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16章 联系
    张禹完全理解杨颖的紧张和担心。杨晓东是她的亲侄子,现在出息了,在镇海市买了房子,这要是出点什么事,杨颖肯定上火。

    这里的问题,其实也不算严重,只要将怨念给超脱也就完事了。

    但问题在于,怨念是如何产生的,如果是被人害人而形成,大体上是要有仇报仇的。也就是,只要害死他们的人遭到报应,怨念就很容易消散。如果害死他们的人没有遭到报应,想要化解,就不是这么的容易。

    就好像这里的阵法,目的就是想要化掉这里的怨念。哪怕化解不了,也得给镇压住。

    怨气虽然已经从一楼的阵法出散出来,可问题在于,根本出不了这个坟圈子型的小区。只能在这里被慢慢的消磨。

    张禹也可以选择强行化解这里的怨念,但相较于这个,张禹更想找出这其中的真相。

    现在的他,对黄韬更加的好奇了。

    “真的没事了......”杨颖又小声地问道。

    “当然!”张禹肯定地说道。

    “那我就放心了......”杨颖见张禹如此肯定,也就松了口气,放下心来。

    张禹不愿让她多想,故意说道:“小阿姨,什么时候准备的礼物,我怎么不知道。”

    “早上准备的呗。”杨颖说道。

    “我出门的时候,天都快亮了,当时都好累死了......看来小阿姨的体格,还是比我好......”张禹笑嘻嘻地说道。

    “呸!”杨颖立刻啐了他一口,说道:“真贫!”

    “我家三代贫农......你也不是不知道......”张禹搂着杨颖,满脸的笑模样。

    “越说你还越来精神了......”杨颖妙目一横。

    “那是当然,要不是在这,我现在恐怕就得......嘿嘿嘿......”张禹说着,故意坏笑起来。

    “讨厌......要不就见不到人,一见到就没个正经......”杨颖撇了撇嘴。

    “我哪里有不正经......”张禹把嘴凑到杨颖的耳朵边,轻声说道。

    “哪都不正经!”杨颖又啐了一口,有点害臊地说道:“我进屋睡觉去了,不理你......”

    说完,她就赶紧起身,快步朝卧室走去。瞧那样子,像是生怕张禹一时冲动,在这里做出点什么来。这若是让人发现,自己都臊死。

    张禹这么做,也是故意了,让杨颖别总是担心。他表现的轻松,杨颖自然也会轻松。

    看到杨颖回房,张禹也松了口气。他在沙发上一趟,很快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众人起来之后,吃了早饭。小灵昨晚睡的很好,早上做饭的时候,脸色也有了红晕。这一来,张禹也就放心。

    吃了早饭,张禹等人告辞,杨晓东一家送他们下楼。

    离开黄金城小区,张禹他们坐车来到无当集团。

    杨颖上班,方丫头到财务室坐着,张禹也就是呆了一会,就独自离开,搭车前往警局。

    给潘云打了电话,潘云到楼下接他,说句实在话,警局门口值班的人,都已经熟悉张禹了。

    两个人来到潘云的办公室,潘云满是好奇,这两天张禹来的多少有点频繁,不符合张禹的一贯作风。

    所以一进到办公室,潘云就道:“怎么今天又来了,什么事?”

    “我想跟你再打听一件事。”张禹说着,大咧咧地在沙发那里坐下。

    潘云做到旁边相陪,只是好奇地看着张禹。张禹接着说道:“就是前天,我不是来跟你打听过黄金海岸的黄韬么。”

    “是啊。”潘云点头。

    “资料中,他曾经开发过黄金城小区的楼盘,在这个原址上,以前是他经营的服装厂。我想打听一下,这个地方,以前是否发生过火灾。”张禹说道。

    “火灾......这个我还真就不清楚......黄金城应该是在镇西区,如果有什么事儿,卷宗也应该在那边......这样,我帮你查一下......”潘云说道。

    “好。”张禹点头。

    潘云当即出了办公室,张禹就坐在沙发上等着。过了能有半个小时,潘云才回来。

    “怎么样?”张禹问道。

    潘云在张禹身边坐下,说道:“我已经查出来了,你说的一点没错,那里确实发生过火灾。按照说法,当天晚上一共烧死了十三个人。”

