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101章 模型
    看着潘云羞臊且难以启齿的样子,张禹意识到,自己好像真是做了什么欺负人家的事情。

    可到底是怎么“欺负”的,他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略一琢磨,张禹心中有了计较,他猛地一伸手,一把将潘云的手给抓住了。

    潘云猝不及防,登时心头一紧,连忙说道:“你、你干什么?”

    张禹故意坏笑起来,说道:“刚刚你说我欺负你了......而我是怎么欺负我,你又不说......既然这样......那我就真的欺负一下......”

    说着,他弯下腰去,张开嘴巴,作势要去亲潘云的手。

    潘云大急,羞臊地叫道:“你这个臭流mang,我不搭理你了!”

    说完,她猛地一把将手从张禹张禹抽了出来,旋即就要从沙发上下去。

    可是她的双腿还压在张禹的腿上了,见她想跑,张禹哪能让她得逞。双手一下子从上面抱住潘云的双腿。

    潘云的膝盖上下被他这一抱住,再也无法动弹,想跑根本没门。

    张禹得意地说道:“往哪跑......”

    “你敢袭警?”潘云心中更是羞臊,干脆这般叫道。

    “我就袭警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张禹一脸的笑模样,挑衅般地看着潘云。

    “臭流mang!”潘云叫了一句,一挺腰杆,直接坐了起来,抬起粉拳找张禹的胸口打去,嘴里同时叫道:“看我不收拾你!”

    张禹的双手正抱着潘云的双腿,哪里能够躲开这一拳。潘云一出手,可不像杨颖那样的小拳拳,经常是没有轻重。

    她借着起来的惯性,这一拳可不轻,“砰”地一声,打中张禹的胸口。

    也就是张禹吧,体格是相当的好,这一拳并不能将他怎么样。

    “呃!”但张禹却故意闷哼一声,像是上不来气一样。

    潘云吓了一跳,也知道自己下手重了,连忙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哎呀......哎呀......胸闷......气短......”张禹皱着眉,苦哈哈地说道。

    说话的功夫,这家伙的手还不闲着,右手放开潘云的腿,慢慢悠悠地伸到潘云的身后,搂住了她的肩头。

    “对不起......我刚刚有点冲动......你、你......嗯?”潘云还在着急,满是愧疚,很快发现不对劲,眼前半死不活的这个小子的手,怎么还上来了。

    “你骗我!”潘云愤愤地大叫一声,又抡拳朝张禹的胸口打去。

    这一次,一连打了好几拳,不过此番出手,潘云的手上是有着分寸的,下手比之前的那一拳轻多了。

    张禹也不抵抗,任由潘云打着,潘云一连打了十多拳,这才停手。在她停下的功夫,张禹搂在潘云肩上的手,轻轻一用力,潘云算是半推半就地贴近张禹的怀里,一双玉臂,抱住张禹的脖子。

    “讨厌!”潘云的靠在张禹的肩膀子,在张禹的耳边,故作娇嗔地来了一句。

    “我哪里讨厌?”张禹故意问道。

    “哪里都讨厌,就知道欺负我......”潘云羞涩地说道。

    “那你故意穿成这样,不就是想让我欺负你么......”张禹低声说道。

    “你!”潘云的脸上瞬间通红,“你、你......不理你了......”

    羞臊无比的她,当时想要从张禹的怀抱中挣脱出去。但她哪里还能挣脱的出去,肩膀被张禹搂着,腿被张禹压着。

    挣扎了几下,见无法脱身,为了掩饰心中的窘迫,她使劲在张禹的胳膊上掐了几下。

    女人!女汉子也是女人!

    在心爱的男人面前,潘云彻头彻尾就是一个小女人,和别的女人一样,撒娇、害臊的时候,喜欢掐男人。

    张禹也不抵抗,扭过头,温情地看着潘云。

    潘云也看着张禹,二人四目一对,潘云的心头又是一颤。本来还要继续掐张禹的手,仿佛一下子没了气力,她不自觉地下头,成了一个羞涩的邻家小妹。

    她的小心肝如同鹿撞,两个人贴的如此之近,张禹哪里感觉不到,就连她的呼吸,都开始不正常了。

    张禹知道,现在可不是欺负潘云的时候,自己必须趁热打铁,在自己还没有忘记之前的步骤之时,推算出之后的结果。

    他柔声说道:“小云......能不能告诉我......刚刚我到底是怎么欺负你的......”

