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26章 杀人灭口
    “凤凰宾馆......”潘云沉吟一声,说道:“这个就得回局里查了......这家宾馆在哪个区?”

    “在哪个区......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是二十年前的事情......”张禹说道。

    “啊?”潘云紧了紧鼻子,说道:“你这纯是在刁难我......又不知道在哪个区,还是二十年前,你当我是神仙啊......”

    “尽力而为、尽力而为就好......主要是看看,有没有关于那个宾馆的相关记录......”张禹说道。

    “那我去查查好了......但是能不能查到,我可不敢保证......”潘云说道。

    洁白干洗店,赵美丽眼瞧着张禹和潘云上车离开,便回到店内,继续忙她手里的活。

    对于警方突然来调查,她有点纳闷,但终究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

    也就过了几分钟,一个中年男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一看到这个男人,赵美丽马上站了起来,热情地打起招呼,“吴警官,你来了......你的衣服已经洗好了,我这就给你拿......”

    “谢谢。”中年男人温和地说道。

    赵美丽从一旁的衣架上,拿下来两套衣服,送到中年男人面前。她也是没话找话,算是套个交情,顺口说道:“你们警方怎么又调查当年金达服装厂着火的事儿了。”

    吴警官听了这话,登时一愣,问道:“这话怎么说?”

    “呃......”赵美丽见吴警官好像是不知道这事,觉得自己有些失言,赶紧闭了嘴。

    吴警官随即一笑,说道:“我现在调进市局了,区里面的情况,我还真不太清楚。怎么,有局里的同事找过你......跟我说说,没事的......”

    “刚刚来了一男一女,问我关于当年服装厂着火的事儿,我就有什么说什么......”赵美丽如实说道。

    “一男一女,他们叫什么名字?”吴警官问道。

    “这我哪知道,也不敢问啊。就是进门的时候,那个女警察把证件给我看了看,不过她那个同事挺怪的,还穿的一身道袍。看他俩的年纪,也都不大,二十多岁。”赵美丽说道。

    “哦?”吴警官露出疑惑之色,旋即一笑,说道:“可能是执行什么任务吧,我调进市局好些年了,区里应该来了不少新人,估计我也不认识了。他们主要都问的什么?”

    “我们厂里不是有个叫王军的副主任么,当年你也问过我,厂里着火之后,他就没了影子,也不知道死没死。不过那个穿道袍的男警察,好像是知道他,直接就问我,脖子上是不是有个刀疤。”赵美丽说道。

    “这样......我知道了......”吴警官点了点头,说道:“赵姐,这是我们警方的机密,跟我说也就算了,但不能再跟别人提。”

    “知道、知道......我肯定不能跟别人说......”赵美丽点头说道。

    “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吴警官满脸温和地微笑,转身朝外面走去。

    赵美丽在后面相送,等吴警官上了车,才回到店里。

    吴警官坐上车之后,发动了车子,开出去好远之后,来到一个叫作西门花园的小区。

    他把车子停到车位上,刚要下车,却迟疑了一下,跟着从兜里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喂,是吴队么。”

    “是我。”吴警官笑呵呵地说道:“小刘,忙什么呢?”

    “正在调查一个抢劫的案子,吴队找我有什么关照?”男人也是笑着说道。

    “问你个事,刚刚听人说,局里这边突然开始调查当年金达服装厂着火的案子了。”吴警官说道。

    “调查那个案子......没听说啊......”男人莫名其妙地说道。

    “那是别的部门调查的?”吴警官又问道。

    “不能吧,不就是一个失火的案子么,有什么可调查了。再者说,这都多少年了。”男人又是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这案子终究是咱们办的,我突然听说又查这个案子了,寻思着当年不会有什么偏差,可别造成了错案。”吴警官说道。

