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32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面对张禹的问题,小尼姑空弈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朝地上挥手一招,那包裹在五旬男人身上黑色袈裟直接回到她的手上,她跟着往身上一甩,整整齐齐地披好。

    “阿弥陀佛......张真人,咱们后会有期......”空弈说完,人转身就朝楼梯走去。

    “后会有期......”看着空弈就这么走了,张禹不由得嘀咕了一句。

    “张禹!赶紧把我们身上的那个什么降头给解开啊......”潘云一直都动弹不得,现在都有些急了。

    “马上、马上......”张禹连声答应,说着来到潘云的身边,伸手搭在潘云的脉门上,旋即发现,潘云的血脉有些不通。

    随后,张禹闭上眼睛,用心眼感受起潘云体内的状况。

    在潘云的体内,三魂七魄俱在,只是在力魄之上,好像有一块块玻璃悬在那里。

    力魄是在心轮之上,连接手心脚心,通达四肢。整个力魄的串联之上,都挂满了玻璃,人只要一动,自然是疼痛难当,好似刀割。

    这一刻,张禹暗吃一惊,降头术实在是太诡异,竟然还能做到这一点。

    “怎么样?”潘云见张禹半天不出声,忍不住开口问道。

    “别着急,很快就好。”

    张禹说完,站了起来,快步朝前走去。来到黄韬身边时,看了眼还跪在地上的黄韬,抬腿就是一脚,嘴里叫道:“这是替马哥踹的!”

    黄韬也不是不想起来,实在是刚刚挨的两记铜钱太狠,打得他起都起不来。

    张禹现在这一脚同样不轻,黄韬那里受得了,直接就被踹飞出去,重重地摔到前面的地上。

    对于这种人,张禹是根本不会有一丝怜悯的,若不是警方在场,他并不介意直接送黄韬归西。

    张禹很快来到那五旬男人的身前,这家伙身上穿着黑袍,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张禹估摸着,他肯定是晕了。

    张禹也不蹲下查看,看着五旬男人的脑袋,直接念起了头痛咒。

    “啊......”转瞬之间,五旬男人就疼得大叫一声,跟着双手抱头,嘴里开始不住地叫道:“呃......疼......啊......”

    伴随着疼痛,五旬男人扭过身子,看到了站在他身前的张禹。

    “你......”他有心去拿地上的手杖,却因为头上的疼痛,让他没有丝毫力气。

    “我奉劝你最好老实点,要不然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张禹冷冷地说道。

    “呃......知道、知道......你想怎么样......”五旬男人痛苦地说道。

    “你刚刚给我们下了降头,只是这个降头还没解,刚刚听你说,好像叫作玻璃降......说说吧,怎么解......”张禹大咧咧地问道。

    “呵呵呵......”一听这话这般说,五旬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原来是想让我帮你们化解玻璃降......那你还敢对我这般无礼......识相的话,赶紧求我,要不然的话......”

    “砰!”张禹毫不客气,抬腿一脚就踢在对方的小腹上。

    “啊......”五旬男人本来就头疼的要命,挨了这一脚,疼得他又就地滚了好几圈,差点没死过去。

    “你......你还敢替我......这个世上,除了我之外,没人能化解他们的玻璃降......难道你想让他们都死么......”五旬男人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的玻璃降,我确实不会化解,不过通过黄信的那个降头,让我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降头这东西,不一定非得直接在受害者的身上进行化解,只要杀了下降头的人,一样能够化解......我让你说出化解的法子,那是给你面子,你千万别给脸不要脸......”张禹不以为然地说道。

    “呃......”五旬男人登时傻了眼,随即老老实实地说道:“想要化解玻璃降......我一出手就行......你先解了我的头疼,我马上出手解开他们......”

    “少跟我来这套,让你出手的话,我还不如直接出手宰了你呢......听不懂我说的话么,化解玻璃降的方法是什么?”张禹沉声问道。

    他是解开潘云等人的玻璃降,但他对降头之术也有点好奇,所以想要看看,这化解的方法,到底是什么样的。

    法术这东西,都是一法通百法通,只是不知道其中窍门罢了。五旬男人的实力,张禹已经看出来了,就是会点邪门的降头,真本事并不大。

    “用三种热血动物的鲜血混在一起,一半喝下,一半涂在身上,有半个小时,就能化解......”五旬男人痛苦的地说道。

    “为什么呢?”张禹又问道。

    “因为......”五旬男人看着张禹,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我数三个数,三个数之内要是不说,我会让你再痛苦一百倍......”张禹说着,伸出三根手指,“三......二......”

