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03章 又有一封信
    现代的科技,确实有够发达,靠着卫星地图,很快就将寿子山的平面图展现出来。

    警察让张禹过来看,张禹只需要看上几眼,就按照推盘的结果,找到了拘留孙佛位。这个位置,结合平面图与立面图进行观看,大体上是在山背侧的位置,用方向来说,是西南方的半山腰稍上一些的地方。

    张禹完全可以预见,人八成是藏在这个位置。

    现在确定了地点,张禹又暗自嘀咕起来,那个斗笠人是什么目的。

    之前张禹也听潘云讲述过事件的整个过程。斗笠人将贩卖假奶粉的四个案犯都给抓了,按照时间推算,应该是在孩子中毒之前。斗笠人抓走他们是什么目的?难道只是为了见义勇为?要是这样的话,干脆都交给警方好了,没必要将主犯给扣下。

    还有就是,假奶粉商人之前是在光明山贩卖奶粉,当时斗笠人肯定也在光明镇。斗笠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张禹一直想不通。先前他就琢磨过,如果只是为了引他过去,那不如设置一个简单点的局,自己还能很快找到。设置这么难的,若不是在路上遇到一个算命的,自己心中好奇,多问了一嘴,恐怕还破不了呢。

    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诡异,或许只有到了地方,自己才能知道真相。

    张禹看向警察,说道:“谢谢。”

    “不用客气。”警察马上说道:“张道长,不知道你还有什么事,尽管我,我们警方一定会尽量帮忙。”

    “没有了,我这就告辞。”张禹说道。

    “那我送您。”警察客气地说道。

    他把张禹和潘云送出派出所,眼瞧着二人上车离开,这才回去。

    潘云开着车,也不多废话,以她的聪明,自然是知道张禹要去那里。按照方向,开了导航,她直奔寿子山的方向。

    眼下天色已黑,但二人已经说好了,今晚十二点之前要把人给找到。

    车子开了一个小时,终于来到寿子山山脚,潘云说道:“咱们现在往哪走?”

    张禹从怀里掏出归真四象盘,只是简单的一看,就能确定方向,指向右侧,说道:“顺着右侧,沿着山脚开,到地方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他在心中已经拿定主意,寿子山自己是一定要上的,但是不能带潘云上去。等到了地方之后,就让潘云回去。

    “没有问题。”潘云按照张禹的意思开车,不过嘴上却接着说道:“有件事,我得提前跟你说明白。”

    “什么事?”张禹问道。

    “我估摸着,你十有**是在想,等到了地方之后,就把我打发回去吧。”潘云直截了当,说出了张禹的心思。

    张禹没想到潘云竟然先提出来了,他也知道潘云的个性,赶紧笑着说道:“我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放心好了,不用盯着我,我这个言出必践。如果十二点之前找不到人,我一定兑现承诺。”

    “还记得上次咱们去小翁山抓那个邪门老道的事情吗?”潘云没有回答张禹的话,反而如此问道。

    “当然记得。”张禹点头。

    “当时你一个人上山,让我开车回去。结果路上就出了事,我被行尸给抓了,差点搭上性命,多亏了你救了我。现在咱们已经到了山脚,你确定我一个人回去,不会再遇到上次的事情吗?”潘云淡淡然地说道。

    “这个......”张禹一怔,旋即想了起来,当时在和纸道人决战的时候,对方拉出潘云来做人质,自己好不容易才干掉对方,救了潘云。

    但是转念一想,张禹就明白了潘云话中的含义,摆明着是想跟着他一起上山。

    张禹说道:“山上肯定是有危险的,反正地方我已经知道,要不然这样,我送你回安全的地方,然后再一个人过来。”

    “都大老远的来了,哪有再折腾回去的道理。再者说......车没多少油了,估计开不了多一会......这一路过来,道儿可不近,我也没加油......”潘云说完,撅起了嘴巴。

    瞧那意思,是吃定了张禹。

    她这也是欺负张禹看不懂油表,确切的说,张禹都不知道油表在什么地方。

    油箱里的油,绝对够回去的了。

    “这个......”张禹一下子就被潘云的话给噎住了。

    “别这个那个的了,当初在海门山的时候,不也是咱俩一起去的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跟着你,我觉得最安全。再者说,我也不是摆设!”潘云得意地说道。