    “这么多......有确切的资料记录吗?”张禹又问道。

    潘云摇了摇头,说道:“这是我从市局打听来的,你也知道,那里归镇西区管。市局虽然有档案,可想要调取卷宗,也得白队打报告。这事很重要么。”

    “现在还说不上,我只是想知道的想尽一点。”张禹说道。

    “你以为你想知道就能知道啊,警方的卷宗,不可能随便让人看的。哪怕我也是警察,终究不是一个局的。看这种卷宗,必须要有理由,听说好像是失火,瞧你的意思,不会怀疑是有人纵火吧。”潘云盯着张禹说道。

    对于张禹的目的,她也难免好奇起来。

    若不是怀疑纵火,张禹也不可能来找她。听了潘云的话,张禹就明白,潘云这也是为难。镇东区警局调取镇西区曾经处理过的案件卷宗,算是什么意思?

    张禹迟疑了一下,说道:“那就算了,别为难了。”

    “这个......”潘云琢磨了一下,说道:“那你等一下,我去问问白队,看他有没有办法,通过私人关系把卷宗借出来看看。”

    “麻烦了。”张禹说道。

    “跟我客气什么,让你说的,我现在都好奇了。”潘云一笑,又起身出了办公室。

    潘云的说法,更加让张禹好奇起来。

    服装厂失火,后来在原址上建了黄金城小区。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可关键在于,看意思像是正常失火,不是有人纵火。如果无疑失火,那问题不大,即便有怨念,也很容易化解。

    问题也正是出现在这里,怨念到现在都没有化解,不难看出,黄金城小区的建筑,就是为了化解这怨念。如此一来,显然是有人纵火,纵火的人会是谁?说句实在话,黄韬的嫌疑很大,要不然怎么会将楼盘这般设计。

    “铃铃铃......”

    就在这档口,张禹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瞧,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他放在耳边接听,说道:“喂,你好。”

    “喂,张总么。”电话里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听起来有点熟悉,好像是黄韬的声音。

    “是我,你是......”张禹说道。

    “我是黄金海岸的黄韬......张总,不知道我儿子的病,你有没有想到什么办法......”果然是黄韬。

    张禹本来并不打算违背天道去治黄信的病,可黄韬身上的问题,实在是太怪了,让张禹心生疑惑。

    出于好奇,张禹说道:“一时间,我还没有完全想到办法。这样吧,等我过一会去黄金海岸,具体再研究一下。”

    “好、好......”黄韬感激地说道。

    挂了电话,又等了一会,房门打开,潘云从外面走了进来。

    等她关门,张禹就道:“怎么样?”

    “哪有这么容易,为了你,害得我亲自给市局局长打电话,好说歹说,人家才同意把资料借给咱们看看。”潘云说着,来到沙发这边坐下,她跟着又道:“是不是你发现了什么大案子,跟我说说,或许我还能立上一功。”

    借调档案可不是小事,必须要有个说法,否则的话,凭什么借你。也是潘云的面子大,谁叫自己有个厉害的妈呢。白队都没有办法通过私人的关系调出卷宗,只能靠她打电话,市局局长才答应。其中难免也是因为上次卧底玉天王的那个案子,潘云立了功,加上温琼又知道了这件事,市局算是还一个人情。

    “现在还说不清,我只是怀疑。”张禹说道。

    “怀疑什么?”潘云好奇地问道。

    “就是怀疑黄韬那个服装厂失火的事情,好像是有人故意纵火将人烧死。”张禹说道。

    “十三个人呢,纵火......不能吧......”潘云诧道。

    虽然没有打听到太多的消息,但潘云已经知道了死亡人数。纵火烧死十三个人,得是多大的案子。

    “所以我也只是怀疑,得查明之后,才能确定。”张禹说道。

    “这倒也是......”潘云点了点头,有点兴奋地说道:“那这样,如果查出来真有问题,不管怎么做,你得算我一个......我不能白搭人情借档案......”

