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31章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说的比唱的都好听......那咱们就慢慢的说......”小尼姑空弈显得是不紧不慢,毕竟此时此刻,还站着的人只有她一个。至于说黄韬,那是跪在地上。

    空弈又慢悠悠地说道:“我父亲**而死,我母亲带着家里仅有的那点钱离开了家乡,想要找一个地方生活。可没想到,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她让哥哥在外面等着,等她出来的时候,哥哥就不见了......母亲到处寻找,却根本无法找到,那个时候,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她的肚子,一天天的大了起来,哥哥却是没有一点下落,即便是这样,母亲也没有放弃寻找哥哥......怀孕的她,本来就为父亲的事情悲痛,哥哥的丢失更是巨大的打击,终于有一天,母亲撑不住了,昏倒在街上......当母亲醒来的时候,已经不在街上,而是到了普陀庵......是师父救了母亲,并留下母亲在普陀庵生下了我......母亲有心继续寻找哥哥,又放不下刚刚出生的我,于是留在普陀庵,一边干些零活,一边照料了......就这样,一直过了八年,母亲跟我说,我还有一个哥哥,她要下山继续寻找哥哥,如果找不到,她这辈子都不会安心......这时我才知道,我还有父亲,还有哥哥......”

    讲到一半的时候,空弈的眸子中就淌下眼泪,但她的眸子,依旧恨恨地盯着黄韬。

    她顿了顿,跟着哽咽地说道:“黄韬,我们家之所以会变成这样,都是拜你所赐啊......”

    “这、这......当年卢布大跌......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没借钱给你们家,可当时我也赔的血本无归......之后亲眼看到你父亲的死,我也十分后悔,早知道就应该卖掉房子,帮他的......”黄韬急切地说道。

    说这话的时候,他竟然也流下了泪水。

    “真是有趣,这就叫猫哭耗子假慈悲么......黄韬啊黄韬,我真的是佩服你的演技,如果不知道真相,怕是任谁都会被你耍死......”空弈冷冷地说道。

    缓了一口气,空弈接着说道:“还记得,当时我追问母亲,我的父亲是谁,哥哥是谁......母亲在我的追问下,述说了那段往事......她告诉我,母亲回家之后,并不知道母亲已经怀孕,母亲见父亲忧心忡忡,也没有跟父亲说......债主不停地上门,父亲被逼的只有选择一死,但父亲告诉母亲,在他死后,一定要离开家乡,特别是不要再见到他的三个‘好兄弟’......母亲不解的问父亲,父亲终于伤心地说出实情......原来在卢布暴跌的前一天,父亲在交易后,已经将手里的卢布换成了软妹币,打算第二天回国。可是你们三个,还想着在莫斯科购买一批皮革回去,就没有着急兑换......当天晚上,你们喝了好多酒,父亲喝的酩酊大醉,中午的时候才起来......你们告诉他,卢布大跌,赶紧想办法兑换,父亲说自己已经兑换了,可把钱从包里拿出来之后,却意外的发现,包里的钱根本不是软妹币,而是卢布......你们三个都跟父亲说,昨天根本没去过银行,交易之后就一起去喝酒了,说好了今天去银行的......父亲因为喝的太多,被你们说的,当时也糊涂了,分不清是不是真的记错了......回国之后,父亲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就在决定自杀之前,他喝了酒,哭着将这件事告诉了母亲......可是,即便明知道你们算计了他,又有什么用呢,除了死......父亲别无选择......”

    说到此,她的一双眸子已经睁得老大,死死地瞪着黄韬。

    黄韬的目光,根本不敢跟她相对。

    “黄韬,黄老板......对于这笔账,你有什么说法么......”空弈幽幽地说道。

    “这、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儿......那天我们卖了手里的货物之后,大家确实是一起去喝酒了,你父亲哪有时间去银行兑换软妹币......第二天卢布暴跌,这也是谁都不想的,我不知你父亲回国之后为什么会这么说,但真的没有这回事,王康和徐绍都可以作证......”黄韬急切地说道。

    “对哈,还有两个证人......”空弈露出一抹恍然大悟的笑容,她跟着说道:“那王康和徐绍现在在哪?”

