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15章 棺楼
    几个人碰了杯,喝了被子里的酒,然后就吃喝起来。

    张禹心里有事,琢磨着也不能明说,要不然的话,杨晓东刚买的新房,得知有问题的话,估计心情必然大减,晚上连觉都得睡不好。

    饭桌上,也是有说有笑,张禹说话少,杨颖和杨晓东、方彤的话比较多。小灵因为没睡觉的缘故,显得是无精打采。

    关于这里的事情,张禹都不想跟小灵说,可不说又不行。旁人都没有被怨气缠身,只有小灵一个人被怨气缠身,这其中必有缘故。肯定是小灵遇到了什么特殊的事情。

    琢磨了一会,张禹的心中有了计较。他假称去上卫生间,进去之后,拿出手机给杨颖发了条短信“小阿姨,等下找机会让我和小灵单独说几句话,有重要的事儿。”

    发完短信,张禹担心杨颖不会去看,还专门拨了一下杨颖的电话号码,但是很快挂断。

    杨颖的手机是在包里,现在的垃圾短信太多,她一般也不去看。听到手机铃声,杨颖这才起身去拿包,从里面掏出电话,手机铃声已经没了。

    一看来电显示,是张禹的号码,杨颖就是一愣,这算什么意思?

    难道说打错了?

    愣了一下,杨颖就发现张禹发来的短信。看到上面的内容,杨颖又是一愣,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很快想起来,张禹从下车之后,人就不对劲,总是显得木讷。到了杨晓东家里之后,也是这般。

    杨颖何等心思,立刻叫道:“哎呀......我的戒指掉了......”

    “啊?不能吧......”方彤马上说道。

    “来的时候还戴在手上,怎么就没了......”杨颖说着,看向杨晓东,又道:“小东,你陪我下楼看看......”

    “好。”杨晓东见杨颖这么说,立刻站了起来。

    方彤自然不会注意杨颖有没有戴戒指,也凑了过来。

    小灵和小灵的父亲也都起身过来,要一起帮着去找。

    杨颖专门看向小灵,说道:“小灵,看你无精打采的样子,眼神应该也不行,你在家里坐着,别下楼了。”

    “对......”杨晓东也点头,“小灵,你留在家里。”

    就这样,杨颖轻而易举的就把杨晓东、小灵的父亲和方彤诓出家门。

    她的说法,卫生间内的张禹听的一清二楚。

    张禹心中暗说,小阿姨在这方面,还真有天赋,这么容易就成功了。

    他也不耽误时间,直接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只有小灵在客厅内,便开口说道:“人都哪去了?”

    “小阿姨的戒指掉了,小东他们下楼帮着找,估计很快就能上来。”小灵说道。

    张禹到桌子旁坐下,跟着说道:“小灵,我有件事想问你。”

    “什么事?”小灵纳闷起来。

    “咱们长话短说,你昨晚失眠,不是单纯的失眠。我想问一下,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特殊的事情,千万不要瞒我。”张禹认真地说道。

    小灵登时一怔,诧异地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一听这话,张禹心中有谱,马上说道:“我的本事,你也见识过,咱们不多说这个,就说昨晚发生了什么。”

    小灵自然是见识过张禹的厉害,且不说当初教训他们这一伙老千,就是治好父亲的病,也可见张禹的本事。张禹如此年纪,就成为无当集团董事长,爱睡手机的创始人,得是何等人物。

    见张禹这般认真,小灵多少也有点紧张,她小心地说道:“昨天晚上我和小东回来的时候,看到楼下一楼那个空房子里有一团红影,就像是着火了一样。我让小东看,结果小东却没有看到,而我也看不到了。等上楼回来之后,小东去直播,我一个人在卧室睡觉,结果做了一个恶梦,梦到有个地方着火,好多人在里面挣扎,那惨叫声把我给吓醒了......跟着,我就再也睡不着了......”

    “果然是一楼的空房子......”张禹点头说道。

    “你知道一楼的空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灵更加担心起来。

    “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小灵,你放心好了,今晚就能解决问题。这件事,你也别跟小东说,以免影响到他的心情。”张禹温和地说道。

    “嗯。”小灵郑重地点头,“我今天就没和他说......怕他担心......”

