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30章 旧账
    “就交给你好了。”五旬男人直接说道。

    听他的意思,仿佛张禹已经成为案板上的肉,可以任其宰割。

    黑袍人向前走了两步,因为黑袍的上面戴着帽子,张禹看不清他的脸。

    但是,张禹能够看到,这个黑袍人的左手上,拿着一根短手杖,而那右手的衣袖却是空的,伴随着黑袍的走动,衣袖轻轻摆动。

    “还记得我吗?”黑袍人冷冷地说道。

    “如果不出我所料,你的胳膊是那天晚上丢的。”躺在地上的张禹淡定地说道。

    “记得就好!”黑袍人恨恨地说道:“我原本还打算去找你报仇呢,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主动送上门来,那就不要怪我了。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既然你也在,那我大体上就明白了,给黄信下降头的人,应该就是那天晚上被你杀掉的人。”张禹正色地说道。

    “没错!”黑袍人说道。

    “让我再猜猜,你们应该早就找到了那个人,你是苦于不是他的对手,所以黄韬才想要找我,亦或是找别的高手帮忙,来一招借刀杀人,干掉下降头的人。但是,黄韬也担心明说的话,我不但不会帮忙,恐怕还会给他带来麻烦,就演了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利用九转灵佛将我引到那人藏身的地方。当初的计划,估计是故意让我去追踪拿走九转灵佛的人,只是我会另外一种追踪术,又被黄韬亲眼看到其中的关节。你们按照原定计划,将九转灵佛拿到了院后藏起来,引我到了那里,跟下降头的人动手。当我将人擒住之时,你们两个,一个带着金佛跑掉,一个负责杀掉那人。拿走金佛的人,只需要将金佛上的符灰擦掉,我就不会再找到,我就算心中疑惑,也没有办法。至于说什么治疗黄信的秘方,想来不过是一个借口,真正治疗降头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杀掉下降头的人。我说的没错吧?”张禹慢慢地分析道。

    “你说的很对。”黑袍人点头说道。

    “可你们是怎么知道,下降头的人藏在那里的人。他的藏身之地,十分的隐秘,想要找到绝没有那么容易。”张禹好奇地说道。

    “旁人想要找到他,自然很难,怕是找一辈子也找不到。但我们俩和他是同行,大家都是出身黑苗一脉,同行找同行,就会容易得多。这就如同警察找小偷,恐怕不能一下子找到,可若是让小偷去找小偷,很快就能找到。”黑袍人颇为得意地说道。

    这话倒是没错,警方在破一些案子,了解一些消息的时候,都会找一些线人帮忙。这就叫同行找同行,要比警方去找容易多了。

    “张禹,你的话很多啊,现在你的疑问,应该没有了吧。”黄韬看着张禹说道。

    看得出来,他似乎不愿意再耽误时间。

    张禹却是一笑,说道:“我都是砧板上的肉了,就不能让我再多活一会么。黄老板,你可知道,那个降头师为什么要给你的儿子下降头?他不找别人,偏偏找你,你们之间有什么关节?”

    “这个......”这一次,轮到黄韬疑惑起来,看得出来,他好像并不清楚其中原因。黄韬好奇地问道:“你说的没错,我和他无冤无仇,这种人,我也不会去得罪。那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也只是猜测......”张禹慢吞吞地说道:“黄老板当年做的买卖真是不少,什么钱都敢去赚。据我所知,黄老板当初开了家凤凰宾馆,专门欺骗、诱拐一些懵懂女孩到此打工。明面上是打工,实际上是非法禁锢,逼迫他们maiyin给你赚钱。她们稍有不满,动则打骂,也害死不少人命吧。”

    “你!”黄韬闻言大惊,就像是见到鬼一样,他下意识地倒退一步,指着张禹说道:“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潘云、马四海等人全都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听了张禹的话,再看到黄韬的反应,他们全都震住了。实在想不到,这位黄金海岸的大老板,当年竟然还干过这种事,意想不到,骇人听闻啊!

