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28章 地下室
    张禹现在更加佩服起潘云,自己认识的女人中,每个人的性格都不同,其中性格最为显著的就是潘云和华雨浓。华雨浓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而潘云是坚守原则。

    既然要马上行动,三人简单的商量一番,这才直奔黄金海岸。

    黄金海岸的正大门,是允许任何车辆入内的,因为旁边设有停车场,往来的游客都要在这里停车。

    可前往里面走,就不许车辆直接入内了。但是潘云他们不管这套,开车就往里面走。

    前面设有门户,专门有伸缩门挡在那里,除非是黄金海岸内部的车辆,或者是特殊情况,否则的话,无关车辆跟别别想进。

    马四海的面包车在最前面开路,果然一到伸缩门前,守门的保安就喊了起来,“外来车辆请到停车场停车,禁止入内。”

    面包车的车门拉开,两个小警察快步走了过去,一个亮出证件,大声说道:“我们是警察!”

    “警察?”保安愣了一下,看到证件之后,客气地问道:“有事吗?”

    “办案!开门!”小警察大声豪气地说道。

    “请等一下,我们跟里面打个招呼......”保安连忙说道。

    “打什么招呼,通风报信呢!立刻开门!”另外一个小警察快步走进保卫室。

    保卫室内还有俩保安,也知道是警察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警察指着保安叫道:“开门!”

    保安小心地说道:“我们这是合法场所......”

    “哪都是合法场所,只是有不合法的人在里面!再给我磨叽,信不信给你定一个妨碍公务!”小警察叫道。

    保安吓了一跳,自己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哪敢跟警察叫嚣。保安赶紧开门,小警察这才出去,和同伴坐上警车,朝里面开去。

    开路的本来是马四海的面包车,进去之后,就换成了潘云的车在最前面。张禹坐在副驾驶,按照八字寻命盘上的指针指点方向。

    没一刻,他们就来到了黄韬的私人别墅。私人别墅的大门靠海,风水上讲,这叫“门朝大海”。他们顺路而来,当先面对的肯定是别墅大院的侧墙,罗盘上的指针正直着院墙。绕着围墙前往正门,指针跟着转动,所指的位置,依旧是别墅院落。

    以张禹的经验,这就没有跑了,人肯定是在这院子里。

    来到大门前,张禹说了声“停车”,潘云将车停下,后面的两辆面包车,随之停下。

    张禹和潘云先行下车,马四海见他俩下车,也跟着下车,又有七个警察从车内下来。

    他们一同朝大门走去,刚到门口,就见院子里走出来三个人。中间那人正是黄韬,在他的后面跟着俩保镖,张禹也都认识。

    黄韬一看到张禹,连忙热情地说道:“张总,欢迎欢迎......这几位是......”

    不用张禹开口,马四海就大声豪气地说道:“我们是警察!”

    说完,他就亮出了证件。

    “诸位警官好......”黄韬也不去看证件,知道是真警察,他露出一脸的迷茫,不解地说道:“不知你们到这里有什么事吗?”

    马四海说道:“今天早上我们在环路那里发现一具烧焦的尸体,认定是谋杀......我们怀疑,凶手就藏在这里,所以前来调查,请黄老板配合我们查案!”

    这番话,是之前他和张禹商量出来的理由,不说是来找唐翠翠的,就说是怀疑杀人焚尸的凶手在这,看黄韬这边怎么说。

    黄韬先是一怔,随即无辜地说道:“诸位警官,这是开什么玩笑......我是合法商人......无凭无据的,怎么能说我杀人焚尸呢......”

    “我可没说是你杀人焚尸,是你自己说的。”马四海撇着嘴说道。

    “那找到我这算什么......”黄韬委屈地说道。

    “算什么就不用管了,协助我们警方调查就好。我们现在要进去搜查,请吧。”马四海直接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黄韬见马四海这般,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沉声说道:“说搜就搜,凭什么?我黄韬可是镇东区议会议员!”

    “我知道你是议员,我又没说抓你回警局!”马四海大咧咧地说道。

    “行!”黄韬咬了咬牙,毕竟马四海的话没毛病,也没说要抓你,这和是不是议员有啥关系。但黄韬还是强硬地说道:“想要搜我家,总得有搜查令吧!”

