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81章 抽丝剥茧
    见张禹的手指过来,又是这般说,波尘子吓了一跳,急忙说道:“张、张真人......你这是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是杀害师父的人......”

    冯崇绝等人听了张禹的话,也都是一惊。冯崇绝诧异地说道:“贤侄......你说波尘子杀死了詹师兄......莫不是开玩笑吧,他怎么可能......”

    常鑫和碧星子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显然不信。只是二人刚刚受到的打击太大,眼睛都哭红了,所以都没敢出声。

    “你们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张禹正色地说道。

    “这......这......这不太可能吧......”冯崇绝皱着眉,仍然不敢相信张禹的话。

    波尘子更是满脸的委屈,小心翼翼地说道:“张真人......你别吓我啊......说我杀师父......这不是冤枉人么......”

    张禹先是看向冯崇绝,说道:“冯师叔,你认为波尘子不可能说凶手,这是从哪里判断的呢?”

    “波尘子一向忠厚老实,这一点在白眉宫,是谁都知道的。而且,詹师兄对波尘子也很好,波尘子有什么理由杀师兄呢......”冯崇绝说道。

    波尘子也不住地点头,“师叔......师父对我恩重如山......我怎么可能会杀师父......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啊......我真的是冤枉啊......”

    这家伙一脸的急切之色,看样子也好急哭了。

    “是这样么......”张禹嘴里说着,伸手抓起先前被冯崇绝翻出来的衣物。

    衣物中,只有衬衣衬裤和背心、短裤。张禹将这些衣物往箱子里一丢,跟着说道:“你这趟出门,连件换洗的外衣都没有吗?碧星子还准备了两身道袍呢,你怎么就这么一身道袍?”

    这番话,一下子提醒了冯崇绝三人。他们一起看向波尘子的皮箱,可不是么,除了身上穿着的道袍,再一件外衣也没有。

    “我平常就是穿道袍,也不喜欢穿戴......所以就穿着一身来了,没带换洗的......”波尘子解释道。

    “你的道袍看起来很新啊......你们出来也有些日子了吧,就这一身衣服,都能穿的一尘不染,真是神奇......”张禹盯着波尘子,淡笑着说道。

    冯崇绝、常鑫、碧星子又一起看向波尘子,仔细打量起来,可不是么,波尘子身上的道袍,看起来是崭新的,好像以前根本没穿过。

    “这身道袍本来就是新的,是过年的时候,宫里发的,我一直没舍得穿......这次跟师父出门,我才穿上的......我穿衣服很省的,也很仔细,这一点他们都知道......”波尘子急切地说道。

    碧星子轻轻点头,说道:“好像是这样......”

    常鑫也点头说道:“师兄是个干净人,十分勤快......印象中,每次看到他,他的道袍都一尘不染......”

    “呵......”张禹轻笑一声,说道:“这就对了,这么喜欢干净的人,出门会只准备一套道袍吗?”

    “这个......”碧星子和常鑫面面相觑,仿佛张禹说的,也很有道理。

    “我确实就穿着一套道袍出来的,这又不是贴身的衣物,用不着几天就洗的。我们出来这一趟,又能有多久,难不成道袍穿几天就会脏了吧。你总不能因为这个,就说是我杀的师父吧......这未免也太冤枉人了......”波尘子又是委屈地说道。

    冯崇绝也觉得有道理,不能说波尘子没准备换洗的道袍,就说他是杀人凶手吧。

    冯崇绝点了点头,说道:“贤侄......你还有别的证据么......”

    “如果光凭道袍,我当然不可能指证他就是凶手!”张禹说着,举起手中的那根蜡烛。

    这根蜡烛是先前冯崇绝发现的,然后交给张禹。

    张禹举着蜡烛,接着说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蜡烛啊......”冯崇绝说道。

    常鑫和碧星子也微微点头,心中暗说,我们总不能连蜡烛都不认识吧。

    张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波尘子,波尘子有点紧张地说道:“这是蜡烛......怎么了......”

    “怎么了?”张禹笑着说道:“这是什么年代了,除了寺庙之外,能用到蜡烛的地方,少之又少。咱们先前检查了那么多人的私人物品,也没发现有蜡烛,发什么只有你的箱子里有蜡烛......你带这蜡烛是做什么用的?”

