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19章 逆天改命
    伴随着喇叭声,速腾来到张禹的身边,张禹一眼就能看出,里面坐着一个身穿黑色袈裟的光头,不是小尼姑空弈,又是何人。

    张禹心中暗说,这个尼姑可真是阴魂不散,自己都没告诉她,竟然还自己过来了。

    “上车吧。”车窗拉下,空弈朝外面招呼道。

    张禹看了眼黄韬,说道:“黄兄,我就不坐你的车了。”

    “无妨。”黄韬真挚地说道:“张总回去之后请多费心。”

    “一定。”张禹点头,跟着拉开速腾的车门,坐了进去。

    空弈也不和黄韬打招呼,直接驾车朝外面行驶。

    张禹转头看了空弈一眼,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每天都在等你......”空弈冷着脸孔说道:“张真人,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这么做,未免不厚道。”

    “我......”张禹刚想说‘我也不是出家人’,但是觉得这么说不妥,转而说道:“不好意思,我一时给忘了,还请小师太多担待。”

    “算了。”空弈瞥了张禹一眼,又道:“查的怎么样?有眉目了?”

    “暂时还没有。”张禹说道。

    “看来我的九转灵佛是没有希望了。”空弈突然淡淡一笑,说道:“但是我认为,如果张真人没有一点眉目的话,是绝对不会跑到这里来的。”

    张禹不明白,空弈为什么如此关注黄信的病,难道就是为了那个九转灵佛。亦或是,空弈本身就受到黄韬的雇佣,来敦促他尽快找到治疗黄信的方法。

    两个人并不熟,所以张禹也不便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他微笑着说道:“女人就是多疑。”

    “抱歉,我不是女人。”空弈如此说道。

    “那你是......”张禹愣了一下,看向空弈。

    “我是出家人。”空弈直截了当。

    “抱歉,那是我说错话了。”张禹笑道:“即便是出家人,也不至于到哪里都穿袈裟吧。”

    “你又错了,佛门有清规戒律,出家人不得着便服。”空弈认真地说道。

    “看来我又说错话了。”张禹摇头一笑。

    空弈没有出声,只是继续开车。

    她不出声,张禹也不出声。车子开出了老远,空弈才突然说道:“张真人,我想现在你已经做过鉴定,核对清楚了吧。”

    “清楚了,确实是亲父子。”张禹说道。

    “那问题就来了,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空弈问道。

    “原因......”张禹迟疑了一下,说道:“或许是那个给黄信下降头的人做了手脚吧。”

    “枉费张真人还是道门法师,竟然会这般认为,实在叫人大跌眼界啊......”空弈说这话的时候,微微摇头。

    “那按照小师太的话说,为什么会这样呢?”张禹好奇地问道。

    “降头不过是小道,只是我等没有涉猎罢了,只要大道融汇,破解小道还不是易如反掌。而父子不同命,放眼天下,据我所知,唯有道家玄门的逆天改命才能做到。张真人,你说呢......”说到这里,空弈看向张禹,微微一笑。

    “逆天改命!”张禹登时一惊,旋即摇头说道:“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空弈问道。

    “逆天改命乃是我玄门禁术,会之者寥寥,我也只是听我师父提过,从未亲眼见过。这种逆天之事,人一生只能改一次,对于被改命者,自然大有裨益,可对于施术者,那可是逆天行事,轻则元气大伤,重则要遭天谴的。即便有人会这种禁术,怕是也不会轻易使用吧。”张禹郑重地说道。

    “这话倒是不假,但你想想,除了逆天改命之外,还有什么方法能让他们父子不同命呢?”空弈又问道。

    “这个......”张禹一时哑然,一点没错,除了逆天改命,似乎再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做到这一点。

    “我反正就是有一说一,想到什么说什么,毕竟咱们给人治病,好处是给我的。”空弈淡笑着说道。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多嘴问一句,他们父子俩,会是谁被人逆天改命呢?”张禹好奇地看着空弈,他现在突然发现,这个小尼姑很有趣。

