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95章 黑心商人
    山脚下的人看到来了这么多人,当场多少有点发懵,他们当然不认识温琼,不过他们认识穿制服的警察。

    众人当即小声议论起来,“怎么来这么多警察?这是干什么?”“现在网上都在传假奶粉中毒的事情,我估摸着应该是和这个有关吧。”“差不多。”“可是这警察应该赶紧去抓人啊,浩浩荡荡的跑到这里折腾什么。”“就是......”......

    众人议论的档口,温琼和几个副区长,以及镇上的领导来到人群之前。

    有警察先行介绍起来,“这位是镇东区的温区长,听说镇上出现了毒奶粉事件,特来了解情况,慰问受害的孩子。”

    温琼现在还是代区长呢,但是警察可不敢说这个“代”字。当然,在镇东区这里,也没人敢当着温琼的面说这个字。

    警察说完这话,立刻带头鼓掌。簇拥在温琼身边的人,不管是干什么的,都是赶紧鼓掌。

    对面的人,看到这个架势,也都跟着鼓掌,一时间掌声雷动,“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温琼他们在路上的时候,秘书就已经给拟好了慰问词,等掌声停歇,温琼就当众背了一遍。

    不过,就算是背出来的,也是声情并茂,可歌可泣。

    跟着,她让中毒的家长抱着孩子过来,并从一个家长的手中接过了一个孩子,抱在自己的怀里。

    记者们疯狂的拍照,温琼又再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与态度,那就是孩子们是国家的未来,应该悉心呵护,那些敢于出售毒奶粉的人,不仅仅是丧心病狂,简直是跟国家对着干。所以,必须要追究到底,决不姑息。

    她的说法,再次赢的一片片的掌声。

    然后她又请张禹过来说话,公开场合下,她可不能说“你这臭小子”之类的话,必须打着官腔,开口就是“张道长”,再说一些感谢的话。

    这种场面上的面,张禹现在也会说,毕竟见的多了。他也不会称呼“温阿姨”什么的,都是官面词语进行应答,表示这些都是自己应该做的。

    温琼其实心中也是感激,光明镇毕竟是她的管辖区域,哪个当官的都希望自己的辖区内太太平平,百姓安居乐业。出现这种事,要是再死了人,麻烦肯定就大了。虽说责任肯定会推到镇上,可作为区里的一把手,脸上多少也是不好看的。

    自然,不管出了什么事,官方第一时间出面解决,永远都是最正确的。温琼的表面功夫做完,跟着就轮到镇上的领导们。镇长表示,自己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抓到出售假奶粉的人,给受害者们一个交代。所幸这次事件,没有造成人员死伤,这都是多亏无当道观的张道长。政府方面,也会对受害的家庭予以抚慰。

    领导们讲了话,接下来又到了记者的采访时间。

    说实话,这些远道而来的记者们,早就急不可待。他们一窝蜂的冲了上去,有的将温琼和张禹围住,有的将镇里的领导们围住,有的将受害家庭围住,有的将道观的弟子围住,有的将看热闹的游客们围住。哪怕是那些外国来的游客,也都没有被放过。

    领导们在面对采访的时候,当然能够从容应对。道观的弟子们,这是第一次面对采访,显得有点激动,他们面对记者的问题,都是慷慨激昂的回答。

    比如说,李明月在回答问题的时候,身子都有点颤抖,“我们无当道观一向是秉承道心、济世救人,遇到这种事情,我们当然是义不容辞。在中毒的孩子们上山之时,我们就在第一时间采取对策,进行治疗,以确保没有一个孩子受到伤害。我们做到了这一点,孩子们都是安全的!”

    赵文豪是负责接运奶粉的,当记者们问到关于这些奶粉为什么会这么及时送到道观的时候,这小子也是慷慨陈词。

    同样,他也不会实话实说,傻乎乎的说这些奶粉是弗朗牧场给王杰的。

    “这些奶粉都是外国的信善捐给我们无当道观的,因为是国外的奶粉,海关监管的十分严格,所以今天才运到。原本这些奶粉,就是打算捐给有苦难的家庭,保证他们的孩子健康成长......”

