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91章 王杰的奶粉
    光明山上,此刻无比的热闹,确切的说,其实是一锅粥。

    在前院的值房那里,尽是婴儿的啼哭声,孩子们都是在值房内,脸上通红,不停地哭泣。王春兰、赵秋菊带着师弟、师妹们,忙的是团团转,可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们能做的就是给孩子喂药,可中药已经服下,还没有看到一点效果。孩子们的烧不退,他们只能干着急。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张禹赶紧到。

    值房外有孩子们的家长,他们一个个担心的不像样子,有的当妈的,都流眼泪了。还有那做奶奶的,更是急的来回转悠。

    从他们的衣着上,能够看出,家境并不富裕,特别是上了岁数的,身上穿的棉袄,都有点年头了。孩子的父母,衣着也都朴素,担心的不像样子。其实也是,能买这种低价促销奶粉的家庭,大体上都不富裕。但凡家里好过的,买这种打折奶粉的时候,也得寻思寻思。

    道观弟子们,也怕他们在院子里着凉,让他们去休息。可这些当家长的,哪有心思休息,就在外面等着。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不少前来旅游的游客。这些游客中,有国人,也有老外。碰到这种事,大家伙都围在这里。

    说实话,凑热闹是不假,可在听说是因为图便宜买了打折奶粉造成的,一个个也是义愤填膺。

    有那有钱的,提出来愿意掏些钱出来,赶紧送孩子去医院,别在这里耽误了。即便是不富裕的,想用自己办法帮助这里的人,比如说,在网上发帖子,把这里的情况说明,强烈谴责无良商人。

    有一个青年人,在就海角论坛上发了个帖子,标题为:假奶粉坑死人啊!我在无当道观亲眼目睹!

    接下来的内容是:本人正在无当道观旅游,今天还和阿勒代斯合影签名。到了下午的时候,看到很多家长抱着婴儿前来求医,得知是因为有人在光明镇以打折的名义出售假奶粉,有图有真相!

    下面是青年人发的一组照片,也就是现场的情况,以及一张和阿勒代斯合影的照片。

    很快,就引来无数回复。

    二楼:奶粉造假是最无耻的,最痛恨这种商人,应该见一个杀一个。

    三楼:怎么这么多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严不严重。

    楼主回复三楼:情况特别严重,院子里都是小孩的哭声,听着都叫人心疼。楼主正在跟踪进度,一定会陆续汇报后续情况。

    四楼:为什么不送医院?

    楼主回复:光明镇这里没有大医院,都是小医院和卫生所。听人所,卫生所里现在还有不少孩子中毒,也是感冒发烧。买打折奶粉的家庭都不富裕,去医院的话,费用太高。加上无当道观一向义诊,所以大家伙都选择相信无当道观。

    五楼:这也太开玩笑了吧,奶粉中毒啊!竟然还把孩子送到道观里医治,这不得给耽误了。

    楼主回复:有人提出送医院,不过目前正在等待无当道观的张道长。

    五楼回复:那能有什么用,他又不是大夫。

    楼主回复:镇上的人都说,张道长妙手回春。我也不太相信,现在只能等。

    六楼:这些奸商也太可恶了!还有那些孩子的家长,打折奶粉也买,不怕给孩子喝出问题!这种小便宜也贪。

    七楼:楼上这么说就不对了,如果家里有钱,谁能给孩子买便宜奶粉。能买这样奶粉的,都是家里条件不好,平常买的都是小品牌奶粉。美牛牛是大品牌,又是打折,他们哪知道,这些美牛牛奶粉是假的。

    八楼:赞成楼上说的,我就是光明镇的,我邻居家就买的这个打折奶粉。他家平常都是省吃俭用,这次看到镇上促销美牛牛奶粉,还寻思着能给孩子改善一下,谁知道会是这样。孩子一直发烧,都让人急死了。

    九楼:还是赶紧上医院吧,千万别耽误了。如果钱不够,只要这事是真的,我愿意捐款。

    ......

