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科幻小说 > 驭房有术 >正文 第2078章 印证
    在冯崇绝、常鑫等人出去之后,上官宁四下扫了扫房间内的一切,最后将目光落到张禹的身上,说道:“按照你的意思,杀死我师伯的凶手,应该是我们内部的人了。”

    “差不多。”张禹点头说道:“你怎么觉得?”

    “我和你想的一样,虽然我没有本事来判定那把匕首是不是法器,但是我并不相信什么阴灵报仇一说。如果是外人动的手,师伯绝不可能没有一点反应,仍是安然地坐在这里。所以我认为,一定是和师伯相熟的人下的手。”上官宁肯定地说道。

    “你和你师父袁真人也是这么说的?”张禹微笑着问道。

    “是的。”上官宁说道。

    “那你认为,会是谁下的手?毕竟你比我更加了解这里的人,他们之间,平常有没有什么过节。杀人,总是要有动机的。”张禹淡定地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哪怕是在道观中,平常大伙和和气气,怕是背地里也会有勾心斗角。就拿我来说,其实嫉妒我的人也不少......只是在表面上,谁也看不出来罢了......”上官宁扬着脸说道:“至于说他们背地里有什么纠葛,我现在很少跟他们往来,所以也不太清楚......当然,即便真的有什么大的矛盾,表面上也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

    “这倒也是。”张禹点了点头,又行说道:“动机这方面,怕是一时半刻也查不出来,不过警匪片中,大多是用时间来排查的。就是死者死的时间范围内,每个人都在什么地方。可是眼下的关键是,按照尸体的僵硬程度,大体上可以判断是,死者应该是在七点半之前死的,为什么常鑫在八点上来时,人还是活着的呢......你说,她会不会是在撒谎......”

    “在我的印象中,七点四十五之前,除了詹师伯之外,所有的人都到了大厅,等待上晚课。快到八点的时候,詹师伯还没有下来,常鑫才上去请师伯下来。如果说,当时她看到的是师伯的尸体,那她一定会紧张,除非她的心理素质特别的好。而且,还会说明,她就是凶手,即便不是凶手,也会是同谋。否则的话,没有理由不吭声......”上官宁说话的语速很慢,分析着其中的一切,“另外,谁都知道,她是师伯最信赖的弟子,没有任何杀人的动机。我们前来的一路上,也能看出师伯对她的信赖和重视,以后她一定会在白眉宫得到好的职司,前途一片光明。最为重要的是,一旦师伯去世,常鑫永远也不会在白眉宫有出头之日......所以,她没有任何动机杀人,也不应该与人合谋......”

    “如果她不是凶手,也没有与人同谋,那她还会看到活着的詹道人,恐怕理由只有一个了。”张禹正色地说道。

    “什么?”上官宁好奇地问道。

    “幻阵!”张禹肯定地说道:“凶手在这里布置了幻阵!”

    “在这里,除了死去的詹师伯之外,怕是只有我师父和我会幻阵了......可即便如此,在撤掉阵法之后,也应该留下些许的阵法残余......我自认修为不够,并没有半点阵法的残留,你呢?”上官宁说道。

    “我也没有发现。”张禹说道:“但是我知道,阵法的残留,大多是在撤除阵法时,因为太过仓促才会留下。如果有一定的时间,就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我听掌教师尊说过,确实如此。可我们这些人中,并没有人有这样的本事。”上官宁皱眉说道:“哪怕是师父出手,怕是也未必能够做到这么干净利落。”

    张禹明白,想要撤除阵法的残留,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好像自己当初在雷鸣寺外布置了一个幻阵,也是因为仓促,留下了阵法残余。

    此刻,上官宁又指向尸体,说道:“你看到这本书没有。”