    “黄信都是一个将死之人,谁会穷极无聊给他逆天改命......”空弈有撇向张禹,“反正我就是猜测。”

    “你的猜测,已经将问题引到黄韬的身上了......”张禹嘴上这么说,心中却跟着又是一颤,要知道,按照黄信的命数,他的老爹恶贯满盈,理应断子绝孙。

    还有一点,张禹在和黄韬对话的时候,听了黄韬诉说往事,没有半点做作,丝毫看不出来有半点问题。

    如果真如空弈所言,黄韬曾经被高手逆天改命,在命数上瞒天过海,那在述说往事时的声情并茂,得多么可怕。

    另外,张禹更加看不懂空弈了。

    “有吗?我也就是猜测。”空弈又是这般说道。

    “按照这个猜测,有人能够给黄韬逆天改命的话,那这个人的修为恐怕还在我之上。想要治好黄信的病,怕是不难吧。”张禹说道。

    “或许是一锤子买卖呢。像你这样的高手,会轻易为人所用吗?何况是比你还高的高手……”空弈笑着看向张禹。

    “看来你对一切看的都很透彻......那你说,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张禹说道。

    “自然是找到下降头的人,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对黄信下这种毒手,你说是吧......总是要有原因的......”空弈随口说道。

    “谈何容易。”张禹从兜里将记事本掏出来,朝前面一丢,说道:“这是对于黄信的问询,但凡我能想到的问题,上面都问过了。你也给黄信看过病,应该也看过吧。”

    “看过是看过,不过我想反问一句,你可有当面问过黄信?”空弈说道。

    “我能想到的问题,上面都有,自然就不必再多嘴一问了。黄信又聋又哑,沟通起来费时费力,得到的答案,不也就是这个么......”说到这里,张禹疑惑地看向空弈,“你总不会觉得,这里有什么假吧,要是这样,岂不等于自掘坟墓......”

    “反正我不清楚。”空弈说道。

    “铃铃铃......”

    就在这档口,张禹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一瞧,是黄韬的电话号码。

    自己刚从黄金海岸离开没多一会,这家伙怎么又来电话了。

    张禹有点纳闷,将手机放在耳边接听,“喂,你好。”

    “张总......我刚刚接到勒索电话了......”电话里响起黄韬急切的声音。

    “勒索电话......”张禹愣了一下,旋即问道:“谁打过来的?”

    “不知道,是一个好像做过变声处理的声音,那个人问我,想不想救我儿子的命,要是想的话,就把我们家的九转灵佛给他。他就会告诉我,救我儿子的方法......”黄韬慌慌张张地说道。

    “九转灵佛......”张禹好奇起来,身边的小尼姑就一心想要这个东西,现在勒索的人,竟然也开口要这个东西。张禹忍不住问道:“这东西是做什么用的?很贵重吗?”

    “这是在两年前在港岛拍卖会上花两亿港元拍下来的......说是印度国宝级的佛像......张真人,你能不能现在回来,咱们商量商量......该怎么办?”黄韬又是急切地说道。

    “好,我这就回去。”张禹说道。

    又安抚了黄韬几句,张禹才挂了电话,看向旁边的空弈,“咱们回黄金海岸吧。”

    “出什么事了?”空弈嘴里说着,已经放慢了车速,找机会在前面虚线的位置掉头往回走。

    “黄韬接到了勒索电话,说是有人向他索要九转灵佛。这东西,似乎很珍贵啊......谁都打它的主意......”张禹若有所指地说道。

    “那是我佛家的宝物,当然珍贵......”空弈微笑着说道。

    “那把东西给了勒索的人,你岂不是得不到了。”张禹故意说道。

    “我想要的东西,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旁人抢走的。”空弈自信地说道。

    “对于这个,你怎么看呢?”张禹又问道。

    “我也不知道,回去见到黄韬,咱们研究一下就好。”空弈说道。

    “你倒是蛮淡定的。”张禹笑道。

    “你不也是一样,被下降头的人,又不是你我。”空弈也笑了。

    车子一路飞奔,很快就回到黄金海岸。

    黄韬带着两个保镖正站在门口等待,空弈将车在黄韬的身边停下,张禹率先停车,说道:“黄兄,现在情况如何?”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黄韬四下看了看,见空弈也下了车,他干脆指向空弈的车,说道:“咱们到车里说吧。”

