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17章 是你
    床上的张禹一听到萧洁洁和杨颖聊这个,不由得暗自皱眉。两个女人之间的悄悄话,竟然是说这个,能不能说点有营养的。

    事实证明,张禹虽然已经成为半个老司机,可对于女人,他还是不完全了解的。起码,女人在八卦和扯闲磕的时候,都是精神头十足。特别是遇到好奇事的时候,更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小阿姨,要不然你就说说,你和张禹的第一次......”萧洁洁讨好地说道。

    “这......这也能问......”张禹差点没拿头使劲往木板上撞过去。

    好在,杨颖还是害羞的,哪好意思说,只能磨磨唧唧地说道:“没有什么了......就是那么回事......其实没什么劲......”

    “你骗谁呢......”萧洁洁就撒起娇来,“小阿姨,你就说说呗......我保证不泄露出去......而且,这里也没有其他人,就咱们两个......”

    张禹又是皱眉,什么叫没有其他人,床下还有两个呢。你这丫头,能不能不聊这种话题。

    “那也不成......羞死人了......”杨颖害臊地说道。

    “小阿姨,救救你了......我就想知道......当时是什么样的......等我和张禹......我好有点准备......”萧洁洁再次撒娇。

    “不用准备的......水到渠成就好......”杨颖打起了马虎眼。

    二人磨磨唧唧,这把床下的张禹和骆晨急的都受不了了。

    蓦地里,张禹突然感觉到,骆晨的肩膀慢慢向下,把脸慢慢地贴到张禹的肩膀上。张禹知道,骆晨一直这么撑着,肯定是太累了。

    紧接着,张禹又发现,骆晨的身子开始颤抖,特别是两条腿,总是轻轻地动着。她的呼吸,格外的不协调,明显是张着嘴巴,想要喘气,却又不敢喘。

    张禹想要问问,骆晨是怎么回事,却又没法开口寻问,只能在心中干着急。

    两个女人仍然在聊着,杨颖一直不去回答萧洁洁的问题。她终究要比萧洁洁有经验,在被萧洁洁粘的没有办法之后,干脆说道:“洁洁,你一直和张禹睡在一个房间,还一直说什么也没发生,我怎么就不信呢......”

    “本来就没发生么......我现在第一次还在呢......”萧洁洁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知道,那个事儿,你们俩可能没做过,但是别的事呢?”杨颖故意问道。

    “能有什么别的事......”萧洁洁的声音,不自觉地羞臊起来,仿佛十分的没有底气。

    见她这般,杨颖又故意问道:“据我所知,张禹这小子,睡觉可不老实......他睡着的时候,总喜欢把手......”

    说到这里,杨颖不往下说了,只是偷眼瞟向萧洁洁的高耸位置。

    如果说没有过,萧洁洁自然得琢磨一下,可是一听这话,她更加羞臊起来,急忙低声说道:“你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明白......”

    “反应的还挺快么......”杨颖学起萧洁洁先前的口气,故意说道:“看把你害羞的,要是没有过,谁信啊......而且,你的还这么大......”

    “我......我......”萧洁洁大窘,都好急哭了,连忙解释道:“我才不稀罕让他碰呢......都是这个家伙不要脸......趁我睡着的时候......动手动脚......真讨厌......”

    眼下的张禹,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的这点丑事,都让人家给说出来了。

    如果这里只藏着自己一个人,也就算了,还有个骆晨呢。

    “那你说说,当时被他......那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杨颖为了不让萧洁洁纠缠自己,也问起了让萧洁洁尴尬的问题。

    这次轮到萧洁洁难以启齿了,“能有什么感觉......我都讨厌死了......等回去之后,我可跟他一个房间睡了......”

    “真的假的?”杨颖马上追问。

    “我......当然......是......”萧洁洁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来。

    “你这丫头,就是嘴上厉害,心里特别喜欢这个臭小子......”杨颖柔声说道。

    “小阿姨......”萧洁洁撒娇地说道。

    两个人继续聊着,说的都是一些女孩家的私房话。有的时候,还能笑出声来,特别的融洽。

    不知不觉,天都蒙蒙亮了,杨颖见时候不早,趁机说道:“现在张禹已经知道咱们在这,还留信说让咱们回家。咱们这就睡觉,醒来之后赶紧回家......”

