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33章 最后的谜题
    黄韬父子和一干爪牙被抓,白队带着大队人马也赶到黄金海岸,将人都给带到车上,押回警局。

    这绝对是大案要案,但是对黄韬的审讯,倒也并不困难。因为此案是铁证如山,罪行是实实在在,容不得半点抵赖。光是黄韬要谋害潘云、马四海等一干警察的罪名,就已经可以让他在监狱里蹲到死了,更何况他还亲口承认了其他的罪状。

    到了警局的审讯室,黄韬就如实交代了所有罪行,饶是如此,也审了能有三个小时,光是犯罪记录,就记了能有一本。

    审讯完黄韬,都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负责审讯的警察,在记录完之后,全都走了出去,只剩下黄韬一个人坐在里面。

    他的待遇是相当高的,人坐在一个铁笼子中,屁股下的椅子都是铁的,脚上是脚链,手上是手铐,绝对是特级罪犯的层次。

    此刻的他,已然是心灰意冷,因为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蓦地里,审讯室的门打开,一个脚步声传了进来。黄韬并没有扭头去看,只是闭着眼睛,像是在养神。

    “砰”地一声,他听到来人好像是将一把椅子放到他的对面。

    黄韬不由得睁开眼睛,跟着看清来人,忍不住好奇地说道:“是你!”

    “黄兄,我来看看你。”

    此刻坐在黄韬面前说话的人,穿着一身白色的八卦仙衣,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张禹。

    “来看我做什么?你这么厉害,一切都被你查出来了,我的这条命马上就没了,我的一切也都没了。”黄韬的脸上露出一抹恨恨的笑容。

    不过张禹看得出来,黄韬现在十分的憔悴,眼中已经没有半点神采,再也不是那个黄老板了。不但如此,在黄韬的鬓角,已然生出不少银发。

    “也不是都查出来了,还有一件事,至今没有查出。所以,我特地来问问黄兄。”张禹淡淡地说道。

    “还有没查出来的么......我所做过的一切,都已经招了......而且这些,全都是被你叫破......”黄韬无力地说道。

    “我给你和黄信看过面相,你父子二人的面相,截然不同。在黄信的命理中,他的父亲恶贯满盈,必有果报。可是你的命理中,虽然也有断子绝孙之兆,却看不出做过什么恶事。这让我十分疑惑,黄兄可否为我解疑。”张禹平和地说道。

    “呵......”黄韬不由得一笑,说道:“这算是你在审我吗?”

    “审不审的,也说不上。就是问问。”张禹淡淡地说道。

    “那我可以不回答吗?”黄韬问道。

    “你猜?”张禹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看来我是不说都不行了。”黄韬狠狠地一笑。

    张禹没有说话,就是看着黄韬,等待他回答自己的问题。

    因为张禹知道,黄韬不敢不说。

    果然,黄韬又开口说道:“那是在我放火烧死我那些兄弟之前的事情,当时是夏天,老四陈兴在ktv因为琐事与人发生口角,并动手将人打成重伤,被警察给抓了。被打的人,也算是有头有脸,不是差钱的人,一心要把陈兴给送进去。我很是担心陈兴在局子里说出,我们以前在凤凰宾馆的事情,正在我着急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人到服装厂找我。我本来不打算见,可对方却说是来救我的,我心中好奇,就请他进来了......”

    张禹知道那个陈兴是谁,是黄韬的一个兄弟,在服装厂当车间主任。

    黄韬顿了顿,接着说道:“那个人一见我的面,就说我是恶贯满盈,命里当诛,肯定要栽在自己的兄弟手里。还记得当时,我听了这话,吓得打了个哆嗦,但我哪能承认自己干过的那些事情,只说他是胡说八道。结果他说,他又不是警察,虽然我的手里有很多女人的命,可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到此的目的,只是想要救我。我更加的害怕与好奇,问他怎么救我,要什么好处?他说好处不好处的,这个以后再说,还说一看我的面相,就是那种手上沾满人命的人,他可以为我逆天改命,从今以后成为一个好人。我见他说的神奇,就问他怎样改命,他让我说出自己的生辰八字,然后拿出一个不大的稻草人,在上面画了什么符,又让我把血滴到上面,最后只是一挥手,那稻草人就付之一炬。他说这就成了,眼下必定能够逢凶化吉,还叮嘱我日后好自为之,人就走了。”

    张禹听了这番话,不禁有些好奇起来,随即问道:“那之后呢?”

