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87章 风流人物
    游龙双剑好似剑轮,加上上官宁的翩翩起舞,显得格外生动。

    不过也就是片刻,上官宁就收回了双剑。在她的脸上,露出激动与兴奋之色,而且还红扑扑的。

    张禹已然能够看出不对,因为上官宁的容颜,似乎有了一抹升华。

    这并不是说,上官宁变漂亮了,主要是在气质上。

    张禹忍不住问道:“你刚刚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我刚刚拿起这两把剑之后,试着用真气去感受这两把剑,不想剑中有两股气流,涌入我的丹田。我的功力,瞬间得到了提升......因为气流在我的体内不停地转动,我就有点不自觉的舞动起来......”上官宁说这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诧异之色,仿佛是无法理解刚刚的一切。

    “这......这也未免太巧了......”张禹也是诧道。

    “怎么巧?”上官宁好奇地问道。

    “怎么说呢......说起来,你可能会不信,这两把剑叫作游龙双剑,跟一般的法器不一样......我曾经试着想要用真气与剑沟通,结果遭到了剑的抵触,后来发现,原来这两把剑并不是谁都能用,必须得是剑所接受和承认的有缘人才能做它的主人......”张禹如实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是这两把剑的有缘人......”上官宁错愕地说道。

    “没错!”张禹郑重地点头。

    “我......”上官宁低头看向这两把剑,说实话,她已经和这两把剑产生了共鸣,都有些爱不释手。可这两把剑,毕竟是张禹的。

    张禹马上说道:“既然你是剑的有缘人,那这两把剑就送给你了。”

    这两把剑的珍贵程度,上官宁是知道的,毕竟她身有感触。张禹张嘴就把剑送给了她,这得是多大的人情。

    上官宁迟疑了一下,跟着真挚地说道:“谢谢!”

    “不用客气。”张禹咧嘴一笑,接着说道:“我这只是成人之美而已,毕竟这剑在我的手里,也没什么用。对了,咱们走吧,估计师伯已经等着急了。”

    上官宁嫣然一笑,说道:“好。”

    嘴上这么说,上官宁的心中还是感动的。这种法宝,哪怕是自己用不了,也很少会轻易送人。张禹直接送给她,这是何等的情谊。这让她的心中暖洋洋的。

    当然,张禹还真就没把这两把剑放在眼里,自己的法器多着呢,不差这两把剑。自己又用不了,留着也没用,不就是送人么。

    上官宁将剑都交与左手,领着张禹继续朝后院走去,一路上又遇到一些白眉宫的弟子,见面之后,都打了招呼。

    没一会,上官宁便带着张禹来到静室,敲了几下门,就听里面响起袁真人平和地说道:“进来!”

    上官宁将门推开,先是躬身施礼,“师父,张真人到了。”

    “快请他进来。”袁真人又是慈和地说道。

    上官宁请张禹进门,静室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能有五十多个平方。最前面的墙壁上,挂着太极图,在太极图下坐着袁真人。下手左右两侧,还有几个蒲团。张禹走到距离袁真人还有六步远的时候,停下脚步,打着揖手说道:“弟子张禹,拜见师伯。”

    “贤侄快快免礼,过来坐。”袁真人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指向右侧的蒲团。

    要知道,一般的晚辈,可没有这个待遇。张禹也就是辈分低,但在道教协会内部,也是能和袁真人平起平坐的。

    “多谢师伯。”张禹说完,走到袁真人的右手边蒲团上坐下。

    上官宁又给袁真人请安,然后走到袁真人身侧侍立。

    在她走过去的时候,袁真人突然看到她手里拿着的一对桃木剑。

    先前上官宁就跟在袁真人的身边,也没拿桃木剑,现在一下子多出来两把,哪能不叫人好奇。

    袁真人随口问道:“小宁,什么时候多了两把桃木剑。”

    “回师父的话,这两把剑是张真人送给弟子的。”上官宁如实说道。

    “哦?”袁真人先去看了看张禹,又看向上官宁,说道:“桃木剑很少听说有成对的,贤侄怎么送你一对。”

