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25章 就是他!
    张禹现在已经是怒火中烧,这些人实在是禽兽不如,张禹都恨不得将这些人给大卸八块。

    但他跟着看向孙昭奕和欧阳艳艳的神情。孙昭奕脸色平和,一双红色的眸子看不出其他。欧阳艳艳表现的十分淡定,似乎并没有因为丧心病狂的事情而恼怒。

    不过转念一想,欧阳艳艳是干什么的?虽然也是一个苦命之人,但作为海上娱乐城的幕后老板,欧阳艳艳之后做的事情,绝对是心狠手辣。

    当然,欧阳艳艳的很辣,主要是以报复居多,到了后期,属于刹不住车了。现在的欧阳艳艳,不说是心如死水,估计也差不多,心中只有女儿,还有他这个女婿。也就是在道观中,过的能够开心。

    张禹说道:“太师叔,你看她的病,多久能够治好。”

    “不好说。”孙昭奕说道。

    “她的病情太重,这里也是怪我......”张禹想到自己杀了人家的父亲,心中就是一阵黯然,他跟着说道:“她的仇,我一定会替她报,回头一定要治好她。太师叔,人就先放在你这里,我还有点事儿,要先走一步。”

    “嗯。”孙昭奕点了点头。

    张禹又和欧阳艳艳道别,出了后院,直奔前面走去。

    来到自己方丈的院落时,正好看到王春兰和赵秋菊还在那里等着呢。

    两个徒弟似乎很是担心白霞,一看到张禹,就急切地问道:“师父,怎么样了?”

    张禹说道:“已经通过催眠术,让她说出了疯掉的原因。对了,昨天晚上不是有一个做整容手术出现后遗症的人么,就是脖子上有一个刀疤那个。人在什么地方?”

    “师父,那个人叫王军,昨晚就睡在客房。”赵秋菊说道。

    “走,带我去找他。”张禹说道。

    “是,师父。”赵秋菊也不知道师父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师父既然这么说,那就立刻前往。

    她和王春兰带着张禹前往中进院落中香客的客房。

    来到客房外,赵秋菊轻轻敲门,敲了半天,也没敲开。

    于是,找来主管客房这边的知客弟子,把门给打开。

    房间内,床上的被子都没叠,却是不是那男人的影子。

    道观的客房和酒店其实也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需要登记押金的,并且要留下姓名、电话和身份证号码。钥匙并没有兑换押金,张禹让赵秋菊按照上面留下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结果这一打,是关机状态。

    “师父,他关机了。要不然,我让人在山上找找。”赵秋菊说道。

    张禹琢磨了一下,印象中还记得这个男人印堂发黑,有血光之灾,让他不要离开无当道观,人现在去哪了?不会是离开无当道观了吧。

    “铃铃铃......”

    就在这时,张禹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一瞧,是潘云打过来的。张禹直接接听,“喂,潘警官么。”

    电话对面的人自然是潘云,一听张禹这么称呼,料想是旁边有人。潘云直接认真地说道:“张禹,昨天你不是说要找以前服装厂的工人么,现在已经找到了一个,是以前服装厂的仓库保管员。”

    张禹的脑子里,都是白霞的事情,一心想要找到伤害过白霞的坏人,对于服装厂着火的事情,也不是很上心了。若不是潘云打来电话,张禹都把这茬给忘了。他刚要说‘自己就不去了’,但转念一想,白霞曾经被关在一个叫作凤凰宾馆的地方,这件事还得跟潘云打听。

    于是,张禹说道:“我现在在道观,这就过去,咱们在哪里见。”

    “我在局里呢,这样吧......为了节省时间,我现在往镇西区走,你顺着环路大桥走,咱们在高架桥那边汇合。”潘云说道。

    “没有问题。等会见。”张禹说道。

    挂了电话,张禹又道:“秋菊,你现在就让弟子们在周边找找那个王军,找到之后,给我打电话。记住,不要让他走了。”

