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83章 兴盛
    张禹又再次看向死了的波尘子,心中一阵惋惜。

    波尘子的天赋很高,若不是被师父詹道人一直压制,现在应该已经可以脱颖而出。

    人在被压制太久的时候,难免会走上极端。

    张禹同情波尘子的遭遇,可是眼下,他也无能为力,人已经死了。

    张禹不自觉地看向冯崇绝,冯崇绝站在原地,并没有过来查看波尘子的尸体。她的脸色十分复杂,看不出是喜是悲,仿佛是在考虑什么事情。张禹明白,波尘子的死,对于冯崇绝来说,或许不是什么大事,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

    只是这件事,对于白眉宫来说,是一个污点,是一个天大的丑闻。这种事一旦传扬出去,白眉宫必然会陷入是非之地,像阳春观这种对头,少不得会借机生事。

    就在这功夫,外面响起的脚步声,紧跟着,上官宁的身影出现在门内,声音也响了起来,“师父,掌门师尊......”

    才说到这里,她就怔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很显然,这是因为突兀地看到波尘子死了。

    “小宁,方丈师姐怎么说?”冯崇绝转身看向上官宁。

    “掌教师尊的意思是,让咱们连夜带着人和尸体离开这里,返回白眉宫......”上官宁又看向张禹,说道:“张真人,师尊也请你跟着一起回白眉宫,不知道你现在有空吗?”

    张禹能住在这里,主要是为了找轮椅人,可现在轮椅人已经跑了,唯一知道一点线索的波尘子也死了,想要把人找到,恐怕没有那么容易。

    好在,自己知道轮椅人还没死,勉强还能给温琼做一个交代。

    现在跟着去白眉宫,一来张禹也有点疲惫,二来朱酒真和杨焕章也需要休息,估计人都睡了,再把人招呼起来出发,不够折腾的。

    张禹迟疑了一下,说道:“我还有朋友在此,他们已经休息,我实在不便立刻出发。要不然这样,你们着急的话,就先白眉宫。我明天早上出发,赶回镇海。等回去之后,一定前往白眉宫拜见师伯。”

    “那也好,我们就在白眉宫恭候张真人。”上官宁打了个揖手,又道:“今天的事情,多亏张真人,掌教师尊让我在此代为道谢。”

    “何必客气,请师伯不必多礼。”张禹也打起揖手。

    白眉宫方面,不想把事情给闹大,连夜离开。

    这要是一般的人,想要把两具尸体神不知鬼不觉的给运走,绝不是容易的事。可白眉宫终究不一般,在谁也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就把人给运出酒店,上车离开。

    张禹则是返回自己住的别墅,好好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他就和朱酒真、杨焕章并两个弟子离开这里,前往镇海市。

    下午五点多钟,他们才进到镇海市的境内,下了高速,有几辆轿车正在那里等着。张禹在半路上给养文宾打的电话,告诉养文宾,人已经找到。让养文宾在高速口等着,进行交接。

    路上的时候,张禹就和杨焕章说好了,在太行山上的事情,最好不要说出去,以免横生枝节。对于这种事情,杨焕章也明白。其实这种事,说不说也无妨,杨焕章摆明是被人给劫走的,张禹把人给抢回来,若说不动手,显然也不太可能。

    张禹将杨焕章交给养文宾,另外还有摘下来的那个龙头。至于说如何审理,就不归张禹负责了,一切都是相关部门来处理。

    养文宾的人将杨焕章请到车上就坐,养文宾随口说道:“老弟,我就说你有办法,果然是手到擒来。对了,不知道......这人是从哪里找回来的......”

    “这个......”张禹迟疑了一下,寻思着该怎么说。

    养文宾一看到张禹为难,立刻说道:“不好意思,有些事情,我是不该问的......放心好了,这件事,回头也不会提及,绝不会给你惹麻烦......”

