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88章 白眉宫的危机!
    房间的门是关着的,有四个弟子在门口守着。这四个弟子,都是袁真人的徒弟,毕竟敢在这里拦着其他人进去,大伙还不敢有脾气的,只有掌门弟子了。

    四人一看到袁真人到来,立刻开门,施礼说道:“参见师尊!”......

    袁真人点了下头,跟着就走了进去。

    张禹、上官宁和清逸也都随同而入。他们三个是跟袁真人一起来的,袁真人也没说不准进,四个子弟自然不敢拦着。等四人进去,才把房门关上。

    这房子不小,进门是一个大堂屋,里面古香古色,面基也不小。

    左右两侧都有房间,不用说,一个是静室,一个是卧室。

    在左边的房间内有声音,袁真人率先而入,张禹等人进去之后,旋即看到贾真人和四个穿八卦仙衣的道士,已经一个穿杏黄色道袍的青年弟子站在其中。

    在地上的蒲团那里,躺着一具老道的尸体,在胸前插着一柄匕首,张禹一眼就能看出,正是和上次见到“飞星九刃”一模一样的刀柄。

    贾真人他们也都听到了声音,全都等着呢,看到袁真人,也是纷纷见礼。

    袁真人、张禹和他们客气了几句,特别是张禹,不跟别人打招呼,也得和自己的临度师贾真人见礼。

    袁真人自然没有兴致多废话,快步来到尸体前,仔细打量起来。

    老道胸口中刀,躺在那里,不难看出,生前应该是盘膝坐在蒲团上打坐。袁真人又四下扫了几眼,像是在查看有没有打斗的痕迹。

    张禹也在观察,这时就听贾真人说道:“师姐,道士从后窗那里射进来的。你看......”

    他说着,指向袁真人后背正对着的窗户。

    袁真人和张禹等人也都看了过去,窗户是磨砂玻璃,并且带有花纹,还有那仿古的木制窗棂。可以说,从外面绝对不可能看到房间内的情况。

    其中一块小玻璃碎了,玻璃碎片还留在地上,正好是对着蒲团的所在。从这里射入小刀,刺中坐在蒲团上的人,倒也是没有问题。

    张禹看了看窗户,又看了看死去的老道,来回看了几次,看不出任何问题。死去的老道,十有**就是被外面射入的小刀杀掉,唯一的问题只是,这把小刀是不是真的“飞星九刃”。说白了,就是这把刀,是不是真的法器。

    袁真人似乎也想到了这一层,向前两步,来到尸体旁边,蹲下身子,用一根手指触碰刀柄。

    紧接着,她的脸色凝重起来,起身看向张禹,说道:“贤侄,上次的事情,也是多亏了你。你现在过来看看。”

    “是,师伯。”张禹走了过去,来到袁真人的对面蹲下。

    他也伸出一根手指,触碰到刀柄之上。

    只一触摸,张禹便是一怔。

    原来,张禹感觉到,在小刀之上,蕴含着浓郁的灵气。这把小刀,跟上次触碰的小刀完全不同,绝对是一件厉害的法器。

    张禹接着抓住尸体的手腕,肌肤已经冰凉,张禹能够确定,人大概死了一个半小时。看了眼手表,现在是下午五点半,也就是说,人应该是四点死的。

    他又简单了一下尸体的情况,没有发现其他的伤,胸前的伤口,便是致命伤。

    袁真人等张禹检查完,才开口说道:“贤侄,你怎么看?”

    张禹站起来说道:“依弟子看,死亡时间大概是下午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时间很接近四点。另外,杀死这位师叔的匕首,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

    “没错,就是我白眉宫的飞星九刃。”袁真人沉声说道。

    现在的她,面如寒霜,可见已经十分的愤怒。

    要知道,之前虽然本门有人死在飞星九刃之下,但都是在外办事的时候被杀。而这一次,则是在白眉宫内下手。

    袁真人跟着看向贾真人,问道:“是谁最先发现的尸体?”

