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20章 整容
    “张总,现在怎么办?”黄韬看向张禹。

    张禹将手中的金佛还给黄韬,说道:“回车上说。”

    说完,他就朝外面走去。

    这尊九转灵佛确实是一件不错的佛家法器,旁人虽然觊觎,但张禹还不放在眼里。因为这件法器和自己的法器相比,还是要差上许多的。

    黄韬抱着金佛,跟着张禹出了银行,回到车上。

    张禹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符纸,伸手一晃,符纸便化作一团灰,落在张禹的手心里。

    黄韬哪见过这个,诧异地说道:“这、这是......”

    张禹淡淡一笑,将符灰抹在金佛背上,涂抹均匀,令人看不出来之后,他才说道:“把金佛包好,等待对方电话。那人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这样行吗?”黄韬有些担心。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将金佛给你带回来的。”张禹自信地说道。

    “那、那好......”黄韬点头。

    张禹微微一笑,说道:“我先下车走了,等对方将金佛拿走之后,给我打电话。”

    “啊?”黄韬一听张禹要走,登时一惊,“你走了......我、我怎么办......”

    看得出来,黄韬还是不放心。

    “黄兄,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我胸有成竹,一定能够帮你找到拿走金佛的人。”张禹又是肯定地说道。

    “真行......”黄韬看着张禹,多少有些不敢相信。

    这九转灵佛上面,又没有什么定位系统,你张禹拿符灰在上面抹几把,就说能找回来,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张禹笑着说道:“无妨,把心放肚子里就好。我现在还需要去准备点东西,咱们就此别过。按照我说的,金佛被对方拿走之后,就马上给我来电话。”

    “那......那好......”黄韬现在也是没别的招,只能点头答应。

    张禹出了黄韬的车,在路旁搭了辆出租车,告诉司机,直接前往无当道观。

    这年头跟踪汽车并不容易,除非是由警方来做这种事情。对方拿了金佛,必然是小心谨慎,而且对方肯定是会点邪术的,一不留神就会被发现。相较之下,还是用自己的八字寻命术更为靠谱。

    八字寻命盘放在道观,上次萧洁洁她们“失踪”,张禹就因为八字寻命盘不在身上,才通过别的方法去找。

    一路来到道观,天都黑了,不过尚没有到八点。张禹一进到后院,就看到弟子们正在打太极拳,看到这个,张禹一愣,旋即就见,一个身穿道袍的小丫头站在最前面,打的是有板有眼,看起来是那样的熟悉。

    仔细一瞧,不正是小丫头张银玲么。

    “她怎么来了......”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还没听弟子们说起这事。

    他心下迷糊,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如果说张银玲是和张真人一起来的,不应该在这里教授太极拳。可不是一起来的,这丫头又是如何跑来的。

    张禹虽然有事,但张银玲到来的事儿,也不是小事,他快步走了过去。

    弟子们都在打拳,见他走过来,全都定住了,似乎是在犹豫,是跟张银玲一起练,还是先跟师父打招呼。

    张银玲面朝着他们,见众人停下,立刻叫道:“你们干什么?”

    “师父来了。”“师父来了。”......弟子们小心地说道。

    声音虽然不大,但架不住人多。

    张银玲扭头一瞧,见张禹过来,兴匆匆地跑了过去,“你回来了。”

    “回来了,师妹......你这......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张禹慢吞吞地问道。

    说话的时候,他还四下扫视,想要看看张真人,亦或是有没有天师府的弟子在此。

    “你看什么呢?”张银玲与张禹碰头,大咧咧地问道。

    “没什么......你先说,你什么时候来的......”张禹又说道。

    “我前两天就来了,来的时候你不在,他们要通知你,我说不用......对了,咱们什么时候去英吉利......”张银玲大咧咧地说道。

    “再过几天就去,时间来得及......”张禹心下更是糊涂,张真人的态度很明确,天师府是不会参与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这件事的,为何还会让这丫头过来。于是,张禹又问道:“令尊张真人来了吗?”

