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84章 黄巾力士
    朱酒真为人豪爽,这一点和阿勒代斯、布莱顿等人很投脾气,其中也包括艾露高。

    别看上次比武,他们被朱酒真给打趴下了,可丝毫没有记恨,反而是心服口服。

    在朱酒真的撺掇下,桌上的红酒很快变成白酒。不过大家伙也知道朱酒真的酒量,不敢跟他造次,朱酒真也同意他们可以进行车轮战。只能喝尽兴就好。

    张禹喝了一碗酒,吃了点饭,就表示有事,得去后面一趟。

    他将从太行山带回来的一箱子法器拿上,前往最后面的院子。

    眼下时间不早,都已经十点钟了,张禹也不打算打扰院里的人休息,干脆直接翻了过去。

    一到院子里,张禹就发现不对,在香樟树下,好像有一个人影。

    “方丈,你来了。”潘胜的声音跟着响起。

    张禹一瞧,站在树下的人正是潘胜。张禹纳闷地说道:“师叔,这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在树下乘凉呢。”

    “我在练习步法呢。”潘胜说道。

    “步法......”张禹愣了一下。

    “喂,没看着我呢!”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张禹一听声音,就知道是欧阳艳艳,他仔细看去,这才看清,在大树的斜侧方还有一个人影。

    按照辈分,欧阳艳艳是自己的师叔,另外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那就是自己的老丈母娘。

    张禹连忙笑呵呵地讨好道:“师叔,您也没睡呢......刚刚没注意......您这也是在练习步法......”

    “是啊......”欧阳艳艳说道:“师父教了我们罡步,让我们绕着树练习......”

    “这么晚了还练?”张禹诧道。

    “白天还得练别的呢,而且师父说,晚上练习罡步的效果好。现在让我们互相用罡步追逐,谁能抓住对方的后背,谁就算赢。输了的人,晚上就得在树下拿大顶两个小时......”欧阳艳艳撇着嘴说道。

    “你输了的话,也得拿大顶?”张禹皱眉。

    “你以为呢......”欧阳艳艳说着,瞪了潘胜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这个王八蛋,一点没有个师兄的样子,自从开始比试,我就没赢过......这几天晚上都是我拿大顶......”

    潘胜也能听出好赖话,连忙委屈地说道:“师妹,是师父说的,不许相让,否则的话,日后真的与人交手会吃亏的。现在受点苦,为的是以后不流血......”

    “行了吧你,咱们赶紧继续!”欧阳艳艳说道。

    “好嘞!”潘胜立刻答应。

    两个跟着就在树下,互相追逐。

    还真别说,二人真的是脚踏罡步,脚步也很快,其中还带着点身法。

    张禹看在眼里,不禁暗自惊叹,老王头倒是教自己罡步了,却也不是这么教的。在速度和身法上,二人学的明显要比自己学的高明。

    不大工夫,两个人就已经在树下转了六七圈。他俩的速度都很快,都想从后面抓住对方,可惜都没有成功。

    潘胜是活尸,身体的天赋,肯定要强过欧阳艳艳。但是,欧阳艳艳的脑子,明显要比潘胜灵活。

    先前或许欧阳艳艳每次都输,张禹隐隐能够预见到,长此以往的练习,欧阳艳艳极有可能胜过潘胜。

    张禹专注地看着,从中也能借鉴到不少东西。不说别的,太极拳也是讲究步法的,不是说原地不动。这用罡步转圈,颇有点太极拳步法的味道。

    又琢磨了一会,张禹基本上完全领悟其中的道理。而这两位,现在还没分出胜负呢。

    张禹也不耽误时间,直接朝孙昭奕的房间走去。

    轻轻敲了几下房门,里面响起孙昭奕的声音,“请进。”

    她的房间本来漆黑一片,随着这一声,房间便烛火明亮。

    张禹扛着箱子进到房间,孙昭奕先行见礼,“拜见宗主。”

    “太师叔免礼......弟子拜见太师叔......”张禹也赶紧客气地说道。

    孙昭奕微微点头,她一双红色的眸子看着张禹,嘴上却道:“宗主这次出门,所获颇丰啊。”

