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08章 也许是重名吧
    看着骆晨复杂的目光,张禹愣了一下,不解地说道:“是我......怎么了......”

    “我想起来了......我曾经是一个老千,还千过你和杨颖......有一次我为了窃听消息,躲进了床下......而你......正好也在下面......就跟刚刚一样......我、我趴在你身上......之后也是我先从柜子里出来的,你就躺在我的身边......接下来......我们俩还......”骆晨的手仍然颤抖着放在张禹的脸上,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双颊火红,显得极为羞臊。

    毕竟接下来二人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无法描述。

    张禹自然记得之后二人都做了些什么,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骆晨竟然会突然想起来。张禹不由得问道:“那除了这个,其他的事情,你都想起来没有?”

    “其他的事情......”刚刚记忆中,只有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这让骆晨回忆起当时的前因后果。现在这般问,她又用力的回忆起来,紧跟着,她就感觉到脑仁一阵剧痛,“啊......”

    骆晨的双手立时死死的抱住脑袋,她低着头,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你没事吧?”张禹连忙过去扶住骆晨的肩膀,关切地说道:“别想了......别去想了......”

    “呼......呼......”骆晨重重地喘息两声,不去回忆,她的脑袋也不再像刚刚那样疼痛。

    张禹伸手抓住骆晨的手腕,脉搏没有什么异常,他跟着用心眼去查看骆晨的灵慧魄。骆晨的灵慧魄有一点残缺,这个张禹曾经看到过。只是他曾经看到过的情况,和现在有点不一样。

    以前骆晨灵慧魄,损失的那一块,看起来是一个月牙。可是眼下,中间靠后的位置竟然补上了一块。也就是说,骆晨现在已经恢复了一部分记忆。

    这一部分记忆,正好是她做老千,以及认识张禹的那一块。

    张禹明白,她之所以能够恢复这段记忆,全是因为刚刚在柜子中太过紧张,大脑难免也要受到一些冲击。自己从柜子出来的那一刻,竟然唤起了骆晨的那一部分记忆。

    这种情况,在医学中也是有的,失忆的人在受刺激的时候,特别是碰到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极有可能唤醒她的记忆。当然,这些记忆有可能是全部,也有可能是一部分。

    了解了她的情况,张禹睁开眼睛,关心地看向骆晨。骆晨正扭头看着她,眸子中仍然是复杂的神情。

    被她这么瞧着,张禹不自觉地有点尴尬,毕竟二人曾经发生过的那段事情,人家现在已经记起来了。

    张禹难为情地说道:“那次的事情......对不起......”

    “其实......也没什么了......而且当时还是......我主动的......”骆晨难为情地说道。

    她的记忆终究有限,生命中还有两处断片,哪怕是记起自己的职业,其中不少也是零零碎碎。

    虽然她这么说,可张禹还是有些不自然。一来是两个人之间的这段事情,二来是骆晨还有一个儿子,而那个孩子就是一枝梅,已经自杀在太行山。

    张禹本不想让一枝梅死,只想抹掉他前世的记忆,让他回复今世的记忆。

    一枝梅的死,是一个无奈的结局,可张禹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和骆晨交代。

    “骆晨姐......你现在已经恢复了部分记忆......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回想起来......如果,你想回想起来的话,家里还有药......”张禹认真地说道。

    “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骆晨有点紧张地说道。

    “那不着急,不论什么时候,你想恢复记忆,我都会帮你回复的。”张禹温和地说道。

    “嗯。”骆晨轻轻地应了一声。

    她的目光很容易就能看到还有不少“水”正从柜子里渗出来,再看自己的打底裤,也已经不像个样子。

    这又一次让她羞臊不已,她怯怯地说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咱们先去你的房间......等下我再过来收拾......”张禹说道。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