    “黄韬!你简直是禽兽不如!”潘云忍不住破口大骂。

    “禽兽不如又怎么了?”黄韬冷冷地看了潘云一眼,跟着露出狞笑,“原本老子还打算给你一个痛快的,但是现在......老子要慢慢的玩死你......”

    “你敢!”潘云怒声叫道。

    “我有什么不敢的?”黄韬毫无顾忌地说道。

    “是啊,你确实没有什么不敢的......”张禹突然冷笑一声,说道:“黄老板,你做过的缺德事,还不止这些呢。记得我上次问你,金达服装厂失火的那天,宿舍里少一个人,当时你说那个人是你,到了此时此刻,我想你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那个人,应该是王军,也就是今天被你烧死的那个人。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之所以烧死他们,目的很简单,就是灭口,彻底的洗白自己。因为只有他们死了,才没有人会知道,你当年都干过什么。”

    这一次,黄韬的瞳孔都在收缩,他怔怔地看着张禹,打量了半天才说道:“你连这个也知道了......这么看来,更不能让你活了......没错,你确实很厉害,什么都瞒不过你......这些人,都是我烧死的,是我让那些小模特们陪他们喝酒,把他们都灌醉,带到宿舍......然后一把火,把他们都烧死......不过,灭口只是一部分原因,另一部分原因是,他们都是渣子,半点不像正经人,在服装厂上班的时候,天天除了喝酒就是赌博,要不就是看哪个女工漂亮,去非礼人家......留着他们,就是一个祸患,早晚我得栽在他们的手里。与其让他们日后被警察抓,被枪毙,还不如由我出手干掉他们,也算是为社会除害了!”

    “为社会除害......哈哈哈哈......黄老板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服气服气......你这么大的祸患,竟然还会嫌弃他们......”张禹笑呵呵地说道。

    “他们这些渣子,就好像是那个王军吧,他么的,当时让他侥幸逃了一命,竟然回头就向我勒索三百万......我没有办法,给了他这笔钱......本以为,他会就此消失,结果每隔一两年,他就会来找我要钱,不停地勒索我,让我往他的银行账户打款......王八蛋,我满世界的找他,都没找到他,实在想不到,他竟然能跑到棒子国整容去了......好在人算不如天算,这次他终究没有逃出我的手心!当年没烧死他,今天我就成全他......哈哈哈哈......”黄韬愤愤地说道。

    说到最后,他又得意地大笑起来。

    笑了一会,黄韬瞪着张禹说道:“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那个降头师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善恶到头终有报。你们当年祸害的那些女孩中,有一个虽然疯了,但还是活了下来,而且碰巧被她的父亲找到。刚刚那位断了胳膊的仁兄说的很好,有些事情,警察或许未必查得到,但是同行还是很容易就能查出来的。他是什么时候查到的,我不清楚,可我相信,他一定盯了你们家很久。你老谋深算,想要对付你,肯定不容易,但想要对付你的儿子,应该就不困难了......他没有直接下杀手,估计是不想直接让黄信死掉,而是想慢慢的折磨......只是他没想到,你更高一筹......”张禹如是说道。

    这也是张禹的猜测,但在他看来,应该是**不离十。

    “张禹,从这里你看出什么来了吗?”黄韬这般问道。

    “看出什么?”张禹反问。

    “那就是,做人一定要狠,绝不能给对手任何机会。什么善恶到头终有报,我从不信这个,在我看来,这个世上是好人不长命,祸害一万年!”黄韬狂傲地说道。

    “是吗?”

    也就在这一刻,远处忽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声音的方向,是在五旬男人的那一边,黄韬立刻看了过去,嘴里叫道:“谁!”

    不但是他,其他的人也都看了过去。

    “砰!”“砰!”“砰!”“砰!”

    可不等他们看清来人是谁,黄韬的四个保镖就应声而倒。

    “刷!”