    “那就多谢养兄了。”张禹笑道。

    “这都是应该的。老弟,你帮了大忙,不如现在去喝上两杯。”养文宾也笑着说道。

    “这次寻找杨焕章,实在是累得要命,今天怕是不方便,咱们回头再叙。”张禹客气道。

    “也是,那咱们回头再叙,届时多喝几杯。”养文宾说着,拍了怕张禹的肩膀。

    两个人又客套几句,才各自上车。张禹是要回光明山,最好还是走高速,然后再上环路,这样能节省很多时间。要是往市里走,以镇海市的交通,估计十二点都到不了光明山。

    两边的车各走各的,张禹他们的车是快八点的时候,抵达光明山脚下。

    他们沿着山路向前,快到半山腰的时候,张禹就发现不对劲。

    这可是冬天,可在山上的人竟然不少。有的在拍照,有的一边登山一边聊天,形形色色,就跟白天都差不多。

    张禹甚至能够听到一个老外用生涩的国语说道:“这山上的月亮可真圆啊!”

    闻听此言,张禹忍不住往天上看了一眼,也没发现月亮哪里圆。

    跟着,他又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刘易斯先生,再往上就是无当道观,也就是拳王阿勒代斯先生修道的地方。现在阿勒代斯先生就在山上,不过今天晚上,不知道能不能见到,估计要白天才行。咱们晚上,可以在无当道观的客房休息。”

    “很好、很好......”刚刚那个老外说道。

    另外,还能听到斜侧方有个女孩对着手机说道:“妈,我已经到无当道观了,这里就是光明山,客房都准备好了,只是到的时间有点晚,没赶上早上上香。我今晚早点睡,明早一起来就去大殿上香。”

    诸如这样的人还不少,上路两边,还设有椅子,供人休息。这大冷天,竟然还有人坐在那里赏月,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公园呢。

    来到无当道观,山门打开,大晚上的还有人在这里照相。而且人头还不少,看来不止一拨。

    张禹等人进到山门,马上有弟子行礼,“师父,您回来了。”

    “嗯。”张禹微微点头,说道:“今晚这是怎么了,山上的人怎么这么多?”

    “师父,还不是您在英吉利大显神威,现在全世界的人几乎都知道咱们无当道观了。前几天就有人陆续登门,人是越来越多,不仅仅是来自咱们国内五湖四海,来自世界各国的人也比比皆是。这不......客房今天都快不够用了......听说,昨天还来了几个旅行团,打算跟咱们这里进行业务合作......”弟子说道。

    “我说的么......”张禹点了点头,然后朝里面走去。

    他们几个直奔后院,快到的时候,就见李明月和赵秋菊匆匆从里面跑了出来。

    “师父。”“师父。”

    见到二人,张禹点头说道:“什么事啊,匆匆忙忙?”

    “我听说您回来了,就马上迎出来了......咱们道观现在,实在是太火了......来的人越来越多,住的地方都快不够了......有些事情,我也不敢做主,所以想跟您请示一下......”李明月急忙把火地说道。

    “说,什么事?”张禹平和地说道。

    “咱们当初设计的客房,大多都是单间和双人间,昨天咱们又和几个旅行社进行了业务合作。考虑到光明山的车道还没有落成,上山之后再下去,难度太大,基本上都得在这边过夜。所以希望,能不能开设四人间......还有,明天就会有两家旅行社带着游客上门......两个团合起来能有八十多人......未来还会越来越多......”

    无当道观的规模,自然是赶不上白眉宫的。虽然也设有客房,但也就能接待二百多人,毕竟这里不是酒店,也不整什么高层建筑。

    以前的时候,在道观过夜的人很少,客房几乎都是空着。实在想不到,突然间就不够住的了。

    当然,张禹当初也没预料到,无当道观会发现的这么快。这个年头,不管是寺庙还是道观,一半收入都是来自旅游业,哪怕是香火钱,对于绝大多数的道观和寺庙来说,也是游客的比例占据大头。

    “这样......那就先改一些四人间,暂时确保到来的信善有睡觉的地方......等到转过年,车道一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张禹说道。

    赵秋菊也说道:“师父,除了客房不够用之外,上山做法事、看风水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弟子们的修为还是有限,有的风水,根本解决不了......您能不能抽时间,给解决一下......”

