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90章 天罗地网
    张银玲抬头上望,也是光线的问题,加上棚顶实在是有点高,大概能有四米,房梁上挂着什么,小丫头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端倪。

    可她可以确定,房梁上面确实挂着什么东西。

    也是她太过无聊,实在没什么事情可干,索性决定,把这东西给拽下来看看。

    房梁高是高了点,小丫头朝后面倒退,一直退到房门那里,跟着向前快步冲刺。当快要冲到供桌前时,她猛地跃了起来,一脚踏在供桌之上,借力向上跃去。

    小丫头身子轻,加上功夫着实不错,跃起来之后,双手一下子将房梁给抱住。

    她旋即发现,房梁上有一个小包袱,包袱里露出来一串铜铃铛,这铃铛其实就是三清铃,只是要比正常的三清铃小上不少,属于特小号的。刚刚发光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

    张银玲抓住包袱,旋即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到地上。

    她的举动,少不得发出声音,外面负责看守的四个道士,也能听到。但是四人只管烤火,全当啥也没听到。

    这倒也是,石室之中,唯一带窗户的地方,其实就是门。小丫头再怎么折腾,难道还能把山给拆了。

    再者说,这大冬天也冷,小丫头没事的时候,也得在里面跑跑步,暖和暖和。所以大伙早就见怪不怪。

    张银玲下来之后,将包袱打开,跟着发现,里面的东西挺快。

    是小号的三清铃不假,可却不是正常串起来的,看起来像是一张方形的网。

    张银玲将网放到地上,仔细打量,很快发现,网是正方形,看起来是一张九宫格。在九宫方位上,各有一个铃铛。

    九宫八卦是相辅相成,除了中宫之外,其实就是八卦方位。可说来也怪,在旁边的八个方位,竟然另有八个铃铛。如果不看九宫格,这八个铃铛所组成的方位,也是一个八卦。

    而在网的内部,也就是中宫位置的四角,还有四个铃铛,这个就是四象,没有什么稀奇。只是这个铃铛,有点古怪,正常的铃铛,里面都有舌头,一摇动起来,会“叮当”乱想。这上面的二十一个铃铛,全都没有舌头,所以半点声响也不会发出来。

    张银玲已经意识到,这东西好像不是寻常之物,又看了一下包袱皮,才注意到,院里这里还有一封信。

    信封看起来十分老旧,估计是有年头了,上面也没有字。张银玲将信封打开,里面有一张信纸,信纸已经发黄,上面有苍劲的繁体字,写的是天罗地网,赠与有缘人。

    再往下,内容很简单,就是一串咒语,再无其他。

    张银玲心中纳闷,“这东西是谁留下来的,看来年头不断。天罗地网......光有咒语,这东西有什么用......”

    因为纸上没说具体的用法,就有咒语,让张银玲有点莫名其妙。

    她决定先行试试,将往拿在手里,心中默念咒语,跟着将“天罗地网”朝头顶丢去。

    “刷!”

    “我的妈啊......”

    一瞬间,原本只有手绢大小铃铛网,突然在半空中变大,紧接着就落了下来,将小丫头给罩住。

    更为要命的是,被罩住之后,张银玲仿佛感觉到有千斤之力压在身上,让她直接摔倒在地。再想起来,是根本起不来。

    “这么厉害啊......”小丫头不由得惊叹一声。

    她赶紧又念动咒语,“天罗地网”再次化作手帕大小,落入她的掌中。

    这一刻,张银玲是喜笑颜开,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得到这么一件厉害的宝物。

    可过了一会,她又一阵失落,“给我这个东西,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得继续在这里面壁思过......”

    “咦......”紧接着,她的心中猛地冒出一个念头,“我有了这宝贝,还在这里面壁个屁......之前我不跑,是因为打不过门口那四个家伙......我有了天罗地网,我还怕个毛线......”

    “对!”小丫头拿定主意,“看我把他们都给收拾了,然后下山去找张禹,一起去英吉利!我爹想要找我,就去英吉利找吧......”