    张禹跟着从兜里掏出一张护身符递给小灵,说道:“你把这张符戴在身上,一天就没事了。”

    “好。”小灵接过之后,捏在手里,一时间也不知道放在身上什么地方。

    张禹说道:“你回卧室揣好就行,把心放肚子里。”

    “嗯。”小灵又是点头,拿着护身符进了卧室。

    张禹拿出手机,给杨颖发了条信息“事情搞定,可以回来了。”

    不大工夫,小灵从卧室出来,外面也响起了脚步声和方彤的声音。

    “小阿姨,你这什么脑子,戒指忘记戴了,把我们折腾的够呛。”

    “还不是昨晚太累,没休息好,人有点迷糊。”杨颖故意这般说道。

    这话一出口,方彤立时没了动静。

    这话旁人听不出是什么意思,张禹和方彤自然明白。

    房门打开,杨颖、杨晓东他们陆续进来,张禹和小灵一脸的自然,似乎什么也没发生。

    张禹还故意问道:“小阿姨,你的戒指找到了?”

    “我下楼后才想起来,戒指忘家里了,瞎折腾一趟。”杨颖故意说道。

    “那可得罚你酒。”张禹笑着说道。

    杨颖立时横了他一眼,像是在说,你这臭小子,我这是在帮你,你竟然还要罚我酒。

    方彤不明就里,跟着起哄,“对对对,得罚小阿姨喝酒。”

    大伙重新坐定,张禹的心事了了,人也恢复正常,在桌上有说有笑,还罚杨颖喝了酒。

    当天晚上,张禹、杨颖、方丫头都喝了酒,自然没法开车。就算张禹不喝,他也不会开。

    不能开车,总不能酒驾,杨晓东和小灵十分热情,留他们在家里住下。

    张禹也不反对,杨颖明白这里面肯定有事,现在又不方便问,只能点头。

    就这样,三人留宿杨晓东的家里,杨颖三女挤在小灵的床上,杨晓东和小灵的父亲睡,张禹自己睡客厅。

    大伙都喝了酒,睡的也快,张禹则是没睡,一直听着家里的动静。到了后半夜一点多钟,估摸着都睡着了,张禹一个人悄悄出了房门,朝楼下走去。

    现在夜深人静,来到一楼的房门口,张禹从兜里掏出一根别针,伸入房门的钥匙孔中。

    开锁是机关门的基本功,进去之后,只需要轻轻拨动两下,便听“咔”地一声,门锁打开了。

    拉开房门,张禹走了进去,房内漆黑一片,冷飕飕的。

    空房子本来就冷,换做旁人,肯定也看不出什么,但是张禹不同,他能够真切地感觉到,这其中夹带着一股怨气。

    张禹没有用火符照明,只是借着外面微弱的光亮,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这是一个三室两厅的房间,和杨晓东家的户型一样,里面倒也不是空荡荡的,地上有些破旧的木板,以及沙子、水泥什么的。

    有些破烂,也属于正常,可是张禹很快就能够断定,这些破烂的摆放,其实是一个阵法。

    确切的说,是一个超脱亡魂怨念的阵法。

    正常来说,有这个阵法在,怨念会被超脱干净。可惜的是,这里的怨念似乎很重,没有被强行超脱化掉。

    即便如此,也不应该溢散出来。但张禹发现,这里的木板有被耗子磕坏和拖动的痕迹,以至于令阵法不够完备,加上年头久了,挡不住这里的怨念,才令怨气有所泄漏。

    “这里还是市区,怎么会有这么强的怨念......”张禹暗自嘀咕,觉得有点不对劲。

    以他的修为,很快就能找到超脱阵法的阵眼所在,这只是一个水泥袋子,但十分沉重,里面是凝固的水泥。除非人为的搬动,否则的话,绝不可能移动的开。

    张禹没有去移动阵眼,一旦移动,里面的怨气必然会全部涌出来,对于住在这里的人是有害的。

    他只是闭上眼睛,用心眼查看起这里的情况。

    很快,张禹就能看到黑暗中有一个小二楼,有点模糊,无法看的特别真切。

    蓦地里,小二楼突然火光大作,原本黑暗的二楼窗户那里,闪出人影。每个房间内,好像都有人,他们似乎想要逃出来,却已经无法出来。他们大声的呼救,根本没有人来救他们,没过多久,呼救声变成了惨叫声。通过窗户,能够看到里面的人,已经变成了火人,他们不停地挣扎,声音更为凄厉。

