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36章 七个预言
    英吉利,莱沙镇。

    天主教教堂内,鲁尼神父带领信众们唱了圣歌,歌唱完毕,礼拜仪式也就结束。信众们陆续离开教堂。

    不过么,今天来天主教礼拜的人,实在不怎么多,满打满算,总共才四十来个,这和以往相比,根本就没法比。以前礼拜的时候,到场的最少也得有百八十人,周末的时候,甚至几百人。

    看着离开的信众,鲁尼神父的心里很是不爽,为什么人这么少,原因很简单,其中半数多的人,都去了无当道观上香。

    这时,一个修女走到了鲁尼神父身边,她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神父,这是这个月的教徒捐款清单。”

    说完这话,修女将手里的文件夹恭敬地呈给鲁尼神父。

    鲁尼神父接过,直接翻开过目,他也不去看前面的捐款人名字,而是先去看总数。

    捐款的总数,一共是2860镑。看到这个数字,鲁尼神父不由得一皱眉,跟着严肃地看向修女,“怎么这个月的捐款这么少?”

    “这个月捐款的人比以往的人少了很多,而且很多少人捐的也比以前少了。听他们背地里说,去三清观上香才需要1英镑,一个月就算是天天去,也不过是30英镑。还说......”修女说到这里,似乎没敢继续往下说。

    “还说什么?”鲁尼神父冷着脸问道。

    “还说......一个月拿出十分之一的薪水捐给教会,有点太多了......镇上的人均收入本来就不高......家庭负担实在有点大......所以以后,就不打算捐那么多了......”修女小心地说道。

    鲁尼神父不满地摇晃了一下手里的文件夹,嘴里叫道:“那也不能这么少吧!这个月才不到3000镑,连教会的基本支出都不够!”

    说完,他已经开始咬牙切齿!

    “教徒们不愿意捐钱,那能有什么办法......那个三清观现在可热闹了......听镇上的人说,三清观才是真神,看得见摸得着......就说球队吧,现在连战连胜,估计明年肯定能够升入英超......特别是主场比赛的时候,大家伙都在喊什么无量天尊.......我这么下去,怕是再过几个月,咱们教堂连这点收入都没有了......”修女低声说道。

    “混蛋!混蛋啊......”鲁尼神父这次忍不住骂了起来。

    修女见到鲁尼神父气鼓鼓的样子,没敢立刻出声,等了片刻,见神父不再大喘气了,才低声说道:“神父,我还有个事儿想说......”

    “说!”鲁尼神父咬着牙说道。

    “还有一个月就是圣诞节了......节礼日当天,是要向教徒们派发福音的......今年的圣诞节......您看怎么派发......”修女说道。

    “和往年一样呗!”鲁尼神父没好气地说道:“这事儿还用得着问我!”

    “往年教徒们都会来领取福音礼物,可是今年能有多少人来,实在不好说。另外,咱们这个月的收入,根本不够购买礼物的......往前都是用这个月和下个月的收入去进行采购,大概需要十万镑......现在......都不够个零头......要不您从账面上拨点......”修女小心地说道。

    “账面上哪有钱?都已经去做善事了!”鲁尼神父说道。

    “咱们之间,您就不用这么说了吧......账面上的钱,您不是拿去炒股票了么......”修女低着头说道。

    “废话!我现在深度套牢!根本拿不出半毛钱!再者说,需要十万镑呢!”鲁尼神父恨恨地说道。

    “那怎么办?难道咱们不派发了......”修女委屈地说道。

    “不派发......以后岂不是更没人来了......”鲁尼神父叫道。

    修女低着头,这次都不敢出声了。

    鲁尼神父寻思了一下,突然问道:“对了,弗朗这次捐了多少钱?以往他都捐一万镑,这次怎么总数还不到一万呢?”

    “弗朗先生这个月就捐了一百镑......”修女扁着嘴巴说道。

    “就捐了一百镑......他这是打发要饭的呢?”鲁尼神父怒声说道。

    “他现在总往三清观跑......好像从球队赢了曼城之后,就再没来过......那天捐一百镑,还是让秘书来的......”修女说道。

    “妈的......这个弗朗,未免太势利眼了吧!觉得三清观有用,就去那边捐钱,直接就把咱们给忘了!”鲁尼又是没好气地说道。

    “那......还不是因为......三清观真的有用......”修女怯怯地说道。

    “好了!好了!”鲁尼不耐烦地说道:“你下去吧,钱的事,我会想办法!”