    “不瞒师父,在见到张真人的时候,我看他拿着一对桃木剑,也很是好奇,便借来看看。不想,这一对桃木剑竟能让弟子真气大增,张真人说,弟子是这两把剑的有缘人,就送给了弟子。”上官宁说道。

    “还有这样的剑......嗯?”袁真人在沉吟一声之后,脸上突然露出迟疑之色,旋即说道:“小宁,给为师看看这两把剑。”

    “是,师父。”上官宁立刻将双剑呈给袁真人。

    袁真人接过双剑,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她的手握在剑柄之上,也不知有没有尝试着以真气输入。

    过了一会,袁真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若有所感地说道:“莫不是游龙双剑......”

    张禹听了这话,登时一怔,自己是靠九玄镜才得知这对剑的名号,袁真人怎么直接就看出来了。

    要知道,刚刚上官宁并没有报出这两把剑的名号。

    张禹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师伯知道这两把剑?”

    “我只是在道家典籍上看到过,我道家用双剑者,并非没有,但桃木剑用双剑者,却是凤毛麟角。据记载,游龙双剑到底起源于何时何地,没人说得清。在道教之中,有双剑的只有峨眉,但峨嵋派却不用桃木剑,以至于游龙双剑来历谁也不知道。但游龙双剑的主人,从来不是等闲之人,典籍上说,唐代的明崇俨便是游龙双剑的持有者之一。坊间对明崇俨的传说也很多,说他是武则天的情人,总而言之,他为武则天坐上皇位立下汗马功劳,只是他的死,又莫名其妙......在明崇俨死后,游龙双剑又不知去向,直到宋代,女冠王妙坚横空出世,用的就是游龙双剑。在王妙坚驾鹤之后,游龙双剑又没了踪影,待到明代,才再次出现,为一清道士所有......这一清道士亦正亦邪,游历四方,端是风流潇洒,只是后来却没了消息,传说他驾鹤飞升,也有说他归隐山林,总而言之,这游龙双剑,也就此失去下落......可以说,游龙双剑有记载的三代主人,无一不是风流人物......小宁,你能得到游龙双剑,乃是无量的造化......”

    说完这话,袁真人将双剑递给上官宁。

    上官宁的脸上看不出颜色,不是是喜是愁,她只是谦逊地说道:“全靠师尊提携。”

    张禹则是心中惊叹,万没想到,游龙双剑还有这样的典故。

    按照年代来说,最后一个得到游龙双剑的人,应该就是一清道士。这家伙正好是明朝人,跟洞天别苑也对得上。

    搞不好,洞天别苑中的那具尸骸就是没了踪影的一清道士。

    说实话,此刻张禹的心中,都冒出一个念头,很想再问问袁真人,自己得到的另外几件法器,都有什么典故。但他心里清楚,这种事,是不太方便寻问的。

    袁真人对上官宁的反应,十分的满意,点了点头,自己这个新收的徒弟,一向是不骄不躁,喜怒不形于色,颇有几分与自己相似之处。

    她跟着看向张禹,说道:“贤侄,不知道这游龙双剑,你是从何处得来?”

    “弟子也是机缘巧合,在山中游历时,不小心发现的。见这两把剑颇为古怪,就带在身上。正巧上官宁是有缘人,便赠送给她。”张禹答道。

    “这可真是天大的造化。”袁真人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关于上次在嘉乐别墅酒店的事情,我还没有当面道谢,此刻贤侄到此,本座在此当面谢过。”

    说着,她朝张禹打了个揖手。

    张禹连忙还礼,“师伯言重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袁真人微微一笑,又道:“这次的事情,真乃白眉宫之不幸。也是让贤侄,看了笑话。贤侄,依你之见,此事应该如何善后呢?”

