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09章 空弈小尼姑
    中年老板听到萧洁洁三女惊讶的声音,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目光跟着就落到萧洁洁的身上。

    萧洁洁见对方直勾勾地看着自己,不禁有点不悦地说道:“你这么看我什么意思?”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中年老板忙客气地说道:“你就是金都地产和无当集团的萧小姐吧。”

    “你认识我?”萧洁洁狐疑地说道。

    “我和故去萧铭山先生也算是朋友,萧小姐现在名声大噪,我哪能不认识。”中年老板说道。

    “那你是......”萧洁洁说道。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黄韬,黄金海岸是我的产业。”中年老板说道。

    “原来是黄老板,幸会、幸会......”萧洁洁微笑着点头,跟着迟疑了一下,说道:“适才听你旁边的人说,张禹先生就住在这个房间......她说的张禹......”

    这次轮到黄韬愣了一下,他疑惑地说道:“就是无当集团的张先生......你们......难道......”

    说到这里,黄韬突然转头看向服务员,说道:“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在看向服务员的时候,他还故意给服务员眨了下眼睛。

    这服务员也不是傻子,模棱两可说道:“好像是......认错了吧......”

    “你说这人叫张禹,他多大岁数,长什么样?”黄韬马上问道。

    说话的时候,又朝服务员眨了下眼睛。

    服务员连忙说道:“能有三十岁,看起来有点胖......”

    一说到这里,黄韬就道:“你认错人了,别是个叫张禹的,就当成是无当集团的张总。”

    “是、是、是......”服务员连连点头。

    黄韬这回转头看向萧洁洁,说道:“萧小姐,原来是认错人了。”

    昨晚张禹来的时候,那可是直接亮明身份,服务员怎么可能认错。

    黄韬之所以这么做,道理也是很简单的。张禹和萧洁洁是什么关系,明面上看起来是朋友,但以二人如此合作的背景来看,若是没发生什么超友谊的关系,显然是不太可能。张禹来到这里,萧洁洁这边不知道,那跑来干什么?

    黄金海岸是什么地方,黄韬自然最清楚,除了旅游度假,还提供导游服务。天晓得张禹找没找导游,万一找了,让萧洁洁给堵上了,那这个黑锅算谁的。自己找张禹有事,出了麻烦,基本上就不用谈了。

    “认错人了......”萧洁洁嘀咕了一句,多少有点不相信。毕竟昨晚张禹来过,还留下了一封信。

    想到这一层,萧洁洁认定屋里十有**是没人的,但她还是故意说道:“管他认没认错,我看要不然这样,敲敲门,看里面有没有人不就知道了。”

    “这......万一不是......恐怕有点不太好吧......”黄韬说道。

    “没事!要不然我来!”萧洁洁倒是急脾气,两步抢到旁边的门口,直接按动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

    里面响了好多声,半晌之后,终于传出男人的声音,“谁!”

    萧洁洁能够听说,里面的声音不是张禹的,这让她颇为意外。她顺口问道:“是张禹吗?”

    “老板不在......是萧小姐吗?”里面的人来了这么一句。

    “是我,开门!”萧洁洁立刻叫道。

    “咔”地一声,房门打开,里面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

    这位不是旁人,正是张禹的保镖,当时开车送张禹来的。

    张禹开的也是大套房,不可能说自己住,就让保镖也住下了。

    “萧小姐......”保镖马上礼貌地打招呼。

    萧洁洁也认出了这位,不正是别墅的保镖么。杨颖和骆晨、方彤、叶凤凰都过来了。

    看到保镖,方彤即刻问道:“你怎么在这?张禹哥哥呢?”

    “老板在房间呢,我去招呼他......”保镖转身就朝里面跑去。

    一听说张禹在这,萧洁洁、方彤是毫不客气地走了进去,其他的女人也都跟了进去。

    黄韬一看,这自己就没办法了,只希望张禹的屋里没有别的女人了。他还藏了个心眼,没有跟着进去。

    如果说,张禹和某个女人在里面被堵住了,他当场就走。如果说没事,那他就进去。

    萧洁洁等人跟着保镖来到张禹的卧室,张禹跳窗过去的时候,当然不可能告诉保镖。

    保镖上前敲门,里面没动静,他只好招呼,“老板、老板......”