    这次不用马四海说话,潘云就正色地说道:“看好证件,我们是刑警,我是镇东区刑警队副队长潘云!我现在告诉你,刑警在办案时,遇到以下五条时,是不需要持搜查令也可以进行搜查的!第一,可能随身携带凶器的;第二,可能隐藏爆炸、剧毒等危险物品的;第三,可能隐匿、毁弃、转移犯罪证据的;第四,可能隐匿其他犯罪嫌疑人的;第五,其他突然发生的紧急情况。按照目前的情况,属于第三条、第四条和第五条,我们刑警队不需要马上出具搜查令!”

    “这简直是无中生有,什么叫隐匿、毁弃、转移犯罪证据......另外那两条什么的,又是从何说起,信不信我投诉你们!”黄韬见潘云来势汹汹,自己也不示弱。

    “我都说可能隐匿、毁弃、转移犯罪证据了!没听懂可能吗?你这里现在就属于可能!现在更是属于突发紧急情况,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大可以投诉!把他带进去!”潘云一挥手,直接下令。

    当下就有两个警察上前,一把就抓住了黄韬的肩膀。

    黄韬的两个保镖立刻向前抢了一步,“老板!”

    “别动、别动......”黄韬起码知道深浅,不能和警方动武,那就是袭警和妨碍公务了。他跟着看向潘云,强硬地说道:“我肯定是会投诉的,你们现在马上放开我,我跟你们进去,陪你们搜!”

    “这还差不多......”潘云朝两个小警察摆了摆手,然后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走吧。”

    “请进!”黄韬咬了咬牙,转身朝里面走去,嘴里没好气地说道:“随便搜!”

    要知道,黄金海岸辖区内的派出所都得对他客客气气,谁敢在他面前如此叫嚣。奈何潘云一行是刑警队的,只能暂时忍了。

    潘云和张禹、马四海等人走进院子,潘云看向张禹,虽然没有出声,也是在寻问张禹,人在什么地方?

    张禹一直没有出声,就是手里托着八字寻命盘,眼前罗盘的指针,指向左侧的那栋别墅方向。张禹来过这里,但去的都是右边的那栋别墅,左侧的那栋并没去过。

    他仍然是一声不吭,只是朝左侧的别墅走去。潘云一行人跟着前往,黄韬带着两个保镖,也只能一起走。

    来到别墅门口,别墅的门自动打开,有两个保镖走了出来。

    “老板。”“老板。”

    黄韬看了眼张禹和潘云、马四海,淡淡地说道:“要搜这里吗?”

    张禹也不出声,直接往里走,保镖有心阻拦,可看这个架势,又没敢拦着。潘云、马四海随从入内,黄韬在警察的包围下走了进去。

    看门的这俩保镖互相看了一眼,也只能跟了进去。

    进到别墅是玄关,然后是个大客厅。

    站在大客厅这里,指针指向右侧,一直到了厨房窗户边,指针又开始来回转动起来,像是无法确定方位。张禹明白是怎么回事,马上将罗盘竖起来,紧接着,罗盘的指针指向下面。

    其他的人,都跟着张禹进到厨房,好在厨房够大,也能站下这么多人。

    潘云看着张禹,这次行动全靠张禹带路,要是找不到人,回头肯定得被投诉。

    张禹却是看向黄韬,微笑着说道:“黄兄,你们家这别墅,还有地下室啊?”

    黄韬瞬间暗吸一口凉气,迟疑了一下说道:“别墅不都有地下室么,只是我家的地下室里面,放的都是一些古董......实在不太方便搜查......”

    “黄老板,难道你怕我们警方把你家给抢了?”潘云冷冷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就是有点担心,碰了、摔了的......”黄韬为难地说道。

    “你放心好了,我们警方只是搜查,又不是来搞破坏的。要是摔了、碰了,自然会造价赔偿。还请黄老板带我们下去看看吧。”潘云说道。

    “好!”黄韬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那请带路。”潘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黄韬冷哼一声,转身朝外面走去。大家伙都跟着他出了厨房,一直来到客厅旁边的楼梯那里。

    楼梯是向上的,不过下面有一个储物室,门上是暗锁,黄涛从兜里掏出钥匙,将门给打开。

    储物室内,放着一些打扫卫生用的工具,看不出有什么问题。黄韬将墙壁上的灯给打开,然后让保镖将里面的东西给挪出来。众人这才发现,在地上的大理石板上,有一个不大的把手。

    黄韬拉起把手,将石板拉开,这才露出向下的台阶。

    看到如此隐秘,马四海笑着说道:“黄老板,你家的地下室可够隐秘的。不会是藏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吧?”