    在一众游人中,有一男一女,女人是新凉新闻的记者时杨,男的是他的助手张强。

    时杨在记者界可是很有名气的,在微博上还是红v,每个月就上千万的阅读量。她之所以这么火,是因为敢报道真材实料。要不然的话,也不能给她专门配个助手。

    这次她是微服前来,想要搜集一些无当道观的资料。可惜的是,后院她进不去,以至于看不到道观弟子们修炼的情况,充其量只能是看到这里川流不息的游客,以及和阿勒代斯聊天合影,了解了一下拳台的事情。同样,阿勒代斯也没说实话。

    这让她意识到,无当道观是一个神秘的地方,总想挖点干货出来。没想到,今天就给了她一个机会。

    张强负责照相和录像,将这里的情况都记录下来。他跟着说道:“时姐,你说无当道观这个......张真人能成么......这么多孩子发烧,家里都给送到这里来求医,要是治不好,全都给耽误了......听着孩子们的哭声,我都跟着着急......”

    “我也着急呢,可有什么用......这里的人,好像都特别认可无当道观,加上他们又没有钱,只能指望无当道观来救他们的孩子......我也不知道这个张真人到底本事如何......但我想,应该有办法吧......”时杨说道。

    “那你说,咱们现在怎么办?就干等着......我看要不然,咱们先把目前的资料汇报给总部,让上面先给刊登出来,博个好彩头?”张强又问道。

    时杨琢磨了一下,说道:“先不要着急......如果汇报总部,上面一定会让咱们就地进行采访,获取更多的资料。你看这些家长们,一个个急成什么样子,咱们不能为了新闻,去做一些不道德的事情。先将所有的事情都给记录下来就好,等孩子们都安全了,咱们再汇报也来得及。”

    “好。”张强点头。

    他虽然答应,但心中多少有点不以为然。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正是应该抓紧时间爆料,先抢个头彩,管那些干什么。咱们不报,肯定也有人在网上发朋友圈,发帖子了。

    除了他们,在这里还有一个外国旅游团。

    这些人都是英吉利,专门来找阿勒代斯的,其中也有一位太阳报的记者。

    这位记者旁边有一个中年女人用英语说道:“太不可思议了,在这里发生奶粉中毒事件,他们竟然不送医院,而是送到这里。奶粉中毒可是很严重的,他们都在想什么呢。”

    那个记者会国语,已经听明白了情况,说道:“我听他们的意思,是要等这里的那位张真人回来医治。这位张真人,就是阿勒代斯的师父。”

    “他不是会太极拳么,难道还会治病吗?”中年女人不以为然地问道。

    “好像是会中医。”女记者答道。

    “中医,简直是开玩笑。这种奶粉中毒,中医就能治好么......如果能够治好,我就给她磕头......”中年女人满是不信地说道。

    “我也不相信中医会有这么神奇,不过看看也好。能不能治好,等那位张真人回来就清楚了。”女记者说完,用手机将现场录制下来的资料,全部传输回英吉利报社总部。

    随后,她又用社交原件,发了个帖子,并且附带自己和现场的照片。

    “我正在东方的无当道观,今天白天遇到了阿勒代斯,不想下午的时候,突然遇到这里爆发奶粉中毒事件。这里的人很怪,将中毒的孩子送到无当道观,请阿勒代斯的师父张真人医治。我现在还能给清楚的听到孩子们哭泣的声音和孩子父母们哭泣的声音。之前我也清楚的看到,这些孩子们发了高烧,实在是叫人心痛。他们不把孩子送到医院,反而送到道观,好像是这里有无穷的魔力。就让我们见证一下,所谓的中医能不能将这些奶粉中毒的孩子们治好吧。”

    这个帖子一经发出去,没用上五分钟,就在欧洲转贴达到三十万次。

    不少洋鬼子们看到这个,都在期盼结果,想要看看,中医是不是真的能够治好这些孩子们。

    院子里更是议论纷纷,游客们交头接耳。

    “这个张真人什么时候回来,我听着这些孩子们的哭声都揪心。”“我也是,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行。”“这位张真人好像是爱睡手机的发明者,听说中医很厉害的。”“中医都是说的神奇,反正我去医院看中医,没觉得怎么神奇。”“那可能是你没遇到高手呗。”“真要是有这么多高手,真要是这么厉害,为什么医院里都是以西医为主。”“这个......”“说不上来了吧,我都担心,这里的人不懂科学,把这些孩子的病症给耽误了。要是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说什么的都有,值房内的王春兰、赵秋菊急的是团团转。

