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11章 鉴定
    黄韬一直在旁边瞧着,张禹的表情有异,马上紧张地问道:“张总,情况怎么样?我儿子的病......能不能治好......”

    “这个现在还没能确定......”张禹说着,站了起来,看向黄韬,又打量起黄韬的面相。

    黄韬见张禹一直这么看着自己,有点担心地说道:“我脸上......怎么了?”

    张禹故意皱眉说道:“令郎的情况很严重......”

    “那、那怎么办......我已经找了很多医生和奇人异事,可都无法治好他......张总,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不管你要多少钱,只要能治好我儿子,都没有问题......”黄韬焦急地说道。

    “这个......”张禹故作迟疑,随后说道:“黄老板,你先别着急,先坐在这里......”

    说着,张禹拉住黄韬的手,让他坐在床上。

    黄韬不解,但还是坐下,满是疑惑地看着张禹。

    张禹平和地说道:“现在我需要通过命理来判断令郎能不能医得好。请黄老板坐在这里,我来看看你的命相如何,看令郎还有没有的救。”

    “好、好......只要能治好我儿子......让我怎么样都行......”黄韬忙不迭的答应。

    就这样,张禹将双手放在黄韬的脸上,不重不轻地摸了起来。

    一旁的空弈,自然明白张禹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她也不出声,仍然是淡定地看着。

    以张禹的摸骨之术,很快就能摸出来黄韬的命数。黄韬家庭出身不错,虽说不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却也家境殷实。差不多二十七八岁的时候交大运,通过努力,有了今天。

    张禹能够确定,黄韬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寿数也很长,能够活到九十岁。只可惜,将会断子绝孙,而且用不上一年,便会遭逢丧子之痛。

    从断子绝孙和丧子之痛这两点,大体上可以断定黄韬和黄信在命数上有相连的地方。

    但确实也有让人不解的地方,黄信明明是父亲造孽太深,有损阴德,报应在他的身上。而黄韬却没有做过损阴德的事情,这其中到底差在什么地方?

    张禹放开双手,又看向熟睡的黄信,,心中也无法确定,问题的所在。

    琢磨一下,似乎只有先看看黄信是不是黄韬的亲儿子了。

    通常来说,是不是亲父子,靠两个人的命数,大体上就能判断出来。无奈两个人命数中有相同,也有不同的地方,就让人有点难以分辨了。

    当然,辨认二人是否是亲父子,方法很简单,一是滴血认亲,二是dna检测。

    很多人说滴血认亲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可是对于道家来说,完全可以通过这种手段也轻易的辨认出双方是不是亲生的。

    只是这种方法有点太明显了,张禹不能这么做。

    坐在床上的黄韬见张禹放手,赶紧开口问道:“怎么样?有办法么......”

    “有点困难,但也不是不行......这样,先借黄老板和令郎的头发用一下......”张禹说道。

    “头发?”黄韬纳闷地看了看张禹,跟着又看了眼空弈,说道:“二位为何都要借我父子的头发......”

    一听这话,张禹明白了,原来空弈当初也怀疑二人是不是亲父子,所以要了人家的头发,去做dna检测。

    空弈淡淡地说道:“自然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治好你儿子。只可惜,我的修为有限。张真人或许能治好。”

    “是的。”张禹点头说道。

    “原来是这样。”黄韬从头上揪了一根头发递给张禹,跟着说道:“我让人拿剪刀,别惊醒了我儿子,他每天都很晚才睡......”

    “好的。”张禹点头,接过了黄韬的头发。

    黄韬很快让人拿来剪刀,张禹亲自动手,在黄信的头上剪下来一根头发,然后将两根头发用符纸包好。

    看他用符纸来包,好像还真有点施法的意思。

    黄韬说道:“张总,接下来要怎么做?”