    “我爸没来,让我一个人过来的。”张银玲说道。

    “没来......就你自己来的......”张禹似乎有点不敢相信,以张真人的家教,怎么可能让张银玲一个人跑到无当道观来。

    “是啊。”张银玲昂着头说道。

    “让你来做什么?”张禹问道。

    “让我来陪你一起去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张银玲煞有其事地说道。

    “真的......”张禹简直是无法相信。

    “当然是真的了......”张银玲很是认真地说道。

    小丫头看起来一本正经,可张禹总觉得不对劲,他故意说道:“那我给张真人打个电话,向他道谢......”

    说着,他就要从兜里掏电话。

    “别别别......”一看到张禹这般,小丫头急了,“你别打电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禹压低了声音。

    小丫头悻悻地扁起了嘴巴,说道:“我回家之后,我爸就让我面壁思过......你不知道,思过的地方,是在悬崖峭壁,这大冬天的,好冻死我了.......”

    越往下说,丫头就越是可怜巴巴,看那样子都快掉眼泪了,“这都什么年代了,我一个小姑娘,在山洞里思过......又是寒风,又是下雪......我跪在地上,腿都不好使了......这哪是思过,简直是要我的命......于是,我就偷偷跑下山了......下来之后,我也不知道去哪......就只能来投奔你了......你可一定要收留我,别把我给送回去......”

    虽说思过的地方确实不怎么样,却也没张银玲说的这么夸张。

    张禹听了这话,也是大吃一惊,天师府的家教不至于这么狠吧。

    张禹难免有点不信,说道:“你好歹也是你爹亲生的闺女,能这么干吗?”

    “就是因为亲生的,他才这么干的。”张银玲委屈地说道。

    “可是......你逃到我这里,也不是个事儿......你爹很快就能发现你逃了......到时候还不得满世界的找你......第一个寻找的地方,估计就是我这......”张禹说道。

    “前两天我也是这么寻思的,所以来了之后,我没敢露头......谁知道,到现在也没来找我......估计是还没发现吧......我就想,咱们赶紧去英吉利,参加那个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要是你赢了......我这是不是也算戴罪立功......”张银玲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能算戴罪立功么......”张禹皱眉。

    “反正......反正也就这样了......我来都来了,你可别把我送回去......我跟你说,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了......就算让我回去,也得赶夏天吧......好歹山上不冷......这大冷天让我去面壁,还不是送我去死......”小丫头又委屈地说道。

    “那、那这样......他们要是没来找你,你就在这住着......要是来找的话......我也没招......但是现在,我手头还有急事,不能马上去英吉利......”张禹说道。

    “你不能不要紧,我可以和大哥先去......”张银玲说道。

    “大哥?”张禹愣了一下。

    “朱大哥呗!”张银玲睁大着眼睛说道:“你们俩结拜,也不告诉我一个,我来的时候,朱大哥都跟我说了,然后我也跟他拜把子了。以后朱大哥是老大,你是老二,我是三妹。”

    “当初也把你算上了,这个没问题......不过话说,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走......”张禹对这丫头有点担心,天师府丢了闺女,第一个怀疑对象就得是无当道观吧。

    “朱大哥下山办理签证了,估计明天就能回来。我和他说好了,他一回来,我们就走,到时候我们在三清观等你......”张银玲说道。

    “我怎么怀疑你这是有蓄谋的呢?”张禹说道。

    张银玲瞪了他一眼,说道:“用得着你管,反正今晚我已经把太极拳一并教给你门下弟子们,他们也说不会泄露。另外,阿勒代斯他们到时候也跟着我一起走,原本打算上飞机前告诉你的,既然你回来了,那我就提前通知你一声......”

    “哎呦我的妈啊......你这效率未免太高了,连我的门下弟子,你都一并给忽悠了......”张禹不禁挠了挠头。

    “他们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当然得听我的了......行了,我继续教拳,你爱忙什么忙什么去吧,咱们就英吉利见......”张银玲说完,还故意朝张禹扮了个鬼脸。

    她又匆匆的跑到原先的位置,还颇像那么回事地喊道:“别看了、别看了,练功了!跟着我继续......”

