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22章 意想不到
    对于张禹的问题,老头已经无法回答。

    他能听到的,只是那个女人的惊慌、祈求的叫声,“不要......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呜呜......我再也不敢跑了......饶了我......不要打我......”

    张禹心下狐疑不定,暗自讨道:“他的女儿......怎么可能呢......可是,一个死人,会在临死的时候说这样的话么......先去看看再说......”

    探试一下老头的鼻息,一点气也没有,光是身上的三个窟窿,已经足以让人四透。

    张禹观察了一下伤口,刚刚有些距离,加上又黑,看的不清楚。现在距离近,看的仔细,好像是有碧绿色刀刃之类东西在伤口之中,绝对是中了暗器。

    张禹之前在躲避对方的偷袭,没有注意到墙头上的人对老头下了杀手。

    “这么狠......”张禹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完全能够意识到,这人的目标很有可能不是自己,而是这个老头。

    只是让张禹无法确定的是,对方的目的是寻仇,还是什么?

    自己能够找到这里,全是因为通过八字寻命盘找到九转灵佛,跟踪到此。杀死老头的人,又是如何找来的?

    还有一点张禹能够确定,那就是这里之前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又是做什么的?不但如此,老头肯定也不是一个人,电话里黄韬也说了,还有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拿走了九转灵佛。

    九转灵佛肯定还在这里,张禹没有拿出八字寻命盘,而是手掌一晃,将捆在老头身上的玉虚绳给收了回来。

    “别打我......别打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求你们别打我......我什么都听你们的......”女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张禹看向房内,仍然是小心戒备,慢慢地走了进去。

    火势还在燃烧,里面的一切都看的清楚,在堂屋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房间,刚刚那老头就是从右侧的房间窗户里跳出来的。不但如此,那个女人的声音,也是在这边冒出来的。

    张禹一手提着黑色剪刀,一手提着金钱剑,朝右侧走去。

    就在他快要走过门框之时,一道黑影突然从内侧的门框上落了下来。

    也就是张禹的反应快,忙倒退一步,左手的黑色剪刀跟着脱手射出。

    “咻!”

    剪刀所过,张禹也看清落下的黑影是什么了,是一只黑色的大蜘蛛。

    这蜘蛛哪里挡得住黑色剪刀,当场被撕的稀巴烂。不过,这也着实将张禹吓了一跳,幸亏这蜘蛛落下来的快一步,落到了自己的眼前,加上自己反应快,及时后退。如果说,落下的时候慢上一步,估计自己非得被蜇上一下,会是什么后果,只有天晓得了。

    张禹心有余悸,收回剪刀,举着金钱剑更是小心入内。

    一进去,他就四下观瞧,房间内被火光映照的并不黑,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一张火炕,在火炕靠外的一层,有一个行李柜。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

    张禹在地面上看了一圈,没有看到有丝毫裂缝。再看炕上,床下铺着一层地板革。

    “求求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蓦地里,女人的哀求声又响了起来。张禹就在房中,听的格外清楚,声音好像就是从炕上发出来的。

    张禹直接将炕上的地板革给掀了起来,再一瞧,便能看到,在行李柜下面的位置上,有一块木板,缝隙清晰可见。在木板上,还扣着一个小小的把手。

    他慢慢抓起把手,微微一用力,就将把手给拉了起来。

    光!

    里面有微弱的光线射出来,张禹跳上炕去,朝下面一瞧,能够看清有一个梯子。看深度,大概三米左右。

    以张禹的身手,自然是用不上梯子,但他也要小心戒备,贴了一张神打符,这才纵身跃下。

    人以下去,手里的金钱剑就立时散开,护住身周。他跟着四下一瞧,不由得让他一愣。

    原来,这地下室内十分的整洁干净,不但如此,在左侧墙边那里还有一个秋千,右侧墙边,则是有两个铜炉。在铜炉的四周,还罩着护栏,像是担心有人触碰。张禹能够看到,铜炉有些发红,里面似乎是火炭。

