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93章 采访
    值房之外,特别是张禹进去的那间值房,众人的眼睛,都在盯着,议论的声音,也都不绝于耳。

    因为值房是相连的,所以充满了孩子的哭声,都分不出来,到底是哪里的孩子在哭。

    前面站着的几乎全是孩子的家长,他们忧心忡忡,哪有说话的心情,倒是后面的人,还在议论着里面的情况如何。

    这些人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认为没问题,有的认为不靠谱。

    这功夫,值房的门敞开,王春兰走了出来,大声说道:“这个房间里的孩子已经都好了,现在请我点到名字的家长进来抱孩子!”

    一听这话,现场的人登时炸了。

    站在门口的家长们,一个个激动地喊道:“治好了!”“真的治好了吗?”“我儿子没事了!”“我闺女没事了吗?”“我是彭娜的母亲,我闺女就在里面!”......

    不仅仅是家长们激动,游客们也都忍不住说道:“好了!刚刚哭的这么厉害,现在就好了。”“怎么还有哭声?”“你废话呢,这么多孩子呢,哪能一下子都治好。”“不是,这是怎么治好的,用什么法子?”“奶粉中毒,这都能治好,真的假的?”“肯定是真的了,要不然的话,能这么说么。”“小点声,人家要念名字呢,等孩子抱出来,不就知道好没好了。”......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王春兰拿出一个小本子念了起来,“彭娜!王天鹏!赵牛!秦野!段暄......”

    “我是彭娜的母亲!”“我是赵牛的妈!”“卧室王天鹏的父亲!”......

    被点到名字的家长们,急切无比,一个个就朝值房内涌去。

    值房里的人本来就不少,他们这一进去,更加显得拥挤。

    才一进门,就能闻到浓郁的恶臭味,但他们根本顾不上这个,只管说道:“我闺女怎么样?”“我儿子呢?”“孩子!”......

    他们一边喊,一边冲到炕边,只见孩子们都躺在炕上,有个“嘎嘎”之笑,有的在爬,有的竟然闭眼睡着了。

    张禹一见进来这么多,立刻朗声说道:“无量天尊!诸位稍安勿躁,莫要着急!听我说完,再抱孩子!”

    他的话果然好使,家长们都着急将自己的心肝宝贝抱起来看看,现在听了这话,赶紧停下。这倒也是,孩子们都不哭了,只是铺在身下的被子上都是稀粑粑,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见过张禹的人不多,可刚刚张禹进门的时候,他们也都能看出来,穿白色八卦仙衣的人就是张真人。

    “张真人!”“张真人!”“多谢张真人!”“张真人,谢谢你救了我儿子!”......众人都是感激地说道。

    “安静一下。”张禹面带微笑,双手下压,示意安静。

    众人安静下来,不再出声,张禹平和地说道:“孩子们体内的毒素,已经通过小儿推拿,以粪便的形式排出体外,眼下已经无恙。等下按照次序抱孩子,千万不要着急,别磕了碰了。抱了孩子之后,也不要着急走,去大殿休息一会再下山。有英吉利的信善弗朗牧场的弗朗先生,正好给我们道观捐献了一批优质奶粉。待下山的时候,每人领上一些。好了,现在开始依次带孩子去休息吧。”

    众人一听说,张禹还要给他们奶粉,而且还是英吉利的优质奶粉,全都感激的不得了。

    这次的事情,是他们贪图便宜造成的,因为家境不好,只能求助无当道观。结果,张禹不单单治好了孩子,竟然还这么帮忙。

    有一个中年女人忍不住跪倒在地,诚挚地说道:“谢谢您,张真人!”

    她这一跪,马上又有两个女人给张禹跪下,嘴里也大声喊道:“谢谢张真人!”“谢谢张真人!”

    张禹见状,连忙上前将那个中年女人扶了起来,“快快起来、快快起来,不要这样......”

    孩子生了这样的病,先前不停地哭,家长们也都跟着哭。看到孩子好了,眼泪才算止住,此刻张禹的举动,又让他们落下感动的泪水。

    家长们按照张禹的意思,逐个抱起自家的孩子。孩子中,有那已经会叫妈的,进到母亲怀中之后,都笑呵呵地嚷嚷起来,“妈妈。”“妈妈。”.......

