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85章 奇门法器
    听孙昭奕的口气,对于潘胜这个徒弟,她还是比较自信的。

    张禹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出去找师叔试试。”

    他跟着朝黄巾力士一招手,在心中说道:“跟我走。”

    黄巾力士十分的听话,张禹怎么想的,他就怎么做。

    张禹带着他出了房间,其实张禹也有想过,自己可以对黄巾力士进行完全的操控,肯定不会打死潘胜的。而且这黄巾力士也是小号的,自然也比不上那个高大的黄巾力士。

    一出门就看到潘胜和欧阳艳艳还在树下追逐,张禹直接喊道:“师叔,过来一下。”

    两个都是他的师叔,二人停下脚步,看向张禹,欧阳艳艳问道:“什么事?”

    “我这里有一个黄金人,看到没......”张禹拍了怕一旁黄巾力士的肩膀,接着说道:“这个黄金人有点功夫,想要跟潘师叔切磋切磋......”

    “跟我切磋啊......好啊......”还跟别说,潘胜真是个好战份子,一听说有架打,马上就冲了过来。

    他几步来到张禹面前,打量起张禹身边的黄巾力士。

    这黄巾力士是小号的,个头和张禹差不多,但看起来十分魁梧,浑身上下都是金黄色。

    看了一会,潘胜好奇地说道:“方丈,刚刚你进来的时候,好像是一个人,他是从哪冒出来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张禹笑着说道:“你们俩动手较量较量,你放心好了,不会把你打伤的。”

    潘胜一听张禹的后半截话,立刻撇了撇嘴,说道:“谁打伤谁还不一定呢。”

    欧阳艳艳此刻也走了过来,她也跟着说道:“就是......都不知从弄个石头人,刷点金粉就装酷啊......师兄,教训教训他......”

    潘胜捏了捏手指头,说道:“来吧!”

    张禹走到一边,嘴里叫道:“开始!”

    同时,他心中也在默想,“揍这小子一顿!”

    “咔!”

    说时迟那时快,张禹的开始才从嘴里出来,黄巾力士的狼牙棒就举了起来,可没等狼牙棒砸下去呢,潘胜的双手就已经刺中黄巾力士的胸前。

    只一声,双手就把黄巾力士的胸口给穿透了,他跟着双手一分,跟着又是“啪嚓”一声。黄巾力士的上半身登时被拆给稀巴烂,落地之后,竟然是一块块泥巴。

    “什么玩应啊!”欧阳艳艳看到地上的泥巴之后,不屑地来了一句,她又看向张禹,说道:“刚刚还以为是石头人的,结果是个泥巴人......就这还找我师兄切磋呢......”

    “就是,瞧不起人呢......”潘胜也在旁边附和,一脸的不以为然。

    而现在的张禹,眼睛都直了,人愣在原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黄巾力士,这算是什么,一个回合就被潘胜给打碎了。

    他心中暗说,怪不得孙昭奕这么有自信,让找潘胜试试。

    特别是听了欧阳艳艳和潘胜的话,张禹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哈哈......”张禹尴尬一笑,说道:“这个......见笑了......”

    “方丈,下回跟我切磋,你找点靠谱的......就这个......都不够浪费我时间的......”潘胜鄙夷地说道。

    “可不是么,我还以为能有好戏看呢,真是浪费时间.......走,咱们继续练习......”欧阳艳艳嘴里说着,故意白了张禹一眼。

    张禹仍然一脸的尴尬,都不知道该说点啥了。

    “师妹,咱们继续练习去,一点意思也没有......”潘胜说着,转身朝香樟树走去。

    欧阳艳艳故意朝张禹撅了下嘴,然后以长辈的口吻说道:“以后别没事乱溜达,出去溜达的话,把小婵带上......都没渡过蜜月吧......哼......”

