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02章 定位寿子山
    “呼......呼......”

    盘膝坐着的潘云,重重地喘了两口气,跟着又深吸了一口气。

    她的双眸紧闭,双颊通红,也不知是羞红的,还是憋红的。她的身子不知地打颤,胸脯起伏不定。

    好在张禹的手,很快滑到她的肩膀,顺着胳膊来到抬起的手上。

    这一刻,潘云才算松了口气,她旋即就听到张禹兴奋地叫道:“拘留孙佛位!找到了!这里是拘留孙佛位!”

    伴随着张禹的声音,他的手也放了下来,潘云立刻睁开双眼,身子也为之一松,重重地喘了口气,仿佛现在才能恢复正常的呼吸。

    不知为什么,她都觉得身子有点发软,贴着沙发靠背,躺了下去。

    张禹发现她躺下,连忙问道:“小云,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脚有点麻......”潘云一边喘息着,一边说道。

    “蜷的时间太久了吧,我给你揉揉......”张禹说着,一把抓住潘云的双脚脚踝,直接就按揉起来。

    潘云的脚可不是三寸金莲,而是38大脚。她的双脚光洁,脚弓很高,但是小脚趾稍微有点变形,应该是经常练功,挤压的时间太久造成的。

    以潘云的身子素质,绝对不会因为盘膝坐着就脚麻,之所以会麻,肯定是因为太过紧张造成的。

    张禹给她活动脚上的穴位,接着微微将她的脚踝抬起,又抓住小腿肚子,揉了起来。

    潘云的小腿肚子很是滑嫩,不是说练武的人,小腿肚子会变得很结实,相反会变得很柔嫩,只有在用力的时候,才会出现肌肉。道理很简单,总不运动的人,小腿肚子才会发僵,总运动的人,小腿肚子根本不会僵硬。

    潘云没想到,张禹会突然抓住她的脚,让她登时一怔,又是紧张起来。张禹几乎看遍她的全身,但还从来没有摸过她的脚呢。自己的脚好像并不好看,女人可不希望自己难看的地方被男人看到。

    不过张禹只管按摩,这倒让她很快松了口气,心中暗说,这个臭家伙,倒是还蛮体贴的,算你识相。

    等张禹捏住她的小腿肚子,她再次紧张,不由得用了点力。果然,这一用力,小腿肚子立刻绷紧。

    张禹哪能感觉不到这个,微笑着说道:“不用紧张,放松起来......”

    “我能不紧张么,你这个家伙,老趁机占我便宜。”潘云故意嘴不饶人地说道。

    说话的功夫,腿部倒是听话的放松下来。

    “这就叫占便宜了......”张禹故意将目光移动到潘云的大腿上,“那我要是再往上点呢......”

    “臭流mang!”潘云即刻叫了起来,没有被抓住的左脚直接朝张禹的腰上踹去。

    “你不是说,你横竖都是我的人么,怎么就流mang了......”张禹嬉皮笑脸,手上仍然继续给潘云按摩小腿肚子。

    “哼!”潘云重重地哼了一声,“本小姐现在改变主意了!”

    “那太好了,正好我也不知道人藏在什么地方,我先走了。”张禹说着,放开潘云的腿,作势抬屁股就要走。

    “你敢!”见张禹要走,潘云可急了,她的腰肢向上一挺,身子一下子就弹了起来。

    可因为用力过猛,竟然直接扑到张禹的身上。潘云索性一把将张禹给抱住,嘴里叫道:“反了你了,得了便宜还敢跑!”

    张禹故作委屈地说道:“你不是说,现在改变主意了吗?”

    “我刚刚又改变主意了!”潘云叫道。

    “你怎么朝令夕改?”张禹笑道。

    “用得着你管,这里是我家,我说的算!”潘云蛮横地说道:“你刚刚不是说,没找到人藏在什么地方么,这话是不是真的!咱俩刚刚可是打赌了!”

