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12章 杨晓东和小兰
    张禹很快察觉潘云目光有异,纳闷地说道:“我脸上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潘云赶紧说道:“就是看你太憔悴了......你、你快点到沙发上躺会,好好休息......我现在就去做鉴定......”

    “好。”张禹点头,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他也是真困了,等潘云出门,他靠在沙发背上,闭上眼睛。转眼的功夫,人就睡了过去。

    没过多一会,潘云便从外面回来,进门看到张禹靠在沙发上已经睡着,她不由得一阵心酸。

    “看来他昨晚真的是有事,不是在躲着我......”潘云心里嘀咕着,放轻脚步,慢慢地走到张禹身边坐下,像是生怕惊醒张禹。

    昨晚张禹走的时候,潘云好一阵难过,当时还以为张禹是躲着她,现在她意识到,不是这么回事。

    她用爱怜的目光看着张禹,脑子里满是两个人相识后的点点滴滴。从第一次在中介门口见面,张禹一个人打翻那么多人,到算出她有危险,又恰巧相救,再到两个人一起去执行侦查任务......

    两个人从相识到现在,也不过是一年半的时间。但这一年半中的经历,仿佛如同一个人几年的经历。

    想着这些,潘云的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甜蜜的微笑,她慢慢地将脸颊靠在张禹的肩膀上。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过了能有两个来小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当当当......”

    听到声音,潘云一凛,慌忙地坐直身子,开口问道:“谁?”

    张禹也听到了声音,睁开眼睛。

    外面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潘队,你要的鉴定报告出来了。”

    “好。”潘云现在可是副队长,她站起身来,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女警,和潘云的年纪也差不多,她将一个档案袋交给潘云。

    潘云接过,说了声“谢谢”,又和女警客气了两句,女警才离开。

    关上房门,潘云看向已经醒来的张禹,说道:“鉴定报告出来了。”

    “快看看是什么结果。”张禹站了起来。

    潘云走到沙发旁,将档案袋打开,从里面取出dna鉴定报告单。

    前面的内容,其实看也没用,潘云只去看最下面的鉴定结果,一大段鉴定意见,说白了其实就是一句话是亲父子关系。

    潘云将鉴定结果递给张禹,说道:“是亲生父子,这是谁的?该不会......跟你有什么关系吧......”

    她实在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

    张禹连忙说道:“当然跟我没关系了,我只是遇到点问题,需要做一下鉴定。”

    说着,他结果报告单,看了一下最下面的内容。

    “遇到了问题,什么问题......还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潘云说道。

    “没......”张禹刚说了一个“没”字,心思跟着一动,说道:“还真有个事,不知道方不方便。”

    “什么事?”潘云问道。

    “你知道黄金海岸的老板黄韬吗?”张禹说道。

    “知道,怎么了......”潘云说道。

    “是这样的......我想了解一下他的过往,不知道你们警方有没有资料......”张禹说道。

    “这个......”潘云略一迟疑,说道:“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我只是想要印证一下。若说重要,确实也挺重要的。”张禹说道。

    “那你等着......”潘云说着,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现在警队的资料,全都是联网的,尤其是她这样的刑警队副队长,掌握的资料更加详细。

    很快,她就输入秘密,调取了关于黄韬的资料,然后说道:“你过来看吧。”

    张禹几步来到潘云的身畔,电脑页面上显示着“黄韬”的资料,以及他的照片。

    照片上的黄韬,正是今天早上见到那位,资料上的内也算详细。毕竟这么大的老板,在申请营业执照的时候,也需要上交履历。

    黄韬的学历,毕业于哪所学校,哪年从事哪个行业。

    在十六年前,黄韬开设金达豪ktv,一年后,又开设洗临门桑拿浴。又过三年,也就是十二年前,黄韬在镇西区成立金达服装厂。四年后,金达服装厂原厂拆除,黄韬在工厂原址开发建设黄金城小区。两年后,黄韬买下目前黄金海岸的地皮,建设黄金海岸度假村,一直至今。