    那些孩子的家长们,则是在媒体面前阐述了对出售假奶粉的黑心商人的深恶痛绝,以及对无当道观的无比感激。特别是张真人,简直是宅心仁厚,光明镇上能有这样一家道观,实在是我们的福气。

    到此旅游的游客们,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虽然说什么的都有,但大体上的意思都差不多。比如说,无当道观实在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将中医发扬光大,济世救人。特别是这里的中医,实在是太厉害了,以前没觉得中医有什么了不得,今天看到之后,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国粹。

    老外们的口吻就更加夸张了,“买噶的,实在无法想象,中医会有这么神奇,先前还一直哭的孩子们,在服用了中药和进行推拿之后,他们一下子就不哭了!”“太神奇了!中医!今天终于见识到中医的神奇了!我服了!”“东方古国,不仅仅有着悠久的历史,同样也是一个神秘的国度。我想我已经爱上了这里,等我回去之后,一定要把这里见到了一切告诉我的朋友,让他们跟我一起来这里见识东方的神奇。”......

    这些记者来的时候,还是晚了一些。之前到的时杨,已经将资料先后传回总部。

    新凉新闻在第一时间,将新闻爆料出来,标题那叫一个醒目。

    第一个新闻是:“光明镇爆发毒奶粉事件,中毒的孩子前往无当道观就医!听说这里的中医十分神奇,能否治疗成功,本站记者会跟踪报道!”

    第二个新闻是:“惊!无当道观张道长用中药配合小儿推拿为中毒的孩子排毒,效果显著!国粹果然名不虚传!”

    第三个新闻是:“从哭声到笑声,外国记者也在无当道观第一线!外国游客对中医的神奇震惊不已!”

    新凉新闻不停地对事件进行报道,更是有时杨上传的医疗视频为据,看着视频中原本哭泣的孩子,在经过小儿推拿之后,开始拉出稀粑粑,破涕为笑,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网上点击一个小时就破千万。网友的留言更是五花八门,绝大多数也都是在称道中医的神奇与伟大。

    其他网站也不甘示弱,随后纷纷进行事件报道。因为他们没有第一手资料,只能将现场采访的视频发上去。

    这一夜,无当道观占据了国内新闻媒体的最大头条,流量很快过亿。

    除了国内的报道,英国太阳报也对此事进行了海外独家报道。

    珍妮上传的视频,震惊了国外网友。最为要紧的是,无当道观不是一般的道观,因为道观中的方丈是张禹张真人,而张真人还是新晋拳王阿勒代斯的师父。

    阿勒代斯在宣布退役之时,说是要跟张禹修行,学习东方的太极拳。当时不解的人很多,不明白阿勒代斯为什么要放弃能为真正拳王的机会。现在看了这篇报道,看了新闻上的视频之后,也是无不称道。很多人认为,阿勒代斯此举其实更为明智,如果能够从张禹这里学到中医,肯定会受用终身。

    更有不少外国网友留言,打算前往东方的无当道观进行旅游参观。

    哪怕是弗朗牧场对无当道观的捐赠行为,也被太阳报所报道。这无形中是一个巨大的广告,国内的夜晚,在英吉利是白天,许多记者直接赶往莱沙镇,对那里的三清观和弗朗牧场进行采访。更为要紧的是,弗朗牧场在这一天之中,订单竟然破了有史以来的记录。

    镇东区公安局。

    警方也已经接到温琼的命令,开始缉拿贩卖假奶粉的黑心商人。

    可是哪有那么容易,他们能够找到的,只有光明镇上的些许监控,能够从监控中,大概看出黑心商人的模样。

    眼下已经是后半夜两点钟,潘云和牛三江以及两个刑警队的同事从公安局大楼出来。

    假奶粉的案子,他们自然也听说了,可是这个案子,并不归他们负责。

    他们刚刚处理完一件杀人案,现在算是才下班,四个人出来之后,打算先找个地方吃点夜宵。

    “饿死我了,晚上吃点啥。”潘云说道。

    “撸串呗。”牛三江撇着嘴说道。

    “你们怎么就知道吃撸串,一身烟味。”潘云皱着眉说道。

    “你不是女汉子么。”牛三江笑呵呵地说道。

    “少来!”潘云大咧咧地说道。

    在同事们的面前,潘云根本就不是一个女人,典型的女汉子。

    四个人谈谈说说,出了公安局大院。没走两步,就看到斜刺里的路边好像躺着什么东西,看起来,似乎是人。

    潘云立刻朝那人指去,说道:“那里好像躺着个人,过去看看。”