    喊了好几声,仍然没有张禹的动静。

    保镖不敢硬闯张禹的房间,萧洁洁有点急了,喊了一声,“我来!”

    她上前两步,将保镖拨到一边,跟着扭动房门把手。

    房门应手而开,里面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她急匆匆的进去寻找,嘴里叫道:“张禹!张禹!”

    房间内设有屏风,屏风后面的床连被子都没放下,整整齐齐,丝毫看不出有人睡过的痕迹。

    方彤、杨颖她们也都进来,杨颖看向萧洁洁,说道:“洁洁,张禹应该是走了。”

    说着,还向萧洁洁眨了眨眼。

    萧洁洁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信就在桌子上,看来张禹真的有事,送信之后就走了。

    她有点失落地摇摇头,说道:“算了,回家吧。”

    骆晨见她这么说,不禁松了口气。旋即发现,一旁的叶凤凰正在看她。不仅看她的脸,还在看她的腿。

    骆晨被看的有点尴尬,低下头去,全都没有察觉。但她不明白,叶凤凰为什么一个劲的看自己。难道说,自己和张禹在床下的事情,被发现了。

    旋即,骆晨想到叶凤凰曾经和萧洁洁等人说过的话,说她是去吃饭了。

    虽然自己当时已经脱力,羞臊难当,可叶凤凰说话的声音不小,她也能听到。

    想要叶凤凰替自己的失踪找借口,她隐约意识到,叶凤凰应该是真的发现自己和张禹在一起了。可这种事情绝不能说出来,不然的话,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萧洁洁等人一起往外走,那保镖还莫名其妙呢,老板这是哪去了?

    外面站着的黄韬,已经听了个大概,应该是张禹真的不在。

    他微微皱眉,就在这档口,从电梯口那里跑过来一个西装男人。

    “老板、老板......”西装男跑得很快,好像有什么急事,转眼间就来到黄韬的身边。

    “小斌,什么事这么急?”黄韬沉声问道。

    西装男叫陈斌,是黄韬的秘书。他低声说道:“是那个空弈尼姑又跑来了。”

    “她来干什么?”黄韬似乎有点不悦。

    “她说您答应布施的两千万还没给她。”陈斌说道。

    “她又没把人治好,还好意思来要钱,就说我不在!”黄韬没好气地说道。

    “可是......”陈斌皱眉。

    不等他的话说完,就听走廊上一个妙龄少女的声音,“阿弥陀佛,黄施主为何要打诳语?”

    一听到声音,黄韬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色僧衣,黑色袈裟,年纪不过二十多岁,长得十分清瘦的小尼姑站在距离不远的位置。

    这小尼姑相貌秀美,瓜子脸,唇红齿白,特别是一双近心眼,看模样就显得聪慧过人。

    “呵呵......”黄韬干笑一声,说道:“原来是普陀庵的空弈小师太,失礼失礼......”

    “黄施主不必多礼,我此番前来,乃是希望施主信守承诺,兑现答应布施的两千万。”空弈小尼姑说道。

    “两千万可不是小数,我请你们普陀庵来给我儿子治病,结果可好,我儿子的病丝毫没有好转,反而还加重了。小师太你现在向我讨要诊金,是不是不太合适。”黄韬压着性子说道。

    “黄施主难道忘了,在医病之前,咱们有言在先。哪怕治不好,你也会给我们普陀庵布施两千万。这是在佛前的功德,我也是为黄施主好。”空弈心平气和地说道。

    “我现在没钱,等以后再说吧。”黄韬这次干脆直截了当地说道。

    看这意思,就是不想给钱。

    当然,两千万也不是一个小数,哪怕黄金海岸日进斗金,可有钱也不能这么花。

    空弈见黄韬执意不给钱,脸上微微难看起来。

    萧洁洁等人现在已经走到门口,听到他们的对话。萧洁洁几个也是好奇,一股脑地都走了出来,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空弈见到萧洁洁等人,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当她的目光落到叶凤凰的身上时,不由得发出疑惑之声,“嗯?”

    叶凤凰也发现小尼姑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不动了,她干脆也盯紧小尼姑。

    二人四目相对,片刻之后,小尼姑微微一笑,又看向黄韬,说道:“她们是你们的朋友?”

