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05章 教训
    张禹家隔壁就是彪哥、彪嫂的别墅。

    此刻彪嫂躺在床上,手里拿着电话,正在跟张禹通话。

    彪哥躺在旁边,虽然二人的身上盖着被子,却也大概能够看出,彪哥的胳膊放在媳妇的腰间。

    彪嫂和张禹又说了会话,这才挂断电话。她将手机放到床头,随即看向彪哥,仿佛是用教训的语气说道:“看到没,女人多了有什么好处,一天到晚净是麻烦事。”

    “什么麻烦?”彪哥有点不解地说道。

    “还能是什么,肯定是兄弟总在外面不回家,家里的女人吃醋呗。”彪嫂说道。

    “不至于吧......”彪哥明显不信。

    “怎么不至于,今天弟妹她们都离家出走了。我跟你说......”彪嫂郑重其事地盯着彪哥说道:“你要是敢找别的女人,别怪我把你给宰了!”

    “我哪敢啊......再者说,我也不是那种人......我这个一向专一......”彪哥赶紧讨好地说道。

    嘴上这么说,他心中还在嘀咕,看来这女人多了,感情上的事儿确实麻烦,还是我这样好,家里红旗不倒,有机会就吃点快餐,也不谈感情,省了多少麻烦。

    彪嫂自然是不知道他的心思,对于彪哥的回答,还是比较满意的。

    她点了点头,说道:“这还差不多......”

    “什么叫差不多......天底下有几个比我好的男人......”彪哥说着,手就动了起来。

    彪嫂马上不再出声,扭过头去,满是柔情地看着彪哥。

    黄金海岸。

    在酒店六楼的大套房内,叶凤凰一个人坐在大客厅内,正在看电视。

    电视内播放的节目是《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看叶凤凰的样子,那是十分的专注。

    现在的她,越来越接近现代人,对于现代电视节目,更是喜爱有加。

    大套房内,一共有四个卧室,另外还有书房、餐厅和棋牌室。这是黄金海岸最大的套房,能有300平米。

    棋牌室内,萧洁洁、杨颖、方彤和骆晨围坐在一张麻将桌前打着麻将。

    方彤和萧洁洁还好点,杨颖和骆晨是无精打采。

    “这都三点多了,还玩啊......”骆晨打着哈欠说道。

    “再玩两个小时,张禹这个王八蛋要是不来,咱们就睡觉!”萧洁洁气鼓鼓地说道。

    杨颖赶紧劝说,“光明镇毒奶粉的事情,都已经报道了,小禹也不是故意不回来,这不是有正事么。洁洁,别生他的气了。”

    “我没生他的气,就是想看看,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能找到咱们。”萧洁洁撇着嘴,有点小委屈地说道。

    方彤忙担心地说道:“咱们突然跑到这里来,也没跟他打招呼,他哪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来。”

    “他本事大着呢,要想找咱们还不容易。就看他想不想找,要是想找的话,莫说咱们在这,就算是在天涯海角,他也能找到。”萧洁洁嘟着嘴说道。

    张禹的本事,她是见识过的,什么人找不着。

    “好像也是吧......”方彤扁起了嘴巴。

    倒是骆晨委屈地说道:“那你们等他就好了呗,非得打一宿麻将啊......要不然,让师姐陪你们玩......”

    “师姐好像不会。”萧洁洁说道。

    “我教教她,一会就学会了,我都困死了......不过说实话,师姐的精神头可真足,每次见她都是在看电视,也不见她困......六万......”骆晨说着,抽出一张“六万”打了出去。

    牌一落下,杨颖就喊道:“胡了!”

    “你今天的运气怎么这么好......”看骆晨的样子,都好哭了,她从盒子里拿出一百块钱放到桌上,委屈地说道:“我这一个月的工资都输光了......家里就我最穷,还老让我点炮......你说我多委屈,陪你们打麻将,还得输钱给你们......”

