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89章 良苦用心
    这一刻,张禹担心起贾真人的安危,他下意识地看向贾真人的脸,打算看看师父的气色如何。

    虽然不便直截了当的开天眼,可光凭看印堂上的颜色,也应该能够看出一些端倪。如果有血光之灾,更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张禹看了片刻,并没有看出来任何问题,因为他看的仔细,袁真人、贾真人和上官宁自然也发现了他的举动。

    贾真人心中温暖,微笑着说道:“你这是在给我看相呢。”

    “弟子造次了......”张禹连忙说道。

    “哈哈......”贾真人爽朗一笑,说道:“看出什么了?”

    “一切正常,没看出什么。但我总觉得,这件事不简单,师父最好谨慎,尽量不要落单,给人可趁之机。”张禹诚恳地说道。

    “敌暗我明,有些事情,也不是说提防就能防得住的。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会小心戒备,绝不会疏忽......唉......”说到这里,贾真人不由得叹息一声,“四年来,师弟们先后走了四个......那个人出手,倒是很有规律,每隔两年就突然出手一次......让人防不胜防啊......”

    张禹之前听说了,四年前曾经有一个被飞星九刃干掉,两年前同样又死了一个,算上今天死了的孟道人,一共三个,也正好是隔两年一个。至于说成四个,自然也是把前几天死了的詹道人计算在内,但那是一个意外。

    可张禹觉得,事情似乎不会按照以前的剧本来,他不敢确定地说道:“师父、师伯,虽然以前那人都是每隔两年出手一次,可之前那个人并没有敢跑到白眉宫下手......这一次,他简直是丧心病狂,竟然胆敢到白眉宫出手杀人......这是一种挑衅,我甚至觉得,那个人极有可能还没再次出手......”

    “还会继续出手......”袁真人沉吟一声,跟着深吸一口气,她的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一边的上官宁突然说道:“师尊,弟子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袁真人温和地说道。

    “弟子觉得,咱们白眉宫这么大,如果是外人,想要在这里有目标的作案,难度很大。就好像孟师叔的死,那人显然是对白眉宫内部十分的了解,不仅仅能够避开所有人的耳目,还能够选在最为恰当的时候杀害孟师叔......所以我认为,十有**是内部出了问题,凶手要不就是白眉宫的人,要不就是内部的人带进来的......”上官宁沉着地说道:“虽然以前发生的事情,弟子当时并没有入门,可现在也听说了......凶手能够准备的知道被害的两位师叔离开白眉宫,如果没有咱们的人帮忙,怎么可能这么清楚......另外,詹师伯的遇害,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做这种事情,自己人更加容易......”

    “我也这么想过......咱们白眉宫内部出了问题......”袁真人说着,弯下腰,从猛道人的胸口,一把抽出那飞星九刃。

    张禹之前一直没有看到飞星九刃的刀刃是什么样的,现在一瞧,就和普通的匕首也没多大区别。

    袁真人跟着一翻左手,在她左手的掌心中,突兀地冒出两把匕首,跟这飞星九刃一模一样。不用猜,张禹也能想到,这两把匕首同样也是飞星九刃,是当年凶手留下的。

    “不管你是谁,一旦让我抓到,我势必将你挫骨扬灰!”袁真人狠狠地咬牙说道。

    旋即,她看向贾真人,又道:“师弟,调查凶手与善后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给我在白眉宫仔细排查!”

    “是,师姐!”贾真人立刻答应。

    “嗯。”袁真人微微点头,然后径直朝门口走去,“咱们走吧。”

    上官宁立刻跟上,张禹和贾真人也跟在后面,一起出了房间。

    院子里没有其他人,只有院子外站着一些掌教弟子。袁真人走出院子,吩咐弟子,协助贾真人进行善后。她带着张禹和上官宁离开。

    此刻已经过了饭口,袁真人让张禹和上官宁跟她一起吃饭,就在她的方丈堂屋之中。

    袁真人显然心事重重,也没什么心情吃饭,张禹囫囵吃了点,见袁真人已经放下筷子,张禹就说道:“师伯,弟子已经吃饱了。不知师伯还有什么事情吩咐......”

