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86章 有缘人
    “它自己所认定的主人......那会是谁?”张禹顺口问道。

    说完这话,张禹就发现,这话问了也是白问。

    果不其然,孙昭奕微微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张禹也跟着摇头,无奈地说道:“看来这两把剑到底怎么用,只能等日后再说了。这些法器,目前我也用不上,弟子们也用不上,就先都放在这。”

    跟着,他就将九玄镜,还有一干法器都放进了箱子中,唯一留下的一件就是七星刀。这件法器显然是很厉害的,自己经常与人动手,保不齐就能用上。

    游龙双剑还在孙昭奕的手里,刚要开口,孙昭奕就道:“宗主,我觉得这两把剑,你不必放在这里,拿走就好。”

    “这两把剑,需要有缘人,也不知道谁是啊......”张禹莫名地说道。

    “法器都是有灵性的,既然能够能够让人得到,即便你不是有缘人,但有缘人与你的距离也不会远。”孙昭奕平和地说道。

    “那好,明天我就让门下弟子们试试,看谁能驾驭这两把剑,到时候我就将这两把剑送给谁。”张禹说道。

    “嗯。”孙昭奕微微点头,将游龙双剑递给张禹。

    张禹将箱子放回远处,拿着游龙双剑出了房间。

    一出门,又看到潘胜和欧阳艳艳在树下追逐。

    张禹旋即想到刚刚,自己被潘胜所鄙视,心中冒出来一个主意。

    他故意叫道:“两位师叔,还练着呢。”

    欧阳艳艳和潘胜停下脚步,欧阳艳艳说道:“我还没抓到他呢,当然得继续练了。你又有啥事?”

    潘胜也道:“方丈,是不是还有什么要切磋的,我奉陪到底。”

    张禹本来就想逗逗他,见他这么说,正合心意。张禹笑道:“有......我这里有一把小刀,你铜皮铁骨,刀枪不入,要不然过来试试,看能不能挡得住......”

    “小刀......”潘胜摇头晃脑朝张禹走来。

    欧阳艳艳也是好奇,快步跟上,二人来到张禹面前,欧阳艳艳说道:“什么小刀啊?”

    张禹从怀里掏出七星刀,故意笑着说道:“就是这把小刀,要不要试试......”

    潘胜打量了两眼七星刀,跟着便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嘴里说道:“我不试......”

    “为什么不试?”张禹好奇起来。

    这小子一向脑子不管用,这次怎么这么机灵。

    “我反正觉得......这东西好像有点危险......”潘胜说着,转身指向香樟树,又道:“要不然你拿它试试吧......”

    “我不试!”这话才一落定,院子里就响起一个青年人的声音,正是香樟树的。

    “这刀挺小的,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潘胜故意说道。

    “那我也不试......你当我傻啊......这东西肯定是厉害的法器,你都看出厉害了,难道我就看不出来么......”香樟树摇晃着枝叶,很是不满地说道。

    其实张禹还真挺想试试七星刀的,也不知打出来之后,会是个什么样子。

    当然,孙昭奕也说了,用这个有可能把潘胜给打死。

    正好,斜侧方不远处有块大石头,以前并没有这个,不知道最近是怎么冒出来的。

    张禹说道:“师叔,那块石头是干什么的?以前没见过。”

    “我爷爷弄来的假山石。”潘胜说道。

    “那就是没什么用呗。”张禹说道。

    “就是看个光景,没啥大用。”潘胜说道。

    “那我就拿它试试。”张禹说着,手指攥住七星刀,对准假山石,心中默念起来,“天罡北斗,川流不息,刀藏七星,有死无生!”

    咒语一念完,七星刀就手打出。

    “刷!”

    刀一脱手,便是七道光芒,潘胜和欧阳艳艳一下子就看傻了。

    紧跟着,他们就看到七星刀以极快的速度穿过假山,假山石上只是一亮,却没有任何响动。

    张禹的手掌一收,七星刀又回到掌中。

    “打着没有啊,怎么连个动静都没有。”潘胜好奇地说道。

    “过去瞧瞧。”欧阳艳艳也道。

    两个人快步走了过去,张禹也是有点纳闷,七星刀在射中假山石的时候,好像只发出“嗤”地一声轻响,若非自己六识过人,根本听不出来。

    他也快步跟了上去,才到假山石前,就听欧阳艳艳惊诧地说道:“这......”

