这里吃焖子的人,可不仅仅是他们两个,旁边还有其他人呢。

    这些人不自觉地看向骆晨和男人,都有点莫名其妙,因为男人说的话,他们根本听不懂。但在他们的眼里,中年男人十分的帅气,骆晨也比较漂亮,只是骆晨的漂亮在和男人相比之时,明显要逊色不少。

    这让一些坐在边上的女人,多少还有点吃醋。有的心中甚至还在嘀咕,这男人也不开眼啊,想要搭讪,是不是应该找个漂亮些的,找我啊。

    别人听不懂男人的话,骆晨听的是明明白白,她的心中更是好奇,忍不住说道:“我也知道这是一种遗憾,可是......我又有点害怕......”

    男人吃了两口焖子,友善地一笑,说道:“前面有个咖啡厅,我正好有点口渴,能请我喝杯咖啡么。”

    边上的人一听这话,无不暗自皱眉,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么,没听说泡妞让女人请喝咖啡的。

    但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骆晨立刻点头说道:“当然可以。”

    “那咱们先吃,等吃完过去坐坐。”男人说完,又继续吃起焖子。

    骆晨心里着急,很想从男人的嘴里一问究竟。于是,她吃的速度很快,转眼的功夫,大半碗焖子就下去了。

    焖子不仅是小吃,而且还挺占肚子的,骆晨已经吃饱,看向那个男人。

    男人很是自然地站了起来,绕过椅子之后,朝骆晨坐了一个请的手势。

    骆晨赶紧站了起来,跟着男人朝前面走去。

    男人走路的姿态也是那样的英姿勃发,不少人看着二人的背影,特别是看那男人的背影,不由得暗自称道。

    等骆晨和男人脱离了视线,一个女人下意识地开口说道:“这个男人好帅啊......”

    “帅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坐在女人身边的男人带着醋味说道。

    “老公,你看看你......我就是那么一说......”女人男人说道。

    边上的男人接茬说道:“说什么,瞧他长得......咦......他长什么样来着......”

    男人跟着挠了挠头,纳闷地说道:“我怎么一转眼就想不起来了......”

    “他长得......”女人刚想描述一下,跟着一皱眉,“他长什么样来着......我也记不起来了......”

    周边吃焖子的人,看到二人这般,难免暗自嘀咕,这俩人可真有意思,故意的吧。

    他们心里是这么想,可随意也下意识地回忆起那个男人的面貌。结果他们突然发现,真的记不起那个男人长什么样了。

    刚刚看的是那样清楚,此刻在他们的脑海中,这个男人是那样的模糊,仿佛连半点轮廓也想不起来了。

    再说骆晨和男人一起走到了前面的一家咖啡厅。

    进去之后,有服务员上前招呼,男人直接找了个靠里面的位置坐下,骆晨就坐到他的对面。

    点了两杯拿铁咖啡,服务员把咖啡送来,也就退下。不过走的时候,却也不禁多看了男人两眼。

    事实证明,这个世上不仅长得漂亮的女人回头率高,长得帅气的男人,回头率同样也不低。

    等服务员走远,骆晨开口说道:“还不知道先生贵姓?”

    “免贵姓甄。”男人说道。

    “原来是甄先生,我叫骆晨。刚刚听先生的话,令人很是纳闷,先生怎么知道我失去了部分记忆呢?”骆晨真挚地说道。

    “我会一些命理、相术,通过相面,看出你的记忆损失了一部分。”甄先生温和地说道。

    “还有这样的相术,先生实在是太厉害了。”骆晨钦佩地说道。

    “皮毛而已。”甄先生微笑着说道。

    “先生真是谦逊。”骆晨又是诚挚地说道。

    她迟疑了一下,见甄先生没说话,就接着说道:“甄先生刚刚说,失去记忆是一种遗憾,这个我也清楚,可是我有些害怕......担心我失去的记忆中,有许多痛苦的事情......我现在也还算开心,万一回忆起那些痛苦的事情,我怕我会生活在痛苦中,难以自拔......”

