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96章 达摩一掌经
    看了图上的小孩之后,潘云看向牛三江,说道:“这是什么啊?”

    “我哪知道......”牛三江马上晃悠起脑袋来。

    潘云又看向另外两个警察,这两位仁兄也和牛三江一样,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知道。”“不知道。”

    “就知道你们白费......”潘云嘀咕了一句,旋即又看向信上之前的那段话。

    “只是我估计,你们会看不懂,最好是去找无当道观的张禹帮忙看看。”

    “找张禹帮忙看看......”潘云沉吟一声,她跟着意识到,自己好像有日子没见到张禹了。

    一想到张禹,潘云的小心肝不由得“砰砰”乱跳起来,双颊都有点发烫。

    旁边的一个小警察看到潘云的脸突然有点红,好奇地说道:“小云姐,你的脸怎么红了?”

    “红什么红!”潘云立时大,故意发起了脾气,“看我干什么,一天到晚不能干点正事!”

    “我......”小警察吓得赶紧低下头。

    牛三江和另外一个警察报以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像是在说,你这不是活该么。

    潘云把信折好,放入信封之中,跟着看向地上那个中年男人,冷冷地问道:“在光明镇卖假奶粉的人就是你们啊?”

    见身份被点破,中年男人怯怯地说道:“我们......也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赚昧心钱的时候,你们都想什么呢?”潘云瞪起了眼珠子,“说,你们这里谁说的算?”

    “说的算的......被人给抓走了......没送到这来......”中年男人见潘云瞪着眼珠子,战战兢兢地说道。

    “那送到哪去了?”潘云又问道。

    “我们不知道......”中年男人委屈地说道。

    “那你们知道什么啊?我再问你,抓你们的人是谁?”潘云又没好气地问道。

    “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头上带着个斗笠,看起来跟古装片里的人似得。他说话阴阳怪气,不男不女的......在他的身边,还有四个黑衣汉子,这四个人包着黑色的头巾,长得挺瘦,但是力气可大了......抓我们的时候,就跟老鹰抓小鸡似得......”汉子如实说道。

    “这么说,一共是五个人了?”潘云问道。

    “是,一共五个。”汉子答道。

    “你们当时藏在什么地方?我们警方也正在找你们,真没想到,还自己送来了。”潘云轻笑着说道。

    “我们都逃出镇海了,昨晚在国道上跑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车胎突然爆了,我们停车准备换轮胎的时候,他们就突然冒出来了......我们根本打不过他们,当场就被抓住了......在车上我们被戴上黑色的头套,也不知道被他们带到哪里去,等停车的时候,是一个废弃的院子......当时,那让他们给揍得......现在身上都疼......”中年男人委屈地说道。

    “活该!”潘云直接说道。

    “挨揍都是轻的,要是让我抓到,我也揍你们!”牛三江骂了一句,跟着看向潘云,“小云,把他们先给带回局里吧,在这审理也不是个事。”

    潘云点了点头,先用手机拍了照,另外两个警察随后动手,将三人的绑绳给解开。

    还真别说,绑的够结实的,费了半天得劲,才算是解开。

    这三位是两男一女,他们也不敢反抗,估计反抗也是没用的,老老实实地跟着潘云等人进了公安局,来到刑警队。

    潘云和牛三江分头行动,一方面由牛三江进行审讯,一方面由潘云向白队汇报,然后去监控中心调取街道监控视频。

    有人将黑心商人丢到门口,总得有个影子吧,潘云很快就找到线索,就在他们出门前五六分钟左右的时间内,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路过公安局大院的时候,将人丢到道边。

    凭着这个线索,警方可以沿路追踪,没用多久,就能确定面包车到了什么地方。

    此时此刻,白队和马四海都已经来到公安局,由马四海带队,按照监控搜索到的方位寻找。没用多久,就找到了这辆面包车。

    车子停在一个老式小区的胡同里,车牌是假的,车上一个人也没有,同样也没有找到指纹等相关线索。

    这片老式的小区面积很大,警方虽然又调取了大量监控,也没有发现车上的人去了什么地方。

    眼瞧着线索断了,在监控室内,潘云掏出那个信封,递给了白队。

    白队看了之后,有点纳闷地说道:“小云,你说抓到这些黑心商人的人是什么意思?既然想要做好事不留名,那把人都丢到公安局门口就完事了,怎么还扣下一个,非指名点姓的让张禹去找?”