    “这位警官,你说话可注点意,到时候你什么也没搜出来,我可是要告你诽谤的!”黄韬狠狠地说道。

    “好好好,我注意......黄老板,前面带路吧!”马四海一副无所谓地说道。

    黄韬率先走了下去,马四海跟在后面,又下去两个警察,警察下去的时候,都把枪给亮出来了。

    潘云指了两名小警察,说道:“小孙、小赵,你们两个在上面守着......”

    她接着又比划了一下黄韬的四个保镖,“你们就不用跟着了,在上面等着!你们两个,看住他们四个,不许他们打电话。如果有什么异常,可以开枪!”

    “是!”两个警察马上答应,都亮出枪来,然后示意,让四个保镖到客厅坐着。

    保镖们见警察们这个阵势,哪敢不听话,乖乖地走到大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个警察一个站在他们对面,一个楼梯旁边守着。

    张禹、潘云和另外的警察鱼贯跟了下去。来到地下室,面前是一条走廊,走廊两侧都有房门。张禹他们下来的晚,此刻先下来的黄韬,已经将最近的房门打开。

    他见张禹等人下来,马上招呼道:“这里就是我的收藏室了,这个房间里都是我珍藏的瓷器。你们搜的时候,可要轻一点。”

    马四海没有立刻进去,而是看向张禹和潘云,张禹下来的时候,已经看到指针指的是左侧,其实也就是先前厨房所在的位置,只不过是上下方向的问题。

    但他还是走到房间里面看了一眼,这里摆放着各式瓷器,什么瓷马、瓷驴、花瓶、鱼缸应有尽有。其他的人也跟了进来,黄韬也在其中,张禹随便摸了几个瓷器,跟着看向黄韬,轻笑着说道:“黄兄这方面的眼光,实在是不怎么样?”

    “张总,这话怎么讲?”黄韬不解地问道。

    “呵......”张禹淡淡一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就走了出去。

    原因很简单,这里的瓷器不少,可是有古老气息的少,大多数都是赝品。

    张禹出门往左走,黄韬跟在旁边,路过前面的房间时,他将门打开,里面都是些字画。张禹都懒得看,又往前走,前面就是尽头,这里挂着一个羊头装饰品。旁边也有个房间,黄韬将门打开,里面放着的是一些铜器。

    “这些都是我的收藏,你们也都看过了,应该藏不了什么人吧。要是不信,咱们再去另一边看。”黄韬满是无所谓地说道。

    “这个我看就不用了......”张禹笑着说道。

    在说话的时候,张禹的眼睛却是落在旁边墙上的羊头装饰品上。

    “这话怎么讲?”黄韬的眼睛盯着张禹。

    张禹拿手抓住羊头,只是轻轻一扭,就听“咔”地一声。这声音,好似门锁被打开的声音。

    他跟着一推,那里的墙壁竟然被应手推开,所谓的墙壁,原来就是一道装饰门。

    这里又是一个空间,漆黑一片,张禹一把抓住黄韬的胳膊,冷冷地说道:“咱们进来看看吧!”

    说完,他拉着黄韬就走了进去。

    潘云、马四海马上跟入,同时拿出手电,朝里面照去。

    这个隐藏的房间不小,就和那些“珍藏”室差不多,里面没有任何摆设,只在最前面的墙下,躺着一个女孩。女孩的嘴巴被堵着,双手双脚之上,都绑着绳子。

    手电照在女孩的身上,女孩微微动了动,像是在躲避手电的强光。

    有个警察发现墙壁上有个开关,按动一下,棚顶的白炽灯亮了起来。

    这下看的更加清楚,那女孩的脸上尽是恐惧之色,显然十分害怕。

    “黄兄,这个女孩是谁?”张禹看向被自己紧紧攥着的黄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