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14章 黄金城
    “什么?”杨晓东已经拔了车钥匙,听到小灵的声音,便朝前面看了一眼,什么异常也没看到。

    他拉开车门下车,看向小灵,又道:“怎么了?”

    “你看那儿......”小灵立刻指向前面一楼的那间房子的窗户说道。

    不过这一次,她的脸也转了过去,说来也怪,先前明明看到一团红影,现在里面却黑漆漆的。

    “看了......啥也没有啊......”杨晓东看了过去,费解地说道。

    “可是......刚刚我明明看到里面有一团红影,就像是着火了一样......”小灵不可思议地说道。

    “开什么玩笑,你是不是喝酒喝的眼花了。这家根本没住人好不好,里面连装修都没有。我听超市的人说,是炒房团买的,囤在手里,准备卖高价。还着火,里面就是墙,怎么着......”杨晓东摇晃着脑袋说道。

    “这倒也是......”小灵点了点头,说道:“算了、算了......咱们上楼吧......”

    二人向前走,那个小灵所指的房子,就在她们家一楼。小灵和杨晓东住三楼,回到家里,小灵的父子也在,正在卧室看电视。

    他们家是三室两厅的房子,不过面积不大,也就一百三十多平,格局比较紧凑。

    三个房间,小灵和杨晓东住一间,小灵的父亲一间,另外一间是专门给杨晓东直播的。

    先去跟小灵的父亲打了个招呼,告诉一声回来了,二人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小灵的父亲现在已经恢复了记忆,对于小灵和杨晓东在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他是十分开心的。

    杨晓东进房只是换了一身衣服,随即就进到直播间,打开电脑,要进行直播。

    他只要有时间,那是绝不能耽误直播的。(就跟老铁写书一样,只要有时间,就绝不能耽误码字。)

    小灵则是给杨晓东准备好奶茶和水果放到桌上,然后独自上床睡觉。

    刚刚在楼下看到红影,她觉得可能真的是自己眼花了。正如杨晓东所说,里面就是空房子,怎么可能着火。

    今天也是有点累,小灵躺了一会就睡着了。

    朦胧间,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这样一幅画面。这是一栋小二楼,看起来并不清晰,可蓦地里,小二楼火光冲天。小二楼的窗户内,映出红色的影子,就和自己先前看到的红影很是相似。

    紧跟着,凄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小灵依稀能够看到,有人房间内挣扎的样子......

    “啊!”

    看到这里,小灵吓得忍不住惊叫一声,人跟着睁开双眼,不自觉地做了起来。

    发现是自己的房间,小灵松了口气,重重地喘息两声,“呼呼......”

    “原来是梦......”小灵在心中嘀咕了一句,不知为何,她却十分的紧张,身子有点颤抖。

    她不自觉地想到了一楼房间内的红影,“我先前明明看到里面好像着火了......可为什么转头就不见了......”

    梦中的惨叫声,呼救声,回想起来,又是那样的真切,叫人不寒而栗。

    小灵有点不敢自己睡了,她将床头的灯打开,下床出了房间,能够听到杨晓东直播的声音。

    在杨晓东直播的时候,她不便去打扰,想去父亲的房间,可父亲现在已经睡着。

    没有办法,她上了趟卫生间之后,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靠在床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了。

    张禹的家中。

    床上的萧洁洁此刻盖着被子,白皙的香肩与玉颈都露在外面。张禹侧着身子,左臂放在她的脖子上,让她枕着,另一只手却不知在哪。

    张禹柔情地看着萧洁洁,萧洁洁的双颊满是潮红,被张禹这么瞧着,她完全能够感觉到张禹的火热,更是叫人羞答答。

    萧洁洁轻启朱唇,低声说道:“还说只是动手动脚,我看你差点就把我给吃了......”

    “我这不是没吃么......”张禹坏坏地说道。

    “那你是故意留着劲吃她俩......”萧洁洁白了张禹一眼。

    “哪里有......我这不是陪在你身边么......等下咱俩一起睡觉......”即便是心思被萧洁洁给戳穿,张禹也能老着脸皮,就不承认。

    “拉倒吧......瞧把你给憋的......用不着偷偷摸摸,当我不知道呢......”萧洁洁撅着小嘴说道。

    “你懂得还挺多呢......还知道我憋着......”张禹笑道。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不就是这么回事么......”萧洁洁故意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么说,你还见过猪跑呗......那是怎么跑的......”张禹故意调笑起来。

    一听这话,萧洁洁的俏脸更烫,一下子扭过身子,背冲着张禹,嘴里轻“哼”一声,“凭什么告诉你......”