    这是要告辞的前奏,自己留在白眉宫也帮不上忙,就算是能帮上,可这里是白眉宫,不是太行山边上的酒店,要是还让张禹帮忙,岂不是显得白眉宫的人太过无能。

    果然,袁真人也没有让张禹帮忙的意思,点头说道:“倒也再无别事。”

    “时间也不早了,那弟子先行告辞。师伯若是有事,尽管吩咐。”张禹礼貌地说道。

    “嗯。”袁真人点了点头,但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事,说道:“贤侄,先前我不是说,让小宁跟着你一起去英吉利么,眼下白眉宫正值多事之秋,我身边离不开人,就不能让她随你前去了。”

    “无妨。”张禹马上说道。

    上官宁听了这话,眼中不自觉地闪出一丝失落。随即,这抹失落就消失不见。

    袁真人微微点头,跟着从道袍的袖口里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递给张禹,她嘴里又道:“这是妙妙散,虽然比不得全真教的小还丹,但也算是不错的恢复真气的药物。你带在身上,到了关键时刻,或许能够派上用场。”

    张禹最初在封禅台与杨祈昭、周通伯斗法的时候,袁真人曾经让上官宁给张禹送去过妙妙散。仗着妙妙散,张禹才获得胜利。

    这药物的好处,张禹至今难忘,此刻见袁真人赠送妙妙散,让他一阵感动,接过之后说道:“多谢师伯,弟子这次前往英吉利与洋鬼子斗法,绝不会有辱道家!”

    “咱们道家之中,年轻的俊杰也不少,可在我的眼中,你和小宁是当世最为杰出的。”袁真人说这话的时候,也看了眼上官宁。

    上官宁赶紧说道:“师尊谬赞了。”

    “为师是不会看错人的。”袁真人慈和地一笑,又道:“好了,时候也不早,你先走张禹下山。”

    “是,师尊。”上官宁点头答应。

    张禹再次向袁真人道谢告辞,这才和上官宁一起出了袁真人的房间。

    白眉宫的形势复杂,谁也没个头绪,张禹只能叮嘱上官宁多加小心。上官宁将张禹送出山门,二人话别,张禹独自离开。

    待看不到张禹的背影,上官宁才转身回去,前往袁真人的房间复命。

    堂屋的桌子都已经收拾好了,袁真人在卧室的床上打坐。上官宁复命之后,袁真人指了指一旁的椅子,让徒弟先坐。

    看着上官宁,袁真人半晌后才道:“小宁,你是不是很想去英吉利?”

    “白眉宫突逢大变,弟子即便有心前去,也得以大事为重,一切听从师尊吩咐。”上官宁忙这般说道。

    “这次张禹在英吉利与洋鬼子进行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我东方道家,只有他无当道观自己前去,确实显得单薄了。按理说,为师也想前往,可思量再三,还是不能前往。小宁,你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吗?”袁真人慈祥地说道。

    “师尊是白眉宫方丈,在国内道门之中,乃泰山北斗般的人物。一旦师父出面,洋鬼子必然如临大敌,届时必然会有很多宗师级的高手出面。反之,让张禹单刀赴会,就不会引出那么多高手,胜算还能高出几分。”上官宁慢条斯理地说道。

    “嗯。”袁真人似乎对徒弟的回答很是满意,点了点头,“张禹已经是法师修为,哪怕是许多道家成名人物,也没有他的实力。正如你所说,洋鬼子见他年轻,如果宗师自然不便出手,反而能够提升很多胜算。只是这一次,让他单刀赴会,也是苦了他了。”

    “师尊良苦用心,我相信张禹定能明白。这一次,绝不会丢了咱们道家的脸面。”上官宁说道。

    “希望如此......”袁真人又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本来打算让你前去,奈何眼下,有一件要紧的事,需要你做。”

    “请师尊吩咐。”上官宁立刻说道。

    “正如你所说,白眉宫内必然出了问题,不是内部有人行凶,就是有人伙同外人生事。我先前表面上让贾师弟负责此事,但我知道,想要从明面上找到真凶,绝不可能。所以,我让你留下的目的,就是想叫你负责暗中调查。你入门时间尚短,不会惹人怀疑,而你又是我的关门临度弟子,行事起来,有很方便。”袁真人平和地说道。

    “弟子明白,请师尊放心,弟子一定竭尽全力,找出真凶!”上官宁信心十足地说道。

    “你虽然年轻,但做事老练,很让人放心。不过此次暗中调查,必然存在风险,你即便手中有游龙双剑,奈何敌暗我明,一旦被人发现,极有可能遭到毒手......”