    “我不说嘛......”潘云扭捏地低声说道。

    “你要是不说......”张禹嘴里温柔地说着,压在潘云腿上的手,轻轻地抬了起来,从下面勾住潘云的下巴,又低声说道:“那我就真的欺负你了......”

    现在的张禹,已经算是老司机了。特别是经过孟星儿的锤炼,经验十分丰富,哪是潘云能够抵挡的。

    潘云的心跳更快,紧张地说道:“你这个坏蛋......大坏蛋......就知道欺负人家......”

    “反正我就落下坏蛋的名声了......要是不真欺负一下,岂不是妄作坏蛋了......”张禹故意说道。

    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温柔、体贴,脸庞还故意朝潘云的脸凑去。

    张禹哪能不知道张禹的下一步想做什么,更为要紧的是,她压在张禹腿上的一双**已经感觉到,下面有点不对劲。她急忙羞怯地说道:“怕了你了......我说还不成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禹低声问道。

    潘云把脸埋到张禹的肩膀上,不去看张禹,用极低的声音说道:“你的手,放在我的腿上......一点点的往上,而且还嘴里还不停地说梦话......说什么,差一点,不对......到最后都快......流mang!我没有办法,就拿了个毛荔枝放在那里......”

    她的说话的时候,先是羞臊,说到最后“毛荔枝”的时候,还有点小小的得意。显然是想要了被扎时候的样子。

    张禹怀抱着潘云,即便软玉在怀,脑子却飞快地动了起来。

    在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先前那些金色光影,伴随着梦中的记忆,自己的每一次推盘,其实是光影不停地上移,以至于自己的手,也跟着不停地上移。

    想要这里,张禹激动地叫道:“我明白了!”

    这一嗓子,把怀里的潘云吓了一跳,本来就害臊的她,可算得到了发泄的机会,气鼓鼓地说道:“你叫唤什么叫唤!”

    “呵呵......”张禹忙讨好地一笑,跟着自信地说道:“我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想要找到那个家伙,只需要一点时间,就能成功!”

    “真的假的?”潘云将脸移开张禹的肩膀,看向张禹的脸。

    张禹的脸上,充满了自信,潘云曾经几次看到张禹自信的样子,可以说,她最为迷恋的地方,就是张禹那张自信的脸。

    张禹的自信,让人会觉得无比的踏实。张禹的自信,会让她不自禁地陶醉。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在你面前吹过牛。”张禹微笑着说道。

    “这个倒是。”潘云微微点头。

    “不过么......”张禹突然这般说道。

    “不过什么?”潘云好奇地问道。

    “不过得找你帮个忙。”张禹柔声说道。

    “什么忙?”潘云更是不解。

    “还记得图上那个盘膝而坐的小孩么?”张禹问道。

    “当然记得。”潘云说道。

    “你现在就摆成那个小孩的坐姿,然后......”张禹说到此,脸上不由得露出尴尬的笑容。

    看到张禹这样笑,潘云有点紧张地说道:“然后什么?看你这么笑,我怎么有点担心......”

    “主要是,在推盘的时候,需要有个人的模型。我这一时间,也找不到别人,眼下就你一个......所以......想让你充当这个模型......呵呵......”说到最后,张禹又尴尬一笑。

    “充当模型......就是模特呗……你总笑什么......”潘云嘴里说着,下意识地低下头,自己的双腿横陈,衣领打开,多少是有点狼狈的。但这不是张禹笑的理由,她的心中已经冒出了一个念头,潘云扁着嘴说道:“你不会是还想......像做梦那样......继续欺负我吧......”

    “呵呵呵呵......”张禹老着脸皮一笑,说道:“你果然是冰雪聪明......”

    “你!你这个大坏蛋!臭流mang!”潘云忍不住骂道。

    “我这不是为了找人么......”张禹舔着脸说道。

    潘云满是难为情地垂下头,心中琢磨起来。其实自己和张禹之间,也没什么秘密可言,该不该被这个家伙碰的地方,也都碰过了。

    说白了,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只是张禹这么提出来,确实叫人害羞。为了掩饰心中的羞臊,潘云低声问道:“我要是当模特的话......你保证能够把人给找到......”