    “之后也是巧了,我派人正暗中了解被陈兴打了那人的情况,意外的发现,那家伙的媳妇在外面跟人有染。于是,我通知了陈兴,一同前去抓jian,将那个私通陈兴老婆的人好一顿打,反倒是化干戈为玉帛。那家伙不仅答应私了,还没要赔偿,警方就这么把陈兴给放了。这件事,让我对那个人更加的佩服,本以为陈兴出来了,他能来向我邀功,讨要好处,却一直都没有出现。而我那些兄弟们......”黄韬说到这里,不由得苦笑一声,又摇头说道:“他们实在太不知道检点了,哪怕是出了陈兴的事情,我百般劝导他们好好做人,不要再把自己当成混混。可他们仍然是我行我素,不知好赖,吃喝嫖赌倒不算什么,一言不合就得与人动手,看到漂亮的女孩,就想怎么样,人家不答应,就得动强的。他们不怕死,我总不能一天到晚的跟着他们担惊受怕吧,我已经不止一次梦到他们被警方抓了,把我给拖下水。没有办法,为了做一个干净的人,我只能将他们都给干掉!只是没有想到,还是让王军跑了......”

    对于黄韬杀人灭口的事情,张禹并不感兴趣,他的心思都是在那个给黄韬逆天改命的人身上。张禹又问道:“给你改命的那个人呢?黄金城小区的风水局,是不是他摆的?”

    “不是他摆的,是我找别的风水先生给看的。那个人自从离开之后,再也没出现过。”黄韬说道。

    “再也没出现......”张禹越发的疑惑起来,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人么,给人逆天改命,却不要任何好处,那目的是什么?当然,通过黄金城小区的风水局,张禹也差不多能确定,这应该不是高手所布置。如果是真正的高手,绝对有可能将怨气全部化掉,特别是这种能够逆天改命的高手。

    张禹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可还记得那个人的长相?”

    “他的长相......”黄韬回忆起来,渐渐眉头思索,过了好一会,他诧异地说道:“他的长相,我好像一点也记不清楚了......他的相貌,是那样的模糊......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年头是久了点,但我相信,你对他的印象应该很深。不至于,一点也想不起来吧,多少能不能记起点特征。”张禹说道。

    “我......我......他......他......”黄韬结结巴巴,半天之后,苦笑一声,“我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他的样子......怕是他现在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都认不出来......印象中,他的脸好像就是一张空白......”

    “不至于吧......”张禹诧道。

    “呵......”黄韬无力地一笑,说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这倒也是......”张禹点了点头,“谢谢......”

    说完,他慢慢地站了起来。

    黄韬昂起头来,慢慢地闭上眼睛。

    对于自己的结局,他很是清楚。

    张禹从审讯室内出来,潘云和几个警察正站在外面。

    彼此打了招呼,张禹说道:“潘警官,我的事办完了,这就告辞,你们继续忙。”

    “告辞,你想往哪走?”潘云盯着张禹说道。

    “回家呗,还能去哪。”张禹摊开双手说道。

    “回家......你先等等吧,跟我走......”潘云说着,转身顺着走廊朝前走去。

    张禹跟了上去,不解地问道:“去哪?”

    “你说呢,张大神探......”潘云扭头横了张禹一眼。

    “我......我哪知道......”张禹陪着笑脸说道。

    “你不知道,那我提醒提醒你,你的那些查案过程,不得和我们警方说说么。”潘云说道。

    “这个......还得说啊......”张禹皱眉,本来想做个无名英雄的。

    “你以为呢!”说话间,来到一个房间门口,潘云将门推开,里面一个人没有,只有一张办公桌,还有两把椅子。

    她指了指一把椅子,又道:“过去坐......”