    她也不想想,自己这么一跑,最迟明天上午就会被发现。最先怀疑的地方,肯定是无当道观,不去找张禹要人,那才出来鬼了。

    奈何小丫头被关了这么久,本来想聪明的脑子,现在都有些木了。一心只想离开这里,再也不愿在此面壁。

    她将和包袱皮放到身上,手里拿着手帕大小的“天罗地网”朝门口走去。

    门也没给她锁,毕竟门口有人,也不怕她能打出去。

    张银玲将房门推开,四个烤火的弟子一听到动静,这个不能不管,马上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说道:“师妹,有什么事吗?”

    “有点事,是......”张银玲慢吞吞的说着,心中却在默念咒语,待咒语念完,她的手向前一甩,手里的“手帕”瞬间变成大网,登时将四个道士罩在其中。

    “哎呦......”“什么东西......”......

    四人身不由己的摔倒在地,说来也怪,原本他们是在火堆旁,可那火堆被天罗地网一压住,跟着就熄灭了。

    “师妹,你做什么?”一个弟子急切地叫道。

    张银玲哪管那些,一个箭步抢了上来,嘴里说道:“你说干什么!”

    她抬起手来,在那弟子的肩膀上狠狠地砍了一下,那道士登时昏了过去。

    旁人都躺在地上不能动,一切还不都是张银玲说的算,有的即便想要大喊招呼人,可张银玲下手的速度极快,转眼的功夫,另外三个也都被她给打昏了。

    张银玲轻轻扑了扑手掌,撅起小嘴,得意地说道:“就凭你们,还想拦住我,简直是做梦!姑奶奶这就走了,去英吉利!”

    她抬手一招,收了天罗地网,就朝院外跑去。

    张银玲对于天师府可谓是轻车熟路,哪里有人巡逻,哪里没有人,她都了如指掌。

    特别是今晚的天师府,就像是没人似的,张银玲一路下山,连给人影都没看到。她心中琢磨,可能是晚上太冷,没人巡逻吧。不过这样更好,方便自己下山了。

    她轻而易举地逃出天师府,顺路下到山脚。

    龙虎山是旅游景点不假,可半夜十二点,哪还有出租车。

    今晚也是够巧的,她一下山就看到一辆出租车打此路过。张银玲马上把车截了下来,告诉司机去镇海市的无当道观。

    龙虎山到镇海市可不是近道,出租车司机一般是绝不可能轻易去的。这位中年司机,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看张银玲是小女孩,亦或是看她从天师府出来的,竟然都没有多问,是直接开车前往镇海。

    再说张禹,从白眉宫离开之后,就乘车赶回无当道观。

    一路之上,他的手里都拿着妙妙散的小瓶子,凑在鼻子下面,仔细的嗅着其中的味道。

    上次他就服用过妙妙散,不过那些也就是一次的量,根本没有剩余。张禹当时虽然也闻了味道,一时间也没能确定,里面到底有些什么药材。

    妙妙散这种药物,实在是太好不过,能够迅速的提升四分之一的功力,恢复真气的效果,是相当管用。

    如果说自己在海门山、太行山遇险的时候,身上有妙妙散,绝对不会那么狼狈。

    现在有了这么一小瓶,他想好好研究一下,要是能够照葫芦画瓢,配制一些,对于以后会有极大的帮助。

    闻了好半天,张禹只能确定几位药物,其中肯定还有其他自己不知道的药物。遇到这种问题,只能靠孙昭奕了,他相信孙昭奕应该能够比他更加靠谱一些。

    回到镇东区的时候,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张禹将妙妙散揣进怀里,掏出手机一瞧,原来是萧洁洁打过来的。

    他赶紧接听,笑呵呵地说道:“喂,是洁洁么。”

    “废话!不是我,还能是谁?你这些天失踪了!打了电话说回家,到现在都没回家,我这些天给你打电话,还总打不通!”电话里响起萧洁洁不满地声音。

    回国之后,张禹给家里打了电话,却没有回家。

    萧洁洁一说电话打不通,张禹就知道,肯定是那几天困在地宫里,电话没有信号。

    他赶紧讨好地说道:“道观里有点事,结果给耽误了。这样,我现在就回家。”

    “这还差不多!”萧洁洁稍微满意了一些。

    张禹本想先去道观的,可也不能天天不回家,自己的名字里虽然有个“禹”字,却也不能真的是三过家门而不入。

    挂了电话,张禹让弟子改道,不回道观了,先去吉祥别墅区。

    眼瞧着就到别墅区了,张禹的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铃铃铃......铃铃铃......”