    “我保证!”张禹肯定地说道。

    “那你要是糊弄我,最后没找到呢?”潘云又问道。

    “要是没找到......我认打认罚......”张禹说道。

    “好!”潘云抬头看向张禹,认真地说道:“你要是找不到,咱俩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啊?”张禹闻言,登时一惊。

    “啊什么啊?”潘云瞪起眼珠子说道:“你娶我还委屈你了!”

    “不委屈、不委屈......我没说委屈......只是......”

    不等张禹把话说完,潘云就严肃地说道:“别跟我只是,便宜都让你沾光了!大不了......你和别的女人的事儿,我不管!反正刚刚也是你自己说的,只要我当模特,你肯定能够把人给找到!你要是找不到就娶我,你要是找到了......”

    说到这里,潘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张禹目前的感情问题,确实比较难以处置,家里三个,另外还有怀孕的夏月婵,鲍佳音好在不追求名分,只想怀孕,孟星儿情况比较复杂。饶是如此,一想起,也让人有点脑袋大。

    张禹再次尴尬,低声问道:“那要是找到了呢......”

    “找到......找到......”潘云吞吞吐吐,半晌才道:“就算你找到了,横竖我也是你的了!”

    说完,她狠狠地瞪了张禹一眼,接着又道:“你看着办吧!”

    温琼曾经跟张禹说过,他和潘云两个人感情上的事情,就是顺其自然便好。日后会如何,车到山前必有路。

    张禹也是豁上去了,反正都那么多了,那就都顺其自然吧。到了最后,必然也会有一个结果。

    于是,张禹郑重地说道:“行!我答应你!”

    “好,君子一言!”潘云大声说道。

    “驷马难追!”张禹郑重地说道。

    “这个痛快劲倒是不错!行,我就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找到!哼!”潘云凶巴巴地看着张禹,又道:“说吧,我现在怎么做?”

    “你就盘膝而坐,把右手抬起来,伸出二指,像图上那样就成了。”张禹说道。

    “好,那我现在就摆。”潘云说着,将腿从张禹的腿上移了下来。

    张禹赶紧说道:“我看......你还是去穿条裤子,再穿件衣服......”

    “不用!”潘云大咧咧地说道:“就像你没看过一样!”

    说完,她朝张禹凶了一眼。

    “呵呵......”张禹尴尬一笑。

    这话说的也是,好像便宜都让自己沾光了。

    潘云按照张禹的意思,面朝着张禹,盘膝坐好,右手小臂抬起,伸出两根手指,那样子就和图片中小孩的姿态一模一样。

    “那我就来了。”张禹讨好地一笑。

    “哼!”潘云重重地哼了一声,没有再说别的。

    女孩家的心思,张禹现在也明白一些,潘云越是发火,其实表明她越是害臊。

    张禹闭上眼睛,脑海中又勾勒出那七个金色影子,他的一只手,下意识地放到潘云的腿上,回忆着自己梦中的步骤,慢慢向上。

    潘云在张禹的手一触碰到她的腿上时,小心肝又开始不停地鹿撞,这种紧张,仿佛比之前被摸时还甚。毕竟先前张禹是无意识的,现在则是有意识的。很快,张禹的手就来到被扎的位置,潘云更加紧张了,小心肝仿佛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张禹能够真切地感觉到潘云剧烈的心跳,同时他也能够确定,刚刚应该是推盘到了这里。张禹平和地说道:“我的手是在这里被扎的吧。”

    “嗯。”潘云轻轻地应了一声。

    “接下来......”张禹的脑袋中,回忆起扎醒前的方位,手指移动,轻轻地敲击。

    潘云的上下贝齿死死地咬住双唇,都害怕自己喘息的声音太大。

    就这样,张禹不停地推盘,手渐渐地向上移动。在推盘的过程中,他已经越来越有心得。最初自己的想法,正确而又不正确,但是现在推进的每一步,对应的位置,正好是小孩身上的红点所在位置,同样也是潘云身上的位置。

    这一次,张禹的手来到潘云的胸口处,潘云的身子都在哆嗦,隐然都有点喘不上气。对正了这个红点方位,下一个就是手指上的位置了,只是在通往手指那里时,需要滑过一个位置。在滑过的过程中,张禹能够感觉到,潘云的哆嗦更加厉害,鼻子中的呼吸就像是缺氧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