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06章 原来如此
    张禹在床下的柜子里琢磨,实在想不明白,骆晨为什么会跑到萧洁洁的房间。现在也没法开口问,颇有点进退两难。

    这功夫,萧洁洁已经走到床边坐下,紧跟着,张禹就听听到她拍床的声音,“噗!噗……”

    “死张禹!臭张禹……你死外面去了……说好了回家,结果竟然又不回来了……最可气的是,你竟然给小阿姨打电话,而不是给我打电话……你这算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通情达理么……光明镇的孩子假奶粉中毒,你跟我说一声,难道我还能拦着你啊……哼!哼……”萧洁洁发了起来牢骚。

    张禹听得清楚,听了这话,他的心中突然一阵后悔。

    可不是么,在接到王春兰的电话之后,自己第一个想到的是杨颖,把电话打到了杨颖那里。或许,这也是自己的第一反应。

    原来萧洁洁带着大伙离家出走,并不是因为气张禹没有及时回家,而是生气张禹没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

    张禹心中暗说,这丫头还真是小孩子性格,喜欢争风吃醋。

    同样,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当时也应该给这丫头去个电话。

    虽然萧洁洁生气,张禹明白,只要哄一哄,应该就能解决问题。

    “咦?”

    就在这时,萧洁洁发出一声惊咦。

    跟着就听她站了起来,朝窗户那边走去。

    张禹又是纳闷,不明白萧洁洁这是怎么回事。不过记忆中,骆晨刚进来的时候,直接就去了窗户边。难道说,骆晨在那里做了什么,让萧洁洁给发现了。

    张禹大概能够听到,萧洁洁站在窗户前的桌子旁,似乎是从上面拿起了什么,可这东西是什么,听起来像是一张纸。这让张禹十分的好奇。

    过了片刻,萧洁洁愤愤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张禹!你这个王八蛋!王八蛋!来都来了,你竟然还敢不来见我!”

    闻听此言,张禹吓了一跳,他心中暗说,被这丫头发现了,不能吧。

    想是这么想,可是张禹已经琢磨起来,要不要赶紧出去。

    如果不是身上压着骆晨,恐怕他现在就出去投降了。奈何身上压着一个人,这要是出去算什么。

    还有,张禹更是纳闷,自己怎么会被这丫头发现呢?

    正瞎寻思呢,他突然听到萧洁洁快速的脚步声,不过声音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朝门口方向。

    “这丫头怎么一惊一乍的?”张禹又在心中嘀咕起来。

    “呼……呼……”

    趴在他身上的骆晨,似乎都已经控制自己的呼吸。身子紧紧地压在张禹的身上,两个人面对面,脸都快贴到一起。骆晨的嘴里发出不均匀的呼吸,全都吹在张禹的脸上和鼻子上。

    张禹能够感觉到她的紧张,心跳似乎都到了嗓子眼,此刻的骆晨,嘴巴张开一半,人还在呼吸,不敢将嘴巴闭上,像是在担心,一下子会上不来气,又或是声音大了,被萧洁洁发现。

    一瞬间,张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还记得当初在黄金海岸,自己跟踪王国柱的时候,藏进了房间的床下。不想,自己刚藏进去,又有一个人藏了进来,两个人压在一起,那个样子和现在,几乎是一模一样。而当时压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不正是现在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位么。

    还记得那一次,因为喝了龙阳神酒,加上王国柱之后和一个女人在房间内瞎搞,令张禹和骆晨都十分的难过。在王国柱和女人出去之后,自己就和骆晨发生了那种超友谊的关系。

    不过眼下,骆晨应该已经忘记了那件事,开启了新的人生。谁也不会想到,当初的那一幕,今天竟然又出现了。

    “咔”地一声,房门打开,随后响起萧洁洁的声音,“小阿姨、小阿姨……”

    未几,杨颖的声音响起,“洁洁,什么事?”

    “你过来一下,有急事。”萧洁洁说道。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张禹可以确定,这是杨颖走过来了。

    两个人进到房间,萧洁洁将房门关上,杨颖好奇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怎么神神秘秘的?”