    “我现在还记得,当年咱们忙活这个案子,几天几夜没合眼,能调查的都调查了,除了失火之外,根本没有别的可能性。就算查又能怎么样......”男人说道。

    “我也知道,行了......这事不管有没有,全当我没问过。后天休息,咱们出来聚聚,我们这些弟兄,有日子也没聚了......”吴警官说道。

    “自从你调进市局之后,咱们也就一年能聚一次。说实话,弟兄们都想你,以前你在的时候,咱们刑警队破案的效率全市第一。现在可好,破案效率倒数第一,新来的那个王队,一天到晚板着个脸,跟大伙欠他几百万似得。不是今天骂这个,就是明天骂那个......真怀念咱们当年的日子......他一将无能,简直是累死三军......”男人竟然发起了牢骚。

    “好好好,这话跟我说也就算了,可别当着旁人的面说。”吴警官严肃地说道。

    “这我能不知道么。”男人说道。

    吴警官和男人又聊了一会,说了些没营养的话,才挂断电话。

    他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镇东区。

    张禹和潘云一同回到警局,二人朝楼上走去。

    来到刑警队所在的楼层,队里的警察们正在办公。张禹穿着一身道袍,格外显眼。

    牛三江好像和一些警员正在处理什么案子,众人看到潘云到来,立刻打招呼。牛三江也朝这边看了过来,一见到二人,他马上喊了起来,“张真人,你来的正好......”

    听了这话,潘云和张禹都愣了一下,张禹纳闷地说道:“牛哥,怎么个正好。”

    “刚刚出了个杀人焚尸的案子,死者的身上的东西都烧光了,就剩下一把钥匙。钥匙上写着无当道观,我还寻思着去道观查一下呢,正好你就来了。”牛三江说道。

    “嗯?”张禹又是一愣,快步朝牛三江走了过去,“钥匙在哪?”

    “在这。”牛三江拿起桌上的一个塑料口袋,口袋里面有一把钥匙。

    张禹来到牛三江的桌子旁,接过钥匙一看,铜制的钥匙已经被烧黑了,但是上面刻着的字,却是清晰可见。

    一点没错,正是“无当道观”四个字,在这下面,还有一个数字09。

    “零九......”看到这个数字,张禹的脸色立时大变。

    还记得自己和王春兰、赵秋菊去找王军的客房时,客房的门口牌子上就是“09”。

    这把钥匙,正是道观内客房的钥匙。

    看到张禹这般神色,牛三江赶紧问道:“张真人,你知道这个死者?”

    “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张禹急切地问道。

    “连人带车烧毁在国道旁的巷子里,不过我们警方发现,车内车外都被浇了汽油,据周边的人说,是早上六点中发生的爆炸,出来看的时候,已经烧的不像样子。等警方赶到,人都烧成焦炭了。”牛三江说道:“张真人,这人是做什么的?”

    “他是我们道观的一个香客,昨天晚上我还见过他,当时见他印堂发黑,我还叮嘱他不要离开道观......没想到......”张禹黯然地说道。

    说到最后,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用去看尸体,张禹也能确定,这人肯定就是王军。尸体已经被烧焦,就剩下这么一把钥匙,看了也没什么用。

    怎么死的,张禹相信,绝对不可能是什么意外。

    “在我们警方看来,这绝对是一起谋杀案。你们道观方面,有没有这人的登记,亦或是什么其他线索?”牛三江又问道。

    “登记倒是有,也只是身份登记。这个人是叫王军,留了电话号码,其他的一无所知。”张禹说道。

    王军!

    潘云在旁边一听这话,心头登时一震。

    因为她知道,张禹正在找这个人呢。但是张禹现在没说,潘云也没有马上去问。潘云也有一种感觉,这个人是案子的关键,现在的人,几乎能够认定是杀人灭口了。

    凶手会是谁呢?

