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92章 小儿推拿
    赵文豪二人赶紧按照张禹的意思办事,就给王杰留下一百公斤奶粉,其他的奶粉,在这里待命,随时准备捐出去。

    张禹转身上山,心中也是暗骂,这王杰可真是能够贪小便宜,竟然向弗朗要奶粉,真看人家是开牧场的了。而且一要就是十吨,拿出去卖都够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奶粉来的可真够及时的了,光明镇上发生这种事,马上就有英吉利的好奶粉到来,绝对能够解决这些家庭的燃眉之急。

    当然,首要的任务还是先去治疗这些中毒的孩子们。

    没走两步,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瞧,是王春兰打来的。

    张禹接听,告诉徒弟,自己已经到山脚了,很快就能进到道观。他顺便又问了一下大概的情况,就挂了电话。

    张禹的脚步快,片刻功夫就追上了先前上山的那些家长们。无当道观设在半山腰,上去一趟,特别是这种事,确实也够费劲的。

    家长们不知疲倦,快步上山,哪怕是上了年纪的,走的速度也挺快。张禹追上之后,扶住那位老奶奶,说道:“奶奶,您这年纪,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就不要上山了。”

    “张真人,我没事的。我每周都来道观两次,腿脚好着呢......自从每周都来道观,现在身体都硬实了不少......”老太太这般说道。

    “登山确实锻炼身体,可您老也得慢一点。我们这里正在开通车道,以后能有免费直通山门的车,您就不用这么劳顿了。”张禹说道。

    “我还是习惯这么走,老胳膊老腿,锻炼锻炼才好......张真人,您可真是为我们着想......”老太太夸赞道。

    孩子们仍在在哭,大人们也是心焦,恨不得直接飞上无当道观。

    终于到了半山腰,一进到山门,张禹就能听到院子里充斥着议论声和孩子们的哭声。看门的道士见,赶紧纷纷打招呼,张禹让子弟带路,赶紧去见中毒的那些孩子。

    在值房那里,家长和游人们,仍然是焦急不已。

    突然有喊声从斜刺里响起,“师父来了。”“师父来了。”......

    一听到这个,孩子们的家长立刻心头大喜,纷纷看了过去,嘴里也都急切地叫道:“张真人来了!”“张真人在哪?”“张真人,救救我孩子吧!”......

    游客们来到无当道观之后,还没见过张禹呢,现在一听说张禹到来,也都精神头十足。

    “张真人在哪呢?”“好像是在那边!”“听说这位张道长的年纪不大,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厉不厉害,没用过爱睡手机么?无当集团的董事长,爱睡手机的创始人。你以为闹笑呢!”......

    众人嘴里说着,不少人都掏出手机,准备给张禹照相。

    很快,就见有几名道士先行开路而来,在道士的后面,是一个身穿白色八卦仙衣的青年人,在青年人的背后,还有一些抱着孩子的家长,他们怀抱的孩子也都在哭。

    没错,穿八卦仙衣的人正是张禹。这里其他的道士,穿的都是杏黄色道袍,就他一个人与众不同。

    虽说在场大多数的人都没见过张禹,却也能够猜的出来。

    一瞬间,手机“啪啪啪”的直响,都在给张禹照相。

    特别是先前在海角论坛发了帖子的青年人,现在马上开始更新帖子。

    “光明镇毒奶粉事件跟踪报道!现在无当道观的张道长已经回到道观,看来是要给孩子们治病了。看他年纪轻轻,能不能治得好,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二楼:那个穿白色道袍的就是张道长吗?看起来真的很年轻。

    三楼:楼上逗比么,无当集团的董事长本来就是个年轻人。

    四楼:年轻年老我不管,关键是能不能治好孩子!

    五楼:我也有点担心,如果是上了年岁的中医,应该还有些把握。这么年轻,真的靠谱吗?

    六楼:楼主,现在情况怎么样?我都急死了?

    七楼:楼主不要太监,快点继续更新情况。

    八楼:路过,笑摸楼主狗头。

    九楼:坐等更新。

    ......