    跟着又是一团黑影,铺天盖地的朝五旬男人罩了过去。

    “什么东......”五旬男人只说出三个字来,身子就“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倒是另外一个黑袍人,慌忙举起手里的短手掌,一道绿光朝来人射去。

    “喃无阿弥陀佛!”那女人口宣佛号,掌中打出一串手串。

    那手串顷刻间将绿光打散,势道仍然不衰,旋即打中黑袍人的胸口。

    “啊......”一声惨叫,黑袍人仰天摔倒在地。

    这一刻,张禹终于看清来人的模样。

    这是一个光头,身上穿着一件白色僧衣,脖子上挂着佛珠,不是小尼姑空弈又是何人。那罩住五旬男人的东西,自不必说,乃是她披着的黑色袈裟。

    张禹看清了来人,黄韬同样也认出了空弈,黄韬先生吓了一跳,跟着急切地说道:“原来是空弈小师太,哪阵风把你给吹来了......那个......你不是让我布施两千万,还要那九转灵佛么,我这就带你去取......”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空弈提起右掌,笑盈盈地说道:“贫尼此次前来,并非是向黄老板索要九转灵佛的,而是来找黄老板清算一笔账......”

    “一笔账......咱们之间,恐怕没有什么经济往来吧......”黄韬虽然看到空弈满脸的笑模样,可是空弈刚刚一出手就把他的手下全部解决,已经让他吓破了胆。

    “黄老板是贵人事忙,贫尼也是要提醒一下黄老板的。不知你可还记得一个叫作郜乾的人......”空弈又是笑呵呵地说道。

    “郜乾......你是说郜乾大哥......自然记得......”黄韬赶紧说道。

    张禹听了这话,也是一愣,他曾经听黄韬讲过这个人,当年黄韬和王康、徐绍,以及这个郜乾一起在莫斯科做买卖,也就是当倒爷。结果因为卢布疯狂贬值,血本无归,郜乾更是纵火**,丢掉性命。

    此刻空弈提起,张禹心中暗自嘀咕,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可不要叫他大哥,他在九泉之下,承受不来。”空弈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嘲讽。

    “呵呵......”黄韬干笑一声,说道:“小师太......你怎么知道他的......”

    “我是他的女儿......”空弈这次冷漠地说道。

    “原来、原来你是郜乾大哥的女儿啊......这就是自己人了......”黄韬忙向前走了两步,套起近乎。

    “我刚刚说了,你不要叫我父亲大哥,他没有你这样的好兄弟......”空弈说这个‘好’字的时候,语气极重。

    “这、这......这怎么说的呢......”黄韬说到这里,忽然一愣,又道:“你说你是郜乾大哥的女儿......这怎么可能?郜乾大哥只有一个儿子,哪来的女儿......”

    “啪!”

    空弈一扬手,也不知从哪里冒出一枚佛主,正好打在黄韬的小腿之上。

    黄韬痛呼一声,身不由己的跪到地上。

    “你、你......”这一回,黄韬的声音都在颤抖。

    “我刚刚说了,你不要叫我父亲大哥......”空弈幽幽地说道。

    躺着的张禹,现在又是一惊,真没想到,空弈竟然还有这样一个身份。那她之前让自己帮忙救黄信,又是什么意思?这其中,又有什么名堂?

    “是、是......”黄韬忙不迭地答应,但还是说道:“你......你......我和郜乾情同手足,他死后,嫂子带着儿子离开,我一直都在寻找,想要好生照顾......他、他哪来的女儿啊......”

    “我妈要是让你照顾,怕是早就见阎王爷了,承受不起啊......”空弈冷冷地说道:“当年我父亲从莫斯科回来的时候,我母亲又有了身孕,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我......”

    “原来是这样......你是故人的女儿......怎么不早说......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黄韬又老着脸皮讨好道。

    “谁和你是自己人......黄韬,你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不清楚么......用不用我来提醒提醒你......”空弈又是冷声说道。

    “我、我做过什么......我虽然做过一些错事,但是在我心中,郜乾一直都是我亲......我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儿......”黄韬本来想说‘郜乾一直都是我亲大哥’,可‘大哥’两个字,硬是没敢说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