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77章 冒牌货
    “还没有呢,出了这种事,我本来是打算马上汇报方丈师姐的,结果你正好过来,我就没来得及。我现在先给师姐打个电话,听听她的意思。”冯崇绝嘴里说着,马上从道袍中掏出手机。

    她拨了袁真人的电话号码,很快就听里面响起了袁真人的声音,“喂,是崇绝么。”

    “方丈师姐,是我......出大事了......”冯崇绝急切地说道。

    “出什么事了?”袁真人诧异地问道。

    “是这样的......詹师兄遇害了,我们发现,在他的胸口处,插着飞星九刃......就和、就和五师兄、唐师兄的死法......一模一样......”冯崇绝急急忙忙地将事情说了一遍。

    “竟然会有这种事......”袁真人暗吃一惊,半晌后才说道:“可有发现什么线索?”

    “这事十分的诡异,师兄的窗户是关着的,房间内也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师兄就是坐在沙发上,胸口插着飞星九刃。发现尸体的人是师兄的弟子常鑫,她刚刚来给师兄送清水,这才发现了师兄的尸体。对了......无当道观的张禹也在......”冯崇绝又是一五一十地说道。

    “张禹也在......”袁真人愣了一下,说道:“他怎么会在?”

    “他说过来有事,正好也住在嘉乐别墅酒店,说是经过这里,听到门口有惊叫的声音,就过来查看,这才碰巧遇到。”冯崇绝说道。

    “这还真够巧的。”袁真人沉吟一声,随即说道:“这样,你把电话先给小宁。”

    “是,师姐。”冯崇绝答应一声,看向上官宁,“小宁,方丈让你接电话。”

    上官宁赶紧来到冯崇绝的面前,从冯崇绝的手里接过电话,放在耳边接听,“喂,师父。”

    “小宁,你这是在现场吗?”电话里响起袁真人的声音。

    “是的。”上官宁马上说道。

    “你找个没人的地方,跟我说话。”袁真人跟着说道。

    “是,师父。”上官宁说着,看向冯崇绝,说道:“师父,方丈师父让我单独跟她说话,我先出去一下。”

    “好。”冯崇绝点了点头。

    上官宁当即出了房间,张禹和冯崇绝就站在房间内等着。

    张禹一边等,一边四下打量。死了的詹道人是坐在大沙发上,在他的对面,则是茶几。茶几上有茶壶、茶杯,另外还有一本《正易心法》。

    这本书张禹曾经看过,是麻衣神相的著作,内容是道家的“活法”自悟易道,体现了一种超越后天之是非知见、契证先天之觉性的意识。其中阐述了由无极入太极的化生模式。诠释出“大衍之数”和“天地之数”,前者偏重于借“筮数”符号法象超验的形上界下坠为经验之现象界的过程,后者则是对现象界的生成结构及其功能进行数的逻辑推衍。

    道家的典籍,大体上就是那些,特别是这种重要的著作,并不是说独门秘笈,而是广为流传,就跟《易经》、《道德经》这些是一样的。

    但想要从中悟出真谛,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属于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麻衣神相的著作,也不是说正一教的门下不能看,谁有本事,谁就从中借鉴。

    张禹打量起这本书来,书是展开扣在茶几上的。

    等了大概能有五分钟,上官宁从外面走了进来。

    她一进来,就看向张禹,说道:“张真人,我师父让你接电话。”

    “哦?”张禹几步走到上官宁的面前,从她的手里接过电话。

    “喂,师伯您好。”

    “张禹,出了这样的事,咱们之间,就见不必客套了。这样,你先去小宁的房间接电话。”袁真人说道。

    张禹不解袁真人的意思,但还是说道:“好的。”

    他跟着和冯崇绝打了招呼,冯崇绝也知道这是大事,自然是点头。

    上官宁带着张禹去到她的房间,房间也是在二楼,一边走,上官宁还一边介绍。他们这些人,分别住在楼上楼下,书房这一侧,是詹道人居住,书房旁边把头的房间是詹道人的卧室。书房对面有两个房间,是詹道人的两个弟子居住,也就是站在书房内的那两个三十来岁的弟子。在书房的房间,则是住着常鑫。