    看着黄韬的履历,张禹也不禁感慨,这位老兄看来着实是一个人物。

    可如此一来,张禹反而更加纳闷了,从黄信的命数上看,他是因为父亲的缘故,遭到了报应。可黄韬却没有半点有损阴德的命数,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潘云扭头看向张禹,见张禹的脸上满是疑虑,好奇地问道:“怎么了?这个黄韬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我只是在算命的问题上,发现了点难以解答的问题。”张禹说道。

    “又是算命......”潘云一笑,说道:“别想那么多了,伤神。现在到午饭时间了,咱们去吃什么。”

    “随便,我请客。”张禹立刻说道。

    “既然张总情况,那我就不客气了。走,前面的步行街上新开了家西餐厅,说是蛮不错的。”潘云关了电脑,笑嘻嘻地站了起来。

    两个人一起去吃西餐,吃饭的时候,张禹多少有点心不在焉,脑子里多是关于黄韬父子的事情。

    父子二人的命数,自己想不出个所以然,哪怕是黄信的病,自己一时间也想不出该如何治疗。他可是答应过空弈的,会抽出时间帮办法,奈何降头之术,张禹并不了解。虽说一法通百法通,自己有心眼,有五雷正法,能够治疗许多疾病,但他对于降头没有半点认知。如果冒然出手,天晓得会不会适得其反。

    吃过午饭,张禹送潘云回警局,然后喊来保镖,坐车回家。

    一路回到吉祥别墅区,自己的家中。

    他朝大客厅走去,跟着就见三个女人躺在沙发上。

    杨颖躺在中间的大沙发上,萧洁洁躺在右侧的单个沙发上,脚丫子伸到杨颖这边,和杨颖的差不多对在一处。方彤躺在另外一个双人位的沙发上。

    看到这个,张禹皱了皱眉,心中暗说,怎么还在这里睡。

    “铃铃铃......”

    蓦地里,沙发前的茶几上,响起了手机铃声。

    三个女人几乎是一起睁开眼睛,看到张禹站在旁边,萧洁洁马上大声豪气地叫道:“你回来了!”

    说着,她拿起了桌上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就直接挂了。

    张禹一看这架势,隐约就能猜出来,十有**是门口的保镖打的电话,向这丫头通知自己回来了。

    “回来了......”张禹的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说完这话,他就朝沙发这边走去,直奔杨颖所坐的位置。

    不等张禹坐下,萧洁洁就抢先一步,窜到杨颖的旁边坐下,跟着叫道:“让你在这坐了吗?”

    “我......”张禹摊开双手,一脸的无辜,干脆向旁退了一步,坐到小丫头方彤的沙发扶手上。

    方彤扁起小嘴,没有出声,张禹朝她看过去,方丫头只是做出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

    “你什么你?昨晚什么意思?”萧洁洁撅起小嘴,大声问道。

    “没什么意思......”张禹又是无辜地说道。

    “演戏,还在这跟我演戏!”萧洁洁说着,伸手指向茶几上的一张纸,又行叫道:“你自己看看,这算什么意思?”

    张禹伸手将纸拿过来,只见上面写的是,“洁洁,你以为你离家出走,跑到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其实我的心底,一直关心着你,主要是这段时间太忙,才没有回家。今天晚上我追到这里,本来想给你道歉,可是见这么多人都在打麻将,就没进去。我还有点急事,得先去办事,乖乖的回家。等我忙完,马上就回家负荆请罪。爱你的张禹。”

    一看到这个,张禹知道,这封信是骆晨替他写的。

    信上的字和自己的字,还是有点差别的,也就是“张禹”俩字,基本上差不多。

    萧洁洁之所以认不出来,那是因为她没见过写字,见到过的只有签名。

    张禹也不能说这是骆晨写的,只好说道:“我这不是昨晚担心你们,就去黄金海岸找你们,结果看到你们打麻将,就给你留了个纸条。”