    “我也输了五千多,骆晨姐,你别难过......没钱的话找我,我可以给你放贷......”方彤嬉皮笑脸说道。

    “用还么......”骆晨苦巴巴地说道。

    “你什么时候宽裕,什么时候再说呗。”方彤笑嘻嘻地说道。

    她们四个倒是很融洽,骆晨看了看输的精光的盒子,站起来说道:“我去找师姐。”

    说完,她站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见她出去,杨颖马上从自己的盒子里拿出一叠钞票,放进骆晨的盒子中。

    四个人虽然是赢钱的,但却丝毫没有半点赌钱的态势,纯属是闲的没事干。

    骆晨走到大客厅,见叶凤凰还在看电视,就笑着说道:“师姐,过来打会麻将啊。”

    “怎么打?我不会......”叶凤凰也知道杨颖、骆晨她们是在打麻将,但是她并不会。

    “很简单的,我教你。”骆晨说道。

    “那......那我就试试......”叶凤凰对于现代的事务,也很好奇,就点头答应。

    她刚站起来,突然听到自己的卧室那里,发出一声轻响,她马上看了过去。

    叶凤凰的耳力,自然不是旁人所能比的,骆晨并没有听到,见叶凤凰突然转头,好奇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叶凤凰说道:“我先回房间一下,等会过去,你们先玩。”

    “那好。”骆晨点头,朝棋牌室走去。

    叶凤凰即刻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她几乎可以确定,好像是有人跳到了自己卧室的阳台上。

    对方是什么路数,她并不知道,但深更半夜干这种事,显然不是什么好人。

    因为不知道来人的实力,叶凤凰不想在骆晨她们的面前暴露自己的实力,所以才决定自己过去看看。

    打开房门,房间内本来是关着灯,可她一眼就能一团光亮。

    在门对面靠近露台的那一侧,正有一个青年人站在那里。青年人的右手举起,在手指上有一团光亮的火球。青年人的左手,则是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是你......”叶凤凰一看到青年人,立马就是一愣,旋即反手将门给关上,将灯打开。

    对面的青年人微微一笑,手指一摇,火团熄灭。他笑呵呵地说道:“我就知道进来的是你。”

    “除了我,谁还能听到你的动静。怎么不走门,反而走窗啊?”叶凤凰好奇地看着青年人,信步走了过去。

    一点没错,站在她对面的青年人不是别人,正是张禹。

    张禹在和彪嫂通话之后,就让保镖开车,一路赶到黄金海岸。

    以张禹的身份,只需亮出名号,前台的服务员确定真伪之后,那是热情招呼。

    张禹请服务员查了一下杨颖她们来没来,很快就得知房间号码。张禹表示在隔壁开一间房,服务员虽然纳闷,但也给张禹开了。

    张禹进房之后,马上就翻了过来,只是终究会有点声音,旁人听不到,叶凤凰肯定能够听到。

    “我这不是想给她们来个惊喜么......”张禹笑着说道:“你们跑到这里住,是不是萧洁洁搞的鬼。”

    “还能是谁,生拉硬拽的把我给带出来了。”叶凤凰笑道。

    “她们都在打麻将?”张禹又问。

    “没错,还让我玩呢,正好听到你的动静,我就过来看看。”叶凤凰说道。

    “能玩到几点?”张禹问道。

    “我哪知道,估计四五点吧。”叶凤凰说道。

    “那你先去玩着,但是别告诉她们。对了,萧洁洁住哪个房间?”张禹问道。

    “对面那头右侧的房间,左边那个是杨颖和方彤的。”叶凤凰说道。

    “知道了,走吧。”张禹笑着说道。

    两个人一起出了房间,叶凤凰朝棋牌室走去,张禹则是快速地溜进了萧洁洁的房间。

    这种套房的房间并不都是那种特别大的房间,其中分为两主两次。

    主房就是叶凤凰住的房间,里面设有屏风和露台。两个主房,一个让叶凤凰住,一个让杨颖和方丫头住。

    萧洁洁的房间属于那种豪华商务大床房,里面有个衣柜,有个卫生间,有一张大床。

    张禹进到房间之后,也没开灯,就是四下看了两眼。他早已拿定主意,要先行藏起来,然后在萧洁洁上床躺下之后,突然冒出来,“教训”一下这个丫头。

    看了一圈,也没什么适合的地方,衣柜里肯定不成,丫头睡觉前肯定要换衣服。要是这样暴露了,起不到效果。

    很快,他来到靠窗的那一侧,准备躲在床后,结果发现,床下竟然有一个柜子,拉开一瞧,正好能够容纳自己躺进去。

    张禹也不犹豫直接躺了进去,心中暗说,好你个臭丫头,竟然还敢带头离家出走,看我到时候怎么收拾你。

    他躺在里面静静地等待,叶凤凰进到棋牌室之后,马上被骆晨给拉上了桌。

    骆晨跟着就给叶凤凰讲起了游戏的规则,麻将并不难学,属于那种易学难精。高手臭手,区别大体上在于经验和天赋。

    叶凤凰十分聪明,对于这种事物,那是一学就会,没一会功夫,就已经能够上手。知道怎么碰牌,怎么吃牌,怎么胡牌。

    见她学会了,骆晨打着哈欠说道:“让师姐陪你们玩吧,我去睡觉,受不了了......早上起的那么早,都没点准备......”