    他掏出手机一看,这次显示的是王春兰的电话号码。

    张禹随即接听,说道:“喂。”

    “师父,不好了,出大事了......”电话里响起王春兰急切的声音。

    张禹一惊,急忙问道:“什么事?”

    “镇上出现的严重的婴儿感冒,咱们赞助的卫生所,现在已经接待了上百个婴儿,一个也没有治好。还有咱们道观,也先后来了好几十个求医的,我们给他们抓了药,可现在依然没好。孩子们的家长一个个忧心忡忡,着急的不得了......师父,您能不能回来看看......”王春兰焦急地说道。

    一听说这么多婴儿得了重感冒,张禹更是大吃一惊,跟着问道:“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我问了那些家长,孩子们也没吃什么,就是喝奶粉。我很快查出共同点,那就是他们的家庭都不富裕,有的甚至很困难,前几天镇上来了个促销美牛牛奶粉的,他们图便宜就买了......我觉得,可能是这种奶粉出了问题......现在很多人已经去找卖奶粉的了,但却没有找到,肯定是黑心商人卖的假货,赚了钱就跑了......”王春兰恨恨地说道。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无当道观!”张禹直接说道。

    这种大事,可是刻不容缓,婴儿得病,可不像是大人,稍有闪失,就有可能出现生命危险。

    张禹让徒弟赶紧掉头,赶往无当道观,路上给杨颖打了个电话,让杨颖帮忙和萧洁洁说一声,镇上出现了大事,那么多婴儿患了重感冒,自己必须去看看。

    杨颖也是识大体的,一听说这么严重,让张禹赶紧去道观看看,不用着急回家,正事要紧。家里的事情,都交给她了。

    挂了电话,张禹心中着急,恨不得插翅飞回道观。

    要知道,无当道观自从落户光明山,香火一直都很好,光明镇本地的百姓,来上香的人很多。不少人都是一个礼拜来上一次香。

    光明镇这里也不是什么有钱的地方,穷人很多,遇到便宜的奶粉,为了省钱,购买的人肯定多。在这种时候,能到道观和卫生所给孩子看病,一方面是家里真的困难,二来也是对无当道观的信任。

    只要自己能帮上忙,那是一定得帮。哪怕不是光明镇的,是别的地方的,只要找到无当道观,或者是让自己遇到,那也是义不容辞。

    一路赶到光明山,车子直接开到山脚,也不在停车场停车了。

    张禹下车,跟着就看到有好几个人抱着孩子匆匆朝这边赶来,婴儿啼哭的声音,也是不绝于耳,“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张禹没有马上上山,而是看向跑过来的人,开口问道:“你们的孩子是不是感冒发烧?”

    “是啊。”“今天孩子突然发烧。”“我们是带孩子来这里求医的。”......抱孩子的人看到张禹穿着一身八卦仙衣,料想是无当道观的,一个个如此说道。

    转眼间的功夫,人都来到张禹身边,其中有个六十岁的老妇人,一眼认出了张禹,激动地说道:“张真人!您就是张真人!求您救救我孙子!”

    这些人一听老妇人这般说,全都激动起来,纷纷喊道:“张真人!看看我家孩子这是怎么了?”“张真人,救救我闺女吧。”“张真人,求您救救我儿子。”......

    “你们不要急,我先问一下,你们的孩子,是不是都喝了一种叫作美牛牛的奶粉?”张禹问道。

    “是啊。”“没错。”“不会是这奶粉有问题吧。”“不能吧,我说怎么卖的这么便宜。”......家长们听了张禹的问题,更加着急了。

    “那就没错了,今天有不少孩子,都是因为喝了奶粉而感冒。这样......老奶奶,我给你的孙子把把脉,看看孩子的情况怎么样......”张禹看向那个认出他来的老妇人。

    老妇人的身边是一个衣着朴素的少妇,少妇将孩子抱到张禹的面前。

    这大冷天的,他们如此过来,可见家境确实不好。张禹抓住孩子的手腕,脉门处有些发凉,倒是孩子的小脸红扑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