    “咱们坐着说。”萧洁洁将杨颖拉到床边坐下,跟着说道:“张禹来了。”

    床下的张禹一听这话,心头再次一紧,如果刚刚方彤的话是臆测,那这一次当着杨颖说话,显然是真的发现了。

    “人在哪?”杨颖立刻问道。

    “已经走了。”萧洁洁气鼓鼓地说道。

    “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的。”杨颖多少有点不信,“小禹要是来了的话,肯定会来见咱们,怎么会来了又走,脸面都不朝?”

    张禹暗自点头,还是小阿姨了解我,我怎么可能会走。

    不料,萧洁洁却郑重其事地说道:“他确实来了,也确实走了。他还给我留了纸条,你看……”

    说着,好像是将一张纸递给了杨颖。

    张禹再次一愣,留了纸条,我什么时候留纸条了。

    他心下狐疑,杨颖则是将纸拿了起来,跟着用不大的声音念道:“洁洁,你以为你离家出走,跑到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其实我的心底,一直关心着你,主要是这段时间太忙,才没有回家。今天晚上我追到这里,本来想给你道歉,可是见这么多人都在打麻将,就没进去。我还有点急事,得先去办事,乖乖的回家。等我忙完,马上就回家负荆请罪。爱你的张禹。”

    “我……”张禹差点没叫出声来,心中暗道:“这、这是谁写的,我可没想过这个……”

    疑惑间,张禹注意到面前紧张的骆晨。他心头一动,莫不会是骆晨写的吧?难道说,她跑进萧洁洁的房间,就是为了送这个纸条。

    想要这里,张禹的心中一暖。他已经明白了骆晨的心思,萧洁洁是吃醋前来,本身就是斗气,骆晨肯定是看出来了。萧洁洁一直都在等他张禹来,可自己迟迟未到,为了不让萧洁洁乱想,骆晨就冒充他给萧洁洁写了个纸条。

    张禹看着骆晨,二人的距离实在太近,即便有微弱的光线顺着缝隙进来,也无法看清骆晨的颜色。能够感觉到的,只有骆晨急速的心跳。

    “小阿姨,这个家伙,实在是可恶到了极点。来都来了,就不能跟咱们打个招呼……他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就那么小家子气么……又没说不让他办正事……”萧洁洁委屈的声音响起。

    “这个……”杨颖似乎迟疑了一下,但她跟着说道:“可能是张禹真有特别着急的事儿,所以才没来见咱们……洁洁,他能百忙之中跑到这里查看,也说明他对你的关心,要不然的话,怎么没给别人留纸条,单单给你留了……”

    “这倒也是……”萧洁洁还是有点小委屈地说道。

    萧洁洁的语气明显和缓了很多,张禹也了解她,不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就是有点任性。毕竟以前娇生惯养,性情有点霸道。在萧铭山去世之后,萧洁洁的性格已经转变了很多,变得更加温情。

    这次的事情,张禹也意识到,自己也有过错,到时候好好解释一番,事情也就过去了。

    杨颖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洁洁,你也没睡好,今晚打麻将又打到这么晚,看你憔悴的样子,怪心疼人的。赶紧睡觉吧,醒来之后,咱们一起回家。等张禹回家,再好好教训他。”

    “嗯。”萧洁洁应了一声,跟着低声说道:“可是......我还不想睡......”

    “不睡觉,哪有精神教训张禹那臭小子。”杨颖故意说道。

    “我才懒得教训他呢......”萧洁洁有点撒娇地说道。

    跟着,她又楚楚可人地说道:“小阿姨,以前都是你和方彤睡,今晚咱俩睡呗,我想和你说说话。”

    “那好。”杨颖说道。

    “那咱俩躺着说......”萧洁洁说着,人就在床上躺下。

    张禹完全可以听到,她移动到床头的声音。

    杨颖则是说道:“你先等下,我去看下彤彤,瞧这丫头睡没睡着。”

    她说完就朝门口走去,张禹本来还寻思着,等萧洁洁关灯睡着之后,自己和骆晨从床下出来。现在可好,萧洁洁竟然要拉着杨颖继续聊天。

    张禹暗自叫苦,你们俩躺在床上,那是不知道累,我和骆晨躺在这里,简直是要命。此刻的张禹,一只手放在骆晨的背上,一只手平放着,骆晨的双臂,则是放在张禹的肩膀处,勉强撑住上半身,不让脸真的碰到张禹的脸上。