    赵秋菊说道:“师姐,你给师父打电话,这都有一段时间了,师父怎么还没回来。要不然,你再打个电话问问吧。听着这些孩子的哭声,我都急的想哭。”

    “好、好......”王春兰同样着急,她掏出手机,又一次拨了张禹的电话号码。

    此时此刻,张禹正在山脚下,给孩子把脉呢。

    通过孩子的脉象,张禹隐隐能够确定,这应该是中了某种热毒。但是这种毒不一定是毒药,而是因为孩子太小,体质太弱,所以承受不来。具体是什么,他并不清楚。

    他看向那位孩子的母亲,问道:“大姐,那个孩子服用的奶粉,你们现在手里有没有?”

    “在家里呢,我没带。”孩子的母亲苦哈哈地说道。

    倒是侧后方有一个男人说道:“我们家带了。”

    说着,他挤了过来,手里捧着一个奶粉桶。

    张禹接了过来,打开盖子,伸手抓了点奶粉,送进嘴里。

    咀嚼了两口,张禹立刻发现问题,这个所谓的奶粉,根本就不是牛奶做的。虽然里面有奶的味道,那是因为添加的某种东西,所以才产生的味道。

    确定了这一点,张禹是痛恨不已,商家真是太无耻了,竟然给孩子吃这种东西。

    他暗自咬牙,老子要是不把你抓到,都对不起你!

    不过抓人的事情,并不是首要的,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救好孩子。

    他在心中很快琢磨出一个方案,开口说道:“这里不是治疗的地方,咱们先上山,去无当道观。”

    “好。”“好。”“好。”......大家伙连连答应。

    刚要往山上走,就见前面大灯闪烁,好像是车辆前来,而且看数量,似乎还不少。

    张禹看的清楚,过来的车是集装箱货车,也不知道这车是干什么的。

    车子在不远处停下,张禹心中纳闷,不知道这车是干什么的。他说道:“你们先上山,我去看看他们是做什么的。”

    众人点头答应,抱着孩子上山,张禹则是朝货车那里走去。

    只走了几步,就见车上,跳下来两个道士。

    借着灯光,张禹一眼就认了过来,都是自己的徒弟一个叫宋晓峰,一个叫赵文豪。

    他看到了二人,二人同样也看到了他,快步跑了过来,到得近前,恭敬的施礼,“参见师父。”“参见师父。”

    “这是怎么回事?这么多货车来做什么?”张禹问道。

    赵文豪马上答道:“是这样的,前几天观主给我们打电话,说是他在英吉利买了一批奶粉,让我们去海关接一下。就说是弗朗牧场捐给咱们道观的,可以免税。因为手续比较复杂,我们今天才办理完,现在才把奶粉给运回来。”

    “他在英吉利买的奶粉......”张禹愣了一下,又看了看这么多集装箱,心中难免有些不信,王杰有钱买这么多奶粉吗?

    张禹随即问道:“这是多少奶粉?”

    “十吨。”赵文豪答道。

    “十吨......他儿一辈子能不能吃完这些奶粉啊......”张禹沉声说道。

    “我们俩也是......按照观主的意思办......没想过别的......”赵文豪低头说道。

    张禹抬手指了指他俩,旋即脑子一动,心中冒出一个念头,他跟着说道:“算了算了,既然都运回来了,那就这样吧。不是说,是弗朗牧场捐给咱们道观的么,就按照捐赠处理。眼下镇上发生了毒奶粉事件,在治好之后,需要大量的奶粉,咱们回头就把这些奶粉捐给他们。”

    “是。”“是。”

    赵文豪和宋晓峰赶紧答应,可答应之后,赵文豪小心地说道:“那观主那边呢......”

    “他说的算,还是我说的算?”张禹直接问道。

    “当然是师父您了......”赵文豪急忙说道。

    “你知道我说的算,还问那么多干什么。从里面点出一百公斤,给王杰家送去,其他都给我捐了。”张禹说道。

    “是,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