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98章 书呆子
    见张禹越问越仔细,五旬男人不禁有点狐疑,而且张禹的问题,其实让他也难以解答。

    不过敢出来在街上摆摊,那就绝不可能轻易被人给问住。

    五旬男人这次庄重地说道:“六字七音,喃无阿弥陀佛,这七音其实代表的是佛家七佛。这七佛分别是毗婆尸佛、尸弃佛、毗舍婆佛、拘留孙佛、拘那含佛、迦叶佛、释迦牟尼佛。如果按方位说,其实就是七佛所在的方位,佛无处不在,所以佛所在的方位,也是不断变化的。最重要的是,心中有佛......至于说七佛所在的方位,那就是......七音所在的方位,如何推盘......就更加玄奥,我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听了这话,张禹心中暗说,不会就不会呗,用得着这么吹么。

    张禹微笑着说道:“我这人就是好学......还请大叔指点一些......”

    “这若是指点的话,说起来话就长了......我哪有那么多时间......我一分钟几百块上下,今天主要是有点早,等过些时候,找我算命、看相的人都排成队.....”五旬男人说着,微微摇头,脸上同样是高深莫测。

    这一次,连一旁的潘云都为之皱眉,刚刚还说只算有缘人,现在可好,找你算命的都排成队,这牛13让你吹的,简直都上天了。

    她跟着又斜了张禹一眼,就这样的骗子,你总跟他废话什么。不愿意去我家,就直说呗。

    “我知道会耽误大叔赚钱,我这是真心求教,希望大叔看在我一片真诚的份上,能够多多指点。我也不打听别的了,就想研究研究这个六字七音。”张禹露出诚挚地笑容。

    “哎呀......你......”五旬男人一脸的为难,“你这让我说什么好呢......如果说,你光想研学六字七音的话......”

    说到此,他的眼珠突然一转,接着说道:“我这里倒是有一本七音之术的古本详解......只是这书......乃是我师父传下来的无价之宝......”

    张禹一听说还有书,马上问道:“大叔可否带在身边,能借我看看么。”

    “这么珍贵的书......我岂能带在身边......”五旬男人信誓旦旦地说道。

    “那咱们去你家......”张禹说道。

    五旬男人直接摇头,“不可、不可......”

    “那大叔......你怎么才能把这书借给我看看呢......”张禹问道。

    “你一定要想看的话......”五旬男人仰起头来,鼻孔朝天地说道:“你如此真诚,实在叫人为难,如果我不借你,倒是显得我小气了......要不然这样......我让人将书拿来,你给我交点押金,自己拿回去看,等看完之后,再把书还给我......”

    “可以。”张禹直接点头,“多少钱?”

    “呃......”五旬男人琢磨起来,慢慢吞吞地说道:“五......”

    他的声音拉的很长,像是担心,自己要的价格高了,直接把张禹给叫跑了。也担心叫的低了,岂不是不划算。

    张禹只是微笑着看着他,至于说多少钱,张禹还真不在乎,只要能让自己有所启发,多少钱都给得起。

    “万......”五旬男人咬着牙,叫出一个“万”字。他跟着死死地盯着张禹,看张禹的反应。

    张禹明白他的心思,故意皱眉说道:“五万......这么多......”

    “这可是佛家不传之秘,而且还是我祖上传下来的......说是古董,也不为过......你若是不要,那就算了......”五旬男人说道。

    “行!那五万就五万!”张禹也拿出一副咬牙的态势来。

    “你身上揣这么多钱了吗?”五旬男人大喜,随即如此问道。

    “没揣这么多现金,边上就有银行,我去取钱。”张禹说道。

    “既然你如此诚心,那我就将我家不传之秘借你回去看看,看完之后,一定要给我送回来!”五旬男人正色地说道。

    “一定。”张禹点头。

    “那你就去取钱么,我打电话,让家里人把书送过来。”五旬男人说道。

    “好。”张禹当下就去不远处的银行。

    潘云跟在张禹的身边,在快到银行的时候,才小声嘀咕道:“张禹,你这是干什么?这家伙明显是个骗子,他的书,能是什么正了八经的书啊......”