    走廊的另一端,最把头是冯崇绝居住,上官宁的卧室在冯崇绝的旁边。

    她请张禹进到房间,自己则是没有跟进去。

    张禹进去之后,简单了扫了一眼,就是一个欧式卧房。里面一切设施俱全,张禹走到床边站下,朝电话里说道:“师伯,我现在一个人了。”

    “我师弟突然遇害,实在是本门不幸。你既然也看了现场,可有什么看法?”袁真人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觉得这里面,多少有些疑点,不像是什么阴灵索命,更像是有人蓄意谋杀。”张禹说道。

    “你的看法和小宁一样,眼下这件事,实在不便报警,你也知道,咱们道家不适合上这种负面新闻,影响很大。”袁真人平和地说道。

    “我明白,那师伯的意思是......”张禹问道。

    “我是这样想的,你和小宁联手,看能不能把真凶给揪出来!”袁真人认真地说道。

    “我和上官宁联手......那冯师叔......”张禹有点疑惑地说道。

    “我这师妹,性子急,脑子慢,这种事交给她,肯定是不成的。相较之下,我还是觉得你更加靠谱。这事,就麻烦你了,看能不能找出真凶。我相信你,一定有办法!”袁真人用称赞的语气说道。

    “是,师伯。那我尽力而为。”张禹说道。

    “那你现在就回去,把电话给冯崇绝,我来跟她说。”袁真人说道。

    张禹这就出了房间,上官宁在门外不远处等着他,两个人一起返回案发的书房。

    张禹将电话给冯崇绝,冯崇绝接了电话,一个劲的点头答应,“是,师姐......明白、明白......”

    挂了电话,冯崇绝看向张禹和上官宁,说道:“贤侄,师姐说了,既然你恰巧在这里,就请你帮个忙,看能不能找到真凶。我们这些人,现在全部听你调遣。”

    “师叔客气了,承蒙师伯信任,小侄就试上一试。”张禹打起揖手说道。

    “张真人,你打算怎么做,我们一定全力配合。”上官宁在一旁说道。

    张禹略一琢磨,说道:“我也不是什么专业的警察,顶多是看过一些警匪片。所以我觉得,首先咱们应该先确定一下死者的死亡时间,这一点没有问题吧。”

    他嘴上这么说,人已经走到沙发旁,好似当仁不让一般,伸手抓住詹道人的手腕。

    詹道人已经没有了脉搏,不过大概也能够通过尸体僵硬程度与体温大概判断出尸体的死亡时间。

    房间内的冯崇绝等人都看着张禹,过了片刻,张禹说道:“死亡时间距离现在,大概有三个小时以上,应该是在晚上七点到八点之间。”

    一听这话,上官宁马上说道:“这不可能吧。”

    “是呀,这不可能......”詹道人的弟子常鑫也这般说道。

    “怎么不可能?”张禹疑惑地看向二人。

    上官宁先行说道:“我们虽然住在这里,可依然不会落下晚课。今天晚上,我们是八点进行晚课,记得在晚课之前,常师姐还到楼上去找过詹师伯。”

    “没错......”常鑫急切地说道:“在还差十分钟八点的时候,我到书房招呼师父到楼下大厅做晚课。当时师父好端端的,还说今晚看书,就不下楼做晚课了......”

    “哦?”张禹愣了一下,又仔细打量起詹道人的尸体。他翻开詹道人的眼皮,按照自己对人体的认识来说,詹道人的死亡时间绝对是七点到八点之间,如果更加精确一下的,他甚至能够确定,大概是七点半以前。

    可如果按照常鑫的说法,詹道人在快到八点的时候还活着,那显然是不对劲的。但张禹也能确定,自己估算的死亡时间不会有错。

    他下意识地转头看向常鑫,常鑫五官标致,肌肤白皙,虽然穿着宽大的道袍,却也能够看出身材娇好。

    常鑫被张禹这么盯着,不禁有点紧张起来,结结巴巴地说道:“你这么看我做什么......我上来的时候......师父却是是活着的......”