    “这个我也想不明白......图上画的这个小孩,到底是什么意思?”潘云也是不解地说道。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咱们警方想要把人找到,恐怕并不容易......要不然,请张禹帮忙,让他去找......反正对方的意思,也是要找张禹......”白队这般说道。

    “看来也只能找他了......行,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问问他在什么地方......”潘云说道。

    白队点了点头,表示赞成。

    潘云掏出手机,拨了张禹的电话号码。

    这时候的张禹,也是刚刚忙活完,送走了温琼等一干领导和记者们,孩子们也都被安排送回家。他和一众游客们上山,不少人非得要求合影,好似大明星一样。

    等回到无当道观,都是后半夜三点了。

    虽然折腾,但张禹的心里也十分的踏实,毕竟孩子们得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将黑心商人给找到。

    警方虽然出面,估计也不是很容易找到。他托着疲惫的身躯,打算先去见孙昭奕,确定了妙妙散的配方,休息一夜,明天去找。

    快到最后面的院子里,张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一听到手机铃声,张禹还琢磨,这个点会是谁打的电话。掏出来一瞧,是潘云的电话,让他有些好奇。

    他直接接听,“喂,是潘警官吗?”

    “是我,张禹......你在什么地方呢?”电话里响起潘云的声音。

    “我在无当道观呢,有什么事?”张禹说道。

    “是这样的......”当下,潘云就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讲述了一遍。

    听了之后,张禹也不由得一阵纳闷,他好奇地说道:“这人是什么意思啊?”

    “我们也猜不出来,所以寻思着,想找你帮忙,看看这幅图到底是什么意思。”潘云说道。

    “好,那我这就赶去公安局。”张禹说道。

    挂了电话,他给李明月打了个电话,让李明月安排一个弟子充当司机,等下跟着他下山。

    跟着,他就进了后院,将妙妙散给了孙昭奕,请太师叔帮忙研究一下,自己现在得出发去公安局。

    离开光明山,张禹一路赶到镇东区公安局,他在路上打了个盹,快到的时候,跟潘云联系了一下,潘云到门口接他。

    眼下天都快亮了,潘云和他一样,也就是凑合在沙发上眯了一觉。

    二人见面,潘云带着张禹上楼,来到白队的办公室。

    打过了招呼,三人在沙发就坐,潘云从兜里掏出信封,递给张禹过目。

    张禹展开观瞧,先是看了信上的内容,这也让他十分的糊涂。跟着看到下面画着的那个小孩,瞧了片刻,张禹忍不住“咦”了一声。

    “怎么了?”见张禹这般,潘云马上问道。

    “这个小孩的画像,好像是一幅地图......上面的红点,应该是方位......”张禹说道。

    “方位......这么说,按照这幅图,真能找到卖假奶粉的主犯了......”潘云有点激动地说道。

    “大体上应该是这样......只是......眼下我还没有完全看懂这幅图......”张禹有点迟疑地说道。

    “没有完全看懂,这话怎么讲?”白队也好奇地说道。

    “这些红点符号是方位标注不假,但是一时间,我还看不出来,这到底属于奇门遁甲中的哪一门......说是八卦,明显差一点......说是六丁六甲,似乎又不像......总是有些差异......”张禹说到最后,不由得微微摇头。

    “那这个......”白队挠了挠头,如果说,张禹都研究不出来,更别说他了。

    潘云则是说道:“不着急,慢慢研究,哪能一下子就看出来,我相信你总能研究出来的......”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我再琢磨琢磨......”

