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27章 真相与正义
    金五环小区,镇东区内的一个老式小区,还是八层楼的那种步梯房。

    中年女人的家是在七楼,房子的面积不大,也就是五十平的样子,但是里面收拾的十分干净,只有饭桌之上,摆放着很多碗,看得出来,是女人这些天忧心忡忡,吃了饭都没心情刷。

    张禹和潘云跟着女人前来,家里有两个卧室,一个稍微大点的,里面有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柜。床上的被子还没有叠,据女人介绍,这是她女儿的房间,从女儿丢失到现在,一直是这个样子。

    从房间内的痕迹看,并不像是有人入室绑架,这种事情,一般也没人敢干。

    张禹和潘云走进房间,张禹四下打量了一下,窗帘是蓝色的,床单是粉色的,被子是粉色的,就连枕巾也是粉色的。

    喜欢粉色的女孩,大多比较可爱。因为房间小,进到里面,就相当于站到了床边。张禹就是随便看看,瞥眼间却看到枕巾上面有不少头发。

    张禹弯下腰,从枕巾上一下子抓起来好些根头发,起码能有十多根。

    潘云就站在他的身边,见他这般举动,好奇地问道:“干什么呢?”

    “你不觉得奇怪吗?”张禹反问了一句。

    “奇怪......”潘云露出疑惑之色。

    中年女人也不知道张禹是干什么的,反正就知道潘云是刑警队的,估计张禹也差不多。也许是警察办案,需要卧底什么的。

    女人难免纳闷,不解地问道:“怎么了?”

    张禹抓着头发,转身给她俩看,嘴里说道:“你女儿今年也就十五岁,这么大点的女孩,怎么会掉这么多头发。”

    “这......这和她失踪有关系么......”女人一脸的迷惑,想来是不知道张禹所指。

    潘云倒是反应过来,说道:“是啊,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脱发如此严重。”

    张禹微微点头,看向中年女人说道:“你女儿以前就脱发严重吗?”

    “没有吧......”女人先是模棱两可,后是肯定点头,“没有......”

    “记得在警局的时候,你说你女儿这些天有点不正常,也不去上学,是吗?”张禹平和地问道。

    “这孩子她爹走的早,人也老实,小学的时候,经常受同学欺负。这次说不舒服,不想上学,我琢磨着,是不是又受同学欺负了。我去学校问老师,老师说没有发现,所以我就寻思着,孩子不想去,就先在家里休息几天......她这几天,也不怎么说话,就是一个人在房间里,坐在床上发呆......”女人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肯定是出了什么事。张禹,我看还是先找人吧。”潘云看向张禹。

    她知道张禹有找人的本事,还是赶紧用吧。

    张禹点了点头,对女人说道:“你知道孩子的生辰八字吗?”

    “知道......这个......有什么用么......”女人不解地说道。

    警察找人,怎么还要问生辰八字么。她心中琢磨,是不是穿道袍的警察和一般的警察不一样啊。

    张禹说道:“你把孩子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告诉我,或许我能找到。”

    “好......我女儿叫唐翠翠,生辰八字是......”女人当即按照张禹所说,说出女儿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张禹按照生辰八字先掐算了一下,确定人还健在,他跟着说道:“你女儿的衣服在哪,给我找一件她的背心吧。”

    “啊?”女人一听这话,登时一愣,脸上满是疑惑。

    潘云赶紧打圆场,“大姐,你放心好了,我们警方这么做,是要进行比对,以方便尽快将人给找到。”

    “这样啊......”女人似懂非懂,可现在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派出所的警察说是立案寻找,一直没个动静。这个不管成不成,好歹也是上门帮着找。再加上潘云是刑警队的,肯定要比派出所的强。

    她赶紧转身打开身后的柜门,从壁柜里找出来一件白色的小背心,然后递给潘云,说道:“这是我女儿的背心。”

    潘云接过,看了眼张禹,张禹马上说道:“大姐,你现在就在家里等消息,我们争取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将人给找到。”

    “我就在这里等着就行......二十四小时之内......真的能把人找到么......”女人显然不太敢相信。

    毕竟张禹和潘云来这一趟,也没做什么。现在就说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找到人,确实不太靠谱。

    这时候,还得潘云打圆场,“大姐,我们刑警队办案的效率一向很高,这件事交给我们刑警队处理,你就放心好了。看你这些天累的,应该也没好好睡过觉,现在好好休息,等待我们的好消息!”