    “算是吧,她们是无当道观张真人朋友。我现在已经打算请张真人出手,医治我的儿子,小师太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就请回吧。等我手头宽裕了,会去普陀庵上香的。”黄韬正色地说道。

    “无当道观......张真人......”空弈沉吟一声,脸上仍然挂着微笑,她慢慢地朝叶凤凰走去,嘴里淡笑着说道:“你是无当道观的人?”

    叶凤凰明显一怔,她隐约能够意识到,这个尼姑已经看穿了自己。

    但叶凤凰并不畏惧,只是淡定地说道:“是的,有什么事吗?”

    “你说呢?”空弈来到叶凤凰的面前,直直地盯着叶凤凰。

    见空弈如此态度,站在叶凤凰旁边的萧洁洁有些不满起来,她直接说道:“你是什么人,说话什么态度?我们是干什么,跟你有什么关系!想要化缘,别找我们,我们就算有钱,也是和道观结善信的!”

    空弈连看都不看萧洁洁,还是面朝叶凤凰,仍然淡淡地说道:“既然你是无当道观的,那再好不过。我想见见你们的张真人。”

    “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如果你想找他,就去无当道观吧!”叶凤凰毫不示弱地说道。

    “是吗?”空弈轻笑一声,突然朗声说道:“张真人!我现在数三声,如果三声过后,你不出来,那后果自负!”

    说完,她顿了一下,就大声数了起来,“一......二......”

    在场的众人,都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张禹明明不在,这个小尼姑竟然这么喊,那不是浪费感情么。

    再者说,就算张禹不出来,她还能掀起什么风浪。

    然而,就在空弈数到“二”的时候,走廊后面突然响起一个开门的声音,“咔!”

    一听到声音,萧洁洁、方彤等人都是一愣,马上转身看去。

    没错,正是她们的套房,房门此刻已经打开,一个身影从里面走出。出来之人自然不是别人,正是张禹。

    一看到张禹从这里冒出来,萧洁洁、方彤、杨颖,包括黄韬和张禹的保镖都是一惊。

    黄韬在心中暗说,张禹怎么在哪,明明和这几个丫头在一起,为什么还整这么一出儿,难道是故意的。

    保镖也嘀咕,这算是什么意思?表明你们昨晚什么也没发生么?就算发生了,我也不敢说啊。

    “张禹!”“张禹!”“小禹!”......萧洁洁、方彤、杨颖和骆晨一股脑地朝张禹跑去。

    只有叶凤凰,不过是慢慢倒退,眼睛始终盯着空弈。同样,叶凤凰也在心中纳闷,这个小尼姑未免也太厉害了。不仅仅能够发现自己是尸修,甚至还能感觉到藏在门后的张禹。

    空弈的注意力,已经不在叶凤凰的身上,只是看向张禹。

    杨颖几个很快来到张禹的身边,萧洁洁气鼓鼓地说道:“你怎么在这?这算什么意思?”

    方彤扁着小嘴说道:“张禹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

    张禹温和地说道:“现在不是说这事的时候,咱们回头再说。”

    跟着,他向前两步,朝空弈打了个揖手,“无量天尊,小师太好是面熟。”

    “阿弥陀佛。”空弈双掌合十,“张真人可真是贵人多忘事,不过也是,在龙湖山庄的时候,贫尼不过萤火之光,怎能与皓月争辉。”

    一听她这么说,张禹瞬间想了起来,当日在龙湖山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上,自己曾经见过这个尼姑。

    这个小尼姑的风水造诣很高,甚至还在上官宁之上。

    “哪里哪里,原来是空弈小师太。”张禹淡定地说道。

    他也不去问空弈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这不需要自己去问,空弈肯定会自己说的。

    “有幸能够在此见到张真人,实在是贫尼的机缘。不知张禹可否借一步与贫尼聊聊。”空弈倒是直接。

    “请!”张禹立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指向萧洁洁她们的套房。

    紧跟着,他就转身朝里面走去,在路过萧洁洁她们身边时,张禹嘱咐道:“在外面等我。”

    “嗯。”......萧洁洁、杨颖等人已经看出问题,都轻轻点头。

    空弈不再理会叶凤凰,慢悠悠地从叶凤凰身边走过,来到套房门口,走了进去,还顺手将房门给带上了。

    叶凤凰看向房门,心中暗说,这个尼姑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要挟张禹!

    她的拳头不由得捏紧,眸子中闪出一丝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