    可是,坐在原地的骆晨只是手动了动,似乎是在用力撑起身子,却没有起来。

    “怎么了?”张禹问道。

    “我......我现在身上一点劲也没有......能不能扶我一下......”骆晨难为情地说道。

    张禹连忙蹲下,将骆晨轻轻地扶了起来。骆晨才一起来,身子就软绵绵的瘫在张禹的身上。

    她已经完全脱力,身上没有半点力气,哪怕是有张禹搀扶,脚都跟不好使一样。这倒也是,谁在床底下趴这么长时间,又憋着尿,等出来的时候,腿都会发软。

    张禹一看不成,只好说道:“我抱你过去吧。”

    “嗯。”

    骆晨轻轻应了一声,张禹直接手臂一勾骆晨的膝弯,将骆晨横抱起来,快速地朝外面走去。

    骆晨下意识地勾住张禹的脖子,贴在张禹的怀里,她看着这个男人,时不时地又要看一下湿透的裤子,心中五味杂陈。

    张禹将骆晨抱回她的房间,将人放到床上躺好。

    他也明白,女人在这种情况下是最尴尬的,于是他直接说道:“你先换一下衣服,我过去收拾一下。”

    言罢,他就转身朝外面走去。

    “我......”

    骆晨的嘴里吐出一个字来,张禹停下脚步,转头说道:“还有什么事吗?”

    “我......”骆晨欲言又止,说道:“我没什么事......”

    “真没事吧?”张禹哪能看不出骆晨的状态。

    “真没事。”骆晨说道。

    “那我就先过去了,有什么事跟我说。”张禹跟着就快步走了出去,直奔萧洁洁的房间。

    进到房间,来到刚刚的位置,张禹看了之后,也是皱眉。

    床下的柜子里都是湿的,还能看到明显的积水,地毯也是湿的,而且湿的很严重。由此不难看出,骆晨憋的有多严重。

    张禹也好不到哪去,现在自己裤子上,还有衣服的下摆都是湿透的,就这个样子,怎么出门。

    琢磨了一下,张禹有了计较。

    自己不是有火雷诀么,正好现在可以用用。他以前多是用在人的身上,也就是在皇家赌场的时候,用来制造雾气。

    其实制造雾气的原理和烘干衣服,基本上是一样的。

    拿定主意,张禹默念真言,很快就见他的裤子上,开始用热气向外散发,就跟水雾似的,和在暖炉上烘烤衣服都差不多。

    没一会功夫,水雾越来越少,终于不见。张禹低头再看,裤子已经干了,只是上面有些印迹和些许褶皱。但不管怎么说,也比湿透了强。

    张禹又用这招,很快将地毯和床板烘干。

    说实话,创造出五雷正法的祖师爷要是知道张禹用火雷诀干这种事,估计都得气炸了。

    清除了这里的痕迹,张禹走出房间,又朝骆晨的房间走去。

    他先前出来的时候,没关房门,现在房门是关上的。

    时间也不短了,张禹轻轻敲门,嘴里问道:“好了吗?”

    “好了......”房间内响起骆晨有点难为情的声音。

    这让张禹有点纳闷,扭开门一瞧,只见骆晨正拘束地坐在床边。

    在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小衫,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翻白毛的外套,腰间是一条黑色的皮短裤,裸露着双腿,下面是黑色的靴子。

    她清瘦的面颊带着红晕与一抹憔悴,还有些黑眼圈。那双**着实白嫩,张禹也是领教过的。

    看到骆晨没穿裤子,张禹好奇地问道:“怎么穿这么少......不冷吗?”

    “我......我昨天一直在公司,也没回家收拾......就直接过来了......现在都湿了......也没法穿身上......只能赶紧回去了......”骆晨又是尴尬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那咱们......下楼找她们......”张禹说道。

    “你就别下去了,省的被看到不好......我这个样子,别解释不清楚......”骆晨心虚地说道。

    两个人也没有发生什么,骆晨主要是因为想到两个人的过去,才会如此心里发虚,怕人误会。

    她跟着说道:“而且你的裤子......咦?你......你的裤子怎么干了......”