    她哈切连天的出了棋牌室,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张禹躺在床下,黑暗之中,如此等待,显得极为漫长。

    加上最近的疲倦,张禹不自觉的闭上眼,人都好睡过去了。

    蓦地里,他突然听到,门外响起轻微的脚步声。

    “回来了……不像啊……”张禹暗自嘀咕起来。

    如果是麻将打完了,应该有其他人的声音,怎么会只有一个人的脚步声。而且听声音,似乎有点蹑手蹑脚。

    “咔”地一声轻响,房门打开,跟着又极轻的关上。张禹更加能够断定,进来的人绝对不是萧洁洁,哪有人进自己的房间,跟做贼一样。

    但张禹有点纳闷,对方是从门进来的,以叶凤凰的实力,若是有人闯进来,应该能听到才对。

    他小心戒备,想要看看对方的意图,并且做好准备,随时都会冲出去,将人拿下。

    轻微的脚步声慢慢朝床这边走来,张禹刚刚观察了房间,人应该是到了床边的圆桌那里。

    张禹继续倾听,没有什么异常,那人轻微的脚步声,又慢慢向门口走去。

    就在这一刻,外面响起方彤的声音,“睡觉、睡觉,困死了......”

    “睡觉吧,估计小禹今天就能忙完,到时候肯定能找来。洁洁,赶紧睡吧,看你都黑眼圈了。”杨颖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师姐玩这么一会就不玩了......那就睡觉吧,反正今晚是等不来这个臭张禹了......”这次是萧洁洁的声音,她的声音,距离房门是越来越近。

    一听到她们的声音,房间里的那个人似乎吓了一跳,张禹听得出来,人竟然跑到床后躺下,而这个位置,距离自己藏身之地,就隔着一个拉门。

    “刷!”拉门跟着拉开,张禹旋即感觉到,一个人的身体压了上来。

    “咔”地一声轻响,柜门落下。

    在这一瞬间,张禹毫不客气,右手一把锁住对方的脖子,左手一把压住对方的背心。

    “嗯!”进来的人哼一声,似乎想要大叫,却因为脖子被掐住,根本叫不出声。

    “谁?”张禹低声问道。

    与此同时,他压在那人背心上的手,向下滑动,想要搜一下对方的身上有没有武器。只一摸,他就发现,这人身上的衣服十分单薄,上面就是一件背心,好像还是一个女人。女人的身材苗条,穿的好像是打底裤,屁股上翘,被张禹摸的是明明白白。同样,他也能够感觉到,女人剧烈的心跳。

    确定身上应该是没有兵器,张禹的手移到女人的后勃颈处,轻轻松开锁住女人勃颈上的手,嘴里又低声说道:“小点声,你是什么人?”

    两个人的距离实在太近,加上柜子里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脸。不想那女人竟然吃惊地说道:“你是张禹。”

    她的声音不大,可张禹听的清楚,是那样的熟悉。

    “是我。”张禹轻声说道:“你是骆晨姐。”

    “是我,你怎么在这?”女人不可思议地问道。

    一点没错,进来的女人正是骆晨。

    “我从叶凤凰那里问出,萧洁洁住在这个房间,你们离家出走,肯定是她搞的鬼。我寻思着等她进来,小小的教训一下她。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张禹低声问道。

    不等骆晨回答,门口“咔”地一声,房门打开。

    又是“咔”地一声,有微弱的光线顺着柜子的缝隙进来。

    张禹料想,这次进来的肯定是萧洁洁。

    一刹那,张禹不禁有点踌躇,现在到底要不要出去。只是自己和骆晨两个人挤在这里,突然出去的话,似乎有点说不明白。而且张禹还在纳闷,骆晨进到萧洁洁的房间,到底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