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04章 后会有期
    “这人又耍什么花样......”张禹心下狐疑,一路上来,并没有遇到任何异常,就算现在遇到了毒奶粉案的主犯,也没有碰到丝毫埋伏。

    “难道问题在信上。”张禹伸手将信封抽了出来,先是感受了一下,没有任何异常,就是一个普通的信封。在信封之内,好像只有一页信纸。

    张禹将信口撕开,果不其然,除了信纸再无其他。他将信纸抽出,慢慢地展开观瞧,跟着就见信纸上只写着一排字。

    “张真人果然厉害,竟然真能找到这里,着实叫人佩服。咱们后会有期。”

    字迹歪歪扭扭,跟那幅图上的字体如出一辙。

    潘云站在张禹的身边,也看向信上的内容,见就这么一句话,潘云忍不住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张禹微微摇头,跟着嘀咕起来,“后会有期......后会有期......”

    潘云见张禹嘀咕这四个字,喃喃地说道:“后会有期......那说明,你和这个人之前应该见过......”

    “见过?”张禹愣了一下,印象中,自己似乎根本不认识这么一号。他看向潘云,说道:“你怎么这么说?”

    “很简单啊......”潘云说道:“如果以前没会过面,怎么能叫后会呢......”

    “可是......我印象中,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位......”张禹疑惑地说道。

    “我觉得肯定见过。”潘云郑重地说道。

    “你这么肯定?”张禹说道。

    “直觉!”潘云一脸认真地说道:“之前我就怀疑,这个人的真正目标是你,现在看来,一点也没错。要不然,他怎么会故意把字写成这个样子。是不是你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对方来找你麻烦......但是,似乎又不像......他这明明是在帮咱们......”

    张禹也想不通,不过他认为潘云说的话有道理,对方的目标就是他,以前也见过面。

    他四下张望起来,没有感觉到异常,跟着闭上眼睛,用心眼去感受周边的一切。

    除了潘云和树上绑着的男人之外,再没有半点发现,他也没有感觉到有人窥视。

    也正是因为如此,更加让人想不明白,这里连埋伏都没有,就一封信,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要攀交情,也没这么攀的。琢磨不透。

    张禹再次看向面前的男人,开口问道:“那个戴斗笠的人身材如何?是高是矮,是胖是瘦?”

    “他身材好像不高......也就不到一米七的样子......穿着黑色的袍子......看起来好像有点瘦......大体上,就是这个样子......警官......你们能不能救救我......我在这里冻的,实在是受不了了......”男人带着哭腔,哽咽地说道。

    “你也知道冻的受不了,那你卖假奶粉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那些孩子吃了之后,会是什么样?”张禹冷冷地问道。

    “我就是用奶精做的......没什么大不了吧......”男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没什么大不了......”张禹狠狠地瞪着他,冷冷地说道:“镇上的孩子吃了你的奶粉,全都中毒了,一个个发烧感冒!在你的眼里,竟然是没什么大不了!像你这种人,就是死有余辜!”

    “我、我也没想到......做出来之后,我自己还尝过呢......”男人哆哆嗦嗦地说道。

    “废话!你是成年人,能身体弱小的孩子一样吗?”张禹瞪着眼睛说道:“我看你挨得这顿揍都是轻的!”

    “我......我认打认罚......怎么判都行......别把我扔在这里......”男人哭丧着脸说道。

    他现在是真怕!在这个倒霉地方,冻了一天一宿。也仗着精神高度紧张,要不然都能活活冻死。也是张禹来得早,如果今晚不早,明天来的话,十有**就是给他收尸了。

    张禹看着他的熊样,说句心里说,真的不想救他,这样的话,活在世上都是祸害。

    抓他来的人,在一定程度上,都算是替天行道。

    可这种案件,也得有法律来处置,张禹也不能说,当场就干掉他。

    张禹冷笑一声,慢慢地走到树后,抬手一划,“噗”地一声,一道火焰瞬间将绳子烧过。

    绳子才断开,就听“噗通”一声,男人当场栽倒在地,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呃......”