    贾真人马上看向之前房间内唯一一个穿着杏黄色道袍的青年道士,说道:“是孟师弟的弟子薛伟。”

    “方丈师伯,是弟子先发现的。”青年道士赶紧躬身说道。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袁真人问道。

    “十分钟前,因为今天我们师父主持用斋时的入食咒,按理说,四点半的时候,师父就该到了,眼瞧着师父一直未到,所以我来恭请师父,前往斋堂。”青年道士说道。

    道家吃饭,也不是说上来就吃需要在吃饭之前,先念诵入食咒。

    袁真人却问道:“你进来招呼你师父,可来的时候,你师父应该已经死了。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弟子在外敲门,却不见里面有动静,便给师父打电话。可是干打也不见师父接,又听不到电话的声音。于是弟子就敲了卧室的窗户,卧室那里没有一点动静。静室那边,正面没有窗户,弟子只能绕到后面。正好看到,窗户那里破了一个玻璃,就顺着玻璃往里面看,这才发现......师父......死了......”薛伟说到最后,眼泪都掉下来了。

    袁真人点了点头,旋即看向房间内的另外两个身穿八卦仙衣的道士,“梁师弟、秦师弟,如果我记得不错,你们两个是和孟师弟住在一个院中吧?”

    “是的,方丈师姐。”两个老道赶紧说道。

    “你们两个当时在什么地方?”袁真人问道。

    姓梁的老道先行说道:“我当时就在隔壁自己的静室内打坐,突然听到薛伟的喊声,我就跑出来了。”

    秦老道也道:“我和梁师兄一样,在听到喊声之时,就赶了出来。”

    “那在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你们两个在什么地方?”袁真人又问道。

    “我就在房间静室内。”梁老道答道。

    秦老道也道:“我也在房间的静室内。”

    “你们两个都在院中,也都静室,那我问你们两个,当时可曾听到什么响声?”袁真人再次问道。

    “没有。”“没有。”二人这般说道。

    “没有?”袁真人微微皱眉,冷声说道:“声音即便不大,也不会太小,你们两个怎么会一点动静也听不到?”

    “师姐,我真没听到......”梁老道急忙说道。

    看他的意思,像是生怕袁真人怀疑自己。

    秦老道也急切地说道:“我也是真没听到......”

    “都没听到......”袁真人沉吟一声,脸色更为凝重,而且还带着一抹狐疑之色。她的一双眸子,不时地在秦老道、梁老道和薛伟的身上打量,仿佛是想要在从中看出点什么。

    张禹也打量起这三人,还时不时地看向破碎的玻璃。

    这三个人,被袁真人一直盯着,似乎都有些紧张。

    过了片刻,袁真人淡淡地说道:“贾师弟、张师侄、上官宁留下,其他的人都出去吧......顺便告诉院子里的人,也都散了,此事不要传扬出去......对外就说,孟师弟无疾而终,羽化飞升......”

    “是。”“是。”......梁老道等人连忙答应。

    他们鱼贯退了出去,顺便传达袁真人的意思,让院子里的众人也都离开。

    随着纷纷的脚步声,过了一会,院子内终于安静下来。

    袁真人看了看贾真人、张禹和上官宁,开口说道:“你们怎么看?”

    张禹跟这二人相比,属于外人,所以不便开口。他静静地等着,想要看看贾真人和上官宁怎么说。

    贾真人和上官宁也没开口,袁真人等了一会,见三人都不出声,脸上闪出一抹不悦。

    她的目光落到贾真人的身上,说道:“师弟,你先说说。”

    “说不上......大师兄......会不会真的没死......毕竟,就算有人拿去了飞星九刃,可没有咒语,怕是也用不了......白眉宫中,知道飞星九刃咒语的人,只怕不出五个......”贾真人有点担心地说道。

    “他下葬的时候,尸体都烂了......会没死吗?”袁真人冷冷地说道。

    “那......这个......真的说不清......总不能真的是大师兄的阴灵吧......”贾真人有些紧张地说道。

    袁真人对于这个说法,似乎有点不满意,但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向上官宁,“小宁,你怎么看?”