    说完,又摆开架势。

    张禹的徒弟们可不敢向她这样和张禹说话,一个个看向张禹,“师父。”“师父。”“师父,我们继续练了。”......

    张禹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就继续练吧,还能怎么样,总不能真把张银玲给送回去吧。

    不过张禹也是纳闷,天师府的都是死人么,这么大的姑娘丢了,你们怎么也不出来找呢。就算没有八字寻命盘这种东西,但也有圆光术吧,想要找到这丫头在哪,还不是易如反掌。再者说,无当道观这么大的目标呢,你们不知道来问问么。

    天师府的作风,实在是叫张禹想不明白,加上现在有事,他也没工夫去想。快步进到自己的方丈房间,换上八卦仙衣,带上需要的一干法器,给李明月打了电话,安排两个弟子下山备车等着。

    准备停当,张禹这才朝前面走去,一路来到前院,正好看到赵秋菊和两个弟子跟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从一间值房出来。

    一名弟子眼神好,一眼看到张禹,立刻打招呼,“拜见师尊。”

    赵秋菊和另外一个弟子也跟着打招呼,“拜见师尊。”“拜见师尊。”

    高大男人见他们这般,也赶紧客气地说道:“你好。”

    张禹点了点头,走了过去,说道:“怎么回事。”

    “师父,他是来求医的。”赵秋菊说道。

    “什么病,现在怎么样?”张禹嘴上说着,打量起高大男人。

    这个男人看起来挺怪,脸上的皮肤很白,头型很差,有点长腿欧巴的意思。但是看他的手,皮肤确实古铜色,特别是在无名指那大金戒指的衬托下,跟脸上的肤色呈现鲜明的对比。别说是手,就连脖颈,也是古铜色。更为让人意外的是,在他的脖颈那里,有一条长长的疤痕,十分的显眼。

    “我是去棒子国做了整形手术,也是我对象嫌我丑,非让我有点棒子范儿......”高大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只是没想到,这整容手术有点不太成功,最近右脸不仅一个劲的哆嗦,还总发痒,我去医院也没治好,看网上说无当道观什么病都能治,我就来试试......结果这一针灸,还真是妙手回春......现在完全好了......”

    “那就好......”张禹点了点头,可总觉得这个家伙,好像哪里有点不对,于是顺口问道:“你脖子上怎么有一条这么长的疤......”

    “小时候不懂事,年轻气盛,跟朋友去打群架,结果让人砍了一刀,差点要了小命......从这以后,我就再也不敢混了,老老实实的做人......”高大男人笑着说道。

    “这就对了......不过你这疤痕恢复的不错,已经很淡了......”张禹又道。

    “这也是在棒子国做的手术。不得不说,那边的手术技术是真不错。”高大汉子也是感慨地说道。

    “铃铃铃......”就在这时,张禹怀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来一瞧,是黄韬打过来的,立刻接听。

    “喂,黄兄么......”

    “张总,刚刚对方给我打电话了,让我把佛像扔到天桥下的垃圾桶里,然后就走。我按照他的意思做了,我这人才一走,手下的人就发现,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来到垃圾桶边,将里面的佛像给拿走了......这、这怎么办......”电话里响起黄韬急切的声音。

    “这是交给我了,你回黄金海岸等我的消息就好。”张禹直接说道。

    然而,他说的话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那高大男人在听到“黄金海岸”四个字时,身子不由得一颤。

    张禹又安抚了黄韬两句,让他放心,随后挂了电话。他看向赵秋菊,说道:“秋菊,我还有事,要先下山了。我看这位先生的脸,还没有完全恢复,怎么也得在调理两天。”

    “是的,我这边估计,还有调理三天。”赵秋菊恭敬地说道:“师父,您忙您的。”

    “嗯。”张禹点头,瞥眼间看到高大男人,这次一瞧,张禹不由得又是一愣。

    高大男人见张禹突然直直地看着自己,不禁有点紧张,疑惑地说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