    “是,神父。”修女连忙退下。

    鲁尼神父脸上尽是愤愤之色,在心里不停地咒骂,“弗朗,你可真是个狗屎!竟然好意思拿一百镑来糊弄我!好!咱们走着瞧!”

    嘴上这么说,一时间似乎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是来回踱步。

    “不行......不行......如果让三清观一直这样,那以后我还用不用混了......我必须得想个办法,把信众们都给拉回来......”鲁尼在心中不停地嘀咕,“可是,怎么拉回来......那个东方人,本事那么大......镇上的人,现在全都信他......对了、对了......去伦敦,找大教堂的人帮忙......”

    想到这里,鲁尼神父也不耽误时间,马上朝教堂外跑去。出了教堂,他让司机备车,直接前往伦敦。

    布朗普顿圣堂,这是罗马天主教堂在伦敦人数最多的一家教堂,也可以说在英吉利人数最多的一家天主教堂。布朗普顿圣堂每天都很忙碌,不仅仅有无数的信徒前来礼拜,还要接待不少旅游到此的游客。

    鲁尼虽然是神父,可想要见这里的约瑟执事,却并不容易,毕竟他只是小小莱沙镇天主教堂的神父,按照级别,神父还分几个档次呢,分别是神父、主教、助理主教、教区主教、教区大主教、总主教、枢机主教七个等级,称为“圣品七阶”。当然,再往上还有,那就是罗马教廷的教皇了。

    布朗普顿圣堂属于教区大教堂,这里首席神父其实就是大主教,这里的执事便是教区总助理执事。

    鲁尼在接待室等了能有两个小时,接待室门终于开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带着十字架,等有五十多岁男人率先走了进来,在这人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同样服饰的人。

    见到来人,鲁尼赶紧站了起来,脸上尽是谦卑之色,“约瑟执事,您好......”

    “嗯。”最先进来的男人正是教区总助理执事约瑟,他微微点头,跟着径直来到鲁尼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另外两个黑袍人,则是到沙发的两边侍立,并没有坐下。

    约瑟看向鲁尼,坐了一个下压的手势,准许鲁尼坐下。

    “谢谢大执事。”鲁尼这才敢就坐。

    要知道,在天主教内部,等级森严,鲁尼跟人家的级别,差得远了。

    “今天的事情比较多,让你久等了。鲁尼神父,你大老远的从莱沙镇到这里,有什么事吗?”约瑟语气平和地说道。

    “是这样的,我们莱沙镇教堂,这个月收到的信众捐款只有不到3000镑,我们需要大教堂的援助。”鲁尼立刻说出来意。

    可约瑟执事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寒了下来,说道:“我们教堂的收入也不多,只怕无法进行援助。”

    对于这种来请求援助的教堂,约瑟见过的多了,他的回答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

    鲁尼瞬间明白,对方会错意了,他赶紧解释道:“大执事,我不是需要金钱的援助。”

    “不是金钱的援助?那你需要什么援助?”约瑟疑惑地问道。

    “是这样的......在我们莱沙镇有一个三清观,就是新晋拳王阿勒代斯拜师的那个道观......现在道观十分火爆,我们镇上,本来大多数的人都是信封天主教,可是眼下,几乎有超过半数的人改信道教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教堂本月的收入才会这么少......信徒们都不信奉天主教了,要是这样的话,我们以后的收入会更少的......我这次来,是希望大教堂对我们莱沙镇的教堂进行......进行实力上的援助,不能让莱沙镇继续这个样子了......”

    “是这样......”约瑟执事沉吟一声,琢磨起来鲁尼的话。

    鲁尼见他没有马上表态,似乎还在权衡什么,又赶紧说道:“在英吉利,天主教本来就受到皇室的排挤,如果这次在莱沙镇,我们教堂无法维持下去的话,必然会以小见大。以后在整个英吉利,天主教堂恐怕也不会好过啊......”