    “我也想回去了,住在这里,一点意思也没有......而且,我还有点认床,在这里就算困,也一点睡意也没有......要不然,咱们这就回去吧......”萧洁洁聊了这么久关于张禹的话题,已经开始想回家了。

    “咱俩不睡,彤彤和骆晨、师姐她们还得睡呢。”杨颖说道。

    “这倒也是......”萧洁洁说道:“那咱们再聊一会,让她们再睡会再走......我反正是睡不着了......还有点饿了......”

    “你这丫头,性子就是急,想一出是一出......不过我也饿了......”杨颖说道:“要不然这样,我去看看她们都睡没睡,要是睡了,就不打扰了,要是没睡,咱们就一起去吃早饭,然后回家......”

    “我看行。”萧洁洁笑呵呵地说道。

    听到二人这般说,张禹不由得松了口气。

    他现在巴不得家里的人赶紧走,这样自己和骆晨才能脱身。

    一想到骆晨,张禹又是皱眉,骆晨还在这里趴着呢,她们过去找,肯定是找不到。到时候,还不得急死。

    果然,在杨颖出门后,只过了两分钟,就听到方彤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好了!不好了!骆晨姐不见了!”

    这一嗓子可不小,张禹倒还好说,但他突然感觉到,身上的骆晨猛地一颤。

    紧接着,他又感觉到,有一股热水喷洒到自己的小腹之处。而且,这股热水的水流很急。

    张禹登时一惊,差点没叫出声来。不过与此同时,骆晨竟然一把将他的脖颈死死的抱住,身子更是剧烈的颤抖,张开嘴巴,不住地大喘气。

    “呼......呼......”

    原来,适才骆晨的腿一直在动,乃是因为她憋了一泡尿。

    在憋尿的时候,人的精神是高度紧张的,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好似做贼一般,更是紧张。

    方彤那一嗓子,把骆晨吓了一跳,直接就让她克制不住。

    她不停地喘息,很容易被听到,可是床上的萧洁洁一听到方彤的喊声,立马就是一惊,立刻冲了出去,根本没有察觉到床下的异常。

    萧洁洁的嘴里也是急切地问道:“怎么回事?”

    方彤的声音跟着响起,“小阿姨说现在可以吃饭回家了,我就过来看看骆晨姐,结果一开门,骆晨姐竟然不在。”

    “人怎么会丢了呢?咱们不是一起睡觉的吗?”萧洁洁也忘了骆晨是先回房的。

    “不对!骆晨在教师姐打完麻将之后,就先出去了......她不会是自己走了吧......”杨颖也担心地说道。

    “不可能,她的外衣还在呢,这能去哪......不会出什么危险吧......”方彤焦急地说道。

    这个时候,本来是骆晨出去的最佳时机。

    虽然张禹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但那是因为他六识清明,加上杨颖等人说话的声音比较大。这大套房能有三百平呢,骆晨那边的房间距离这边可不近。

    无奈的是,骆晨已经是这个状态了,还怎么出去。

    “呼......”在骆晨颤抖了片刻之后,她的身子明显一软,重重地喘息一声,仿佛身子骨都酥了。

    张禹低声说道:“你怎么样......”

    “我......对不起......”骆晨又是紧张,又是害羞地说道。

    “没事......”张禹安慰道。

    他能感觉到,骆晨还是紧张,干脆转移话题,“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知道洁洁是因为生你的气,所以才带着我们离家出走......于是我就冒充你,写了一封信给她,让她赶紧回家......你得记住了,到时候就说那封信是你写了......”骆晨还不忘叮嘱张禹这件事。

    张禹的心中又是一阵温暖,自己和萧洁洁这么点事,结果全家帮忙哄。

    此刻,叶凤凰那边的房门打开,叶凤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出什么事了?”

    “骆晨姐不见了......”萧洁洁担忧地说道:“这可怎么办......都怪我任性跑到这里......可别出什么事......”

    “别着急,咱们分头找找......”叶凤凰直接说道。

    说完这话,张禹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冲了过来,显然是叶凤凰的。

    张禹知道,别人恐怕不会感觉到自己和骆晨在这里,但是叶凤凰是有可能发现的。

    其他的人也都分头找,一个个嘴里喊着,“骆晨姐。”“骆晨姐。”......