    说到此,袁真人从榻上的矮桌下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上官宁,“小宁,你把这个拿着。”

    上官宁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赶紧上前接过,盒子不小,而且沉甸甸的,里面的东西,似乎很有分量,起码能有十斤。她好奇地说道:“师尊,这个是......”

    “打开看看。”袁真人微笑着说道。

    上官宁将盒盖打开,里面是一件古代的铠甲,上面都是金属铁板,一块块拼成。

    不等上官宁再问,袁真人又慈祥地说道:“这是青罡甲,乃是当年我师父,也就是你师祖送给我的护身法器。此物虽然不一定能够挡得住飞星九刃,却也要看,这飞星九刃是何人使用。如果使用之人修为有限,绝对是破不开青罡甲的,哪怕是高手使用飞星九刃,有这青罡甲护体,也能挡住几分。另外,盒子里还有三枚信号弹,一旦遇到危险,就立刻射到天上,整个白眉宫的人,都会看到。”

    “多谢师尊!”上官宁感激地说道。

    这可是护身法衣啊!

    上官宁同样明白,这样的法器,在白眉宫应该也不多,自己能够得到这件法衣,完全是师父的器重。

    “一切小心。”袁真人又叮嘱道。

    龙虎山,天师府!

    在天师府最后面的角落里,有一个小院,这个院子叫作“闭门阁”。

    名字很是雅致,可这个地方,确实天师府弟子谁都不愿意来的。因为,这里是惩治弟子的所在,一旦进来,就相当于有期徒刑。

    这里依山而建,院子里没有半点景色,只有靠山的位置,有四个门户。

    其中三个门户,里面漆黑一片,只有一个门户,通过磨砂玻璃,能够看到里面有微弱的烛光。

    在这个门户外面,有四个身穿道袍的弟子坐在地上烤火。

    很显然,他们是负责看守的。

    而在那个亮着烛光的石室内,里面实在是太简单了。正面的石壁上,有一副壁画,壁画上的人,道骨仙风、威风凛凛,不是旁人,正是天师府的祖师爷,道祖张道陵。

    壁画前面是一张供桌,桌子上有两根蜡烛和一个香炉,香炉里插着香。

    共桌前,放着一个黄色的蒲团,一个小丫头正跪在蒲团上面。说是跪着,倒不如说是片腿坐着。

    没错,这小丫头也不是旁人,正是张银玲。

    她回来之后,就被父亲关到了这里,开始有期徒刑,面壁思过。

    这丫头一向活泼,把她关在这里,让她如何受得了。

    更要命的是,现在可是冬天,这里连取暖设备都没有,张银玲的身上就是裹着一件棉袄,冻得是瑟瑟发抖。要不是,老妈每天都打发人来送点好吃的,估计已经冻病了。

    小丫头显得可怜无助,扁着小嘴,看着张道陵的画像,委屈地说道:“老祖宗,我哪做错了,我爹他们胆小怕事,简直是丢咱们天师府的脸。看看他们,连人家张禹都比不上,就欺负我一个小丫头有能耐。有那本事,去和洋鬼子斗法啊......”

    她自言自语,说着心里的不痛快,可又有什么用。

    “这里连张床都没有,大冬天的,他们也忍心这么对待我......还是张禹对我好......哼......”张银玲越想越是委屈,她倒是有心逃跑,奈何外面有四个师兄守着,自己也打不过。就算能打过,估计也逃不出天师府。

    “唉......”小丫头叹息一声,双腿发麻,疲倦无比的她,仰天躺到地上。

    “嗯?”才一躺下,她突然看到,头顶上空的位置,好像有东西闪了一下。

    她跟着仔细观瞧,进而发现,棚顶的石壁上,真的挂着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穷极无聊的张银玲立刻来了兴致,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仔细观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