    “不瞒太师叔,弟子这次前往太行山,不想竟然寻得当年真大道玉虚宫留下来的宝物,其中有一件宝物唤作《金册玉牒》,说是能够布道授纂。”张禹如实说道。

    “《金册玉牒》......”一向淡定的孙昭奕在听说《金册玉牒》之后,也不禁为之动容。

    “太师叔,您听说过《金册玉牒》......”张禹好奇地说道。

    “此乃道家之无上宝物,系上天所授,得《金册玉牒》者,可开宗立教,布坛传道!无当宗想要复兴,一来是靠宗主的无上道法,二来也要秉承天意。宗主能够得到《金册玉牒》,不管是机缘还是巧合,都是上天的眷顾。无当宗复兴有望......”孙昭奕感慨地说道。

    “按照太师叔的说法,我现在有了金册玉牒,那是不是就可以给门下弟子自行授纂。现在不管是国内、国外,都有不少人信奉道家,想要皈依。有此《金册玉牒》,那想要授纂,也就方便了。”张禹也有点激动地说道。

    “错!”孙昭奕直接说道。

    “太师叔......为什么这么说......”张禹不解。

    “《金册玉牒》代表天意不假,却也不是说随便乱用的,起码现在,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宗主,你要知道,一切都是凭实力说话,《金册玉牒》则如同传国玉玺,并不是说得到玉玺,就能给成为皇帝。你想靠《金册玉牒》授纂,这会触碰到很多人的利益,所以必须小心谨慎,在你成为律师之前,最好不要亮出来。”孙昭奕认真地说道。

    “弟子明白了。”张禹点头说道。

    经过孙昭奕这一点拨,张禹就清楚是什么意思了。天下间有授纂权力的宗派就这么几家,而且想要授纂,想要升纂,都必须拿出功德。说白了,也就是上交经费。

    这是一个大的利益,是一个大的买卖,你张禹想要分一杯羹,起码得让各大宗派认可。如何让人认可,那就是实力。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白扯,《金册玉牒》就算暂时在你的手里,也会被人抢走。

    “《金册玉牒》一定要放好,待你成为律师,无当宗的实力再进一步的提升之后,才能拿出来使用。”孙昭奕又叮嘱道。

    “弟子知道了。”张禹点头说道。

    跟着,张禹箱子放到炕上,将箱子盖打开,说道:“太师叔,这些都是我这次收获的法器。这里面还有玉虚宫的两件很重要的宝贝,一件叫作苍天印,一件叫作七星刀......”

    当下,张禹就把遗书上的内容,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孙昭奕,最后补充道:“眼下吕祖阁已经成为咱们无当道观的子孙庙,熊剑也拜我为师,他是玉虚宫的传人,那玉虚绳在我的手中,实在是因为此绳太过厉害,如果还给熊剑,一旦丢失,麻烦太大。我用心将苍天印和七星刀还给吕祖阁,不知太师叔意下如何?”

    孙昭奕听了之后,沉吟了一声,然后摇头说道:“宗主此言差矣。”

    “为何?”张禹问道。

    “吕祖阁是玉虚宫的传承,熊剑是玉虚宫的有缘人。可是你呢......”孙昭奕看着张禹说道。

    “我......我或许只是一个外人吧......”张禹有点迟疑地说道。

    “错了......”孙昭奕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得到的是真大道的传承,你是真大道的有缘人,《金册玉牒》能够选择你,就充分的证明了这一点。你刚刚说了,真大道一共有七宝,除了《金册玉牒》、玉虚绳、七星刀、苍天印之外,还有七彩衣、《神机图》、落星钱......无当宗、真大道,都是道家的传承,一切都是天意,没有说什么法器本来就是谁的......你现在秉承天意,不但是无当宗的继承人,同样也继承了真大道的传承......”

    说到此,孙昭奕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法器之物,也不是说,多多益善......传给门下弟子,也无不妥......我并不反对宗主将法器传给熊剑,只是希望宗主明白,这是传,并不是还......”