    他现在需要琢磨的,不仅仅是图上标注的具体方位,同样也需要琢磨,画图的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信上的字体,东扭西歪,估计也就是小学生的字。

    可是再看那幅小孩图画,画的又是那样的精致。由此不难看出,对方是故意把字写的这么丑。

    对方的目的又是什么?想要把自己引到什么地方,然后加害,那也不至于把地图搞的难度这么大吧。如此难度,自己很有可能破不出来的。还不如容易一些,自己才能尽快找到,这样多方便。

    琢磨了很久,张禹也猜不透对方的意图。目光只能再次放到图画上。

    这种图纸,跟太行山的那种图纸,其实是很像的。只要确定了方位,都能找到目标地点。

    现在张禹自然是把公安局这里当成第一方位,然后再进行拓展。但问题在于,红点标注到底是什么阵法图形,他无法确定,看起来总是模棱两可。

    天渐渐大亮,张禹也没研究出来个所以然。

    他向后一靠,不由得叹息一声,心中暗说,这到底画的是什么。

    潘云在张禹研究的时候,一直没有出声,此刻见张禹这般,忙关切地看了过去。

    她看到张禹的眼睛中,还带着血丝,显然这些天都没有睡好。

    于是,潘云说道:“张禹,我看你最近好像也没休息好,要不然先别研究了,休息一会,睡上一觉。人有了精神,思路才广阔。”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也只能这样了。白队......这封信能不能先给我......”

    白队爽快地说道:“这东西留给我们也没用,而且我看的出来,对方留下这封信,其实也就是给你的。希望你能够尽快研究出来,把主犯找到。”

    “谢谢。”张禹又是微笑。

    连白队都能看出来,对方的目的其实是他张禹,张禹又岂能不知。

    张禹向白队告辞,潘云昨晚本来就是加班,现在都没回家,白队干脆让潘云也回家休息。毒奶粉的案子,本身也不属于刑警队,只能着抓到主犯,再一并移交。

    张禹和潘云一同出了公安局,潘云说道:“看你这些天累的,也没好好休息。要不然......你送我回家吧......”

    她的上下句,简直是无法联系到一起。

    但张禹能听的明白,潘云是想让自己去她俩休息,可是这话,一个女孩子哪能说出口,所以才提出让张禹送她。

    张禹原本是打算回自己家的,昨天说好的回去,结果也没回去。

    现在潘云都主动开口,让张禹也不便拒绝。

    潘云家距离公安局并不远,张禹点了点头,说道:“好。”

    “那咱们溜达回去吧。”潘云随即说道。

    张禹哪能不明白她的心思,说道:“也好。”

    他的车就停在外面,是一个弟子开车。这么长的时间,徒弟在车上都睡着了。

    张禹敲了敲车窗,小道士忙睁开眼睛,打开车门,“师父,您回来了。咱们再去哪?”

    “瞧你累的,这样吧......你先去找给酒店休息,我和潘警官还有案子要查......”张禹说道。

    “是,师父。”

    小道士这就开车离开,张禹和潘云一起朝城中城小区走去。

    这里是市中心,往前走不远,就有一条步行街。

    二人顺着步行街走,正走着呢,张禹就看到路面有一个看手相的。

    地上铺着一个毯子,毯子上面画着一个巴掌。在巴掌上,标着“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个字符。在字符之下,还有对应的“天贵”、“天厄”、“天权”、“天破”、“天奸”、“天文”、“天福”、“天驿”、“天孤”、“天刃”、“天艺”、“天寿”等十二个标记。

    张禹原本街上摆摊算命的当回事,可看到巴掌上画的这些,不由得就是一愣,因为这种手相的标注,他从来没见过。

    摆摊的人年纪不小,能有五十多岁,张禹弯下腰,礼貌地说道:“大叔,您这是看手相吗?据我所知,手相中,可没有这种标注。”

    五旬男人见张禹这么说,当即咧嘴一笑,说道:“年轻人,你说的那个手相是道家的手相,我这个是佛家的,叫作达摩一掌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