    “好。”张禹点头答应。

    档案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给送过来,张禹和潘云先去吃了午饭,快要吃完的时候,潘云接到白队打过来的电话,说是卷宗给送过来了。

    一听说来了,二人仓促地吃完,立刻赶回局里。

    他俩去白队的办公室拿了档案,又和白队聊了几句,才一起回到潘云的办公室。

    一看卷宗的封面,潘云就知道,这是备份的卷宗,并非正本。

    打开之后,里面的文件说明还不少。

    失火的时间是在八年前,也就是服装厂经营的第四个年头,当时是冬天,而且已经是腊月二十六,过年前夕。

    文件上说,这一天是服装厂年会的日子,第二天就会放年假,工人们是中午的时候吃吃喝喝,还表演了节目,傍晚的时候就可以走了,只剩下公司的管理层留在工厂,晚上举行一个庆功宴。

    在庆功宴结束,有的喝多了,就留在仓库上的员工宿舍住下。有的则是回家了。不想,深夜之时,仓库失火,将宿舍中的人都给烧死了。

    死者一共十三个,七女六男,还有这十三个人的照片与资料。

    六个男死者,年纪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在服装厂各有职司。有的是仓库主任,有的是车间主任,有的是保卫处处长,还有两个副经理。职务最低的是保卫处副处长。

    再看七个女死者的照片,年纪都不大,从照片上看,也就是二十出头。而且她们长得都挺漂亮的。看职务,属于管理人员和服装模特,没有在车间干活的。

    再往下看,就能看出一点问题。那就是死者死亡的现场,他们不是每人一个房间被烧死的,而是两个人一个房间。虽然尸体都被烧焦,在技术分析下,也都一一确定了死者的身份。每个房间,都是一男一女,甚至能够确定,死者在死前还没穿衣服。因为饮酒过多,所以在火势起来之后,吸入大量浓烟,无法逃脱,被活活烧死在其中。

    这里只有一个女人是单独一个房间,死的人也就是六男七女。

    冬夜里天干物燥,本来就容易失火,库房内放的都是服装,一旦失火,想要逃出去,是十分困难的。

    这起事故,最终被定义为安全事故。老板黄韬被罚了不少钱,还要承担死者的抚恤和丧葬费。

    至于说火头,也被找到,那就是宿舍内都开着电暖器,宿舍的电源和楼上又是一个,后半夜的时候,因为电路超负荷,导致仓库内的线路失火,将库房内的衣服都给烧了,才引发大火。

    看完之后,潘云来了一句,“有点意思哈。”

    “怎么说?”张禹看向潘云。

    “这个庆功宴还真有点意思,吃饱喝足之后,大家伙就去宿舍......干那个......”潘云摇头笑道。

    换谁都能看明白,这是庆功宴后,这些人不走,是留在宿舍没干好事。

    “那你说,这会是失火,还是有人纵火呢?”张禹问道。

    “按照档案的记载来看,像是失火。若说是有人纵火,总得有个缘由吧......”潘云说道。

    “缘由......对,总是要有缘由的......不可能无缘无故......”潘云的话,倒是提醒了张禹,他慢条斯理地说道:“如果是纵火,这其中十有**是有重大的利益关系。”

    “利益......多大的利益,会凶手如此疯狂......”潘云多少有点不信。

    张禹说道:“现在我也说不准......要不然这样......你看这文件上面,还有不少工厂员工的寻问笔录,要不然咱们按照这上面的记录,尝试去找一下曾经服装厂的员工,了解一下当年的情况......”

    由于怨气的缘故,张禹已经认定,这里面肯定有冤情,绝不是失火。失火的话,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

    “行,那我就去查查。”潘云说道。

    张禹说道:“你先查这个,我还有点事,得先走一趟。”

    “那你去忙你的,我这边就调查做笔录的这些人。”潘云说道。

    “对了,你记住......这件事必须要保密,还有一点就是,调查的人,绝不能是在黄金海岸工作的......”张禹叮嘱道。

    “这个我明白,不能打草惊蛇。我对你的判断,一向是很信任的,你也不要让我白折腾。”潘云笑着说道。

    张禹现在要走,他去的地方,自然是黄金海岸。张禹已经隐隐能够断定,失火的事情和黄信的命,好像有着莫大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