    她可倒好,对这茬记得真清楚。

    张禹咧嘴一笑,说道:“我现在只是还没有完全确定方位,但并不代表一点线索也没有。你放心好了,今天我一定能把人给找到。”

    “你又戏弄我?”潘云瞪起了眼睛。

    “哪敢啊......”张禹说着,反手将潘云给搂入怀里。

    潘云顺势贴到张禹的怀中,嘴里不满地说道:“我看这个世上,没什么事是你不敢干的!反正说好了,就一天时间,过了半夜十二点,只要是找不到人,明天早上,咱俩就去领证!到时候你要是敢赖账,我就跟你拼了!”

    “啊?”张禹惊叫一声,“今晚十二点就得找到......”

    说着,他看向大客厅上的挂钟,都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之前说好的,就是今天找到!”潘云大声豪气地说道。

    “那我还是先找吧,你到一边坐着......”张禹连忙松开搂在潘云肩膀上的手。

    “谁稀罕跟你坐在一起似得,臭流mang!”潘云说完,直起身子,屁股往旁边挪了挪,跟着说道:“我倒要看看,你折腾了这么一顿,连累的我还得当模特,到底最后能不能找到人!”

    张禹四下看了两眼,说道:“小云,你们家有没有镇海市地图......”

    “地图......有啊......”潘云点头,随口又问了一句,“你要这个做什么?”

    “自然是找人......”张禹故作高深的一笑。

    “用地图找人......”潘云撇了撇嘴,站了起来,“你等着,我去给你找找。”

    当下,她走进书房,从里面翻出来一个大的地图册,然后回到客厅,交给张禹。

    “这里有全国地图,还有镇海市地图,以及各个区的地区。”潘云说道。

    “这么全,那太好了。”张禹接过地图高兴地说道。

    潘云就在他的旁边坐下,想要看看张禹到底如何用一个地图册把人给找到。

    张禹将地图册给展开,翻到镇海市地图,这地图着实不小,而且还十分的清晰。

    在经过最后一个推盘的时候,张禹已经推到小孩手指上的点位,知道这里是拘留孙佛位。

    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按照最后的那个推盘结果,在地图上将七个佛位都给标出来。拘留孙佛位所在的点,应该就是人所在的位置。

    标准的地图,自然都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张禹信手拈来,将七个佛位都给标上,跟着一瞧,拘留孙佛位所在的位置,竟然是在光明镇。

    “光明镇......”张禹愣了一下,实在无法想象,人会在那个地方。

    不过转念一想,贩卖假奶粉的家伙就是在光明镇作案,如果说把他藏在那里,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张禹跟着说道:“小云,这里有没有光明镇的地图。”

    “光明镇的地图......”潘云皱了皱眉,说道:“这个我家里可没有,估计只有去光明镇才能找到详细的地图。”

    “这倒也是。”张禹点了点头,旋即想到,自己是在光明镇进行开发项目,好像公司里也有光明镇的图纸。

    但是那份图纸,好像不是特别的详细,有的只是施工位置的准确图纸。

    自己要去光明镇找人,横竖也得去光明镇,不如干脆去镇上找地图。

    张禹接着说道:“那我现在就去光明镇,你在家等我消息。”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

    “不成!”潘云一下子也站了起来。

    “怎么不成?”张禹看向潘云。

    “我......”潘云刚想说‘我得监督你’,可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迟疑了一下,她才说道:“我是警察,现在是去查案,我当然得跟着你了。再者说,去到镇上要地图,也需要我们警方出面。”

    前一句话,倒也靠谱。至于说找地图,张禹往道观打个电话,让门下的弟子现在去找,估计用不了多久,也能找到。

    张禹知道潘云的心思,也不想耽误时间,点头说道:“那咱们就走吧。”

    “好。”潘云答应一声,快步就朝门口走去。

    她现在是站起来的,长长的衬衫下摆,倒是把屁股盖住了,可若是这么出门,只怕回头率得爆棚。

    张禹连忙说道:“你不穿裤子!”

    “啊!”潘云这才反应过来,扭头瞪了张禹一眼,“都是你害的,在这等着我。”

    说着,她就快速冲入自己的房间。

    张禹耸了耸肩膀,心中暗说,该我什么事。

    等了片刻,潘云就穿戴整齐,从房间出来。

    一条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毛衣,黑色的皮夹克,跟之前的样子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她几步走到门口,嘴里叫道:“出发!”