    “然后你上哪了?”萧洁洁问道。

    “然后......我有急事,就去办事了......”张禹笑呵呵地说道。

    “那你怎么又从房间里冒出来了呢?”萧洁洁这次瞪起了眼珠子。

    瞧这架势,颇有点媳妇审问夜不归宿的丈夫的意思。

    “我这不是忙完就回来了么......寻思着,看看你们走没走......”张禹又是满脸堆笑着说道。

    “那怎么没见你从门里进来呢?”萧洁洁问道。

    “走窗户不是方便么......”张禹舔着脸说道。

    “噗......”一听这话,方丫头直接笑喷了。

    “你笑什么笑,现在是审问他呢?”萧洁洁瞪向方彤。

    方彤撇了撇嘴,说道:“洁洁,你就别难为他了,张禹哥哥也是真的有事......”

    “你就一直纵容他,等哪天狐狸精再找上门来,有你哭的时候!我这是防范于未然!”萧洁洁理直气壮地说道。

    “这也是......”方彤看向一旁的张禹,扁着小嘴说道:“张禹哥哥,你要是有正事要做,我们是不会拖你后腿的......只要你不找狐狸精就好......”

    “我没找......”张禹忙委屈地说道。

    虽说自己和孟星儿并没有断了联系,可这次从英吉利回来,自己真的没过去。

    “是么......”萧洁洁站了起来,慢悠悠地来到张禹的面前,然后在张禹的身上嗅了起来。

    “你属狗的,这么闻......”张禹皱眉说道。

    “闭嘴......”萧洁洁撅起小嘴说道:“前几天我看《驭房有术》,上面说,想要判断老公在外面有没有女人,闻他身上有没有香水味,就能分辨出来。”

    (老铁:我没这么写过。怎么可能会出卖男同胞呢。)

    “那你闻出来有香水味了么......”张禹自信地说道。

    毕竟潘云是从来不喷香水的。

    “香水味是没有......可是......怎么有股尿臊味呢......”萧洁洁疑惑地说道。

    这话幸亏没让骆晨听到,要是听到了,估计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张禹也是心头一颤,这可不能实话实说,他反应也快,略一迟疑,就有了计较。张禹随即说道:“我今天不是去给黄老板的儿子看病么......这病号的房间里,味就别提了......我进去的时候,脑袋都好熏炸了......”

    “原来是这个味道啊......”方彤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急切地说道:“你赶紧去换套衣服......别穿这个了......”

    “对对对......”萧洁洁也是连连点头,“赶紧上楼换衣服去......”

    张禹如蒙大赦,心中暗说,我真是一个天才,这就让我给糊弄过去了。

    “铃铃铃......”蓦地里,茶几上又响起了手机铃声。

    这次是杨颖的手机,她拿起来一瞧,马上接听,“喂,你好......是小东啊......好好好......你让门口的保安接电话,我跟他说......保安么,我是杨颖......对、对......他是我们家亲戚,你放他进来吧......好,麻烦了......”

    挂断电话,杨颖看向张禹,说道:“小禹,是小东来了,你先上楼换衣服,然后下来坐。”

    “好。”张禹也没二话,当即上楼。

    杨颖让方彤和萧洁洁在这里坐,她独自出了别墅,到院子里等着。

    没过一会,一辆保时捷看了过来,在别墅门口停下。

    紧跟着,从车内出来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杨颖的亲侄子杨晓东,女的则是小兰。

    一看到二人是坐着保时捷来的,杨颖不由得怔了一下,这小子哪来的钱。

    要知道,现在的杨颖已经今时不同往日,街上的好车,基本上都能叫出名字。

    “老姑!”杨晓东一看到杨颖,直接挥手打招呼。

    小兰也跟着喊道:“小阿姨。”

    “你们今天怎么过来了。”杨颖满脸笑容,给门口的保镖做了个手势,保镖立刻开门。

    “快开车进来。”杨颖又笑着说道:“小东,现在出息了,又开上保时捷了。”

    “小阿姨,你看错了,我们这车不是保时捷。”小兰笑嘻嘻地说道。

    “不是么......我看跟保时捷一样啊......”杨颖打量起这辆白色的保时捷。

    “这是宝石泰......说白了就是众泰......出来混事的......”杨晓东大咧咧地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