    她的这一番话,说的是有理有据。

    熊剑确实是玉虚宫的有缘人,要不然那个机关,张禹为什么就打不开。另外还有上辈子能够打开机关的一枝梅,这辈子却打不开了。

    可是张禹呢,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真大道的认可,成为天选之人。

    在一定程度上,真大道是在玉虚宫、天宝宫之上的。既然得到真大道的认可,那不管是玉虚宫的宝物,还是天宝宫的宝物,张禹都有资格继承,而且还是合情合理合法,并非巧取豪夺,所以不必有任何愧疚。

    说白了就是,这东西不是抢的,是你自己的。

    可以将法器传给熊剑,却不是还给吕祖阁。

    “太师叔教诲的极是......”张禹颔首说道。

    “好了,先不说这个,看看你得到的这些法器吧。用不上的,选一些有功劳的弟子,传给他们。不过我觉得,这些法器的威力不小,即便现在给他们,他们恐怕也无法使用。”孙昭奕说道。

    张禹这次过来,一来是将《金册玉牒》的事情告诉孙昭奕,二来也是想用九玄镜看看这些法器都如何使用。

    他上炕拿过箱子,将箱子打开,从里面将九玄镜取出。

    张禹最关心的法器就是那枚苍天印。

    对于这枚金印,张禹充满了好奇,早就想看看,所谓的驱策黄巾力士是怎么回事。

    张禹左手托着九玄镜,镜面朝上,他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到上面,跟着在心中默念起九玄镜的咒语,“名可名非常名,道可道非常道,九玄奥妙归真,天转灵动乾坤......”

    很快,咒语念罢,再看那镜面之上,突然泛起一道华光。

    一看到光芒,张禹心中大喜,他马上将苍天印放到华光之上,片刻之后,就见先前喷在镜子上血珠,一下子动了起来,形成了文字。

    果不其然,先是三个繁体字,写的正是苍天印!

    紧接着又见上面的血珠又重新凝结起来。

    凝结在一处的血珠,很快又形成了一排繁体字苍天有道,黄巾驱策,移山填海,无所不能!

    张禹知道,这就是咒语,在这一刻,他已经明白苍天印到底是怎么个用法了。

    他都顾不上再去看其他的法器如何使用了,马上从兜里掏出符纸。

    但旋即发现,一张符纸有点小,这苍天印有两个拳头大,一张符纸明显不够用的。他又掏出来一张,将两张符纸对在一起,手指在中间一划,说来也是神奇,都不用什么胶水,两张符纸就连到了一块。

    张禹抄起苍天印,口中念动咒语,“苍天有道,黄巾驱策,移山填海,无所不能!”

    咒语念罢,他将苍天印盖到符纸之上。

    移开之后,便能看到符纸上有一个硕大的红色符文。在这符文之上,隐隐有金光散发。他用手指掐住符纸,只是轻轻一甩,“噗”地一声,符纸自行点燃,化作灰烬。

    选瞬之间,一个金黄色的影子凭空出现。

    这个影子,看起来是那样的熟悉,不正是自己在太行山的山腹中遇到的那个黄金巨人么。

    只是山腹中的黄金巨人能有三米高,手持狼牙棒。眼下出现这个,大概也就一米八左右的样子,和张禹差不多。虽然也拿着狼牙棒,但明显要比山腹中黄金巨人所持的狼牙棒小上两三号。

    就算是这样,张禹也忍不住感慨起来,“黄巾力士......这就是黄巾力士......”

    他不止一次听说过黄巾力士,老王头就给他讲过,《水浒传》中,神行太保戴宗用的是神行马甲,但这只不过是小道。真正的大道,则是公孙胜的师父罗真人。李逵不识好歹,敢斧劈罗真人,人家有道之人,不稀罕跟他一般见识,所以只是略施惩戒,将黄巾力士把他给架到天上,着实把天不怕地不怕的李逵吓得够呛。

    公孙胜曾经说过,这种黄巾力士,罗真人能驱策成百上千,那得是什么样的修行。

    张禹现在通过苍天印,也可以驱策黄巾力士。但他能够真切的意识到,自己目前只能操控这么一个黄巾力士。而且看起来,这个黄巾力士多少有点不靠谱,

    他又嘀咕了一句,“这个黄巾力士有点小啊......也不知道实力如何......”

    孙昭奕何等耳力,当即微笑着说道:“宗主可以带他出去,找潘胜试上一试。”

    “这合适么......别把潘胜打个好歹......”张禹有点担心地说道。

    “无妨无妨,潘胜身体坚硬,就算受伤,也不会送命。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历练。”孙昭奕平和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