    二人当即下楼,潘云的车还扔在公安局,根本没开走。

    因为事情紧急,两个先搭车来到公安局,潘云取了自己的车,拉着张禹一同出去,前往光明镇。

    路上的时候,她就给镇上的派出所打了个电话。她区公安局刑警队的,说明身份之后,镇上自然要配合。她让派出所找出光明镇的地图,自己等下就去取。

    一路无话,二人来到光明镇派出所。哪怕是开得快,到的时候已经快六点了,派出所已经下班,但同样开着门,有值班警察坐在里面的。

    只一进门,值班警察就看到了他俩,不等潘云亮出身份,那警察就站了起来,盯着张禹说道:“你是......无当道观的张道长么......”

    “是我。”张禹颔首说道:“你好。”

    “张道长您好、您好......”警察连忙从桌子后面绕了出来,礼貌地说道:“张道长,您这是有什么事,怎么还亲自跑到这来了?”

    作为警察,关于镇上有名有号土豪,自然是需要认识的。而张禹现在,更是光明镇上的第一号人物,不认识别人,也得认识张禹。即便没见过本人,也得看看照片。

    这警察很是纳闷,不明白张禹怎么跑到派出所来了。

    潘云见这警察对张禹恭恭敬敬,心中很是不满,原本是自己带张禹过来拿地图,现在可好,张禹显然是比她有牌面。都不用自我介绍,警察就认识。

    张禹微笑着说道:“我是和区公安局刑警队的潘警官一起来的。想要看看,光明镇的详细地图。”

    潘云随即亮出自己的证件,递给那警察,“你好,我是镇东区刑警队的潘云。”

    “潘警官你好,刚刚于所长交代过,说是等下你要来拿地图。我这边都给你准备好了,请稍等。”因为有张禹在,警察都没看潘云的证件,马上从桌上拿起一张叠起来的图纸,递给潘云,“这就是你们要的地图。”

    潘云接过之后,转手给了张禹,撇着嘴说道:“你看看吧。”

    很显然,自己应该是屁用没有,以张禹的字号,自己来要地图都没问题。

    张禹接过地图,冲着警察说道:“我在这里看看就好,麻烦借桌子用用。”

    “用、用......随便用......”警察忙不迭地说道。

    张禹可是光明镇上第一人,本身就是无当集团的老板,在镇上不管是道观,还是足球队,都是响当当。

    如此人物,在旁人看来,一定是高高在上。可这警察发现,张禹着实是平易近人。他不禁在心中嘀咕起来,看来这有大本事的人都低调,没一点架子。再看我们所长,屁大点官,一天到晚架子还不小,真是没法比啊。

    张禹已经将地图在桌子上展开,用手指按照之前推盘镇海市地图的方位进行标注,很快就确定出拘留孙佛所在的位置。

    看地位上的位置,是一座山,旁的一些山,都是有地名标注的,比如说“光明山”什么的。

    可是这座山,并没有标注,而且也比较偏僻。张禹指着这里问道:“警官,我想问一下,这是什么山?”

    “这山没啥名字,有一次我们追逃犯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本地人称呼那里为寿子山。山上早年是乱葬岗,本地过世的人,以前大体上都葬在那里。”警察说道。

    “寿子山......”张禹沉吟片刻,说道:“那有没有这座山的地图?”

    警察直接摇头,“这个可没有。听人说,这山上除了扫墓的时候,一般没人去。”

    一听说没有地图,张禹皱了皱眉,这山可不小,想要一下子把人给找到,哪有那么容易。

    但是张禹相信,既然能够靠着排盘找到寿子山,那想要找到山上藏着的人也不困难,只需要继续用这个方法就成。

    奈何山上没有地图,想要找人,起码要花费不少时间。

    倒是潘云从张禹的脸上看出端倪,说道:“能不能用卫星地图试试。”

    警察不明白张禹和潘云到底是怎么个意思,但二人既然这么说了,他就点头说道:“稍等一下,我上网试试,看能不能定位出寿子山的卫星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