    张禹没想到,袁真人竟然会这么问,如果说是自家的无当道观发生这种事情,都很难处理。毕竟道观的脸面很重人,却也不能光顾着脸面,伤害无辜之人。张禹说道:“死者已矣,若是让弟子处置善后,总不能令受害弟子寒心。”

    “没错......即便我白眉宫再顾忌脸面,也不能令无辜弟子寒心。我已经将常鑫和碧星子拨到贾师弟门下,其他的弟子,归入冯师妹门下。死去的波尘子,优加抚恤,并通令白眉宫自查,若还有类似詹师弟之事,必当严惩。”袁真人正色地说道。

    “师伯处置公平公正,令弟子受教。”张禹诚恳地说道。

    他不明白,袁真人为什么把如何处置的事情都跟他说了,估计是张禹直接参与了此事,怎么也得有个交代,不然的话,有可能误会白眉宫。

    当然,袁真人的处置,确实得体,也没有说,将常鑫和碧星子如何,反倒是归入贾真人的门下。要知道,贾真人可是白眉宫的高层,地位绝对在什么詹道人之上。二人虽然也有污点,却又没有加以惩处,毕竟也是被逼无奈。

    袁真人又道:“贤侄,听闻十二月一日,你便要在英吉利与洋鬼子进行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关于此事,你可有把握。”

    “能有一半把握。”张禹说道。

    “一半已然不少了......”袁真人说着,突然看向上官宁,又道:“小宁,此次张禹前往英吉利,总是需要帮手的。我看......你不妨跟他一起前去......”

    “我......”上官宁明显愣了一下。

    “你不愿意?”袁真人问道。

    “师尊之命,弟子哪敢不从。弟子遵命。”上官宁立刻躬身说道。

    说完,她不自觉地偷眼看向张禹。

    张禹满是疑惑,不明白袁真人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正在功夫,外面突然响起急促地脚步声,脚步声很快在门外站下,跟着便有人急切地喊道:“掌教师尊,大势不好了!”

    听到声音,袁真人马上就知道外面说话之人是谁,“清逸,进来说话。”

    房门推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道士快步来到袁真人面前,躬身说道:“师尊......”

    说话间,他看到了一旁坐着的张禹,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张禹知道是什么意思,刚要开口告退,却听袁真人说道:“张禹并非外人,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是,师尊......刚刚......刚刚得报......孟师叔遇害了......”清逸紧张地说道。

    “什么?”袁真人立时一惊,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说是胸口插着一支......飞星九刃......”清逸在说到飞星九刃的时候,身子都打哆嗦。

    张禹一听说“飞星九刃”,也不由得一惊。之前只是听冯崇绝等人说过飞星九刃,结果发现,詹道人的死,跟传说中的飞星九刃杀人事件,一毛钱也没有。一切都是波尘子伪造出来的。

    可现在又出现了“飞星九刃”杀人事件,那这次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飞星九刃......”袁真人沉吟一声,身子直接从地上弹了起来,她跟着说道:“走,去看看!”

    她嘴里说着,人已经快步向外走去。

    清逸连忙跟上,张禹也站了起来,和上官宁互相看了一眼,也都随着袁真人朝外面走去。

    出了静室,他们直奔前面,来到前院,朝左边赶去。

    白眉宫的规模,可要比无当道观大上许多,年百年来的经营,绝不是盖的,如此底蕴,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超越的。

    在这个院子,左右两侧各有大的跨院,每个跨院中,都有几件房舍,这是专门给有职司、有辈分的高层所准备。

    来到一处院前,老远就能看到,门外站着三十多号弟子守着。弟子们一看到袁真人到来,赶紧躬身施礼,袁真人没有功夫搭理,快步进了院子。

    在院子里,聚集的人更多,能有五六十号,基本上都是穿着八卦仙衣,多大年纪的都有。年长者,约六七十岁,年轻的也有四十来岁。

    他们见到袁真人,也都是纷纷施礼,“方丈您来了。”“方丈您来了。”“方丈师姐,您来了。”......

    看到这个阵势,就能联想到,白眉宫的高手是何等之多。

    袁真人点了点头,说道:“孟师弟的情况怎么样?”

    “人已经走了......几位师兄正在里面查看,我等闻讯赶来,暂时不得入内......”一个四十来岁的道人说道。

    “我进去看看!”袁真人说道。

    众人赶紧让开去路,请袁真人朝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