    “张真人,常师妹是师父最信赖的弟子,我相信她不会说话。”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道士说道。

    张禹点了点头,分别看了房间内的两个三十岁左右的道士,说道:“不知道二位的道号如何称呼。”

    “贫道碧星子。”“贫道波尘子。”两个倒是分别说道。

    张禹又打量了碧星子和波尘子,刚刚说话的就是碧星子,碧星子身材较高,应该能有一米八以上,给人一种精明的感觉。

    波尘子中等身材,相貌朴实,看起来十分敦厚。

    被张禹这么打量,碧星子忍不住说道:“张真人,你总这么看我们做什么,不会认为......是我们害死师父吧......”

    冯崇绝也觉得张禹总是盯着人家看,多少有点不妥,于是说道:“贤侄,我师兄是死在飞星九刃之下,我觉得......即便他们有飞星九刃......怕是驾驭不了......常鑫上楼招呼师兄的时候,我们都在楼下,我也相信,常鑫不可能做这种大逆不道之事。再者说,常鑫上去的时间很短,若说做些什么,时间也不够......在常鑫下来之后,我们一直都在楼下做晚课,直到十点才结束......”

    听了她的说法,张禹微微点头,但跟着指向詹道人胸口插的匕首,说道:“冯师叔,这把匕首,就是你说的飞星九刃了。”

    “正是。”冯崇绝点头,“我绝不会记错。”

    “飞星九刃......名字就这么霸气,那我想......这一定是一件法器,不会只是普通的兵器......是这样吧......”张禹淡定地说道。

    “这个当然。”冯崇绝郑重地点头说道:“飞星九刃是大师兄的贴身法器,是前任方丈师尊授给大师兄的,威力惊人。”

    “那就没错了。”张禹笑了起来。

    “怎么没错?”冯崇绝不解地问道。

    “因为现在插在你师兄胸口上的这把刀,根本就不是什么法器,就是普通的一把匕首。”张禹从容地说道。

    “不会吧......”冯崇绝急忙抢到尸体前,她本想伸手去抓匕首,但反应的也快,没敢去碰。毕竟现在是不报警,可不代表就能给随便触碰现场证物了,天晓得这上面有没有指纹。

    冯崇绝的修为,相比于张禹,还是要差上不少的。她还真就无法确定,这把匕首到底是不是法器。

    她的手,想去抓匕首,又不敢乱碰,挣扎了一会,干脆看向张禹,“贤侄,那如你所言的话,又是如何?”

    张禹耸了耸肩膀,说道:“如果不是法器,那问题就很简单了。肯定是有人到这里用匕首杀了詹道长。而杀死他的人,又是和詹道长熟悉的人,因为突然出手,防不胜防,詹道长才死于刀下。不但没有打斗过的痕迹,甚至连叫都没叫出来。”

    “这......这......”冯崇绝看向常鑫,嘴里嘀咕道:“熟悉的人......”

    常鑫心头大骇,眼泪都急出来了,“师叔,我不可能杀师父的......张真人......您可不能冤枉好人啊......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可能杀他......”

    “是啊,常师妹绝不可能杀师父的。”这次是波尘子说道。

    碧星子也点头郑重地说道:“我也相信常师妹,她不可能害师父的......”

    “这个我也知道。”冯崇绝点了点头,又看向张禹,说道:“能找到什么证据,证明谁是凶手么......即便是能够确定......这把刀不是法器,不是真正的飞星九刃......也不能说,就一定是师兄的弟子所为......我师兄对门下弟子一向很好,门下弟子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这也没错,总不能冤枉了好人。现在既然能够确定,飞星九刃是假的,那凶手肯定就在这个别墅内。我觉得,要不然先这样,冯师叔你带着大伙出去,都到大客厅等着,谁也不许离开,我和上官宁在这里再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新的线索。”张禹说道。

    “你好。方丈师姐说了,让我们现在都听你的,我们现在就下去等着。”冯崇绝说完,朝常鑫等人一招手,带着他们朝外面走去。

    常鑫的心理素质显然很差,估计也是受惊过度,走起路来,都是战战兢兢,像是生怕被认定成为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