    张禹现在最好奇的是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亲父子,对于黄信目前的病症,他也没有把握。

    再者说,黄信现在的情况属于应了命数,为父亲伤天害理,有损阴德的过去遭了报应。

    虽说祸不及家人,谁人犯法,谁人一力承当。可在道家,甚至佛家,都认为这是因果,是不能靠人力去挽回的。也正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但凡断子绝孙的因果,那都是最重的,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缺德事呢。

    张禹是医者父母心,这也得分人。他可以匆匆赶往光明镇,在最短时间内救好那些孩子,但不是说,是个人他都会去救。

    这种因果报应的人,那是绝对不能救的,否则的话,就是有违天道。

    “接下来,我得回去研究一下。”张禹说道。

    “那得研究多久?”黄韬站了起来,满是焦急地说道:“请您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我儿子......求求你了......他妈死的早,我就这么一个儿子......”

    “好、好......”张禹平和地说道:“黄总不要着急,这治病也不是一时半刻,给我点时间。”

    “那好,麻烦张总了。”黄韬真挚地说道。

    “我还有点事,这就先告辞了。我会尽快想出办法。”张禹说道。

    “不管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这是我的名片,张总来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我到外面迎接。”黄韬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张禹。

    张禹接过名片,揣进兜里,又和黄韬客气了两句,黄韬亲自送他出门。

    空弈也不出声,跟着张禹一起离开,黄韬亲自将张禹送到停车场。张禹给保镖打了个电话,让保镖也过去等着,毕竟不会开车。

    到了停车场,张禹又和黄韬意思了两句,就要上车离开。

    空弈见他要走,突然说道:“张真人,能坐我的车么。”

    “坐你的车?”张禹疑惑地看向空弈。

    “是啊,请稍等。”空弈说着,朝前面停车的位置走去,她从兜里掏出钥匙,按了一下,旋即就听“嘟嘟”的两声。

    她找到自己的车,坐上去之后,就开了过来。

    空弈的座驾,并不是什么好车,不过是一辆速腾。她把车开到张禹的旁边停车,拉下车窗说道:“请。”

    张禹料想她肯定是有什么话要说,便示意自己的保镖独自开车,跟着这辆车,然后坐进空弈的车。

    坐稳之后,车子发动,黄韬还在那里挥手道别。

    坐在空弈的车上,张禹觉得多少有点别扭,这是他第一次和尼姑距离这么近。车子一路离开黄金海岸,空弈瞥了他一眼,才开口说道:“你也是要去做dna检测吧......”

    “没错。”张禹直截了当。

    “想必我说的那些话,张真人已经认证的差不多了,就差这最后一点了。”空弈扬起了俏脸,颇为得意地说道。

    “一点没错,我现在真的很好奇。”张禹说道。

    “结果我已经认证过了,绝对是亲父子。我知道,张真人一定要做过鉴定之后,才会完全相信。”空弈微笑着说道。

    “我现在已经有九成相信。最后这一成,就差鉴定结果。”张禹说道。

    “那我希望张真人不要忘了咱们事先说好的事情。”空弈又是微笑着说道。

    “黄信的症状,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实在没有把握治好。看他的脉象,能不能再撑半年都两句话说,我的事情很多,可没有那么多时间。”张禹说道。

    “这个我知道,张真人要去英吉利参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这么重要的事情,肯定是不能耽误的。但是......张真人也应该信守承诺,抽点时间出来......”空弈斜眼看向张禹。

    “好吧......既然已经答应了你,那如果鉴定结果真的是亲生父子,我就抽出时间想想办法......”张禹说道。

    “那就有劳张真人了。阿弥陀佛......”空弈颔首微笑,接着说道:“张真人要去哪家医院,我可以送你......”

    “不必了,我在前面下车。”张禹说道。

    “张真人看来是有点讨厌我......”空弈又笑了起来。

    “你我本来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张禹也笑了。

    “这倒也是。”空弈又道:“张真人的电话是多少?”

    “问这个做什么?”张禹问道。

    “总要互相留个电话吧,要不然怎么找我。”空弈说着,从袈裟内掏出自己的手机,“我的号码是138xxxxxxxx,要不然张真人给我打过来也好......”