    “是,师父。”赵秋菊点头答应。

    张禹随即给李明月打了个电话,让李明月安排人备车,随他下山。

    道观这么大,这么多弟子,凡事各有职司。王杰在的话,大事小情都是王杰的,王杰没回来,什么事都得找李明月。

    张禹直接下山,在山路上就遇到了准备去停车场的弟子。

    开了一辆车,按照张禹的吩咐,前往镇西区那里的高架桥。

    一路无话,到了地方,与潘云汇合。张禹坐上潘云的车,潘云瞥了他一眼,旋即嘟囔道:“昨晚又没睡觉。”

    “被你看出来了。”张禹笑呵呵地说道。

    “体格再好,一夜不睡也能看出来。你真是的了,这些天来,我就没见你正了八经的睡过觉。”潘云埋怨道。

    “等忙完手头的事,我一定好好睡觉。”张禹嬉皮笑脸,好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身体是你的,又不是我的。”潘云白了张禹一眼,不在多言,开车朝前方驶去。

    一路之上,经过几次打听,找到了一家叫作“洁白干洗店”的地方。

    车子在洗衣店门口停下,潘云又看了眼张禹,张禹身上还穿着八卦仙衣呢,潘云皱了皱眉,说道:“你说我一个警察,你一个道士,多少有点不伦不类。”

    “我这不是着急么......”张禹尴尬地说道。

    “算了算了,咱俩现在就进去吧。”潘云说完,拉开车门下车。

    张禹跟着下车,两个人一起朝洁白干洗店走去。

    推开干洗店的门,干洗店的门脸面积不大,也就三十平米的样子,里面挂着不少衣服,迎面的柜台后坐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正在用缝纫机忙活。

    听到门响,女人看了过来,潘云穿的是便装,张禹穿着道袍,这让女人有点纳闷,但还是说道:“欢迎光临,有什么需要吗?”

    “请问你是赵美丽吗?”潘云问道。

    “是我。”女人明显愣了一下,没想到对方直接叫出她的名字。

    潘云从兜里掏出证件,走到女人的面前,说道:“我是警察,有一件事想要问你。”

    看到潘云的警官证,赵美丽连忙站了起来,“警官,什么事啊?”

    莫名其妙的来个警察和一个道士,换谁都得有点担心。

    潘云看出对方的紧张,正色地说道:“不要紧张,只是例行调查。这里还有别的人吗?如果有的话,让他们先出去。”

    “暂时就我一个。”赵美丽说道。

    “那坐下聊。”潘云示意对方坐下,自己也不客气,直接拽了把椅子坐下。

    张禹坐到潘云的旁边,潘云不紧不慢地从包里拿出两页纸,又慢条斯理地说道:“赵美丽,据我们警方掌握,你以前是在金达服装厂工作,这个没错吧。”

    “没错。”赵美丽点头。

    “你是服装厂的仓库保管员,服装厂失火之后,曾经向你进行过寻问调查。这里有你的笔录,应该没有问题吧。”潘云说着,将拿出来的两张纸递给赵美丽。

    赵美丽接过看了一遍,点头说道:“没错,这是我的笔录......怎么了......”

    她明显有点担心,换谁都会这样,为什么警方突然又来找她。

    潘云微微点头,扭头看向张禹,示意张禹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问。

    张禹的心思,大部分也不在这上面了,大体上的事情,黄韬也都说过,比如说服装厂为什么不干了,改建房地产。以及另外那个没死的人,也正是黄韬。

    但来都来了,总不能让潘云白忙活,张禹便顺口说道:“你不要担心,我们警方重新调查询问,也不过是想要认证一下。在服装厂失火之后,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特殊的事情......”赵美丽回忆了一会,说道:“反正很多人说闹鬼,动不动就能听到鬼哭的声音,但我是没听到。辞职的人挺多,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仓库的副主任王军,好像从失火后就没再出现过。他还是老板的好哥们呢。”

    “王军!”一听到这个名字,张禹登时心头一颤,瞬间来了精神,“你说的这个王军长什么样?”

    “长得......又高又壮,还挺黑的......一天在单位也不干点别的,就是聚众打扑克、打麻将,反正那些个领导都这样......”赵美丽答道。

    “又高又壮,还挺黑的......”这个描述和道观里的那个王军,确实很像,张禹又问道:“他的脖子上,是不是有个刀疤?”