    保持这样的姿势,张禹还好点,骆晨已经是累的够呛。若是平常,或许不会觉得累,可这种情况下,不能发出任何声响,那得是何等的紧张。

    房间内开的中央空调,温度不低,哪怕是穿背心裤衩都不会觉得冷。

    张禹穿的是外衣,这都见汗了。紧张的骆晨就更加不用说了,额头上的汗水全滴在张禹的额头上。

    不消两分钟,杨颖就从外面回来,听声音应该是关上了门,还将大灯给关了,只开了床头的射灯。

    杨颖跟着上床躺到萧洁洁的身边,两个女人很快又聊了起来。

    “小阿姨,其实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就说今天,我都让人给镇上的那些孩子送去了一千套羽绒服,给他们过冬穿。不管是不是喝了毒牛奶,只要是贫困家庭的孩子,一人一套......”萧洁洁委屈地说道。

    “这事我知道,估计小禹肯定也听说了,心中肯定也在夸你。他在忙什么,要我看啊......肯定是在找那个卖毒奶粉的坏蛋......”杨颖一边夸赞萧洁洁,一边替张禹解释。

    “我也知道他忙......不过就算再忙,也不能不顾家......小阿姨,你说等他回来,咱们怎么收拾他......”萧洁洁说道。

    “这个......”杨颖压根也没想着收拾张禹,她可没有萧洁洁那么多花花肠子。

    萧洁洁见杨颖说不出个所以然,她登时笑道:“我就知道,小阿姨肯定不舍得收拾他......”

    “谁说我不舍得,我就是没有什么好法子......”杨颖赶紧这般说道。

    “得了吧,小阿姨最心疼他了,要我看啊,就算是收拾,顶多也是......呵呵......”说到这里,萧洁洁突然坏笑起来。

    “你笑什么......”杨颖有点糊涂,好奇地问道:“顶多也是什么?”

    “顶多也就是......让他臭家伙多出点力......”萧洁洁说到最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杨颖一听这话,登时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她使劲掐了萧洁洁一把,羞臊地说道:“你瞎说什么呢......”

    “看看......都脸红了吧......”萧洁洁得意地说道。

    “哪里有脸红......你别胡说......”杨颖被这丫头说的更加窘迫起来。

    “头还低下了,就是被我说中了......”萧洁洁调皮地说道。

    “你再这么说,我就不理你,回去睡觉......”杨颖说着,做出一副要下床走人的态势。

    萧洁洁忙抱住她的胳膊,笑嘻嘻地说道:“你怎么还生气了......我这不是跟你开玩笑么......”

    “你这臭丫头......”杨颖嗔怪了一句。

    “其实我就是好奇......想问问你......”萧洁洁楚楚可人地说道。

    “好奇什么?”杨颖问道。

    “臭张禹动不动先在我这屋睡,等我睡着了,就跑去你和方彤那屋,能干什么,当我不知道啊......”萧洁洁得意地说道。

    躺在下面的张禹一听这话,不禁一阵尴尬,原本以为这丫头根本不知道,没有想到,竟然已经被她给发现了。

    “我们......”杨颖满是羞臊,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

    萧洁洁跟着说道:“我就想问问,你们和他那个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

    “啊?”杨颖大吃一惊,旋即满是尴尬,这种事,让她如何说的出口。

    “小阿姨,你跟我说说呗......”萧洁洁立刻撒娇般地说道。

    “这......你和他做了......不就知道了么......”杨颖又是难为情地说道。

    “那我们俩......不是还没做过么......”这次轮到萧洁洁难为情地说道。

    杨颖见她也害羞,马上笑着说道:“我明白了,原来是你这个小妮子发春了......”

    “我才没有呢......就是好奇......其实我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还没体验过呢......”萧洁洁羞答答地说道。

    “这事我听张禹说过,起码还要半年,你们俩才能那个......不过半年时间也不长,很快就过去了......看把你给急的......”杨颖安慰道。

    “谁说着急和他那啥了......我都说了,就是问问什么感受......想提前了解一样......看网上说,第一次很疼的......后来......小阿姨,你说说,给我提供点经验......”

    “这个怎么提供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