    “想要找到被抓走的那个人,恐怕就得着落在这本书上。”张禹低声说道。

    “真的假的?”潘云不由得一惊。

    “当然是真的。”张禹自信地说道。

    “那我就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找到。”潘云撇了撇嘴。

    在他俩进银行取钱的功夫,五旬男人拨了个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里面响起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喂。”

    “孩他妈,赶紧去我的书柜里,把一本叫作《七音详解》的书给我找出去。”五旬男人用不大的声音说道。

    “你那些破书,自己回来找,我没那功夫。等会我还得去打麻将呢!”中年女人说道。

    “求你了......快快快......”五旬男人催促道。

    他的声音,仍然不大。

    这次中年女人发现问题,纳闷地问道:“怎么说话的声音这么小,做贼呢?”

    “什么做贼,我这边遇到个大活,有一个有钱的傻小子要跟我学风水,还要买我那本《七音详解》,给我五万块呢。”五旬男人笑声说道。

    “五万?”中年女人的嗓门一下子提了起来,“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你骗你啊!”五旬男人有点得意地说道。

    “我马上就去找,找到之后,送哪去?”中年女人问道。

    “步行街,我摆摊的地方呗。对了......那本书咱家有三本,都放在一块......你把那本册子最薄,看起来最旧的那本给我拿来......”五旬男人叮嘱道。

    “我明白,你放心好了。”中年女人说道。

    “还有、还有......那本书的背面封皮上,也不知有没有定价和出版社,你把背面的封皮给我撕了,全当是古籍......”五旬男人又小声说道。

    “好。”中年女人说道。

    张禹和潘云进银行取了钱,重新回到回到五旬男人这里。

    张禹把钱在手上拍了拍,说道:“一共五万,都在这了。”

    五旬男人点了点头,半眯起眼睛,一脸的高深莫测,仿佛对这些钱根本不屑一顾。

    张禹又问道:“书什么时候能送来?”

    “一会就到......”五旬男人淡淡地说道。

    张禹和潘云就在这里等着,过了能有半个小时,一个中年婆娘匆匆赶来过来。

    婆娘来到男人身边,先看了张禹二人一眼,接着朝男人说道:“老头子,你要书干什么?这可是咱们家的珍藏,怎么能拿出来示人呢?”

    五旬男人心中暗说,演技不错。

    他满是为难地说道:“这位小兄弟满是热忱,想要借咱们家的书看看,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他出五万的押金,看完之后,会给我送回来的。”

    张禹心中明白,这就是演戏,他也故意说道:“没错,看完之后,我一定马上送回来。”

    “真能送回来才好......”女人说着,将书从包里拿出来,递给丈夫。

    张禹看得清楚,这本书正面是蓝色的封皮,看起来很是老旧,而且背面的封皮不在。

    一时间也无法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古籍。

    五旬男人把书接过来,眼睛仍然是半睁半闭,淡淡地说道:“书就在此......”

    说到此,他摊开左手。

    张禹明白这是要钱,他将钱放到男人的手里,男人心中大喜,脸上还能不动声色。一旁的婆娘,激动的身子都在颤抖,就这么一本破书,竟然都能糊弄五万块钱。

    五旬男人将钱递给妻子,将书递给张禹。

    张禹拿过书来,当时就能感觉都,书上并没有什么古老的气息,就是一本普通的书。

    封皮上有四个字,写的是七音详解,字倒是繁体。

    将封皮翻开,再看里面的字,全都是简体的,阅读倒是不费劲。

    他正要仔细看看,那收了钱的婆娘开口说道:“老头子,咱家路口老刘,刚刚给我打电话,说是他儿子最近生意不顺,让你帮着看看。咱俩赶紧去吧。”