    “装什么死,起来!跟我们下山!”潘云立时没好气地说道。

    光明镇毒奶粉的案子,她也不是没听说。对这种事,她也是深恶痛绝,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我的腿......我的腿不听使唤了......”男人痛苦地说道。

    “活该!”潘云骂道。

    说完,她看向张禹。张禹走到男人的身边,蹲下身子,伸手在男人的腿上捏了一把。

    男人没有半点反应,仿佛没有知觉。张禹跟着加大了力道,男人仍然是没有知觉。

    张禹随即抓起男人的手腕,给他把了把脉,脉象虚弱不说,还有些血脉不通。

    张禹心中明白,男人的双腿肯定是冻成重伤,胳膊还能好点。这种冻伤,极有可能造成伤残,即便是自己来治,也不一定能够痊愈。

    再者说,就算是医者父母心,张禹也不会在这种人的身上浪费功夫。

    他看向潘云,说道:“送他去医院吧,跟白队说一声,让他去医院交接。”

    “好。”潘云点了点头。

    张禹单手将男人提了起来,夹着他朝山下走去。

    一路下山,仍然是没有半点异常,上车之后,把人放在后排,张禹负责在后面看着他,潘云开车,一路前往镇东区公安医院。

    在路上的时候,潘云给白队打了电话,请白队到医院那里等着。

    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车上看着暖风,很是暖和,饶是如此,来了地方,男人的腿都没有知觉。

    到医院让人交给警察,由医生进行检查,张禹和潘云将找到案犯的经过,如实汇报了一下。

    白队也能感觉到,斗笠人的目的其实是张禹。在一定程度上,斗笠人即便是抓到了毒奶粉案的主犯,可同样涉嫌到滥用私刑、非法拘禁等罪名。但人海茫茫,上哪找去,只能立刻调查,能找到就找到,找不到的话,就挂在上面。另外他也拜托张禹,如果有发现,顺便就把人给抓了。重要的是,保护自身安全。

    他们这边聊着,过了能有不到半个小时,有负责押着案犯的警察前来汇报。案犯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小腿骨冻僵坏死,无法治愈,只能截肢。

    这个结果和张禹预料的差不多,也算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没有人对这种人表示同情,白队直接发话,让手下继续看着,人犯明天移交。

    张禹和潘云没有别的事,白队让二人回去休息。

    他俩出了医院上车,一坐下,潘云就道:“活该!这种人就是活该!”

    张禹现在已经不是这个,不知为何,他感觉到很是疲倦。

    潘云见他没出声,瞥眼看了过去,顺嘴问道:“去哪?”

    “回......随便吧......”张禹本想说回家,可话到嘴边觉得不妥,总不能让潘云送自己回家吧。

    潘云倒是不客气,立刻发动车子,朝城中城小区驶去。

    上道之后,潘云又道:“本事不小啊,我说怎么敢和我赌今天就能找到人......”

    她的声音中,带着一抹牢骚,似乎多少对张禹把人找到,有点不满意。

    “我也没有多少把握......”张禹赶紧这般说道。

    “没有把握......我看你把握好像很大的,像是有十足的把握......”潘云撇了撇嘴,又道:“我就知道,要是没有九成以上的把握,你是不敢和我打赌的......”

    “呵呵......”张禹干笑一声,讨好地说道:“你高估我了,我当时就一半把握......要是没找到人,我肯定是愿赌服输的......”

    “说的跟真格的一样!”潘云的脸上满是不信。

    二人谈谈说说,来到城中城小区。

    停车上楼,来到潘云家门口,潘云掏出钥匙开门,门一打开,张禹就开口说道:“你到家了,我得回去了......”

    “你要走!”潘云马上扭过头来。

    “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张禹真切地说道。

    现在距离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可没有几天了,自己还没回家呢,另外还得去看望夏月婵,以及研究妙妙散。时间实在是太紧了。

    看到张禹真诚中带着疲倦的样子,潘云不禁有些心痛。

    她微微点头,柔声说道:“那你......回去吧......再见......”

    “再见......我......我忙完之后,就来看你......”张禹也是温柔地说道。

    “嗯。”潘云重重地点头。

    张禹慢慢地转过身子,朝电梯走去,看着张禹的背脊,潘云不由得又是一阵落寞。

    “你......”潘云不自觉地说道,随即闭上嘴巴。

    张禹转过头,轻声问道:“还有事吗?”