    记者时杨和她的助手张强也在那里拍照。

    张强低声说道:“时姐,他就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张禹了。你说他真的能行吗?我现在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我又何尝不是,你能希望他行,都这么长时间了,要是再治不好,只怕问题就大了......我甚至觉得,这次给孩子们治病,一旦治不好,无当道观都有可能被查封。”时杨说道。

    “不至于吧?”张强诧道。

    “怎么不至于......孩子们的家长都把孩子送到这里来治疗,而不是送去医院。治好了还好说,万一治不好,势必会成为口诛笔伐的靶子......”时杨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正说着呢,她手里拿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时杨一看号码,原来是新闻部主编的电话,她马上就能猜出来是怎么回事,当即接听。

    “喂,王主编吗?”

    “时杨,你现在是不是在无当道观?”电话里直接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是的,有事吗?”时杨说道。

    “现在网上疯传,光明镇发生毒奶粉事件,而且已经是沸沸扬扬,说奶粉中毒的孩子们都在无当道观就医。你就在现场,这件事属实吗?”王主编问道。

    “属实,我正在搜集资料。张禹已经回到道观,准备给孩子们进行治疗。”时杨说道。

    “那你怎么没有马上将情况汇报给我,你现在马上将手里的资料都传送回来!还有,立刻进行现场采访,了解家属的心态,最好是再采访一下张禹,问问他有没有把握!”王主编急切地说道。

    “资料我可以马上传过去,不过这个节骨眼上,我认为不适合进行就地采访。等治疗结束再进行采访,是不是好一些。”时杨提议道。

    “等治疗结束再采访,黄瓜菜都凉了!”王主编不满地叫道:“出现这种大新闻,当然是要抓第一手资料!别家媒体,现在应该已经都赶往无当道观,等治疗结束,他们也都到了,你是不是打算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我知道......可是......”时杨刚想说,‘现在去采访张禹,岂不是会耽误治疗,采访孩子的家长,同样也会令本来就焦急的人心情更是不好’。

    可不等她的话说完,王主编就叫嚷起来,“可是什么可是,没有可是,马上采访......马上采访......”

    “是。”时杨无奈,只好答应。

    挂了电话,她让张强先把之前拍摄的资料传回去,自己并没有到前面采访,以免打扰人家的正事,而是就近向在场的游人进行采访。

    “这位先生,我是新凉新闻的记者,请问您对这次的毒奶粉事件怎么看待?对于无当道观所采取治疗手段又是怎么看待,有多少信心?”

    “卖毒奶粉的人,简直是丧尽天良,抓住他们,要是不枪毙,都对不起他们!对于无当道观采取的治疗手段,我说不上来,我总觉得应该赶紧送医院。可是这里的人对无当道观这么信任,或许那位张道长真的有些把握吧。”

    “据我所知,张道长肯定是要采取中医治疗,你认为可行吗?”时杨又问。

    “这个谁知道呢,正常来说,我觉得希望不大。但是看眼下的局面,好像又有些机会,希望能够平安无事。”

    ......

    她这边进行采访,张禹已经带着新来的孩子和家属进行值房。

    值房的炕上,都是孩子,同样也都在啼哭。

    王春兰看到张禹到来,急忙迎了上去,“师父,您看怎么办?”

    “你们现在,采取了方法救治?”张禹反问了一句。

    “我们给孩子们喂了重要,可目前来看,并没有效果。”王春兰说道。

    “这里还有你们喂给孩子们的中药吗?拿来给我尝尝。”张禹说道。

    “有!”一旁的赵秋菊听张禹这么说,马上答应一声,去取重要。

    房间内充斥着药味,旁边就放着药坛子。她盛了一碗药递给张禹,张禹接过之后,先是闻了闻,然后唱了一口,稍微有一点甜,应该是加了糖。

    张禹能够确定,这个药方还是不错的,有解毒的功效。至于说现在还没看到效果,主要是因为中药的药效不是那么快,加上又是给孩子服用,药量也有所欠缺。

    如果不着急的话,再服用三天,应该也能痊愈。

    可外面这么多人看着呢,总不能说慢吞吞的。

    张禹在心中早就有了方案,他即可说道:“给后来的这些孩子们服药,我去看看里面的这些孩子。”