    “我说、我说......”五旬男人也知道,自己的命就在这小子的手里,若是不说,就是找倒霉。

    他接着忙不迭地说道:“因为玻璃降是用三种冷血动物的血凝聚成的寒气所练成,我用的是蛇和蜥蜴、蜘蛛三种......万物相生相克,蛇虫等冷血动物,都是畏惧飞禽这种热血动物的......所以只需要用热血动物的血,就能够破掉玻璃降......”

    张禹点了点头,认为对方说的颇有道理,他接着问道:“那聚成寒气之后,如何形成玻璃,打入人的体内呢?”

    “玻璃降在降头中,属于一种高深的法门,他不同于其他的降头,需要通过媒介,或许触碰到人的身上。玻璃降可以主动打到人的身上,一旦被击中,那就会像他们一样,只要身体一动,就疼痛不已。另外,玻璃无色,常人根本看不到,可谓是防不胜防。其中的法门是将寒气吸入掌中,然后慢慢的纳入丹田......”五旬男人当下,将如何制作玻璃降,又如何使用,如何收回的方法,老老实实地说了一遍。

    说到最后,五旬男人又道:“想要练成玻璃降,也十分的凶险,寒毒进到体内,稍有不慎,就会中毒而死......”

    “是么......”张禹淡淡一笑,那你感觉一下。

    说话间,他猛地须拍一张,朝五旬男人的身上打了过去。

    五旬男人现在头痛欲裂,双手正抱着头呢,可就在张禹一张拍过之后,他嘴上猛地发出好似杀猪般的叫声,“啊......啊......”

    他的双手,似乎不敢再去抱头,赶紧放下。可是剧烈的头痛,让他又恨不得立刻撞死。

    张禹瞧他那个样子,知道他吃不住了,要是继续双管齐下,人有可能会疼死。于是,他念了解头痛咒。

    这一念完,五旬男人的头疼即可消失,他如蒙大赦,不由得重重地喘了几口气,跟着诧异地说道:“你、你怎么会玻璃降的......”

    “跟你学的,刚刚你教我的......”张禹说着,耸了耸肩膀。

    “怎么可能......我只说了一遍,而且你也没有吸收三种冷血动物制成的寒毒......怎么会练成玻璃降......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五旬男人此刻看向张禹的目光都变了,好像是看到鬼一样。

    张禹不屑地轻嗤一声,说道:“旁门左道,雕虫小技,就这点伎俩,我需要借助什么冷血动物的寒毒么......”

    刚刚五旬男人说了,想要练成玻璃降,最困难、最危险的一环就是将冷血动物制成的寒气吸入丹田。

    这种困难,对于他来说,确实是很困难、很危险,但对于来说,简直是小儿科。要知道,张禹体内现在有五团真气,乃是五雷真气。五雷分天木水火山,其中的水雷,可不仅仅是水,同样也是冰,能够凝聚成寒气的。

    说白了,就是张禹的丹田内自带这种寒气,根本不需要去吸收冷血动物制成的寒气。所以,他只需要怎么将寒气制成玻璃降,如何打到人上,如何再给吸出来就完事了。

    而且在练习方面,也比对方来的容易,这就是硬实力。以前是不会这个法门,会了这个法门,玻璃降就是小儿科,还没有张禹所用的五雷手诀难度大呢。这两项本事,甚至还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五雷手诀更加的邪乎。直接打在人的影子上就行。

    五旬男人已经彻底被张禹给震住了,脸上尽是恐惧之色,加上中了玻璃降,连动都不敢动。

    张禹蹲下身上,拿住他的手腕,只是一摸脉搏,就能确定,跟潘云的一样,也是血脉受阻。再用心眼去看,力魄之上,挂满了玻璃。

    “呵......”他轻笑一声,又道:“这东西挺好玩......”