    “那......那好......”张禹无奈点头。

    这个女人是去意已决,自己阻拦是没用的,总不能在这里把潘云打晕,自己上山吧。万一真像上次那样,出点什么事,自己还不得后悔死。

    “呵......”见张禹答应,潘云得意地一笑,又道:“其实我觉得这事,应该没什么危险,不用那么担心。”

    “你怎么知道?”张禹不解地问道。

    “直觉!”潘云说着,瞥了张禹一眼。

    “这也行!”张禹皱眉。

    “怎么不行,我跟你说,我的直觉有的时候很准的。警察在办案的时候,除了靠证据,在追查的过程中,也是要靠直觉的。”潘云得意地说道。

    “那......”张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横竖也说不过她,都得带她去,干脆说道:“那就看你这次的直觉准不准了。”

    过了一会,车子来到山背后,张禹盯着罗盘,确定到了之后,说道:“停车。”

    潘云停下车来,就要下车,张禹先一步下车,四下打量起来,听着周边的声音。

    这里除了刮风的声音,再无其他的声响,典型的荒郊野岭。冬夜之中,风着实不小,给人一种凄凉、森冷的感觉。

    潘云随后下车,四下看了看,然后从腰间掏出手枪。

    张禹走到潘云的身边,掏出一张神打符给她,柔声说道:“贴到身上。”

    “哼!”潘云扬起下巴,哼了一声,明白这是张禹对她的关心。

    她接过神打符,塞进毛衣里面,说实话,也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地方贴,干脆夹在壕沟之中。

    潘云的双颊,不自觉地泛起桃红,好在张禹并没有注意到这个。

    等潘云的手抽出来,张禹说道:“走,咱们上山。”

    他一手拿着火符,一手亮出金钱剑,走在潘云的前面。潘云似乎并不想让张禹挡在她的身前,而是跟张禹联袂而行。

    借着天上的星光,二人慢慢上山,在山脚就能感觉到冷,这一往上走,仿佛风势更大,温度更低。

    张禹本想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潘云穿,可衣服里揣着法器,一旦遇到危险,不方便拿出来。

    他只好搂住潘云的腰肢,让潘云贴的自己进一些,却仍然是小心戒备。潘云任由张禹搂着,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和张禹一样,也是四下打量。

    潘云终究不是小家碧玉,别看她在家和张禹在一起的时候,会因为身体的触碰而紧张,可到了这种地方,反而一点也不紧张。

    走了一会,便能看到山坡上的乱坟,有些坟头有墓碑,有些坟头没有墓碑。

    深夜之中,走在这种地方,着实需要一定的胆气。不过这对于张禹来说,早已经不算什么,大晚上的去坟地,也不是第一回。

    他能够感觉到,潘云贴的更紧,表面上潘云看起来不害怕,可从这个举动能够看出,她多少还是害怕的。

    张禹除了小心戒备之外,还要计算着路线。一路上除了风声和看到乱坟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常。

    又走了一段路,大概来到了半山腰,张禹先停下脚步,取出归真四象盘,再次确认方位。

    看了片刻,他确定一路上来,自己没有走错,距离拘留孙佛的方位,也是越来越近,大体上就在正前方。

    “怎么样?”潘云低声问道。

    “就在前面不远,不要害怕。”张禹温和地说道。

    “我也不怕呢!”潘云桀骜地说道。

    张禹朝她一笑,低声说道:“对对对......潘警官的是巾帼不让须眉......”

    “那是......”潘云扬起了下巴。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能够放松一些。张禹这次不能再搂着潘云继续向上,因为一旦出现危险,出手的时候会不方便。

    张禹心中有数,如果目标真在这里,那布局的斗笠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自己还要保护潘云,届时必须要抢到潘云的身前。

    潘云握着手枪,和张禹肩并肩的向前,走了能有五分钟,张禹突然看到,前面的树下,好像有一个影子。

    他立刻拉住潘云,停下脚步,仔细打量。

    潘云的眼神也不错,顺着张禹的目光看过去,虽然有些暗,她隐约也看到了一个人影。

    “谁?”张禹直接问道。

    “啊!”