    “好、好......那拜托你们了......”中年女人感激地说道。

    张禹和潘云离开,女人亲自将二人送出家门,看那意思,还准备送下楼。这可是七楼,上下一趟也不容易,在潘云的劝说下,女人才没有下楼。

    张禹和潘云一同下楼,来到潘云的车上,才一坐稳,潘云就将女孩的小背心塞到张禹的怀里,急不可待地说道:“快快......拿出你的本事找人去......”

    在器官案上,潘云可是亲眼目睹张禹怎么找人的。

    张禹也不耽误,一手拿着唐翠翠的背心,一手从怀里取出八字寻命盘,他咬破舌尖,一口血雾喷在罗盘之上。

    “哗啦啦......哗啦啦......”

    转瞬间,罗盘上的指针飞快的转动起来,稳住之后,指出了一个方向。

    “出发,往南走。”张禹直接指挥道。

    潘云也不怠慢,这就开车,按照张禹的指示,开车出了小区,朝指定方向行驶。

    不过没开出多远,她就从兜里掏出手机,嘴里说道:“对了,还没招呼人手呢。我把马四海他们给喊上。”

    “有我在,还需要招呼人手吗?”张禹自信地说道。

    “你又不是警察,而且看这意思,就算不是一起绑架案,也得是一起拐卖人口的案子,对方人手肯定不能少了。我们警方要做的是一网打尽,可不是做孤胆英雄,万一让人跑了,算你的还是算我的?”潘云大咧咧地说道。

    张禹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到时候见面,肯定得动手。自己倒是不在乎,可动起手来,自己的法器可不长眼睛,打死几个都属于正常。同样也有可能让犯罪分子给跑了。

    这可不是自己和潘云去海门山探险的时候,这是去抓罪犯,潘云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

    张禹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潘云立刻拨了白队的电话,很快接通,跟着就听潘云说道:“马哥,我是潘云......我和张禹刚刚发现了一起绑架案,或者是拐卖人口的案子,正赶去抓人......对对对,我们俩现在刚从金五环小区出来,正在前往找人的路上......张禹的本事你还不知道么,贩卖器官的案子是谁破的......对,我们没法确定小女孩的具体情况,也没法确定对方的人数,反正就是能找到人在什么地方,你来不来吧......好,我们在路上等你,随时保持联系......”

    挂了电话,潘云继续开车,路上时不时的跟马四海进行通话。

    快到下午四点的时候,他们距离海边是越来越近,而所走的路径,对于张禹来说,又是那样的熟悉。可以说,这几天来,他经常来往于此。

    没错,这里正是通往黄金海岸的路。

    “黄金海岸......”张禹小声说着,看了看罗盘的指针,指的就是黄金海岸那里,“怎么会在这呢?”

    张禹露出诧异之色,要知道,这个地方靠近海边,指针既然指在这里,那就绝度不是路过了。若是再往前开,就得下海了。

    “对这里挺熟悉啊,经常来吗?”开车的潘云来了一句。

    “来过两次......说正事呢......人好像在这儿......”张禹赶紧说道。

    “在这......黄金海岸的老板不是黄韬么......”潘云突然暗吸一口凉气,瞥眼看向张禹,“怎么这么巧......”

    “确实很巧......”张禹沉吟一声,心头猛地“咯噔”一下,忍不住说道:“头发......”

    “头发?”潘云又是疑惑,“头发怎么了?”

    “现在我也说不清,但我突然觉得,这里面好像有莫大的关联......”张禹的表情凝重起来。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幅的画面。先是在唐翠翠的床上看到的那些脱落的头发,哪怕是上了年纪的人脱发,也不应该掉的这么凶,何况唐翠翠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

    跟着浮现出来的是马桶中的那些头发,很多很多。还有他用心眼看到的,在黄信喉轮和生zhi轮上的头发。

    如果说,唐翠翠只是单纯的脱发,或者是人在别的地方,张禹还不会将这些联想到一起。现在,他却不得不将这一切联想到一处了。

    一个人的声音,再一次在张禹的脑海中响起,“看过是看过,不过我想反问一句,你可有当面问过黄信?”