    还真别说,上面和下面简直是两个温度。

    上面寒冷,充分体现出严冬季节。而这下面,却十分的温暖。

    在正对面,有一张床,床头角落那里,缩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一套粉色的棉衣棉裤,十分整洁。她的头发,扎成一个辫子。看年纪,大概是四十岁的样子,长得还挺漂亮,只是一脸的惊慌与恐惧。在她的怀中,抱着一个毛毛熊,不仅仅是她的怀里有毛绒玩具,在床边还放着好几个。

    倘若不是说在这里看到这个女人,谁都会认为她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

    可就是因为这个,反而让张禹更加纳闷,女人显然没有遭受虐待,要不然的话,不会是这种处境。

    “你是谁啊?”张禹温和地问道。

    女人正紧张地看着张禹,一听到张禹的声音,她马上惊慌害怕地说道:“别过来......别过来......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你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是来救你的......”张禹又温和地说道。

    “别过来......不要打我......我都听你们的......我以后再也不会逃跑了......”女人根本不理会张禹的话,又是这般说道。

    “嗯?”张禹再次诧异,这个女人先前就这么叫,在自己进来之后,这里一个人也没有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这个女人的脑子有问题?

    张禹不敢确定,却慢慢地朝女人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饶了我了......不要......不要......”女人这次祈求的说道。

    距离床近了,张禹看的也清楚,女人除了满脸恐慌之外,还满是泪水。

    若说是装的,张禹觉得这未免装的也太像了。他终于来到床边,女人见他到来,死死地抱住怀里的毛毛熊,脸上更是惊恐,祈求地说道:“别......别......”

    “你不要怕,我真的不会伤害你的......”张禹说着,将左手握着的黑色剪刀收了回去。

    他跟着慢慢地伸手抓向女人的手,“把手给我......”

    “求求你......求求你......”女人的眼泪不住地往外淌,却是不敢有丝毫反抗。

    终于,张禹的手抓住了女人的手腕,他跟着就能感觉到女人的脉搏。

    女人的身体状态倒还不错,但是从脉象上显示,有严重的痰阻心脉和肝郁气结。

    这是什么症状,说白了很简单,就是精神病。

    会出现脾气暴燥,或者自言自语,有幻听、幻视等表现。

    女人现在,就属于那种幻听幻视、自言自语。她的症状十分的严重,几乎是没个治,可见在生病之前,受了多大的刺激。

    张禹放开女人的手,不自觉朝梯子那里看去,忍不住想起老头说的话,这是他的女儿。

    “真的假的?”张禹有些难以确定,但他完全可以肯定,女人能有这么严重的症状,绝对不是一朝一夕。

    加上这里的环境,并不是在虐待她,难道说,真的是他女儿?

    张禹琢磨了一下,又看向这个女人,女人也紧张地看着他,只是目光有点呆滞。

    “还是先把她带走吧。”

    张禹也知道,直接想要带走,得费点劲。他干脆伸出双手,摸向女人的脑袋。

    女人战战兢兢,只管求饶,根本不敢反抗。张禹按揉了片刻,女人不再出声,眼睛慢慢闭上,身子一软,睡了过去。

    “咱们走吧。”张禹朝女人温和地说道。

    可转念一想,自己抱着一个女人,多少有点不方便。虽说干掉了五毒中的蜘蛛、蛇和蟾蜍,还剩下两样呢。别出什么事。

    “对啊......”张禹的脑子一动,今天出门的时候,把苍天印带在身上,现在正好能派上用场。

    他掏出两张空白的符纸合到一处,又掏出苍天印,口中念动咒语,“苍天有道,黄巾驱策,移山填海,无所不能!”