    欧阳艳艳张着大嘴,半天都合不上,潘胜则是用手一个劲的挠头,嘴里说道:“我的乖乖,这比我的手都厉害呢......幸亏没试......”

    张禹现在也看到了,原来在假山石上,已经凭空多出来七个窟窿眼。顺着孔洞,都能看到对面的光亮,孔洞成北斗七星形状,是那样的传神,又是那样的骇人。

    “方丈......你刚刚让我试这个......是不是没按什么好心......”潘胜有点紧张地看向张禹。

    “哈哈哈哈......”张禹尴尬一笑,说道:“其实就算是你想试,我也不能答应......”

    “这还差不多......”潘胜撇了撇嘴。

    “你这法器好厉害......”欧阳艳艳打量了张禹两眼,跟着白了张禹一眼,撅起嘴巴说道:“是不是因为刚刚那个泥巴人被打碎了,你觉得丢人,所以故意拿这个出来显摆,想要找回场子啊......”

    见自己的心思被欧阳艳艳戳破,张禹又是笑呵呵地说道:“师叔,你真聪明......”

    “哼!”欧阳艳艳横了张禹一眼,“就你那点小心思,谁看不出来......”

    跟着,她又看到了张禹拿着的一对桃木剑,好奇地说道:“这两把桃木剑是怎么回事?”

    “这两把剑叫作游龙双剑,很是古怪,只知道名字,没有咒语,也不知该怎么用。”张禹如实说道:“太师叔说,得寻找有缘人,我能得到这两把剑,有缘人可能就在我身边。”

    “原来是这么回事,给我试试,我看我是不是有缘人。”欧阳艳艳兴致勃勃地说道。

    “行,那你就试试。把真气输入剑中,看看会不会遭到里面灵气的抵触。”张禹说着,将双剑递给欧阳艳艳。

    “这个我懂。”欧阳艳艳将剑接了过来,一手握着一把,跟着用真气输入。

    旋即,输入的真气便遭到剑中灵气的抵触,根本无法与桃木剑进行沟通。

    “切!一点不好玩!”见没有成功,欧阳艳艳悻悻地撇了撇嘴,将双剑还给张禹,“自己留着玩吧。”

    潘胜看着好玩,也是好奇,说道:“方丈,还有这样的好东西,能不能给我试试。或许我是有缘人也说不定......”

    “这是桃木剑,你能成么......”张禹有点担心地说道。

    “桃木剑怎么了?”潘胜不满地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你想试的话,那就试吧......”张禹知道,那是潘胜的痛点,所以不能多说,赶紧将游龙双剑递给潘胜。

    潘胜都能画符,所以他并不是彻头彻尾的尸修。

    他将桃木剑抓入手中,并没有什么大碍。

    跟着,潘胜催动真气,传入剑中。确切的说,他催动的并不是真气,也是尸气。

    “啊......”

    一声痛呼旋即响起,一双桃木剑掉落在地,潘胜抬起双手,只见他的双掌之上,已经变得通红。

    “这......师叔,你没事吧......”张禹急切地问道。

    “没什么,就像是被火烧了一下......松开之后就好了......”潘胜有点失落地说道。

    欧阳艳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的年纪大,智商也高,马上朝张禹“哼”了一声,不屑地说道:“这东西一点也不好玩......师兄,咱俩走,继续练......我跟你说,我今晚能不能睡觉,就看你的表现了......你睡不睡觉无所谓,我可受不了......”

    “是,师妹。”潘胜十分听话地说道。

    说完,他就朝香樟树下走去。

    欧阳艳艳故意横了张禹一眼,张禹忙笑呵呵地说道:“师叔,等过些天,我手头的事情忙完,我带着你和小婵一起出去旅游。”

    “算你有良心。”欧阳艳艳美滋滋地斜了张禹一眼,跟着又没好气地来了一句,“你别到时候给忘了!”

    “不能、不能......”张禹连忙讨好地说道:“这么大的事情,我哪能给忘了......”

    “哼!”欧阳艳艳又轻哼一声,这才大摇大摆地朝香樟树走去。

    她和潘胜又回到树下,继续踏着罡步追逐。

    张禹将双剑捡了起来,心中不禁诧道:“好厉害......”