    骆晨才注意到,张禹的裤子竟然是干的。之前上面都被浸透了,这是怎么回事,任谁都得纳闷。

    “我用了点小手段,把裤子弄干了。”张禹说道。

    “还有这样的手段......那能不能帮我把打底裤弄干......我现在......特别不得劲......”骆晨说到这里,俏脸更红。

    “那我试试。”张禹说道。

    骆晨马上拿过床边的皮包,将拉链拉开,跟着就手从里面打底裤掏了出来。

    不曾想,随着打底裤的出来,一条浅绿色的小裤裤跟着被带了出来。

    这条小裤裤已然湿透,看到小裤裤被拽出来,骆晨忙一把给抓住,放回包里。

    她的双颊火烫,根本不敢抬手去看张禹,只是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你帮我......把这个弄干就好......”

    张禹刚要点头,不想外面突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紧接着,她又听到萧洁洁担心的声音,“骆晨姐哪去了,服务员说没看到她......”

    一听到这个声音,骆晨脸色大变,连忙抱住打底裤,急切地看向张禹,从嗓子眼里挤出声音,“怎么办?”

    “我先躲起来。”张禹说着,一步抢到床的另一侧,果不其然,床下有一个柜子,张禹拉开柜门,习惯性地钻了进去。

    骆晨则是快速将打底裤放进包里,拉上拉链,然后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才朝外面走去。

    她出了卧室,就见萧洁洁、杨颖、叶凤凰、方彤四女正朝她的卧室走来。

    四女登时看到她,萧洁洁等人都欣喜地冲了过来,一个个急切地说道:“骆晨姐,你去哪了?”“骆晨姐,急死我们了。”“骆晨,你刚刚跑哪去了,我们到处找你。”

    四人中只有叶凤凰一个人没说话,仿佛没事人一样。但她的目光,却在四下扫动,像是在找什么人。

    骆晨的脸上,还有些发红,带着一丝慌张之色,她半天才道:“我有点饿了......就出去买吃的了......”

    果然,她的脸色已经被发现,方彤嘟着小嘴,好奇地问道:“骆晨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是啊,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萧洁洁又是担心地说道。

    “没什么事......”骆晨赶紧说道。

    杨颖这次没有出声,目光则是落在骆晨的腿上。骆晨腿上没穿打底裤,这可是冬天。在这之前,骆晨可是穿着打底裤的,现在为什么会这样?

    她心下狐疑,却没有开口去问。

    萧洁洁和方彤多少有点粗线条,二女虽然也看到,但觉得这么穿也没啥不妥,就没有寻问。

    “没什么事就好,我们也放心了。”方彤说道。

    萧洁洁终究不是那么单纯,以为骆晨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于是她带着歉意说道:“骆晨姐,其实我也知道自己错了,不应该把大伙都拉到这里来......说真的,你刚刚不见的时候,可吓死我了......生怕你出什么事......虽然你说没事,可是我还是有点担心,你千万不要瞒着我们......不管遇到什么麻烦,都有我们一起承担,如果我们解决不了,还有张禹这个臭家伙呢,她肯定能解决......你不要害怕,也不要担心,有什么事直说就行......”

    “真的没什么事。”骆晨现在紧张的心绪也缓和过来,微笑着说道:“我就是出去买了点吃的......咱们家本事这么大,谁敢惹咱们啊,如果有麻烦的话,我肯定会说的......”

    “这样就好。”萧洁洁重重地点头,接着提议道:“现在天都亮了,我看要不然......咱们这就回家吧......要是困的话,回家再继续睡......”

    “好。”“好。”......

    几女都是点头,当即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又不是出来旅游,顶多是萧洁洁带了个皮箱。

    她们五个带好东西,这就出了房间。

    一到走廊上,正好看到有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女服务迎面走过来。

    五女并没有在意,毕竟也不认识,还以为是新来的住客。毕竟这个男人派头十足,一看就像是老板级人物。

    服务员和中年男人直接来到她们旁边的房间,五女刚要往前走,却听那服务员开口说道:“老板,这就是张禹先生的房间。”

    “啊?”……一听这话,萧洁洁、方彤和杨颖三人都是惊呼一声,叶凤凰和骆晨倒是没有任何过激的反应。

    萧洁洁几女互相看了看,骆晨故意小声说道:“也许是重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