    张禹只管听着房间内的脚步声,他感觉到叶凤凰距离床越来越近。

    不过仅仅过了两秒钟,她就快步出了房间,然后大声喊道:“我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了?”“想起什么了?”......萧洁洁等人一起跑了过来。

    “我在房间里一直没睡,当时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好像是骆晨在嘀咕,饿死我了,我可得去吃饭......”叶凤凰煞有其事地说道。

    “她去吃饭了......”萧洁洁诧道。

    “衣服还在呢......”方彤说道。

    “听动静,应该是去吃饭了......我看要不然这样,咱们赶紧下楼去餐厅找一找......”叶凤凰说道。

    “成!咱们去餐厅找她!”杨颖说道。

    当下,几个女人一起出了房门。

    听到她们走了,张禹这下也算是松了口气。

    他心底明白,叶凤凰肯定是感觉到他俩藏在床下,料想应该是有什么事,所以先把杨颖等人给带走。

    毕竟自己来的事儿,外面只有叶凤凰知道。而且叶凤凰还知道,他进了萧洁洁的房间。要不然的话,叶凤凰怎么可能不去别的地方找,直接进到萧洁洁的房间呢。

    “她们走了,我们先出去。”张禹低声说道。

    “嗯。”骆晨轻轻地应了一声。

    张禹慢慢地将柜门推开,骆晨松开张禹,她似乎连爬出去的力气都没有,身子一扭,竟是滚了出去。

    躺在地毯上,她不停地大喘气,“呼......呼......呼......”

    看那样子,仿佛是窒息很久的人逃出天际一般。

    张禹往外一看,骆晨腿上的打底裤,正面已经全部湿透。甚至还有不少水,正在从箱子里淌出来。

    张禹也是皱眉,就这个样子,很容易被发现的。

    可他现下也顾不得这个,毕竟自己的裤子上也都是水呢。他从里面爬出来,却发现骆晨正在一直盯着他。

    “不用担心,没什么的......”张禹安慰道。

    然而,骆晨却没有说话,眼睛仍然是直直地盯着他。

    这一刻,在骆晨的脑海中,正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

    自己和一个男人躲在床下的柜子里,两个人偷偷摸摸,紧贴在一起,不敢发出声音。过了一会,男人将柜门推开,自己就跟现在一样,是从里面滚出来的。当时,自己躺在地上,那个男人和他一样,躺在他的旁边。

    “怎么是你!”男人开口说道。

    “我打听有人要千你的那个阿姨,所以就偷偷跟踪,想要查清对方的来头。没想到,你也在这。”脑海中的自己如此说道。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男人微笑地说道。

    “谢谢?”骆晨脑海中的自己愣了一下。

    “不应该么?”男人又是一笑。

    骆晨脑海中的自己也是一笑,身子朝男人那边轻轻一挪,这一来,两个人几乎就贴到一起。

    “离那么近干什么?”男人皱眉说道。

    “刚刚更近呢......”骆晨脑海中的自己重重地喘息一声,随即小嘴就堵住了这个男人的嘴巴。

    “你干什么?”男人想要挣扎。

    “你让我受不了了......难道你不想么......完事我再告诉你一件事......”骆晨脑海中的自己喘息地说着,最后整个身子扑到了男人的身上。

    很快,悦耳的声音缠缠绵绵,虽然不敢发出过大的声响,却显得有些害羞、有些放浪。

    张禹见骆晨一直不出声,只是盯着自己看,心中越发的纳闷。

    他从柜子里翻出来,正好趴在骆晨的身边,他撑起身子,看着骆晨,关切地说道:“你没事吧......”

    “是你......”刹那间,骆晨竟然抬了起来,颤抖地摸到张禹的脸上。

    她的声音很是无力,但是眸子中,却充满了复杂的色彩。温柔、激动、欣喜、惊愕,总之说不清楚。

    ****

    特别鸣谢:乌龟公子,开心坏人,东皇暝醉,绝情2003,血狼萧逸,书友201712,此物与贫道有缘,书友201704,黑天马,gzsheng,书友201801,小铨铨,人生若只如初见,淡淡的哭泣,聿小言,卜,风华水月尽夏玄,愤怒的jc,edifiep,文仔,大雄,特种汽车厂家,dvn,阎王殿前的鬼卒,x先生,大椿树,艾军曲,哥鄙视你,real,书呆子,月亮,用户18928,冰雪风铃,,用户赵,广伟大大这一个月来对本书的反复打赏,还有这个月的1800张月票,12000多张推荐票。老铁在此感激不尽。

    马上进入二月了,二月中旬就是春节,老铁在此给诸位大大们拜个早年。祝愿大大们在2018年和顺发发发,学业、事业、桃花运,一路大丰收。

    有人问老铁,春节是否会停更休息几天。老铁还是去年春节那句话,地球不爆炸,老铁不放假,宇宙不重启,老铁不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