    潘胜的实力,张禹是知道的,以潘胜的修为,桃木剑根本伤不到他,普通的桃木剑,都有可能被潘胜直接给折断。

    而这把桃木剑,都没主动去伤害潘胜,只是靠抵触的力量,就将潘胜给伤到了。

    张禹也不继续留在这里打扰二人修炼,返回自己的方丈小院。

    美美地睡了一宿,第二天一早起来,张禹拿着双剑,带着门下弟子前去给客户看风水。

    昨天晚上他就和赵秋菊说好了,有两个客户家的风水难度太大,他们解决不了。在路上的时候,张禹把桃木剑拿给赵秋菊等弟子们试一试,看谁是有缘人,结果几个弟子都白费。

    所谓的有缘人,不一定是修为高,就好像张禹孙昭奕也都白费,并不能得到游龙双剑的认可。

    等到了地方,张禹便给人布置风水。之所以难布置,一来是弟子的修为不够,二来是这里本身就有过时的风水阵法,需要先行化解之后,再给布阵。

    张禹一边布局,一边给弟子们讲解,好像是一场教学课。赵秋菊在内的十多名弟子,都是虚心学习,将张禹讲解的每一个步骤,都给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风水之道,一来靠天赋,二来靠经验,需要讲解很多范例。

    张禹这个当师父的,一天到晚也忙,给徒弟们上课的时间都不多,大体上都是靠徒弟们自己领悟,他抽空从中点拨。

    好在学生们都是学霸出身,有相当好的记忆力,即便是天赋不够的,也能够照葫芦画瓢。

    今天张禹安排的时间挺满,除了布置风水,还要去一趟白眉宫。毕竟前天晚上都答应下来,不能不去。

    原本以为,解决两个风水需要的时间不多,奈何两个地方距离的有点远,镇海市的交通,实在是有点要命,街上全都是车。

    等忙完两个风水局,都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张禹让弟子们回去,他只让一名弟子开车,带他前往白眉宫。

    好在这里距离白眉宫不是特别远,快五点的时候抵达。

    张禹给上官宁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到了,然后便沿着山路上山。

    山门的知客道人都认识张禹,特别是张禹今天穿着八卦仙衣,十分的显眼,见他到来,一个个都礼貌地打招呼。

    “张真人。”“张真人。”......

    张禹点头回礼,径直朝里面走,一路过了大殿,来到中院的时候,便碰到上官宁迎了过来。

    两下见面打了招呼,上官宁微笑着说道:“掌教师尊一听说你先来,十分高兴,让我来接你。她正在后面的静室等你呢。”

    “有劳了。”张禹也是微笑。

    两个人寒暄两句,张禹因为是穿着道袍,所以随身带着游龙双剑。

    道士身上携带桃木剑,实在太正常不过,可是一般的道士,只带一把桃木剑,张禹的身上却带着两把,难免叫人有点好奇。

    上官宁好奇地说道:“张禹,你怎么随身还带着两把桃木剑。”

    两个人若说交情,其实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但是上官宁总是习惯性的称呼张禹的名字,只是周边有人的时候,才称呼张禹为“张真人”。

    见上官宁这么说,张禹也不隐瞒,如实说道:“这两把桃木剑是一对的。”

    “一对的?”上官宁纳闷起来,“从来没听说,桃木剑还有一对的,真的假的,能借我瞧瞧么。”

    “当然。”张禹将桃木剑递给上官宁。

    上官宁接过之后,剑交双手,相对而持。也就是三秒钟之后,她不由得“咦”了一声。

    紧接着,就见她下意识地舞动起来。

    上官宁走路的姿态,一向好似仙鹤一般,笔挺而又优美。此刻突然舞剑,更似翩翩仙子,丝毫不在夏月婵与孟星儿之下,还有一番境界。

    刹那间,张禹就看的痴了。

    他这倒不是垂涎人家的美色,而是因为他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上官宁和游龙双剑仿佛如同一体,看起来是那样的协调,是那样的相得益彰。

    “刷!”

    蓦地里,两把剑的剑柄对到一处,上官宁的手腕一抖,双剑好似剑轮,竟然凭空的舞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