    说着,他虚空朝黄韬挥了下手,本来蜷缩在地上的黄韬,立时叫了起来,“呃......啊......”

    好在他身子不动,疼痛只是上来那一下子。

    张禹看都不去看他,转身朝潘云他们那边走去。

    来到众警察身边,他用新学的吸收寒气的法门,手一划拉,就将众人身上的玻璃降都给解了。

    “试试,能不能起来。”张禹大咧咧地说道。

    马四海抬了下胳膊,随即说道:“咦,不疼了......”

    说着,人就跳了起来。

    其他的警察,也都纷纷跳了起来,马四海大踏步直接朝黄韬那边冲去,嘴里叫道:“他奶奶的!你还敢袭警,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那六个警察也跟着他风风火火的冲了上去,一个个全都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在这就把黄韬给撕了。

    潘云起身之后,倒是没有过去,而是先将身边的唐翠翠扶了起来。她横了眼张禹,故意没好气说道:“装什么神探,跟我在这玩心跳呢......”

    张禹赶紧陪出笑脸,讨好地说道:“我这不是想要套出来黄韬作恶的证据么......现在他都承认了,一切的真相也都大白......”

    “哼!”潘云又瞪了张禹一眼,“你这臭家伙,查出来的情况可不少,之前怎么一点也不跟我说啊?”

    “当时也就是我的猜测,加上时间又这么匆忙,所以才没说......眼下你这不都知道了么......”张禹又是笑呵呵地说道。

    “张禹,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敢糊弄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潘云狠狠地说道。

    “知道、知道......以后再也不敢了......”张禹继续讨好。

    小丫头唐翠翠已经被潘云拉起来,站在潘云的边上,她眼睁睁地瞧着潘云不停地数落张禹,张禹只管不停地讨好,小小的心灵中,不禁有些好奇起来。

    唐翠翠扁着小嘴,低声说道:“大姐姐,这位大哥哥刚刚看起来好厉害......为什么这么怕你......”

    “大姐姐比我还厉害......”张禹笑呵呵地说道。

    潘云白了张禹一眼,将唐翠翠抱了起来,说道:“等你长大就知道了......咱们走,不搭理他......”

    说完,她就朝前面走去。

    前面此刻是惨叫声连连,发出叫声的自然是黄韬和五旬男人。这两位都被马四海等人给铐上手铐拉了起来,中了玻璃降的二人,哪里受得了这个。

    “疼疼疼......你们能不能轻点......呃、呃......”

    “那位道长、真人,能不能把我的玻璃降给解了......疼死我了.......啊......”

    “你们也知道疼啊!刚刚下在我们身上的时候,知不知道我们也疼!就这样给我走,我跟你们说,这招挺好用,都看不出来挨揍的痕迹!”马四海骂骂咧咧地叫道。

    其他的警察又给四个保镖戴上手铐,并将人给弄死。一只胳膊黑袍人,也被弄醒,奈何他一只胳膊,没法戴手铐,只要用枪指在他的脑袋上。

    还有一个小警察给白队打了电话,说明情况,请求增援。

    就这样,马四海等人押着黄韬一行朝上面走去。

    只走了几步,潘云突然叫道:“不好!小孙和小赵还在上面,他们不会出事吧!”

    马四海听了这话,登时也反应过来,朝五旬男人的后脑勺上直接就是一巴掌,嘴里叫道:“我两个兄弟现在怎么样?要是有什么事,老子就撕了你!”

    “啊、啊......呃......”五旬男人被他这一下子,疼得直打哆嗦,战战兢兢地说道:“他俩没事,只是被下了降头弄晕了......”

    他们来到一楼大客厅,果然两个小警察昏倒在那里。二人中的是一种**降,因为之前黄韬还在下面,不知道具体该如何处理,所以五旬男人给两个警察下了降头之后,没有直接杀掉。

    这种**降并没有玻璃降高深,十分的简单,很容易就能把人给弄醒,张禹从中,又学到了一些经验。

    虽说警方在这里的人不多,可首犯黄韬被抓,余下的保镖们,自然不敢跟警方造次。连带黄信在内,被一网成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