    “对对对......”赵美丽连连点头,说道:“不仅仅有刀疤,身上都是纹身。我第一次见到他,都能吓一跳......”

    “是他......”张禹暗吸一口凉气,刹那间,他的脑海中冒出来一个念头。

    还记得自己先前问过白霞,看着她们的人一共有多少个,都叫什么名字。

    白霞的回答是一共七个,也不知道名字,分别就是叫“二哥”、“三哥”、“四哥”、“五哥”、“六哥”、“七哥”、“八哥”。

    当时张禹就想到一个问题忘问了,这些人中,怎么也得有一个大哥吧。

    五哥的脖颈上有个刀疤,特征最为明显,白霞记得也最清楚。

    烧死的人一共是六男七女,就剩下一个男人。黄韬说是他自己,真的是这样吗?

    见张禹半天不出声,潘云小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张禹说着,又看向赵美丽,问道:“我再问一个问题,你们公司烧死的那些人中,男的好像都是领导干部,他们的交情是不是都不错。”

    “是的,关系特别好,好像天天一起喝酒打麻将。”赵美丽答道。

    “那他们是不是也称兄道弟,那个王军,旁人是不是管他叫五哥?”张禹又问道。

    “这个倒是记不清楚了......印象中,好像没有......”赵美丽一边回忆,一边说道。

    “你说黄韬跟他们的关系也很好,他们管黄韬叫什么,叫大哥吗?”张禹再次问道。

    “印象中,都是叫老板......”赵美丽说道。

    “那他们成天在服装厂打麻将,黄韬不管吗?”张禹又问道。

    “怎么说呢?我们打工的,总不能向老板举报,老板知不知道,我也不清楚......”赵美丽说道。

    张禹微微点头,心里大体上已经有了计较。

    可以说,这个王军绝对是本案至关重要的人物,只要找到他,一切就能够真相大白。

    至于说黄韬到底是一个什么角色,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只能靠猜测。

    琢磨了一下,张禹认为,自己还是得找一个王军,顺便再查一下那个凤凰宾馆。

    张禹又问了几句,再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张禹说道:“赵美丽,我们警方来过的事情,你不要跟任何人说,必须保密知道么。”

    “知道、知道......”赵美丽连连点头。

    “多谢,那我们走了。”张禹说着,站了起来。

    潘云收起了那两张文件,也站了起来,赵美丽起身相送,将张禹二人送出干洗店。

    张禹和潘云上车,潘云发动车子,驾车离去。

    待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潘云才道:“你好像发现了什么。”

    “没错,咱们只要找到一个人,或许一切就能给真相大白。”张禹认真地说道。

    “什么人......就是你说的那个叫王军的......”潘云也不是傻子,刚刚一直就听张禹说这个人呢。

    “没错!就是他!”张禹郑重地说道。

    “他又怎么了?难道是他放的火......”潘云好奇地问道。

    “他放火的可能性不大,相反是,他没被烧死的可能性很大......”张禹说道。

    “没被烧死的可能性......你这话什么意思......”潘云更加不解了。

    “难道你没发现,烧死的那些人中,每个房间都是一对的,只有一个房间是只有一个女人么......”张禹说道。

    潘云瞬间恍然,“你的意思是,应该还有一个男人,而那个那人,就是你所说的王军!”

    “我虽然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但起码有九成的把握!”张禹说道。

    “可他在什么地方呢?还有就是......他知道是谁放的火吗?”潘云又问道。

    “他一定知道是谁放的火,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消失呢?他现在会在什么地方......”说到这里,张禹不禁暗自后悔,这个人就曾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惜却被他跑掉呢。

    “我一定能找到他!一定能找到他!”张禹咬着牙,狠狠地说道。

    潘云见他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疑惑地说道:“他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这么狠他?”

    “回头我会跟你说的,有一件事,我还想让你再帮忙查一下。”张禹说道。

    “又有什么事?”潘云问道。

    “找一个叫作凤凰宾馆的地方!”张禹郑重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