    领了孩子之后,家长们抱着孩子出了值房,外面的人一看到孩子们都是好端端的,没有一个哭的,又都振奋起来。

    “好了!”“真的好了!”“神了!”“神了!”......

    “时姐,那个张道长真的把这些孩子给治好了......这、这也未免太神奇了......你说咱们要不要去采访他一下......哪怕是不出声提问,现场目睹他治病救人也是好的......”张强眼瞧着有孩子被治好送出来,已然控制不住心中的亢奋。

    要知道,这可是大新闻,如果能够趁这个机会采访一下,就算是现场拍摄一下,也绝对是大噱头。

    时杨的心中又是激动,又是错愕,实在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医术。

    听了张强的话,她迟疑了一下,说道:“走,咱们去看看,但一切都要听我的,千万不能打扰人家给孩子治病。”

    “我知道......”张强立刻点头。

    两个人虽然想去值房,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前面都是人,密密麻麻,水泄不通,想要挤过去,着实需要费些功夫。

    英吉利旅行团的人,现在也都听到了游客们激动的喊声。

    可是他们之中,大部分都不会国语,只有那个记者和导游会说。

    他们不住地寻问,情况到底怎么样,一听说已经治好了一批孩子,他们登时就傻了。

    “买噶的,竟然这么厉害!”“真的假的!不会是演戏吧!”“这个应该不至于吧。”“我真的好想亲眼看看,他是怎么给孩子治病的。中医真的是太神奇了。”......

    随团前来的那位女记者踮着脚向前看了看,跟着说道:“你们在这等我。”

    说着,就朝斜侧方走去。

    “珍妮小姐,你这是要去哪?”一个英吉利中年人问道。

    “我要去进行现场采访。”女记者珍妮说道。

    “我们也去看看。”“对,咱们一起去。”......马上有好几个老外嚷嚷起来。

    “你们去做什么,张道长应该还在给孩子治病,我也只是去录像,你们都去,会打扰到人家治病的。我自己去就好。”珍妮说完,就朝斜刺里的方向赶去,看样子,是打算绕到前面的值房。

    一众洋鬼子一想,也是这么回事,医生治病的时候,不能打扰。珍妮一个人去,都算是打扰到张禹了,更别说去这么多了。

    其实现场的这么多游客,都想看看张禹是怎么治病的。可他们也清楚,哪能放他们进值房。

    之前那个在海角论坛发了帖子的青年人,现在也马上进行更新。

    “光明镇毒奶粉事件最近跟踪报道!神医!神医啊!张道长竟然在短短半个小时就治好了十个孩子!我亲眼目睹!神了,真是太神了!”

    二楼:治好了!半个小时治好了十个,不是开玩笑吧?

    楼主回复:绝不是开玩笑,亲眼目睹。

    三楼:用什么方法治好的?不怎么不敢相信呢?

    楼主回复:我也没进去看啊!反正现在孩子已经抱出来了,而且也不哭了。

    四楼:楼主赶紧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敢相信,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治好十个孩子。

    五楼:不会是演戏吧?

    六楼:楼上别瞎说,什么演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吗?我也在现场,亲眼目睹的。现在张道长还在继续给孩子们治病。不为孩子们祈祷也就算了,竟然能说出这种话。

    七楼:五楼质疑一下难道还不行吗?这种事情,一般人都不会轻易相信的,反正我是不信。

    八楼:赞同楼上的话,我也不太相信。

    九楼:有没有治疗时候的照片,要图要真相!

    楼主回复:人家在里面给孩子治病,哪能让我进去。我只能在外面看。我敢保证,这件事绝不是胡说,全都是真的,全都是亲眼目睹。等下我会继续跟踪报道的。

    十楼:我相信是真的,以无当集团和爱睡手机的实力,根本犯不着用这种事情来炒作。咱们看着就好,我只希望孩子们没事。

    十一楼:赞成楼上的话,不管怎么样,孩子们没事就好。

    ......