    “好吧......”张禹掏出手机,按照空弈的号码拨了过去。

    “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啊好新鲜......”

    空弈的手机立刻响了起来,张禹一听这歌词,就知道是黄梅戏《女驸马》。张禹不由得笑道:“真没想到,小师太的手机铃声是这个......”

    “我喜欢啊,也没有哪条规定说,尼姑就不能喜欢黄梅戏......”空弈微笑着手机挂断,又自己小声唱了两句,“为救李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中状元着红袍,帽插宫花好啊好新鲜。”

    唱完之后,她又微笑着说道:“张真人你不也是很少在道观里念经么......”

    “你还蛮有趣的。”张禹平和地说道。

    “彼此彼此。”空弈说着,将车慢慢在路边靠下,等车挺稳,她又说道:“张真人请下车吧,不过希望在张真人再来黄金海岸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有什么事吗?”张禹问道。

    “一来是虚心学习,二来是张真人也需要一个司机吧。”空弈又笑了。

    她喜欢笑,张禹深深地发现了这一点,两个人在一起说话的时候,空弈总会露出笑容。

    “既然有免费的司机,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今天有点累,鉴定之后,也不能过去,明天去的话,给你打电话。”张禹说道。

    “看得出来,张真人昨晚一夜未眠,是应该好好休息。我就不多打扰了。”空弈再次微笑。

    张禹确实一宿没睡,听空弈的口气,好像是说张禹晚上干了点什么。张禹心中也委屈,自己在床底下躺了三个多小时,容易么。

    但他懒得和空弈解释这个,直接说道:“那我先下车了,再见。”

    “后会有期。”空弈微笑着说道。

    一听到这四个字,张禹突然打了个激灵,不自觉地看向空弈。

    空弈愣了一下,跟着微笑着说道:“怎么了?”

    “没什么。”张禹说着,拉开车门下车。

    他的座驾,一直跟在后面,保镖看到空弈停车,也跟着在路边停车。

    张禹径直朝自己的座驾走去,不过还是下意识地转头朝空弈的车看去。

    空弈正扭头看着他,在空弈的脸上,依旧挂着微笑。

    虽然隔着车玻璃,但二人也能彼此间看清对方。张禹轻轻摇头,转过头去,很快回到自己的车上。

    他这边上车,空弈已经发动车子,朝前面开去。

    张禹坐在车的后排,吩咐司机,前往公安局。虽说是要去做鉴定,但张禹也不打算自己去医院,到公安局找白队帮忙多少,效率还高。

    当然,是不是真的去找白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司机开车一路来到警局,快到的时候,张禹掏出手机,翻开了电话本。里面有白队的电话号码,可迟疑了一下之后,张禹不自觉地拨了潘云的电话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响起潘云欣喜的声音,“喂,张禹吗?”

    “是我,我现在马上到警局了,你在吗?”张禹问道。

    “在!”潘云立刻说道:“我现在下楼。”

    “好,那等下见。”张禹说道。

    挂了电话,张禹昂起头来,心中感慨,这或许就是剪不断理还乱。

    车子在警局院外停下,潘云已经到门口等候。张禹下了车,让司机休息,和潘云一起朝里面走去。

    二人来到刑警队,潘云的办公室。才一进门,潘云就关切地说道:“你的脸色怎么还这么憔悴,该不会昨晚到现在没睡觉吧。”

    “有点急事,结果就没睡。现在过来,是想麻烦你一件事的。”张禹说道。

    “什么事?”潘云急忙问道。

    张禹从兜里掏出符纸小包,展开说道:“这里面有两根头发,我想请警方帮忙鉴定一下,看这两个人是不是父子关系。”

    “哦?”潘云愣了一下,没想到张禹过来是干这个。通常做dna鉴定是不是父子,往往是怀疑儿子是不是亲生的。不过张禹,似乎还没有儿子吧。

    但是潘云仍然是诧异地看着张禹,似乎想要从张禹的脸上看出点蛛丝马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