    “哎呀......”这一刻,萧洁洁突然轻呼一声,不满地说道:“你又使坏......”

    “我坏么......哪里坏......”张禹把脸凑到萧洁洁的耳边,满是无辜地说道。

    “哪都坏,浑身上下都坏......以前还觉得你是正人君子,现在才发现......你最坏了......”说这话的时候,萧洁洁的声音轻柔,这哪里是数落张禹,分明是在鼓励。

    “我这还不正人君子啊......”张禹故意说道:“简直是坐怀不乱......哪怕是圣人,也不过如此吧......”

    “你好不好意思......哪个正人君子的手......总喜欢往那里放......”萧洁洁撇着嘴说道。

    “那还不是因为......你那里面积比较大......一不留神,就容易碰到......”张禹讨好地说道。

    “呸......”萧洁洁轻啐了一声,心里倒是美滋滋的,对于自己的身材,她还是相当自信的。

    紧跟着,她不由得响起往事,也就是张禹救她的那一次。

    萧洁洁慢吞吞地说道:“那天晚上,我的衣服被坏蛋给撕了......你那个时候也都看到了......是不是那个时候就有想法了......”

    “我那个时候能有什么想法......当时让人砍了好几刀......除了疼就是疼......”张禹急忙无辜地说道。

    这一幕,萧洁洁记得清楚,张禹为了让她先出去,挡住坏人,挨了好几刀,衣服都被鲜血染透。

    在重伤之下,张禹甚至也没有抛下她,硬是抱着她,将她送出院墙,并再次挡住那些坏人。

    想到这些,萧洁洁幽幽地转过身子,面朝着张禹,一只手从后面将张禹抱住,柔声说道:“现在还疼么......”

    “现在早好了......”张禹柔声说道。

    “我也不管你当时是喜欢我,还是把我当朋友,亦或就是单纯的见义勇为,反正我这辈子就认准你了。”萧洁洁扁着小嘴说道。

    两个人的脸庞距离很近,嘴和嘴离得更近。二人的一双眼睛对在一起,张禹发现,萧洁洁的眸子都有些晶莹。

    张禹忙故意说道:“原来我是这么被你给赖上的,早知道不救你了。”

    “王八蛋!”萧洁洁立时骂了一句,在张禹的后背上拧了一下,可是的背脊岂是她能拧动的。

    她撅起小嘴愤愤地说道:“得了便宜还卖乖......真讨厌......”

    “讨厌么?”张禹故意问道。

    “讨厌!”萧洁洁答道。

    “讨厌吗?”张禹又问。

    “讨厌!”萧洁洁认真地说道。

    可她的话刚说完,张禹的嘴猛地凑了上去。

    “呜......”

    良久......

    萧洁洁睡着了。

    这次张禹没有用按摩的手段,纯是将她给哄睡的。

    昨天晚上这丫头就没睡,今天白天回家,路也不近,到家后还专门开了个会,要审讯张禹。结果可好,轻而易举的就被张禹给化解。

    见她睡着,张禹这才下床,偷偷地溜进隔壁房间。

    张禹也不容易,等他重新回到萧洁洁身边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他再次抱住萧洁洁,是呼呼大睡,至于说黄信的病,张禹现在是没辙,回头再说吧。

    今天全家没有一个上班的,午后才起来。

    因为今晚要去杨晓东家里温锅,萧洁洁也知道自己不方便去,干脆留在家里。只有张禹和杨颖、方彤三人前往。

    方彤开车一路前往镇西区,靠着车上的导航,找到黄金城并不困难。杨晓东接了电话,就到小区门口等着,见面后一起进到小区。

    张禹的车在宝石泰后面停下,四个人先后下车。才一下来,张禹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下意识地四下张望起来。

    杨颖见他四处瞧,也跟着四下打量,小区的绿化不错,杨颖说道:“这地方不错。”

    “还好了。”杨晓东笑着说道。

    杨颖跟着发现,张禹还在四下张望,就道:“别看了,挺不错的,赶紧上楼吧。”