    说完,她也朝香樟树走去。

    张禹一听这话,马上就明白了,这是老丈母娘不乐意了。

    自己出国的事,老丈母娘肯定是知道了。但人家批评的也对,自己稀里糊涂的就让夏月婵怀了孩子,别人结婚,都得度蜜月,自己可好,都没配夏月婵出去玩过。

    张禹拿定主意,等手里的事情忙完,一定得陪夏月婵出去好好玩玩,度个蜜月。

    他又看了看地上的一堆泥巴,皱了皱眉。

    但他很快又想到,当初在太行山的山腹之中,四个阴阳师在和黄金巨人动手的时候,打下来的那些金粉落地之后,好像都变成了泥巴。所谓的黄巾力士,表面上金灿灿,其实就是泥巴。

    事实证明,黄巾力士没长到一丈高的时候,实力确实不怎么样。

    张禹重新回到孙昭奕的房间,孙昭奕静静地坐在那里。

    张禹又是尴尬一笑,说道:“太师叔......比完了......”

    “据我所知,黄巾力士又名金甲力士,是我道家中的护法降魔、力大无穷的仙吏,多听命于更高一级的神将,具体数目不详,每位神将因为法力不同所能驱使的黄巾力士数目也不一样。所谓的神将,也就是得到授纂,获得上天录职的修道之人......大体上什么修为才能够真正的驾驭黄巾力士,我也不太清楚,但很显然,你的修为是不够的......你只能凭借苍天印强行招出黄巾力士,而所招出来的黄巾力士也不是顶级的黄巾力士......”孙昭奕心平气和,慢条斯理地说道。

    “太师叔,这个我也看出来了......我召唤出来的黄巾力士,确实不靠谱......”张禹有点汗然地说道。

    “你也不要气馁,你能得到苍天印,乃是上天注定的机缘。虽说,你召唤出来的黄巾力士差不多是最低等的,但也聊胜于无。”孙昭奕鼓励道。

    “这倒也是!”张禹点头笑道。

    一点没错,自己能够得到苍天印,确实是莫大的机缘。要知道,多少人死在苍天印之下。

    同样,这样给了张禹一个盼头。因为他见识过黄巾力士的真正实力,或许那也不一定是等级最高的黄巾力士。

    山腹中的黄巾力士能够吸引四个阴阳师的火力,并且支撑了那么久,还干掉了一个,已经展现出了极强的实力。

    如果说,有一天自己的身边能有一个黄巾力士助阵,张禹相信,自己不敢说是所向披靡,当世也会罕逢敌手。

    张禹又从兜里掏出七星刀来,然后拿起九玄镜,镜面朝上,他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到上面,跟着在心中默念起九玄镜的咒语,“名可名非常名,道可道非常道,九玄奥妙归真,天转灵动乾坤”

    很快,就见镜面之上,泛起一道华光。

    他将七星刀放到华光之上,片刻之后,就见先前喷在镜子上血珠,一下子动了起来,形成了文字。没错,写的正是七星刀!

    接着,凝结在一处的血珠,很快又形成了一排繁体字“天罡北斗,川流不息,刀藏七星,有死无生!”

    看了之后,张禹也就明白,七星刀就和自己之前得到钻心钉一样,是一种暗器类型的法器。其中威力到底有多大,张禹也无法肯定。

    张禹顺口说道:“太师叔,我拿这个再去找潘胜试试。”

    “这个就不用了......”孙昭奕马上说道。

    “为什么?”张禹问道。

    “我怕把他给打死了......”孙昭奕淡定地说道。

    “嗯?”张禹听了这话,不由得愣了一下,“太师叔,刚刚你让我用黄巾力士去找潘胜试试......不会是故意的吧......”

    “差不多吧......”孙昭奕一本正经地说道。

    “看来您老对于这些法器的威力,都挺清楚。”张禹有点诧异地说道。

    “因为我看待一切,都是用心眼去看。”孙昭奕平和地说道。

    “这倒也是......”张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对于这位太师叔,张禹是一点也看不透,自己已经开始修行五雷正法,这次得到《金册玉牒》后,功力又有翻天覆地的提升。在修为五雷正法的时候,张禹认为孙昭奕的修为好像就比自己高一点,结果现在发现,孙昭奕的修为好像还是比自己高一点。

    总是看一点,让人看不透,就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深不可测。

    张禹跟着也不去多想了,反正自己也习惯了。他又将其他的法器,一件件的拿出来。

    余下的这些法器,并不是说张禹都不会用,确切的说,基本上他都知道怎么用。

    法器分通用法器和特殊法器。就好像张禹曾经得到的金钱剑,这就是通用法器,所有的道观都用金钱剑。另外,还有一些全真教的通用法器,张禹不知道咒语,并不代表全真教的人不知道咒语。