    “他、他俩......死了......”黄韬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刚刚说,让他俩来作证,现在又说,人已经死了,那让我上哪里找他们来作证......”空弈冷冷地说道。

    “这个......这个......”黄韬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想不出办法,那不如就让我想一个办法吧。”空弈露出一抹狠笑。

    “什么办法?”黄韬小心地问道。

    “很简单啊......我现在就送你下去见他们两个,另外我父亲也在下面,你们在阎王爷面前好好的对质,你看怎么样......”空弈淡笑着说道。

    “我、我......我......我不想死......”黄韬这次真的慌了。

    “也不要这么说么,被你害死的那些人,也都是不想死的......其实你自己也该明白,就算我不杀你,以你的罪行,怕是也难道一死......被我杀了和挨一颗枪子儿,都是一样的......不过是差个几天罢了......”空弈轻笑着说道。

    “不......他们现在已经起不来了......我马上就可以坐船出国......这样,只要你不杀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真的,我真的没害过你父亲,相信我......”黄韬为了活命,又讨好地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空弈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她笑的很灿烂。

    听着她的笑容,黄韬的头皮都在发麻,怯怯地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实在是太不自量力了......”空弈不屑地说道:“就凭你收买的这两个废物降头师,以为真的能带你离开这里么......张禹没出手,不是因为他真的受伤起不来了,而是因为他套你的话,让你自己承认那些罪行罢了......”空弈看着黄韬,仿佛是在看一个傻13。

    黄韬闻言,不由得立刻转头看向张禹那边看去。

    不仅仅是他,潘云、马四海等一干警察也都看向张禹。潘云更是急切地问道:“张禹,你真的没事吗?”

    “呵呵呵......”张禹尴尬地一笑,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拍了怕身上的灰,“不好意思,让她说中了......”

    以张禹的本事,就凭那降头师的玻璃降,怎么可能伤的了他。特别是今天,张禹的身上还穿着法衣,玻璃降触碰到他的八卦仙衣时,随即就化作乌有,屁用都没有。

    他这么做的原因,乃是因为看到潘云这些人都躺下了,索性装一装,顺便从黄韬的口中确定自己的猜测。并让黄韬亲口承认这一切的罪行。

    “你这个王八蛋!”潘云见张禹真的没事,气的就想踹张禹一脚,可才一用力,就忍不住痛呼一声,“啊......”

    “小云,你别动......”张禹忙蹲到潘云的身边,关切地说道。

    “别说没用的,赶紧给我解开,疼死我了!”潘云没好气地叫道。

    “是是是......”张禹忙不迭地答应。

    看到张禹没事,一众警察们都松了口气,既然张禹没事,那大家伙就是安全的。

    相反,黄韬彻底傻了眼,他看了看张禹,又转头看向空弈,几乎是用祈求的口气说道:“救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我凭什么救你?”空弈问道。

    “我......”黄韬迟疑了一下,又道:“钱,我有很多钱,只要你救我,你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

    “黄韬,我早就说过,我要的只是答案......告诉我,我就饶你一命......”空弈正色地说道。

    “我......我......”黄韬现在,已经彻底没了主意,此刻的局面,根本就是前有狼后有虎。唯一的办法,就是以狼驱虎,自己趁机逃命。可真正的答案,让他怎么说?

    “阿弥陀佛......”空弈提起右掌,口宣佛号,她的目光,却落在张禹的身上,“张禹,我是出家人,以慈悲为怀......你和你的朋友,受了他的骗,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相信,你只要不打死他,你的那些朋友也不能说什么,就算打死了,也是替天行道,正当防卫......”

    张禹不由得笑了起来,故意说道:“几位警官,你们看的,我现在方便收拾这家伙么......”