    “没有。好好保重......”潘云说着,转身进到家门,“哐”地一声,房门关上。

    她背靠在门上,眼泪竟然不自觉淌了下来。

    两个人聚少离多,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面。

    她本是一个坚强的人,可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让人牵肠挂肚。

    张禹能够感觉到,潘云就靠在门口,他的心也为之一痛。

    “唉......”张禹叹息一声,自己的情感,实在是如同乱麻。

    他走进电梯间,上楼的时候需要刷卡,直接下到一楼的时候,却是不用。

    电梯一直下到一楼,张禹也没给徒弟打电话来接,直接搭车前往吉祥别墅区。

    昨天就说回家,结果这一忙,都到今天后半夜了。

    车子在自家的别墅外停下,张禹付了钱下车,出租车自行挑头离开。张禹走到院门前,有值班的保镖立刻开门,然后出来打招呼,“老板。”“老板。”......

    张禹点了点头,看向大别墅,里面漆黑一片,没有一个灯亮着。张禹顺口问道:“她们都睡了吧?”

    一个保镖马上说道:“杨小姐她们都出门了,晚上就没回来。”

    “啊?”张禹登时一惊,急忙问道:“都出门了?全都没回来!”

    “是啊。”保镖点头说道:“杨小姐、萧小姐她们本来是早上出门上班的,一般中午不回来,今天中午突然回来了,进门还问您回没回来。我们自然是如实回答,然后她们就进去了。过了没多久,就又出来了。我们看车上,方小姐她们也在,一起都走了,到现在没回来。”

    “都走了......上哪去了?”张禹疑惑地说道。

    “我们哪敢问。”保镖老实地说道。

    “算了。”张禹掏出手机,拨了杨颖的手机号码。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怎么还关机呢......小阿姨没这个习惯啊......”张禹疑惑起来,随即拨了萧洁洁的手机。

    “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她也关机......”张禹再次皱眉,心下更是纳闷。

    他跟着又拨了方彤、骆晨的电话,无一例外,全都是关机。

    这一下,张禹有点懵了,这算是整的哪一出儿。

    更为要紧的是,张禹担心她们的安危,好在有叶凤凰,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大事吧。

    他在心中自我安慰,旋即摊开右掌,使用了圆光术。

    张禹光芒一闪,紧接着他就看到,光镜中出现了杨颖的身影。

    这大晚上的,杨颖竟然没睡觉,反而是坐在麻将桌前,正在打麻将。

    他能勉强看到坐在杨颖右侧的人,虽然只能看到一半,却也能够确定,这人是萧洁洁。

    “这大晚上的,跑哪打麻将了......”张禹在心中说道。

    他立刻意识到,八成是家里的女人生气了,故意跑出去玩,让他着急。

    杨颖肯定不会带这种头,领头的十有**是萧洁洁。

    女孩子么,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多多少少会以为男人不关心她,耍点小性子,稍微一哄就好。毕竟任何女人,都希望得到自己心爱男人的重视。

    按理说,自己想要找到她们,并不困难,只要使用八字寻命术,就能信手拈来。可是八字寻命盘没带在身上,放在无当道观。张禹的身上实在放不下这么多法器。

    张禹无奈一笑,这时候,另外一个保镖说道:“老板,六点钟的时候,彪嫂过来了一趟,说是您要是回来,给她去个电话。”

    “哦?”张禹马上拨了彪嫂的电话。

    电话片刻后接通,里面响起彪嫂的声音,“喂,老弟么。”

    “是我。嫂子,找我什么事?”张禹问道。

    “是妹子给我来了个电话,说你要是没回家,就说明你在忙,不要打扰你。如果你回家了,发现她们不在家,那就让我告诉你,她们去黄金海岸度假了,让你赶紧去。”彪嫂说道。

    张禹忍不住一笑,说道:“谢谢嫂子。”

    “跟我客气啥......不过说真的,萧丫头好像发了点小脾气,赶紧好好的哄哄......”彪嫂笑呵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