    他的声音一落,对面瞬间响起一声惊叫。

    这声惊叫中,充满了恐惧,显然是怕到了极点。

    紧接着,对面又响起一个紧张且沙哑的声音,“谁......是人是鬼......”

    “我们是警察,你是什么人?”张禹沉声问道。

    他仔细听着,大概能够确定,周边并没有其他的声音。张禹向前走了两步,刚要当到潘云的身前,就听对面那人沙哑地叫道:“警察......警察......救命......快救我......”

    听这人的声音,似乎充满了兴奋。

    潘云看到张禹上前,也马上跟上两步,举起手枪,以防万一。

    现在二人能够看的清楚一些,一点没错,树下确实站着一个人。

    这让张禹有点纳闷,听对方的声音,好像并不痛苦,就是声音沙哑,有气无力。

    张禹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我是......做买卖的......遇到有人抢劫......求求你,救救我......”男人急切地说道。

    “做买卖的......什么买卖?抢劫你的人,还真挺有心,能把人绑在这里,不会是没事闲的吧。”张禹淡淡地说道。

    跟着,他又上前三步。这次看的更加清楚,男人大概能有四十多岁,被绑在树上。只是这个距离,五官还不是特别的清晰。

    “我、我是卖......卖保健品的......”男人又是沙哑地说道。

    一听这话,张禹心中不由得暗骂一句,到了这个时候还撒谎。

    张禹冷冷地说道:“卖保健品的?那不好意思了,我们找错人了。我们只是奉命来找一个卖假奶粉的。”

    说完,他看向一边的潘云,故意说道:“不是案犯,咱们走吧。”

    “好。”潘云也是心中痛恨,都到了这个份上了,竟然还敢撒谎。她和张禹一样,作势就要走。

    那人一听说二人要走,急忙叫道:“我说、我说......我就是卖假奶粉的......救救我吧......”

    张禹冷笑一声,故意问道:“真的假的?有什么凭证吗?”

    “我们一共四个人在光明镇卖假奶粉,镇上买了我们奶粉的人,都能认出我......”男人说话的时候,都好急哭了,像是生怕张禹他们走了。

    “那我再问你,到底是被什么人抓住,绑在这里?”张禹问道。

    “我们在卖光奶粉之后,就离开光明镇,顺着国道离开镇海之后,不想车在半路上爆胎了。我们下车维修,结果突然冒出来一票人,把我们给抓走了......他们先是把我们带到一个废弃的院子里好顿毒打......然后也不知道,把我的三个同伙押到哪里去了,反正我是昨晚被送到这里来的......冻死我了......吓死我了......”男人说到这里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哭出声来。

    被绑在这种地方,是个人也受不了。正如他所说,不被冻死,也得被吓死,这周边还有好几个坟头呢。

    张禹和潘云交换了一个眼色,彼此点了点头,对方的描述和之前掌握的一样。

    “据我们警方了解,抓走你们的人,有一个戴斗笠的。这个人在什么地方?”张禹问道。

    “没错,确实有这么个人,他说话阴阳怪气的。就是他提出来,把我绑在这里......对了,他还在我身上留了一封信......”男人又是哭着说道。

    “信?”张禹疑惑地嘀咕一声。

    潘云也是纳闷,“又是信......”

    张禹向前一甩,打出四张火符,“噗噗噗噗!”

    火符化作火球,登时将男人的四周照亮,绑在树上的那人,明显吓了一跳,紧张地惊呼起来,“啊!”

    刚刚只是借着月光来看,此刻有了火光,一切都能看得清楚。

    在男人的身上,可谓是五花大绑,除了头能动之外,再哪也动不了。

    他鼻青脸肿,脸上现在不是鼻涕,就是眼泪,别提有多狼狈。

    张禹又慢慢向前,仔细观察周边,以免陷入什么阵法当中。

    说来也怪,他竟然没有感觉到半点阵法的气息,仿佛这里什么也没有。

    就这样,张禹和潘云终于慢慢地来到男人的面前。果不其然,在男人胸口的位置,塞着一个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