    “好。”张禹点头,回到车里坐下。

    空弈也没有意见,上车坐下,黄韬两步来到车门口,拉开后排的门,钻进车内。

    车窗都是关着的,黄韬的脸上满是焦急,他急切地说道:“刚刚那人打电话,说是晚上八点的时候,让我带着九转灵佛到柏林道立交桥的路口等他。说是他只要拿到九转灵佛,就会将治疗我儿子的方法告诉我,如果我敢耍什么花样,就等着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方面担心对方拿到东西之后,不把治疗的方法告诉我,一方面又担心,如果报警什么的,对方不出现......”

    “那你的意思是,想要我们两个帮忙了。”不等张禹开口,空弈就率先说道。

    而黄韬却根本没搭理空弈这个茬,只是用恳切的目光看着张禹,“张总......”

    张禹琢磨了一下,说道:“现在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我看不如这样,先把九转灵佛给他。”

    “给他......可万一对方拿了之后......不出现该怎么办......”黄韬担心地说道。

    “我有办法......”张禹自信地说道:“我就怕对方不把九转灵佛拿走,只要拿走,我就一定能够找到下落。到时候,自然也就能够找到要九转灵佛的人了。”

    “真有这样的本事?”黄韬诧道。

    空弈撇了撇嘴,说道:“张真人的本事大着呢,不过么......张真人你别忘了咱们两个说好的事情......”

    “我知道。”张禹微微点头,说道:“我曾经答应过空弈小师太,如果能够治好令郎,就索取九转灵佛当作诊金,然后送给小师太......黄兄,你有没有什么异议......”

    “没有、没有......”黄韬忙不迭地说道:“只要能够治好我儿子,怎么样都行......”

    “小师太,你也听到了。”张禹看向空弈。

    “那就好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只等着拿九转灵佛。”空弈微笑着说道。

    张禹又看向后面的黄韬,说道:“黄兄,九转灵佛在什么地方?”

    “在银行的保险柜里。咱们现在就去......”黄韬急不可耐地说道:“是国家银行,在镇东区泥湾路上那个......开车、开车吧......”

    看他着急的样子,都已经顾不得带保镖了。

    空弈却是摇了摇头,说道:“不好意思......黄老板,我可不是你的司机......”

    “你!”听了这话,黄韬差点没气炸了。

    “小师太,你这是......”张禹不解空弈的意思。

    空弈淡淡地说道:“我可不愿意给食言而肥的人当司机......张真人,我等你的好消息......黄老板,请下车吧......”

    “哼!”黄韬气鼓鼓的哼了一声,随即开门下车,朝手下的保镖喊道:“备车!对了,开一辆不起眼的车出来!”

    “是,老板。”保镖听了,马上朝停车场里面跑去。

    空弈的车内,空弈又看向张禹,说道:“我要走了......”

    “告辞。”张禹淡淡一笑,拉开车门。

    他这一下车,空弈马上一脚油门,是绝尘而去。

    张禹和黄韬在这里等着,没过片刻,保镖开了一辆半新不旧的帕萨特出来。

    黄韬请张禹在后门坐下,另外一个保镖坐进副驾驶。

    车子随即开动,这里距离银行可不近,一路赶过去,银行快关门的时候,他们才到地方。

    黄韬和张禹一起进到银行,这里有私人保险箱,门禁是相当的严格,黄韬需要确定两次身份,外加指纹,才得以入内。

    保险箱的锁,不仅仅需要钥匙,还需要密码配合指纹,少一样都不行。

    将柜门打开,里面是一个黄布包,黄韬将包解开,露出里面的一尊金佛。

    他捧着金佛递给张禹,急切地说道:“这就是九转金佛了......”

    张禹接过金佛,立刻就能感觉到上面有一股古老的气息,除了这股气息之外,还有着一股类似于灵气的气息。张禹知道,这是佛家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