    “是,师父。”王春兰答应一声,立刻带着人开始忙碌。

    张禹既然这么安排,就说明配的药物,没有什么问题。这让王春兰也松了口气。

    他们开始忙活,张禹走到炕边,这间值房内,躺着十个孩子,只是没有家长,也是因为地方不大,挤不下那么多人。

    到炕边就能看到,每个孩子的衣服上,还挂着一个小牌子,标准着姓名,估计是担心,之后再给抱错了。

    张禹抓住一个正在哭泣的孩子的手腕,探视了一下脉搏,还真别说,要比之前在山下没服过药的孩子好一点。

    他解开孩子的衣服,将孩子给翻过去,用手掌在孩子的背后进行按摩。

    说来也怪,按摩一会,孩子就不哭了。

    王春兰等人已经给后来的孩子喂完了药物,也不能说,所以的人都在里面挤着,只能让一个家长抱着孩子在里面等着。

    大家伙一起瞧着张禹给孩子按摩,当发现这个孩子不哭的时候,眼睛都亮了起来。

    “不哭了......”“真是管用啊......”“太神了......”“张真人真是神人啊......”......在后面看着的家长们,都激动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张禹只要能够治好一个孩子,那就完全可以将所有的孩子都给治好。

    张禹给孩子按摩了后背之后,又将孩子给翻了过来,伸手在孩子的胸腹之上继续按摩。

    不消十分钟,就听“噗噗噗”的声音响起。

    众人一瞧,这是孩子放屁了,不单单是放屁,还拉了稀屎,那味道真够臭的。

    如此丢人的事儿,小孩子当然是不懂,这孩子非但不哭,还朝张禹笑了起来,“嘎嘎......嘎嘎......”

    张禹把手放到孩子的头顶,额头已经不热,先前通红的脸色也褪了下去。再摸脉搏,手腕处也不凉了,恢复了正常温度。

    张禹松了口气,亲手将孩子的衣服穿上。

    他跟着看向王春兰等弟子,说道:“这是小儿推拿,孩子们奶粉中毒,之前服用的药物虽然能够解毒,却不能立刻将他们体内的毒素排净,只能借助推拿、按摩的手法进行治疗。你们明白吗?”

    “明白。”“明白。”......弟子们纷纷点头。

    其实说真的,这小儿推拿和正常推拿按摩也差不多,唯一的差别就是,张禹以前没给小孩按过。他在乡下,谁家的孩子敢给他练手。

    不过,这种按摩,都是一法通百法通,加上张禹的造诣,自然是不在话下。

    房间内的家长们见张禹已经治好了一个,纷纷说道:“张真人,求您给我家的孩子推拿一下吧。”“张真人,求您救救我家的孩子。”“张真人......”......

    张禹马上温和地说道:“诸位,我知道你们着急,可是服药之后,需要一定的时间进行药物沉淀,不能立刻进行小儿推拿。所以,需要稍等一会,不要着急,我肯定能让他们都痊愈的。”

    这话并不对,因为服药后五分钟就可以治疗了。但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奈何这种情况,大人都着急,张禹总不能生硬的让大伙排队。这种说法,更加能够让人接受。

    果然,大伙一听这话,也就纷纷点头,继续等待。

    房间内现在满是臭味,就是那个拉出来的稀屎散发出来的味道。可众人没有一个在乎的,心中只有孩子。

    张禹又来到中间那个孩子旁边,顺便又招呼了王春兰等弟子过来,说道:“孩子太多,光指望我一个人不够,你们都跟着我学,就按照正常的按摩手法。我会一边推拿,一边指点你们位置的。”

    徒弟们点头答应,王春兰等人,全都来到孩子旁边,一人负责一个。

    张禹解开孩子的衣服,把孩子翻过去,先行按摩后背,一边推拿,一边讲解。

    王春兰这些弟子,之前和张禹学医,这些都会。张禹一点拨,很快上手。

    推拿完后背推拿前面,不一会,房间内又响起“噗噗噗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