    在值房的门口,有六名道观的弟子负责守门,禁止看眼的涌进来。里面都是孩子,这么多人要是都往里面闯,还不得炸锅。

    家长和游人们也知道轻重,就算再着急,就算再担心,就算再好奇,也不能进去。

    不过这档口,时杨带着张强从人群中挤了过来。二人来到门口,一名弟子马上迎了上去,抬手一横,做了一个止步的手势,嘴里说道:“方丈师尊正在里面给孩子看病,请止步!”

    “不好意思。”时杨也知道不能打扰人家治病,她先从兜里掏出来记者证递给小道士,客气地说道:“我是新凉新闻的记者,不知道能不能让我进去拍摄一下治疗现场,请你们放心,绝对不会影响到治疗的。”

    “这个……”小道士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做不了主……”

    说着,他转头看向后面的同伴。

    另外五个道士也不敢做主,其中一个说道:“那我进去向师父汇报一声,看行不行。如果师父不准,那我们就不能让你们进去。”

    “谢谢。”时杨马上说道。

    不等那名道士进屋,就叫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女人快步跑了过来。

    这女人正是英吉利太阳报的记者珍妮,她一到门口,就用生涩的国语说道:“你们好,我是英吉利太阳报的记者,这次是来你们东方旅游的。看到你们东方的医术十分神奇,我想做一个简单的现场记录,不知道方不方便。”

    珍妮说完,也掏出记者证来,递给小道士。

    这里的道士,几乎都是学霸出身,英语单词也看得懂,看了记者证之后,又回头看向那个道士。

    那道士说道:“我一并问问吧。”

    值房中,在家长们出来之后,张禹并没有马上出来,毕竟房间内还有那些跟他一起来的孩子和家长。

    眼下值房内臭气熏天,张禹也不能说,让他们都在里面等着。他干脆带同弟子,给这些新来的孩子也进行小儿推拿,赶紧治好他们,下面的值房内还有呢。

    张禹带着弟子正给孩子们推拿,已经推拿完后背,开始推拿胸腹。房门突然打开,一个道士走了进来,“师父,有两个记者想要进行现场采访。”

    张禹还在给孩子推拿肚子呢,一听这话,直接说道:“我这边忙着呢,哪有功夫接受他们的采访。”

    “他们说,不会打扰您给孩子治病的,能在边上进行现场拍摄就行。”道士说道。

    “那……让那两个记者进来吧,但不许再放其他人进来,这里本来就挺挤的了……”张禹嘴上说着,手上不停,仍然继续给孩子推拿。

    有了他的话,道士立刻出门,很快就领着时杨和珍妮走了进来。

    道士已经叮嘱了二人,不许打扰里面的治疗工作,所以二人进来之后,也不出声,只管用手机进行拍摄。

    同样,二人也已经闻到房间内浓郁的臭味,也发现床上有不少稀粑粑。

    二人不解,这到底是怎么个道理,而且看张禹和一干弟子们,只是在给孩子按揉胸腹,也不知有没有吃药。这又算是什么医疗手段。

    不过,二人也已经发现,炕上躺着的孩子并没有哭泣,乖乖地躺着,有的脸上还露出笑模样。家长的脸色,也不像先前来时那样紧张。

    蓦地里,“噗噗噗”的声音响了起来。

    孩子们开始不停地放屁,一个个又拉了稀粑粑,一时间令房间内的臭味更盛。

    拉了一会,张禹和弟子们拿了手纸,给孩子们擦了屁屁。

    张禹看向那些家长,说道:“孩子们现在已经好了,赶紧给他们穿上衣裤,带着他们去大殿休息。”

    “谢谢张真人。”“谢谢张真人。”……众人感激地上前,开始给自己的孩子穿衣服。

    张禹则是朝门口方向走去,嘴里又道:“我要去下一个房间给孩子们治病。春兰、秋菊,你们现在的手法已经练成,分别去其他的房间,一边教授其他的师弟师妹,一边给孩子们进行小儿推拿。记得先前在电话里说,在不少卫生间里还有奶粉中毒的孩子,等忙完这里,你们就马上下山,分头前往各个诊所,帮忙治疗。”

    “是,师父。”“是,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