    过了一会,张禹的脑袋中变成一片黑暗。

    他睁开眼睛,环顾四周,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

    刚刚自己看到的一切,跟小灵说的一般无二,由此可见,怨念就在这里。

    张禹完全能够断定,这里曾经烧死过人,而且不止一个,是很多人。因为一个人的怨念,不可能这么重。

    另外,张禹还能确定,如果是正常的失火,人被烧死,那是不会有这么大的怨念的,想要超脱,并不困难。

    怨念能够聚集不散,其中必有冤屈。说白了就是,有人故意纵火烧死了这些人。

    “是谁做的?到底有何冤仇,能一下子烧死这么多人......”

    张禹嘀咕一句,脑海中旋即出现了一个人的资料。

    黄韬!曾经在这里经营服装厂,后来投资开发了黄金城小区。

    “黄金城小区......”张禹猛地暗喜一口凉气,他又想到,自己刚来的时候,发现这个小区就有点不对。

    “这里分明是一个阵法,不行......我得仔细看看......”拿定主意,张禹快步离开房间,朝楼上走去。

    这楼一共六层,张禹上去之后,通过顶层楼道内的梯子,可以上到楼盖。

    黑夜之中,星空之下,站在楼盖上,周边的一切,都能看的清楚。

    张禹环顾四望,查看着小区的布局。

    之前身在其中,无法看清这里的楼盘是如何建筑,现在的他,很快就能看出其中端倪。

    小区的正前面,是三栋十二层的高楼,周边一圈,都是十层的电梯楼,中间是八栋六层的步梯楼。

    这八栋步踢楼,四栋为一行,竖着两行。

    看清端倪之后,张禹心头一颤,暗自叫道:“好一座坟!好一座棺材!”

    棺材这东西,在风水中寓意着“升官发财”。有些小区,也会以此来布局。

    可是这个小区,虽然也采用了棺材布局,但是寓意却完全不同。

    在最前面的三栋十二层的高楼,风水局中被称之为“香楼”,看起来就像是三根香。周边的一圈楼,则是被称之为“坟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坟圈子。里面这八栋楼,自然就是“棺楼”。

    这般建筑,绝对是别有用心,若非这里死了人,且有冤魂怨念的存在,万不会这般设计。这分明是安葬亡魂的意思,普通人看不出来,张禹看的分明。

    “这个小区是黄韬开发的......他这是什么意思......”张禹在心中狠狠地说道。

    如果说,黄韬的命数中,是一个丧尽天良之辈,在摸骨中,张禹早就能发现。可是他没有发现,这让张禹越发的纳闷了。

    “黄金城小区到底发生过什么......”张禹心下疑惑,无奈在警局看到的资料,并没有提及。

    他认为,自己绝对有必要再去潘云那里咨询一下。

    从楼顶下来,张禹回到三楼,房门是虚掩着的,并没有锁上,可站在门口,张禹却发现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出来的时候,他可没有开灯,现在里面怎么会有光亮。

    他愣了一下,并没有听到里面有什么特别的声音。把门拉开,张禹走了进去,轻轻将门关上。

    亮灯的位置是客厅,张禹有点疑惑,朝客厅走去,人也是小心戒备。

    “你回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听声音,张禹就能确定,这是杨颖的声音。

    “回来了,你怎么醒了。”张禹朝沙发那里走去。

    杨颖坐在沙发上,身上穿着衬衣衬裤。

    她看着张禹,脸上带着焦虑之色,用不大的声音说道:“小东家,到底出了什么事?”

    之前张禹让她把杨晓东等人引出去,杨颖照做,什么也没去问。但这并不代表杨颖就放心,她心中一直疑惑,特别是发现张禹独自出门,就更加的担心了。

    张禹在杨颖身边坐下,说道:“没什么事,就是这里的风水不太好......”

    “只是风水......没有别的么......”杨颖多少有点不信。如果只是风水,张禹单独找小灵说什么。

    “真没什么......”张禹搂住杨颖的肩膀,又是低声说道:“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你担心小东,其实就是一点风水上的问题,我刚刚出去给解决了,以后都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