    “给我打,不用客气!打出什么事,算我的!他奶奶的,刚刚还敢踹我,我要是能动,现在第一个上去揍他!”马四海第一个喊了起来。

    “揍他!”“揍他!”“这家伙袭警,打他就是正当防卫!”“没错!打他!”......躺在地上的警察们,全都是气急败坏,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让一个犯罪分子如此嚣张,简直是没王法了。

    “黄兄,你也看到了,众怒难犯......看来我只能得罪了......”张禹面带笑容,缓缓地朝黄韬走了过去。

    他这么配合空弈,主要也是感激空弈,料想空弈在出手之前,八成不知道自己没事,十有**是后来才发现的。再者说,他想要问出这个真相。

    黄韬见张禹走过来,他心中明白,这不是开玩笑,就算不把自己打个半死也差不多。等去了警局,自己肯定也好不了。

    黄韬战战兢兢地说道:“我说了的话,你真的能饶了我......”

    “没错!”空弈认真地点头。

    “那我说......当年......”黄韬这也是没办法了,自己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赌一赌,“你父亲确实在交易之后,将手里的卢布兑换了软妹币......我和王康、徐绍还想继续做买卖,就没有着急兑换。晚上我们四个喝了酒,你父亲十分高兴,就喝醉了,其实我也喝醉了,只有王康这家伙的酒量最大,早上就起来了......他一听说卢布暴跌,就赶紧叫醒了我和徐绍,本来也招呼你爹的,可他喝的太醉没醒过来......见他继续睡,想到他的手里没有了卢布,就没再招呼他,王康将卢布暴跌的事情告诉了我和徐绍......我们两个一听说这个消息,当时就慌了,到街上一看,都是用卢布兑换美元和软妹币的人,我们三个彻底的血本无归了......徐绍想出一个法子,说你父亲昨天兑换了软妹币,我们三个不如用手里的卢布换掉他的软妹币,到时候就说,他喝多记错了,哪怕就是他没记错,又能如何......我也是财迷心窍,不想蒙受最大的损失,就赞成了这个法子......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父亲会**的,看到你父亲的死,我真的很后悔,很自责......我真一直都在找你的母亲,找你的哥哥,我想补偿你们,想要赎罪......”

    越往后说,黄韬越是激动,他鼻涕一把,眼泪一把。

    “呵......”空弈苦笑一声,冷漠地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我信守承诺,饶你一命......”

    说完,她转身就走。

    黄韬见她走,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也想跟着走。

    可人刚站起来,他膝弯之处却受到重击,疼得他“啊”地一声,再次跪倒地上。

    没错,出手的人正是张禹。刚刚躺着的手,他的真气就与地上的铜钱相连,随时都可以出手。

    眼下见黄韬还想站起来跑,哪有这好事,直接催动两枚金钱,又把黄韬给打跪下了。

    黄韬大急,连忙喊道:“师太、师太救我......”

    空弈转过身子,冷冷地看着他,不屑地问道:“我为什么要救你?”

    “你说过会饶我一命的......”黄韬苦哈哈地说道。

    “是啊,我这不是饶了你,没有杀你么......”空弈淡淡然地说道:“至于说警方饶不饶你,就跟我没有关系了……”

    “我......”黄韬恨的差点没一头砸地上。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黄韬你自己恶贯满盈,像你这种人,杀了你都脏了我的手。我相信,你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空弈幽幽地说道。

    “无量天尊......”张禹打起揖手,看向空弈,说道:“适才承蒙小师太出手,实在感激。”

    “张真人客气了,我不过是想要问清当年的事情......”空弈提起右掌说道:“再者说,即便贫尼不出手,张真人不也一样能让他伏法么......”

    “话虽如此,但小师太这个人情,贫道还是领的。只是贫道有些不解,小师太既然明知真相,当日为何又让我出手救黄信呢?”张禹好奇地问道。

    以空弈的本事,想要报仇,太容易不过了。眼瞧着小尼姑要走,张禹这才说出心中的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