    “你的顾虑也没有错......”甄先生又打量了骆晨两眼,说道:“看你的面相,命理之中,不仅仅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而且还失去了自我,相爱又不敢爱。人生如此,实属一种折磨......”

    “我......”骆晨听了这话,心头是“咯噔”一下,万没想到,这家伙也太厉害了,句句话都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她急切地说道:“我现在确实很是迷茫,失去了自我,还请甄先生能够指点迷津。”

    “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我。”甄先生温和地说道。

    对于这个要求,情切之下的骆晨,连考虑都没考虑,直接报出了自己的生辰八字,“我的生辰八字是......”

    甄先生点了点头,伸手掐算起来,片刻后说道:“你的前半生,命运坎坷,并且命中还有一大劫,这一劫即便不要了你的命,也会让你的后半生......生不如死......可是,在你这一劫到来之时,偏偏有贵人相助,不但让你渡过此劫,甚至逢凶化吉、遇难成祥,这辈子可以想尽富贵......”

    “这......”骆晨听了,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未免也太准了。自己命运,自己当然再清楚不过,就按照自己记忆中的过往来说,小时候家庭条件不怎么样,记忆就到高中,后来记起来的就是自己当了老千,和张禹发生了一段关系,接下来是怎么回事就不清楚了。

    但骆晨明白,如果自己那天被警察带去找人的时候,没有遇到张禹,估计自己以后在旁人的眼中,就是一个神经病。

    在张禹的家里住下之后,一切的生活就不必细说,不说是大小姐的生活也差不多。从来不需要为钱发愁,住别墅,坐汽车,家里一大堆保镖,上班给董事长当助理,董事长都不在,那叫一个自由,工资还挺高。

    甄先生说的这些,半点没错,骆晨刚要开口,甄先生却先行说道:“你虽然后半生荣华富贵,吃穿不愁,可是你的后半生,却会十分的凄凉。你膝下会无儿无女,而且身边不会有人相伴,只会孤独终老。”

    这番话,让骆晨大急,她忙说道:“先生,你前面说的那些一点不错,之后的事情,没有发生,但我相信,一定也没有错。不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办,才能避免这种结果的出现......”

    骆晨也不是傻子,她心中隐隐能够断定,甄先生说的话,极有可能会实现。原先很简单,在自己没有恢复那段记忆之前,骆晨还把张禹当成弟弟,多少也有一点喜欢,毕竟这是自己依靠的男人。要不然的话,她也不能说特意冒充张禹给萧洁洁写一封信。

    当她恢复了那段记忆之后,对张禹的情感,又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只有她自己明白。张禹身边有多少女人,而自己又算什么呢?

    “想要避免这种结果的出现,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给你改命!”甄先生郑重地说道。

    “改命......能改成什么样......”骆晨好奇地问道。

    “能让你从无后之命变为有后。”甄先生肯定地说道。

    “那......”骆晨未加思索,就直接点头说道:“好!甄先生,怎么改?需要花多少钱?”

    “钱先不着急,我这个给人相面算命,都不着急收钱。若是灵验,我相信你也不会亏待我。”甄先生如此说道。

    “当然、当然......”骆晨不住地说道。

    甄先生当下,从兜里掏出来一个稻草人,跟着拿出一张空白的符纸。他用右手中指按在符纸之上,也不见他咬破手指,只是用手指一画,竟然出现了红色印记,慢慢地成了一张符。

    他把符纸贴到稻草人上,接着说道:“把你的手伸过来。”

    骆晨的记忆中,见过张禹扎纸人,现在这个甄先生弄出一个稻草人,多少让人有点紧张。

    可骆晨咬了咬牙,认为以甄先生的本事,不可能害她,便将手伸了过去。甄先生将稻草人放在她的食指之下,用手指甲在骆晨的手指肚上轻轻一点,骆晨只觉得手指一痛,鲜血随之滴在稻草人上。

    “好了。”甄先生示意让骆晨将手收回去,他抓起稻草人,只是轻轻一摇晃,那稻草人竟然自动点燃,化作灰烬。

    骆晨看的是目瞪口呆,如此本事,似乎和张禹差不多。

    “这、这就行了......”骆晨还是有点担心地问道。

    甄先生轻轻点头,说道:“正是。”

    说完,他拿起桌上的咖啡杯,喝了口咖啡。

    “谢谢先生。”骆晨真挚地说道。

    “不必客气。”甄先生说着,站了起来,离开位置,朝前面走去。

    骆晨见他起身,连忙也站了起来,“先生,你这就要走?”