    就好像张禹曾经得到的黑色剪刀,其实就是仿造的凤尾剪,而凤尾剪在全真教内部,会用的人并不少。只是正一教的人不会用罢了。

    张禹获得的这些法器中,有一口三尺青锋,有一把戒尺,余下的是什么金钱剑、三清铃、八卦镜、护心镜、钢鞭这些东西,都是道家的常用法器,符文都是一样的,直接就可以催动。差别只是在,这些法器中蕴含的灵气,要比张禹加工的法器强多了,不是说普通道派中人直接就能够驾驭的。

    另外,得到的黑色铁链、黑色令牌,哭丧棒和铁轮,这些都不是道家法器,张禹纯是不知道怎么用。不过,张禹已经有了想法,可以将这些东西带到黑市去,换取道家用的法器。

    眼下唯一特殊的法器,只有那一对龙纹桃木剑。桃木剑几乎没有成对的,而且符文都是在在身上,这一对桃木剑的符文则是在剑柄上。

    因为桃木剑通常都要配搭符纸来用,搭配鲜血也可以,一柄桃木剑比较容易使用。拿两把桃木剑,一只手拿一把,基本上就不用干别的了。

    怀着好奇的心情,张禹再次使用九玄镜。

    按照步骤,率先知道了这两把剑的名字,叫作游龙双剑。

    但紧跟着,意外发生了。

    那就是在九玄镜呈现出“游龙双剑”四个字后,便没有再出现任何咒语。

    张禹能够感觉到剑上浓郁的灵气,索性将自己的真气慢慢输入,想要和这把剑取得联系。

    法器和人也是需要精神沟通的,就好像自己的金钱剑,在经过沟通之后,已经可以随心所欲。

    然而,就在真气输入的一刻,张禹立刻就感觉到剑内的灵气向外涌来,显然是在排斥自己的真气。几番交流,都以失败告终。

    张禹知道,在这么试下去,结果只有两个。一个是自己被耗死,一个是剑内的灵气被耗光。

    他听了下来,看向孙昭奕,说道:“太师叔,这里有一对桃木剑,我从来没见过桃木剑有成对的,您听说过没有。”

    “拿来给我瞧瞧。”孙昭奕淡定地说道。

    张禹将一对桃木剑递给孙昭奕,孙昭奕接过之后,手指在剑上抚摸了一会,说道:“这桃木剑确实特殊,但好像确实道家之物。你用九玄镜查看的结果如何?”

    “九玄镜上显示,这一对桃木剑叫作游龙双剑,不过没有任何咒语。我试着用真气与桃木剑进行沟通,结果遭到剑内灵气的抵御。太师叔,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张禹有点无奈地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孙昭奕的手指,触碰到剑柄,好像也是在用真气与桃木剑进行交流。

    但很快也是摇了摇头,说道:“果然很怪......”

    顿了一下,她猛地说道:“哦......我明白了......”

    “怎么回事?”张禹好奇地问道。

    “这对桃木剑是认主的。”孙昭奕说道。

    “认主的......”张禹愣了一下,接着说道:“这对桃木剑的主人,应该已经死了。”

    几乎所有的法器,往往是知道咒语之后,就可以驾驭。但是事先,都要用真气与法器进行沟通,这样才能发挥效果。另外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同一种法器的咒语是一样的,毕竟符文一样。

    不能说,你打出一件法器,另外一个知道咒语的人,也能够通过咒语,将你打出法器的方向给改变了。所以,只有经过真气与法器的沟通交流,法器才能认准主人,不受其他外人的咒语所干扰。

    而且法器也没有滴血认为一说,就如同赵公明的法器定海珠,赵公明就算没死,燃灯道人得到之后也同样能用。

    法器就是这么回事,大体上知道咒语,真气与法器沟通之后,不用去理会原先的主人是谁,直接就能用。

    所以,这也是张禹纳闷的原因,剑的主人都死了,还认什么主。

    孙昭奕悠悠然地说道:“桃木剑的主人就算是死了,但对于有些特殊的法器来说,也不会屈服于他人。冥冥之中,它有自己所认定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