    “师尊,弟子入门较晚,只是从座师那里听到关于飞星九刃的传说......飞星九刃是道家之宝,岂是阴灵能够驾驭......再者说,咱们白眉宫乃是道教圣地,阴灵胆敢入内,必然烟消云散......所以弟子以为,应该是人为作案......这个人会是谁......弟子就不清楚了......”上官宁说道。

    袁真人微微点头,故意说道:“连小辈都知道,白眉宫乃道家圣地,什么阴灵敢进来!”

    这话就是说给贾真人听的,让贾真人不要危言耸听,胡乱编排什么阴灵作祟。

    贾真人低着头,没敢出声。

    袁真人最后看向张禹,说道:“贤侄,你又怎么看?”

    “弟子也不认为会是阴灵作祟,至于说这飞星九刃......”张禹将目光投向孟老道胸口的匕首,继续说道:“到底是从窗外射入,还是有人直接插入孟师叔的胸口,现在恐怕都做不得准呢......”

    “这话说的才有道理。”袁真人夸赞道。

    她跟着指了指对面的窗户,说道:“咱们过去瞧瞧。”

    张禹早就想过去看看窗外的样子,四个人走到窗前,袁真人亲自将窗户左右打开。

    这里是后窗,对着的不是前院。在这窗外,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因为是冬天,花草都已经枯萎,剩下的只是光秃秃的花杆和花枝。

    地上有好些个脚印,看来不少人过来查看。再往后是院墙,虽然不高,也有两米。

    从这里,不能看的更加仔细,张禹决定绕过去看看。

    因为这里的建筑,也都有些年头,所以房子里没有开后门,想要过去,只能从房子旁边绕过去。

    张禹提出,绕过去看看,袁真人让上官宁陪着张禹过去。

    二人到了后面,检查了一番,让张禹很是皱眉,后面脚印实在太多,根本分不出谁是谁的,哪怕是真的有人站在这里射杀猛道人,也无法通过脚印找到线索了。

    在卧室那边和堂屋那里,都有后窗,可这是冬季,窗户都是关好锁着呢,想要进去,并不容易,只能走正门。

    张禹忙活了半天,终究是一无所获。

    他和上官宁重新回到静室,袁真人眉头深锁,贾真人愁云惨淡。

    张禹这个人,一向比较好奇,特别是这种事,更加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小声问道:“师伯、师父,我听冯师叔他们说,先前死的两位,乃至上次那位詹道长,都是当年一同前去清理门户,诛杀那位大师兄的。不知道,今天这位孟师叔,是否也是?”

    袁真人点头,说道:“孟师弟当年,也是随我一同去清理门户的一员。”

    “那这么说......凶手的行动,应该是有目标的......詹道长或许是一个意外,可是这三个,既然有真的飞星九刃在此,十有**是在计划之中......弟子多嘴问一下,当初跟您一起去的人有多少,现在还剩下多少......”张禹用不大的声音说道。

    “当时跟我一起下山的一共有十三人,其中包括我的两位师叔,还有十位师弟、师妹。两位师叔已然过世,我们十一个人中,现在已经遇害四个,还剩下七个。”袁真人说道。

    “这七个人中,应该有师伯,还有冯师叔,另外五个是谁呢?”张禹好奇地问道。

    “有我一个,余下的是刑堂的胡师兄,经堂的风师弟,高功马师弟,负责庙产的赵师弟。”这次说话的是贾真人。

    听了这些人的职司,张禹先是点头,随即发现一个问题。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位高权重,在道观中,都是一等一的差事。哪怕是冯崇绝,实力虽然不怎么样,可在白眉宫中,也有一定的地位。

    另外那个死了的詹道人,张禹先前没有问过他在白眉宫中的职司,可是敢截留门下弟子的功德,甚至将蓝宝石据为己有,那在白眉宫中肯定是有一号的,否则的话,不敢这么做。

    张禹由此能够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当初这些跟袁真人一起去诛杀那位大师兄的人,在袁真人执掌白眉宫后,地位都得到了一定的提升。可以说,他们都是袁真人的心腹。

    张禹也是暗吸一口凉气,他隐隐意识到,这里面隐藏着极大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