    “好。”张禹应了一声,跟着杨颖向前走去。

    他之所以会如此,乃是因为他感觉到这里有一个阵法。但是这个阵法,好像不是纯粹的风水布局。只是眼下无法看到阵法的全貌,身在其中,有点说不清楚。

    不过有一点,张禹能够确定,就是在这里,有一股微弱的怨气。

    很快四人就来到杨晓东所住的那栋楼,经过一楼的时候,张禹意外的发现,这里的怨气好像要更重一些。先前感觉到的怨气,好像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张禹顺着玻璃窗朝里面看了一眼,眼下是日落黄昏,看的不太清楚,但也能发现,房间内没有摆设,没有窗帘,似乎都没有装修。

    他随即说道:“小东,这一楼有人住吗?”

    “没人住。”杨晓东说道。

    “怎么没人呢?”张禹又问。

    不等杨晓东回答,杨颖就道:“现在空房子不是太多了,很多炒房的买了房子,根本不住,就等着高价往外卖呢。”

    “老姑说的没错,我上次在超市里也听人这么说的。好像这个房主,当年开盘的时候就把房子给买下了,现在房价翻了多少倍,赚大发了。”杨晓东跟着说道。

    “是这样么......”张禹嘀咕了一句。

    杨颖拉着方彤走进楼梯口,张禹随后进入,看着一楼的房门,张禹的心中仍然狐疑。

    要知道,如果是没有住过人的房子,肯定也没死过人,那是不会有怨气的。即便是住过人,死过人的,正常也不会有。毕竟谁家一百年不死个老头。

    张禹本想用心眼查看一下,但见杨颖她们都上去了,只好跟上,等回头再说。

    进到杨晓东的家里,客厅内早已摆好了桌子。桌子中间,摆放着铜制火锅,菜肴也都摆好。什么羊肉片、鲜肉牛、鱼滑、虾滑、蔬菜、海鲜是一应俱全。

    杨颖拿出礼物,她和张禹可不一样,昨晚虽然折腾到快天亮,可杨颖还想着正事,安排人去买了一套首饰。

    作为婆家人,这也算是杨颖给杨晓东出的聘礼了。

    杨颖拉住小灵的手,将东西送给她,可是张禹却在盯着小灵的脸看。

    小灵明显发现了这一点,心中纳闷,但没敢出声。杨颖瞥眼发现,立刻埋怨起来,“你一个劲的看人家做什么?”

    “你没发现,小灵挺憔悴的么?昨天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张禹说道。

    杨颖随即一瞧,也发现了这一点,说道:“小灵,怎么了?”

    “昨晚没睡好,小东直播完,我也没睡着......没事的......”小灵说道。

    “小东!你看看你,能不能体贴点人,跟张禹学学,细心点!”杨颖马上瞪向杨晓东。

    张禹一听,心中暗说,我指的不是这个。

    杨晓东则是赶紧点头,连连说道:“是、是......今天晚上,我已经请好假不直播了......咱们热闹玩,就让小灵睡觉......”

    小灵她爹则是热情地说道:“都坐、都坐......这都饭口了,你们大老远过来,也饿了吧......吃饭、吃饭......”

    张禹他们脱了外衣,围着餐桌坐下,张禹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早已狐疑不定。

    别人看不出来,以为小灵真的只是没睡好,但张禹却是能够看出来的,小灵这可不是单纯的没睡好,而是被怨气缠住。

    这点怨气,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概,如果说,现在离开这里,几天就会消散,回复正常。可如果一直住在这里,时间久了,人肯定会被拖垮,搭上性命也在所难免。

    “这怨气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杨晓东和小灵父亲的身上没有,只有小灵一个人的身上有呢......这个地方,问题还真就不小,看来等下,我得好好查查......”张禹在心中说道。

    杨颖等人则是将菜肴下入火锅,没一会就熟了。

    杨晓东先端起酒杯,说道:“老姑、张禹、方彤、伯父、小灵……咱们喝一杯……”

    他喜气洋洋,正可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毕竟这不仅仅是乔迁之喜,距离自己和小灵结婚也不远了。

    张禹光寻思着怨气的事儿,根本没注意到杨晓东的说话。旁人都举起了酒杯,就他一个人没动。

    杨颖直接横了他一眼,说道:“发什么呆呢,赶紧举杯喝酒。”

    “啊……”张禹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的拿起酒杯。

    方彤见状,忍不住“噗哧”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