    潘云不知道,但潘云相信,张禹肯定是有眉目的。

    “我们警方目前没有一点头绪,国道上的监控有限,也无法确定,是何人作案,作案的车辆又是哪一辆。张真人,可否麻烦贵道观协助调查。”牛三江客气地说道。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要不然这样,我让门下的弟子进行协助。”张禹说道。

    “谢谢。”牛三江说道。

    张禹将钥匙放回桌上,然后给赵秋菊拨了个电话,让她带着知客道士来一趟警局,协助牛三江办案。

    安排妥当,张禹才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我送你。”潘云直接说道。

    “那你们忙,我们这边继续搜查线索。”牛三江说道。

    张禹原本是打算去潘云的办公室,查一查当年凤凰宾馆的情况,可现在他认为,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

    一切的线索,恐怕都被掐断。

    潘云跟着张禹下楼,快到一楼的时候,她小声说道:“张禹,那个王军是不是被灭口了?”

    “嗯。”张禹无奈地点头。

    “那个主谋之人是谁,我想你一定知道?”潘云说道。

    不等张禹回答她的话,就听一楼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哭喊声,“求求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女儿啊......”

    跟着,又有一个劝说道:“大姐,这事派出所不是已经立案寻找了么,你到我们局里哭也没用啊......”

    “派出所说找,这都多少天......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女人悲痛地哭道。

    “我们警方正在找......大姐你先回去,等我们有了消息,一定马上通知你......”又有一个人这般劝说道。

    “我就在这等着......你们什么时候把我女儿找回来,我才走......我丈夫走的早,就剩下这一个女儿相依为命......求求你们了,我给你们跪下了......”

    “别别别......大姐你别这样......”

    听到声音,张禹也顾不得回答潘云的话,就快步走了下去。

    潘云也快步走到一楼前厅,只见问询台那里,一个中年女人正在哭天抹泪,四个警察在旁边劝说。

    那女人一脸的憔悴,眼睛都哭红了。

    张禹和潘云走了过去,潘云问道:“怎么回事?”

    她是刑警队副队长,局里的人大体上都认识她,一个小警察马上说道:“潘队,她是女儿失踪了,这事归辖区派出所负责,派出所已立案寻找。可这位大姐,也是着急,就跑到咱们局里来哭......”

    “原来是这样......”潘云点了点头,这种走失人口的案子,除非是当时找到,拖得时间越长就越不好找。搞不好现在,都出镇海市了。

    张禹见中年女人哭的可怜,关切地问道:“大姐,你的女儿是在哪里走失的?”

    “我的女儿是在家里丢的......”中年女人哭着说道:“这孩子一向话少,有一天回家之后,就一句话也不说,第二天也不去上学。我问她是怎么了,她也不说,就说不舒服,想休息几天......我问了学校的老师,老师说在学校也没发生什么,但是孩子就是不爱说话,比较闷......可能是最近学习压力大的原因......我心里虽然不踏实......呜呜......可也不能天天请假......那天我去上班,结果回家之后,就看不到她了......我到处去找,也找不到......呜呜......这可怎么办啊......她要是走个三长两短,我就没法活了......”

    见女人哭的这般可怜,张禹一向是热心肠,哪怕是心里有别的事,碰到这种事,他也不能不管。

    张禹当即说道:“大姐,我帮你找!”

    “真的?”一听这话,女人的眼睛大量,激动地看向张禹。

    可发现张禹穿的道袍,不禁有点疑惑,实在是想不到,警局里还有穿这样衣服的。

    “真的!”张禹郑重地说道。

    “谢谢......谢谢......”

    “大姐,你家在什么地方,咱们先去你的家......”张禹说道。

    潘云见张禹提出帮忙,她走到女人的身边,说道:“大姐,我是刑警队的,咱们先去你家,调查一下线索。”

    对于张禹的本事,潘云是清楚的,特别是找人这一点,潘云是心服口服。不管自己在什么地方,这家伙都能找到。所以她相信,只要张禹出手,一定能帮女人把女儿找回来。

    女人一听说潘云是刑警队的,刚刚也听小警察管她叫“潘队”,料想是警局里当官的。

    她现在更是激动,不停地说道:“谢谢、谢谢……咱们现在就去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