    “好,那明天早上,咱们就出发,先把疑难问题给解决。”张禹说道。

    跟着,他又想起了阿勒代斯等人,也不知这些人住在这里是否适应。张禹又顺口问道:“阿勒代斯他们最近怎么样?”

    “他们之中,旁人倒是没什么,每天正常修道。只是阿勒代斯......就比较忙了......”李明月说道。

    “他忙什么?”张禹问道。

    “来道观上香的人中,最少能有三分之一是冲着阿勒代斯来的。也不知道是谁把阿勒代斯来到无当道观的事情泄露出去了,很多人一进门,就说想见阿勒代斯......他一天光是拍照、签名就快累死了......”李明月皱着眉说道。

    “这......”张禹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等下我去看看他。”

    眼下道观,存在着种种问题,各种琐事,一件接着一件。张禹突然发现,道观内少了王杰,好像都不成。

    李明月他们终究是大学刚毕业,来了就修道,处理琐事的时候,还是要差上一些。

    张禹让李明月、赵秋菊先去忙,他进到后院,前往阿勒代斯等人住的地方。

    在房间内,就能听到里面十分的热闹,好像是在喝酒。这让张禹有点纳闷,怎么这么高兴。

    他敲了两下门,房门马上打开,是赵华站在门内。

    “师公,您回来了。”

    “回来了。”张禹嘴里说着,朝里面看去。

    只见房间内摆着桌子,阿勒代斯、谢丽尔、艾露高、布莱顿等人都在,桌上放着红酒,像是有什么高兴事,众人的脸上都带着喜色。

    他们也看到了张禹,一个个都站了起来,“师父,您回来了。”“师兄。”“师伯。”......

    众人称呼什么的都有,张禹和朱酒真走了进来,张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问道:“有什么好事,今晚这么高兴。”

    “师父,我练出真气了。”艾露高第一个兴奋地说道。

    她说的是国语,很是生涩。

    “我也练出来了。”“我也练出来了。”“还有我。”......卡卡等人也都这般说道。

    别的不说,就说这些老外,在无当道观住的这些日子,倒是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国语。

    见众人都这么说,张禹不由得又惊又喜,实在想不到,大家伙竟然练得这么快。

    张禹虽然传授了他们心法,可想要练出真气,正常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他们学习得是吕祖阁的心法,该说不说,这心法还真不简单,能让人这么快就有所突破。

    同样,张禹也知道,这主要也是天赋问题。要知道,不管是卡卡也好,艾露高也罢,他们都是练武出身。哪怕是练外功,但身体的底子好,想要聚集真气,也比普通人容易很多。

    赵华低着头,看起来,他还没练出来。跟着,张禹又看到,阿勒代斯有点垂头丧气。

    张禹说道:“阿勒代斯,别人都很高兴,你怎么闷闷不乐。”

    “我......我还没练出来......”阿勒代斯有点尴尬,用生涩的国语说道。

    艾露高则是马上接过话茬,用生涩的国语说道:“到道观来的人,都来找阿勒代斯签名合影,很耽误时间的......所以,他每天练功的时间很好......”

    听得出来,这丫头是在帮阿勒代斯开脱,担心阿勒代斯被张禹惩罚。

    谢丽尔见她抢着说,心中有点不满,不由得横了艾露高一眼。

    张禹笑着说道:“这事我已经知道了。这样,那些人也是盛情难却,我看这样,每天就拿出一个小时来满足他们的愿望,合影签名。其他的时间,阿勒代斯还是照旧修炼。”

    这话比较长,阿勒代斯等人都听不懂,只能看向赵华。

    赵华立刻翻译,阿勒代斯听了之后,马上感激地说道:“谢谢师父。”

    其实他也是,这要是在国外,他绝对不可能谁来都给签名合影,可这是在无当道观,即便不太愿意,也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以免影响到道观的香火。

    众人随即请张禹和朱酒真过来坐,一起吃饭。朱酒真一上桌,就直接说道:“喝红酒有什么意思,改喝白酒,不醉不休!”

    “啊?”......众人听了他的话,差点没一下子从椅子上滑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