    “这......”听了这番话,约瑟皱起眉头。

    因为他的知道,鲁尼的话没有错。

    在英吉利,英国皇室信仰的都是新教,必须是新教徒,也就是英吉利的国教。可在这之前,英吉利的教会也是以天主教为主,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分裂,乃是由于天主教对英国皇室干预过多。最有名的一件事就是英国皇帝想要离婚,天主教主教不同意,双方产生了极大的裂痕。甚至到了后期,演变为一场大屠杀。

    虽说现在信仰自由,但是天主教在英吉利的影响力早就不如以往。毕竟英吉利有国教,这才是第一大教会。哪怕是皇室衰落,也不可能让天主教轻易占据主流。

    鲁尼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想好了说辞,担心大教堂这边不帮忙,所以得把事情说的大一些,意思就是唇亡齿寒。

    片刻之后,约瑟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没有错,不知道你打算让大教堂如何帮你?”

    “这么说吧,我的修为有限,根本无法与三清观那边抗衡,更不要说那个叫......张禹的道士了......我希望大教堂这边,能够派出厉害的星相师,好好的教训一下三清观......也让莱沙镇的人知道,咱们天主教的实力远胜于道教......”鲁尼说出自己的打算。

    “有道理......”约瑟点头,跟着说道:“你先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汇报大主教,听取大主教的意见......”

    “好、好......多谢大执事......”鲁尼连忙不住地点头。

    约瑟站了起来,看了眼侍立在两边的黑袍人,说道:“你们留在这里,陪鲁尼神父说说话,我去见大主教。”

    “是。”......两个黑袍人点头答应。

    当下,约瑟一个人出了接待室,鲁尼和两个黑袍人就留在里面。

    鲁尼跟二人点头,表达友好,不过这两位,虽然是站在约瑟身边的,但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丝毫不把鲁尼当回事。鲁尼讨了个没趣,也就不出声了,就这么静静地等着。

    过了能有半个多小时,接待室的门打开,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先进来的是约瑟执事,在他的后面,进来的是一个身穿红色长袍的中年人。

    两个人先后来到鲁尼对面的位置就坐,鲁尼又是点头哈腰,满是讨好。

    随后,鲁尼的目光就落在穿红袍中年人的身上,他看得出来,穿这身衣服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物,在教会中是拥有相当地位的。

    果然,约瑟介绍道:“这位是布雷德瓦神父,他是从罗马大教廷而来,到此的初衷是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莱沙镇三清观的事情,大主教十分的上心,特地跟布雷德瓦神父商量了一下,神父决定亲自前往莱沙镇,助你对付三清观。”

    “多谢神父、多谢神父......”鲁尼又是忙不迭地说道。

    “不必客气,大家都是天主教的同门,遇到这种事情,自然要帮衬一把。这样,咱们这就去莱沙镇,我一定会让那个叫张禹东方小子知道厉害!”布雷德瓦傲慢地说道。

    “那是一定的......不知道神父想要怎么对付张禹......”鲁尼满脸堆笑地问道。

    “我已经想好了计划,等到了莱沙镇之后,自然能让那些异教徒知道厉害!”布雷德瓦自信地说道。

    第二天,莱沙镇天主教堂。

    这次的礼拜,信众依然不多,也就三四十个。不过在今年礼拜的时候,除了鲁尼神父在场之外,还有一个穿红袍的人站在台上。

    鲁尼神父并没有介绍这位红袍人是谁,他不介绍,信众们自然不方便问。

    礼拜正常进行,在唱完圣歌之后,众人以为差不多可以走了。不曾想,鲁尼神父突然说道:“诸位虔诚的教徒,今天有一位贵宾来到了咱们莱沙镇天主教教堂。这位贵宾就是大预言师布雷德瓦神父,他的预言,一向百分百的准确。”

    “大预言师.......”“预言......”“百分百的准备......”“真的假的......”“什么预言......”......在场的信徒听了鲁尼的话,一下子都愣住了,跟着便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见众人多少有点不信,布雷德瓦开口朗声说道:“信徒们,我知道你们或许抱着怀疑的态度。毕竟大多数的预言,都是要在很久之后才会发生,很少能够马上兑现么,让人能够亲身体验。但在我到了莱沙镇之后,一下子有了许多感受,此时此刻,我有七个关于莱沙镇的预言想要说出来。能不能应验,诸位绝对可以亲眼目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