    “我、我是怕出门停电,就准备了一根蜡烛......以备不时之需......”波尘子连忙解释道。

    “准备了一根蜡烛......那这跟蜡烛为什么是一半的呢?你们还遇到过停电现象,使用过蜡烛吗?”张禹淡笑着问道。

    “这蜡烛是从道观里拿的,本身就是用过的......”波尘子连忙说道。

    “那这么说,这根蜡烛你只是一直放在皮箱里,从来没拿出来过了?”张禹问道。

    “呃......是......”波尘子迟疑了一下,点头说道。

    “你的反应,为什么这么慢,回答这种问题,还要反应一下吗?”张禹冷笑着问道。

    冯崇绝三人也都看出有点不对,眼睛死死地盯着波尘子。

    “你、你一上来,就说是我杀害了师父......这明显是冤枉好人......对于你的这些问题,我觉得有点像是陷阱......所以......不太敢直接回答......”波尘子紧张而又委屈地说道。

    “你说你没用过......”张禹一把抄起先前冯崇绝放在床上的那张包着蜡烛的纸。

    在纸上,有几滴凝固的蜡烛,张禹将纸给大伙看了一下,接着说道:“如果说,蜡烛是你从白眉宫拿出来的,那一定是干的,用纸包上之后,绝不会沾有蜡油。可是现在呢......上面沾有几滴蜡油,分明是你用过之后才沾上的......对于这个,你有何解释......”

    冯崇绝三人点了点头,认为这话说的有道理。要是说没用过,不可能沾上蜡油。

    波尘子急忙说道:“我、我想起来......我拿走这根蜡烛的时候,在自己的房间内点过一会,吹灭后就用纸给包上了......可能是那个时候沾上的......张真人......你、你总不能因为一根蜡烛,就认定我是凶手吧......这也未免太冤枉人了......”

    “好,那咱们就接着说,我肯定会让你心服口服的。”张禹微笑着说道。

    他跟着晃了晃手中的蜡烛,又道:“你知道这蜡烛是做什么用的吗?”

    “就是蜡烛......还能是做什么用的......”波尘子委屈地说道。

    “你们看呢?”张禹又扫了冯崇绝三人一眼。

    “就是蜡烛吧......”“没看出来还能有什么用。”“是啊。”冯崇绝三人满是不解地说道。

    特别是冯崇绝,她刚刚触碰过这根蜡烛,没看出什么端倪,现在张禹这般说,都把她给搞糊涂了。

    张禹微笑着说道:“这蜡烛看起来是普通的蜡烛,在一般的人看来,也都会这么认为。但是不然,这根蜡烛上面,被人输入了灵气,并且布置了一个小小的阵法,予以巩固。如果我看的不错,布置在上面的阵法是一个幻阵,只要稍微按照幻阵的法门,在周围小小的布置一下,就可以用蜡烛充当阵眼。蜡烛一被点燃,幻阵便能生成。这个阵法,并不能说如何高明,它高明的只是在,一旦吹灭蜡烛,将蜡烛拿走,就不会留下半点阵法的残余。让人看不出有人曾经在那里布阵......”

    说到这里,张禹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其实詹道长的死很简单,在晚上七点半钟,有一个他信赖的弟子进到书房,詹道长就将书放到了桌上和弟子说话。不想,那个弟子竟然趁他不备,突然出手,用事先准备好的冒牌飞星九刃将他给杀了。杀人之后,身上必然会沾有血迹,于是他回到房间之后,就将身上的道袍给烧成了灰,用马桶给冲走了......可道袍烧了,必然要有味道,所以卫生间内的排风才会一直开着......因为八点就是晚课的时间,一定会有人上来招呼詹道长,如果那个时候发现人死了,必然会进行排查,将有不在场证据的弟子都给找出来。特别是这个弟子的卫生间内,还会有烟味,嫌疑自然也最大......最好的方法,就是布置一个幻阵,让进门的常鑫产生幻觉,认为詹道长还活着......等到晚课结束,这个弟子再偷偷进入书房,将幻阵撤掉,蜡烛带走,一切就神不知鬼不觉......在旁人看来,这或许是飞星九刃的传说杀人,又或者是常鑫下的毒手,反正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张禹慢条斯理地说着,说到最后,他看向波尘子,故意用比较重的声音说道“波尘子,我说的没错吧......”