    “有缘自会再会,若是灵验,再见之时,随喜就好。”甄先生微微一笑,潇洒自若,径直朝前走去。

    “请放心,如果准的话,我绝对不会亏待先生。先生还有没有什么叮嘱。”骆晨离开座位,在后面跟着甄先生。

    “一切自有命数,切记莫要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甄先生淡淡地说着,人继续向前,很快走出了咖啡厅。

    骆晨站在门口,看着甄先生消失在前面的人群中。

    因为自己买的衣服和包还在位置上,骆晨返了过去。

    她现在的脑子,多少也有点乱,坐回位置上,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莫要给自己留下遗憾.......这位......他姓什么来着......”骆晨在心中嘀咕,蓦地里,她突然发现,自己一下子想不起来刚刚那位中年人姓什么了。

    好在这人说过的话,我都能记得住,就是之前说的姓什么,竟然让自己稀里糊涂的给忘了。

    “我这脑子是怎么了,就这么一会功夫,还把人家姓什么给忘了。这日后见面,怎么称呼......还好,我还记得他长什么样,等下次见面......我......”骆晨再次嘀咕,下意识回忆起甄先生的相貌,可一瞬间,她意外的发现,自己想不起来对方的相貌了。

    脑海中,这人的相貌一片模糊,让她连半点印象都没有。

    “这、这......我......我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就把他长什么样给忘了......”骆晨不由得使劲地抓了抓头发,可依旧想不起来,“我这脑袋是怎么了,才多一会,怎么就把人家的相貌给忘了......”

    她看着对面的咖啡杯,又仔细回忆,还是想不起来。

    骆晨一个劲的皱眉,却也是无奈,谁叫自己的“记性”不好,把人家的长相给忘了呢。

    她站起身来,拿着包和新买的衣服离开咖啡厅,前往步行街的街口。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心情继续逛街了。

    在街口的停车位上,有一辆奔驰轿车,驾驶位内坐着司机。骆晨直接拉开车门上车,让司机开车回吉祥别墅区。

    她一般逛街的时候,都是和杨颖她们一起,今天自己逛,加上心情问题,就没让司机随同,只是在车里等着。

    司机直接开车,一路回到自家的别墅院落。

    进到家门,大客厅内并没有人,她走上二楼,打算先回自己的房间。然后找张禹,让张禹帮她恢复记忆。

    一路之上,她已经拿定主意,那个人说的话很对,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

    才上二楼,就听到前面的棋牌室内,响起方丫头的声音,“二条!”

    “碰!”这是叶凤凰的声音,“三条!”

    “碰!”方彤说道:“师姐,我这不给你,你是不能先给我啊......”

    好家伙,竟然玩上麻将了。

    骆晨没有马上回房间,先走进棋牌室,打麻将的一共四个人,杨颖、方彤、萧洁洁和叶凤凰,却不见张禹。

    “骆晨姐,你回来了。”萧洁洁坐在对门的位置,一眼看到骆晨进来。

    “回来了,上街买了套衣服。就你们四个玩呢,张禹呢?”骆晨问道。

    “张禹说道观有事,去道观了。”萧洁洁答道。

    一听说张禹不在家,骆晨多少有点失望。

    杨颖也看向门口,见她表情有异,问道:“找小禹有事吗?给他打电话。”

    “没什么事。你们先玩,我去把衣服房屋里。”骆晨说完,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

    新年到,老铁在此祝诸位亲哥亲姐们新年快乐,何家安泰,心想事成,年年有余。

    一转眼,一年过去了,在这一年中,多谢亲哥亲姐对老铁的支持,老铁真的是感激不尽。很多感激的话,一时间难以言表,老铁借新春之际,向诸位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不但如此,老铁一定会加倍努力,写出精彩的故事,回报亲哥亲姐们对老铁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