    张禹没辙,只能过去坐,潘云把门关上,跟着说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们警方也知道你的本事,加上对封建迷信的排斥,所以有些东西,我们是不会写进去的。你先把事情说一下,一些关于行业秘密的事情,警方是可以忽略的。”

    张禹终究是这桩案子的主要当事人,于是只好将黄韬请自己去给黄信治病的事儿,以及之后发生的一切,说给潘云知道。

    潘云向他寻问这些,并不是说,案件一定需要张禹的笔录,而是潘云心中好奇。总不能说,自己帮着张禹忙活一顿,到头来只知道一个结果,连大概的过程都不知道吧。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才特意让张禹做个笔录。

    张禹当然不知道潘云的心思,一五一十的说了之后,潘云点了点头,脸上不由得露出佩服之色,说道:“你这家伙行啊,通过这点蛛丝马迹,能查出来这么多。黄韬真够倒霉的,竟然遇到了你......哈哈......”

    说到这里,都不由得大笑起来。

    “我这主要是好奇,谁曾想,这么一查,竟然会查出来黄韬的老底。”张禹也是笑着说道。

    “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到这里,潘云的脸上,又露出疑惑之色,说道:“那你说......那个尼姑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是要给她的父亲报仇,而且本事也不小,为什么她自己不出手,非得找你呢?”

    “我也纳闷呢,可是她不说。”张禹说道。

    “这个尼姑,看起来很有心机,你以后可得离她远点。”潘云叮嘱道。

    “这点你放心好了,我是道士,她是尼姑,我们本身就没什么交集。现在事情已经结束,料想以后再不会朝面了。”张禹说道。

    嘴上这么说,其实张禹心中依旧好奇。

    “行了,具体的情况,我也知道了。这里面的内容,有的我会给删掉的。没你什么事了,累了就回家吧,我得继续工作。”潘云说着,伸了个懒腰。

    “还得加班。”张禹关心地说道。

    “你以为呢,这么大的案子,就算是证据确凿,我们警方也得忙活几天。不过能够为民除害,再辛苦也值得。”潘云的脸上洋溢出笑容。

    正如潘云所说,案子证据确凿,进展的也十分顺利。黄韬没有任何疑问,直接判处死刑,并罚没所有财产。

    黄信的罪过和他老爹相比,根本都不够看的。但这其中有两个重要的细节,一个是唐翠翠的年纪,还有一个是恐吓唐翠翠的同学张璐,属于被黄信收买,并且也跟黄信有不正当的关系,且发生那种关系的时候,不满十四周岁。所以在量刑的时候,导致黄信的罪名更重,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张璐被判了教养,毕竟年纪小,占了便宜。

    只是黄信在入狱之后,很是倒霉,或许也正应了自己的命数。像他这种富二代,纨绔子弟,在彻底一无所有进到监狱里之时,等待他的都是一些凶神恶煞的犯人。这个世上,不乏仇富之人,犯人中更是不少这样的,得知黄信的身份与过往,哪能对他客气。说句实在话,捡肥皂都是轻的。在监狱里,没过上五年,就精神失常,变得和发疯的王霞差不多了,可谓是报应不爽。

    两个降头师,同样也好不了。断了胳膊那位,有杀人的证据,死刑是跑不掉的。那个五旬男人,虽然没有以前的罪行证明,可谋杀警察未遂是跑不掉的。加上他是异能人士,对他这种事,自然也不能客气。最终的结局,同样也是死刑。

    另外还有唐翠翠,作为受害者,因为年纪问题,她的资料需要保密,而且也不能继续在原来的学校读书了。在警方的帮助下,唐翠翠顺利转学,去的是区重点中学,中考的时候,还考上了镇海市的重点高中。不但如此,潘云还认她做了干妹妹,并且告诉她,以后上学的时候,谁敢再欺负她,就来找潘云,会替她出头。唐翠翠的父亲走的早,潘云也是这般,颇有种同命相怜的意味。所以潘云对这个小妹妹很是疼爱。

    当然,这都是后话,暂且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