    这是张禹将黄信的问询记录丢给空弈小尼姑时,空弈反问张禹的一句话。

    “难道说......那份记录中有什么问题......或者是假的......不太可能吧......”张禹在心中琢磨,思量片刻,他才在心中肯定地告诉自己,“这一切的一切,恐怕在今天就会有一个结果!”

    车子距离黄金海岸的大门越来越近,张禹将女孩的背心和八字寻命盘揣进怀里。

    见到他这般举动,潘云问道:“怎么给揣起来了?”

    “停车,我有话和你说。”张禹郑重地说道。

    “嗯?”见张禹突然如此认真,潘云赶紧将车停到路边,“什么事?”

    “我觉得......你们还是不要跟着我去了......等天黑之后,我自己去看看......”张禹认真地说道。

    “你自己去看,那算什么?”潘云也拿出一脸的严肃。

    这当口,有两辆面包车已经开了上来。

    见潘云的车停下,一辆面包车停到潘云的车后,跟着从车内走下来一个汉子,正是马四海。

    马四海几步来到潘云的车旁,瞧了瞧车窗,张禹把车门打开,马四海直接说道:“怎么停车了?”

    他带着人沿路赶过来,因为潘云得按照张禹指挥开,相较之下,倒是马四海按照目标走,要比潘云的速度快,所以十分钟前,就已经追到车尾。

    潘云看了眼马四海,又看了眼张禹,说道:“张禹,你是不是小瞧我们警方?不就是个黄韬么,他就算是黄金海岸的老板,只要他犯了法,我们警方一样抓他!我就不信,他还敢拒捕!”

    车外的马四海一听说要抓黄金海岸的老板,登时来了精神,说道:“我靠!这么大的案子,这次算是来着了!有证据吗?只要有证据,咱们就进去抓人!”

    “你小点动静,大马路上,呜呜喳喳的算什么?”潘云马上横了他一眼。

    “对对对......我就是一听说抓人,有点小激动......”马四海赶紧小声说道。

    “我知道抓人是你们警察的事儿,可有点危险......”张禹有点担心地说道。

    “少跟我来这套!危险......要是怕危险,我们就不当警察了!”潘云直截了当地说道。

    “没错!”马四海跟着说道:“潘队这话说的没毛病,要是怕危险,我们就不当警察了......张真人,你说这话,是不是瞧不起我们......”

    “哪敢、哪敢......”张禹赶紧举手,朝潘云做了一个投降的手势,接着说道:“那到时候,按照我的意思行事......一定要注意安全......”

    “知道啊,赶紧说正事......人在什么地方,我们现在就进去搜查......”潘云大咧咧地说道。

    张禹了解潘云的秉性,急公好义,一腔热血,别的事或许能听他张禹的,要说办案,那就是啥也不顾。就好像当初卧底玉天王那个案子,多么危险,哪怕是后来跟母亲换了身体,还一心想要办案呢。

    张禹只好说道:“人十有**在黄金海岸,具体什么地方不清楚,但肯定能够找到。只是我担心,单纯找到人,恐怕还不够,总得有证据。没有证据的话,万一被黄韬赖过去,岂不是白忙活。”

    “我明白你的意思!”潘云凛然地看向张禹,郑重地说道:“但对于我们警察来说,人命有的时候比找到证据更加重要!你说等你晚上去,这样更容易找到证据,那我问你,如果那个女孩没有活过今天晚上呢?谁来为她负责?我们警察的职责不仅仅是破案,更重要的是保护人的生命安全!”

    “我......”张禹登时语塞。

    他突然发现,自己现在过于追逐真相,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唐翠翠的生命安全。每多过一秒钟,唐翠翠肯定就多一分危险。

    “对不起,是我冷静过头了......”张禹惭愧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