    五旬男人哪能不明白妻子的意思,随即说道:“那天我就看出来,刘家大小子要破财,他还不信我的。现在生意不顺,来找我了吧。”

    说着,他就将面前摆放的摊子收拾起来,然后起身说道:“小兄弟,这本书你先拿回去看,我这边还有事要做,你看完之后,赶紧来还我。我每天都在这里摆摊,什么时候来都行。”

    张禹心中暗说,你这一走,恐怕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就算以后碰巧遇到,找他退钱,这也没个押金证明什么的,估计也白费。

    不过刚刚在看第一页的时候,张禹已经看到了七佛位,只是还没往下继续读。

    对方要走,自己也不能强留着,加上五万块钱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于是张禹点头说道:“那你们就先忙你们的,我也有事,要先走了。”

    “好、好......”五旬男人还是满脸淡定地点头。

    那婆娘则是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道:“赶紧走、赶紧走......老刘那边还着急呢......”

    就这样,这两位先跑了。

    潘云看着二人匆匆忙忙,远去的背影,她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这么明显的骗术,你也能上当。大老板就是大老板,五万块钱都不放在眼里。你要是找不到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禹笑呵呵地说道:“任凭发落......”

    他嘴上这么说,眼珠子已经落在书上。

    潘云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没好气地说道:“走吧,别在这看了,要看回家看!就算发现是假的,也找不到人退了!”

    “呵呵......”张禹舔着脸笑道:“是、是......”

    潘云拽着张禹往家走,张禹是一边走,一边低头看。

    他越看越是入迷,因为书上的内容,对于普通人来说,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也学不出花样。可对于张禹这种高手来说,举一便能反三。

    就好像一本《周易》,哪个书店都有卖的,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东西。可是有的人就能凭着上面的内容领悟六十四卦和三百八十四爻,多数的人,看了也是白看。

    佛有佛位,这就和财神有财神位,寿星有寿星位是一个道理。

    风水一说,可小可大,小的话,陋室之中,尚可摆下诸神位。大的话,广场之中,也可分立神位,往更大里说,一个城市同样可以摆出来。

    在信的图像上,一共有十四个红点。其中孩童右手提起二指之上,就有一个圆点。

    张禹已经能够看明白,这十四个圆点,下面的七个是标准的七音符号,也就是最基本的七佛位。上面的七个点,是七佛位的一种推盘变化,两根手指上的那个红点,极有可能就是藏人的所在。

    只要自己能够搞清这个红点是哪个佛位,就能确定方位。

    因为有了在太行山的经验,张禹对这种阵法变化,更加有心得。

    才到潘云家楼下的时候,张禹已经将薄薄的册子看了大半,已经知道大体上如何推盘。

    一路之上,潘云则是直皱眉,这都什么年代了,走路拿着手机看得人倒是有不少,拿着一本书看得人,根本没有。就算是好学,也用不着这样吧。

    进到潘云的家里,张禹直接奔客厅,然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继续看书。

    潘云这个气,平常也不见张禹喜欢读书,现在可好,跟书呆子似得。

    眼瞧着张禹进门之后,话都没一句,她瞪着张禹,没好气地说道:“我去洗澡!”

    “去吧......”张禹低着头,一边看书,一边一边应了一句。

    潘云都好被他给气死了,转身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张禹只管看书,都不知道潘云是什么时候进到卫生间洗澡的。“哗啦啦”的水声,简直是充耳不闻。

    至于说,潘云是什么时候洗完的,更是没放在眼里。

    “我洗完了。”蓦地里,潘云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张禹低着头,应了一声。

    “你......”见张禹头不抬眼不挣的,潘云又差点气死。

    在自己的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刚刚洗完澡穿上的时候,潘云还认为,等下自己出来,一定会镇住张禹。结果可好,张禹根本不看。

    潘云压着火气,又问道:“你看我穿这个好不好看。”

    “好看。”张禹连头都没抬,就提前开口了。

    说完这话,他才抬眼看了眼站在客厅与卫生间交界那里的潘云,然后又低下头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