    在张禹推测杀人过程的时候,谁都能听的明白,张禹所指的凶手就是波尘子。

    房间卫生间内的排风一直是开着的,波尘子又只有一套道袍,连替换的衣服都没有。摆明是沾上了血,只能给烧掉。

    对于白眉宫的道士,以波尘子的修为,使用火符术并不算什么。

    “你们这么看我干什么,真当我是凶手啊......”波尘子紧张且急切地说道:“这简直是开玩笑么......幻阵......我怎么可能会幻阵......连师父都不会,更别说是当弟子的了......碧星子,你会幻阵吗?”

    “我不会......师父好像......也不会......”碧星子低着头说道。

    在说师父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声音很是含糊,显然打心里已经不把詹道人当成师父了。

    其实也不仅仅是他,张禹之前按照辈分,还叫詹道人为师叔呢。可是现在,他已经不这么叫了。

    “是啊......波尘子不会幻阵......你这幻阵之说,又是从哪里来的......”冯崇绝也觉得有点问题。

    莫说是波尘子了,连她冯崇绝也不会幻阵。

    张禹冲波尘子说道:“这就更说明问题了,你不会幻阵,那蜡烛上是被谁加持的幻阵。而加持幻阵的蜡烛,又怎么会跑到你的手上。”

    “什么幻阵......根本就是你的一面之词......有没有什么阵法,我哪知道......就算是有......我也不会用啊......”波尘子又是急切,又是无辜地争辩。

    张禹淡淡一笑,伸手指向衣柜,说道:“波尘子,你是不会幻阵,我也相信,你没有本事加持出这样的蜡烛,就算给你这种蜡烛,在没人教的情况下,你也不会用。可是......你遇到会幻阵的高手......那就不同了......”

    “会幻阵的高手......这让我上哪遇......除了师父,就是师伯、方丈他们了......他们也没教过我......”波尘子急忙说道。

    “那咱们就说说,衣柜里的那个人吧......”张禹淡淡地说道。

    波尘子的身子一颤,随即说道:“什么人......衣柜里有什么人......”

    “衣柜里若是没人,那这里的臭味是哪来的?如此高档的别墅酒店,不会这么不卫生吧......”张禹直接走到衣柜外,柜门是开着的,距离一近就能嗅到里面那刺鼻的臭脚丫子味。

    冯崇绝等人也都走了过来,凑近之后,不免也都闻到了味道。

    刚刚在衣柜这边的时候,大伙也都闻到了,只是没当个事。

    现在听了张禹的话,难免都觉得有点问题。

    冯崇绝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皱着眉说道:“怎么这么臭,像是多少天,没洗脚的味道......熏死个人......”

    张禹又转头看向波尘子,说道:“能解释解释,这个柜子里的臭味为什么这么大吗?刚刚他们可是说了,你是一个很干净的人,这里也没看到什么臭鞋臭袜子,哪来的这么大的臭脚丫子味?”

    “这个我怎么会知道......在住进来的时候,我一开柜子,就闻到了这么大的臭味......估摸着,是前任客人留下来的吧......”波尘子急忙说道。

    “柜子里会有这么大的臭味,不管是不是前任客人下来的,都会让人觉得恶心。我想,换做任何人,都应该去叫服务员,赶紧解决问题。可是你呢,竟然还能不理不顾,一声不吭,还真挺有意思的......”张禹笑着说道。

    冯崇绝、常鑫都点了点头,认为张禹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换谁住在这,闻到这么大的臭味,都要找服务员问个究竟,这算是什么。我们是来住店的,不是来闻臭味的。

    波尘子又赶紧辩解,“我只是觉得,这样太过麻烦,在这也住不了多久,就、就没去多管……咱们道家,一向无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好一个无为,好一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你才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这样,就让我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吧……”张禹又是盯着波尘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