    咒语念罢,他将苍天印盖到符纸之上。

    移开之后,便能看到符纸上有一个硕大的红色符文。在这符文之上,隐隐有金光散发。他用手指掐住符纸,只是轻轻一甩,“噗”地一声,符纸自行点燃,化作灰烬。

    选瞬之间,一个金黄色的影子凭空出现。没错,就是那小号的黄巾力士。

    张禹只许靠着意念,黄巾力士就上前将女人抱进怀里,张禹看了看落在床上的那个毛毛熊,索性将熊给拿了起来,放入女人的怀里,让她的双手让毛毛熊抱住。

    他跟着才原路返回,先行顺着梯子上去,然后小心戒备,以防不测。

    黄巾力士随后上来,一同走出了房间,来到院中。

    张禹看向躺在地上,已经死透的老头,心中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感慨。

    到底是个什么滋味,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

    “他们真的是父女吗?”张禹又想到了这个问题。

    张禹掏出七星刀来,以及一张空白的符纸,他蹲下身子,用刀刃将老头的手指划破,鲜血滴在符纸之上。

    然后,他又来到女人的身边,将女人的手指刺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将鲜血滴在符纸上。

    也是女人睡的熟,张禹用力很轻,并没有让她疼醒。

    他低下头,看向符纸上的两滴鲜血,鲜血分别在符纸的两端,都将符纸浸透。张禹的嘴里振振有词,念叨起来。

    这是道家专门用来滴血认亲的手段,效果十分显著,绝无偏差。

    只要咒语念完,如果是亲父子、亲父女关系,上面的两滴鲜血就会将符纸全部染满,合在一起,不分彼此。倘若不是这种关系,那符纸就会付之一炬。

    很快,咒语念完,张禹仔细瞧着,就见这两滴鲜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蔓延,转瞬之间就融为一体。

    “真的是亲父女......”张禹的身子不由得一颤,仿佛挨了一记闷棍。

    刹那间,老头的声音又一次在他的脑海中响起,“敢毁我救命的东西,我要你的命!”

    “五毒......”张禹不自觉地朝屋内看去。

    房内虽然不是一片火海,其实也差不多了。

    张禹的医术何等高明,五毒的用法,他自然也清楚。万物相生相克,五毒不仅仅是用来害人的,同样也可以治病救人。特别是这种痰阻心脉和肝郁气结的病症,五毒能够以毒攻毒,具有奇效。

    “这是救她的药......”张禹看向黄巾力士怀中的女人,身子不由得晃了晃。

    说实话,自从来到镇海之后,历经磨难,杀的人也不少。但是,张禹从来没有枉杀一人。

    这个老头虽然不是自己杀的,可终究是因为自己而死。老头在此照顾着失心疯的女儿,何等的不易。自己和他无冤无仇,只是想问明白,老头为什么要对黄信下降头。

    他要的是具体原因,问清原委之后,才能进行决断。结果可好,人就这么死了,自己什么也没查出来。

    “嗡嗡嗡......嗡嗡嗡......”

    突然间,张禹怀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掏出手机一瞧,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是黄韬的号码。

    张禹心说,这十有**是黄韬等着急了。

    他放在耳边接听,说道:“喂,黄兄么。”

    “张总......情况怎么样,找到人了么......”电话里响起黄韬有些激动的声音。

    “我......我还没找到......”张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先这么说,他跟着发现黄韬的声音不对,好奇地问道:“你怎么这么激动......”

    “刚刚那个人给我打电话了,说是谢谢我的金佛......然后把治疗我儿子的配方告诉我了......”电话里又响起黄韬兴奋的声音。

    “啊?”听了这话,张禹可吃惊不小,自己明明是顺着九转灵佛找来的,九转灵佛就在这里,怎么可能会有人给黄韬打电话呢。

    张禹疑惑地说道:“配方是什么?管用吗?”

    “配方很简单,就是用十个生鸡蛋加上一碗大公鸡的血,我觉得无害,就试了一下......没有想到,我儿子喝了之后,竟然去拉肚子,拉出来好多长头发......然后、然后他就能说话了......”黄韬又是激动地说道。

    “这也行......”张禹又是一惊,实在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法子,可是听黄韬的语气,好像不是做作,而且真的拉出了头发。张禹不由得说道:“那些头发保存好,等下我去看看......”

    “我这边还没冲呢,给你打电话,就是通知这件事......”黄韬说道。

    “好,那我等下就过去。”张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