    “好。”

    当下,四个人就快步跑了过去,没跑几步,便能够确定,地上确实躺着三个人。而且这三个人,身上是被一块白色的长布捆着,嘴上还沾着胶布。虽然他们有心挣扎起来,可根本动弹不得。

    “你们是干什么的?”不等到近前,牛三江就大声问道。

    潘云直接说道:“就他们这样子,怎么回答你......”

    说着,潘云愣了一下,因为她发现,三人身上的白布之上,好像写着什么字。

    “黑心商人,丧尽天良......”潘云走到三人的身前,低头仔细一瞧,慢慢地将布条上所写的字给念了出来。

    牛三江三人也都是一愣,嘀咕起来,“什么黑心商人?”“不知道啊。”......

    眼瞧着三人的嘴上被胶布沾着,潘云蹲下,将一个中年男人嘴上的脚步给撕了下来,严肃地问道:“你们是怎么回事?”

    “快救命啊,我们莫名其妙的被人给抓了,然后就把我们捆住丢到这里......”中年男人满是无辜地说道。

    “莫名其妙......”潘云一脸的不信,说道:“谁会莫名其妙的干这种事啊?你们身上写的字,自己认不认识?”

    “我们......我们没干过什么......求你们放开我们......我们一定重谢......给你们五千块钱......”中年男人说道。

    “你知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潘云问道。

    他们四个刑警,刑警平常并不穿警服,都是便装。

    中年男人三个躺在这里,哪能看清潘云他们是从哪里出来的。

    “不知道......”中年男人说道。

    “我们是警察!”这次说话的是牛三江,他撇着嘴说道:“黑心商人,丧尽天良!你们要是什么事也没有,会有人在你们身上写这个,还把你们丢到公安局门口?给我老实点,要是不说实话,等我们查出来问题,没你们好果子吃!”

    一听牛三江说是警察,中年男人的脸上立刻露出惊骇之色,但马上又是无辜地说道:“那个......我们真没干什么......”

    “干没干,等跟我们回局里再说!”牛三江指着中年男人说道。

    他跟着一挥手,又道:“把他们解开,押回局里!”

    另外两个警察立刻动手,先把三人身上的布条给扯开,跟着就能看到,在三个人身上,密密麻麻的捆着身子,怪不得跑不了。

    紧接着,他们又看到,在那个中年男人胸口的位置上,还缠着一个信封。

    “他身上有封信。”一个警察将信封抽了出来,递给了潘云。

    潘云现在已经成为刑警队的副队长,刑警队除了白队,就属她的级别高。

    潘云接过信来一瞧,在信封上七扭八歪的写了四个字警察亲启。

    看到这个,潘云不由得一笑,说道:“还真挺有意思的。”

    其他的人也不着急给二人解开绑绳,都凑到潘云的身边,想要看看这信上写的是什么内容。

    潘云将信封打开,抽出信纸,展开一瞧,信上写的字并不多。

    “警察你好,这三个人是光明镇贩卖毒奶粉的黑心商人,现在已经全部被我抓获,一共四人。你们一定会发现有点不对,为什么这里只有三个。答案很简单,因为主犯在我的手里。想要找到他们,并不难,我这里有一个提示,你们按照提示来找就好。只是我估计,你们会看不懂,最好是去找无当道观的张禹帮忙看看。”

    在这番话的下面,还有一幅图画。在这幅图画上,画着一个小孩,小孩盘膝而坐,惟妙惟肖。他面带微笑,右手伸出二指指向上方,左手之上,托着一朵七叶莲花。在小孩的身上,还标着几个红点。

    说的还真是没错,潘云四个人根本看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