    “看到了,这本书是扣着的,通常来说,是看书时受到打扰,又打算接着看,所以暂时给扣下,以方便等会再看。”张禹微笑着说道。

    他刚刚注意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认定,是熟人作案。

    “詹师伯能有这种举动,肯定是因为进来的是熟人,才暂时将书给扣下。而进来的那个人,十有**就是凶手。晚课是八点到十点,如果詹师伯是那段时间死的,倒是可以通过当时大伙都在什么地方,来进行排查,寻找嫌疑人。可你说是七点半之前,这个就真的说不通了......”上官宁皱着眉头,苦苦思索。

    “死亡时间,我绝不会看错,如果人是十点之后死的,尸体的僵硬程度绝不会这样......如果真的是幻阵......”说到这里,张禹突然想到一个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发现?”上官宁问道。

    “现在还不能确定。”张禹面色凝重地说道。

    他所想到的人,自然不是别人,正是轮椅人。

    可是轮椅人应该和死去的詹道人没什么恩怨吧。即便真有深仇大恨,直接杀了也就算了,犯不着故弄玄虚。再者说了,如果真有深仇大恨,怕是也不至于提前准备一个“飞星九刃”吧。更重要的是,轮椅人是被人家给抓了。

    思量片刻,张禹说道:“我想先找这里的服务员打听一件事。”

    “找服务员打听,打听什么?”上官宁纳闷起来。

    “帮我招呼一下服务员,我出去等着,你在这里看着点就行。”张禹说道。

    “好。”上官宁点了点头。

    她跟着陪张禹一起出了书房,在走廊上,设有酒店一部的服务电话。

    上官宁抓起电话,让服务员过来一趟,然后就返回书房等待。

    她一进门,突然发现,地上的瓷砖有一点发污的痕迹。

    “这是什么?”上官宁在心中嘀咕一声,走了过去。

    张禹并没有发现这个,而是直接下楼,刚到楼梯口这里,就能听到下面说话的声音。

    “常鑫师姐,你怎么也不说话啊?”

    “那个张真人怀疑是我杀的师父......这怎么可能呢......呜呜......而且还说杀人时间是七点到八点,正好我八点去招呼师父下楼做晚课......可当时师父明明好好的,还说要看书,今晚就不下楼做晚课了......呜呜......”常鑫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她一边说话,一边委屈地哭泣。

    “师妹,你也别哭,这只不过是他的推测罢了,清者自清。”紧接着,波尘子安慰道。

    “我也相信你,说你杀师父,简直是胡说八道,根本没有理由。”碧星子也道。

    “好了,都别说了,咱们只需要等着。”冯崇绝严肃地说道。

    听了她的话,众人都不在出声,只有常鑫还在小声地抽泣。

    张禹也隐隐觉得,常鑫确实不太像是凶手,可事情实在是太过扑朔迷离,看来一切都要等着问了这里的服务员再做决断。

    他来到一楼,冯崇绝一见他下来,马上起身说道:“贤侄查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发现?”

    张禹微微摇头,说道:“暂时还没有,我叫了这里的服务员过来,问她点事情。我先出去等着,回来再说。”

    “好。”冯崇绝点头。

    张禹直接出门,在小院内等待,没一会功夫,就见一个服务员赶了过来。

    服务员见院里有人,马上说道:“请问是谁叫服务员。”

    “是我。”张禹走了过去,将小院的门打开,然后朝外面又走了几步,顺便朝服务员做了个请的手势,“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打听,能过去说话么。”

    “嗯。”服务员不明就里,只是点头。

    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张禹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递给服务员,“给你的小费。”

    “谢谢先生。”服务员没想到张禹出手如此大方,连忙道谢,跟着说道:“先生,你想问什么事?”

    “我想跟你打听一下,在这些道友住进这里之前,可有人住在这里?”张禹问道。

    “有。”服务员点头。

    “是几个人,其中可有一个残疾人?”张禹又问道。

    服务员错愕地看向张禹,有点结巴地说道:“您、您怎么知道......”

    听服务员这般说,张禹心头一喜,但表面上不动声色,平和地说道:“你就说,是几个人好了,他们什么特征,又是什么时候退房的。”

    “一共是两个人。”服务员如实说道:“一个大概四十岁,残疾那个人,应该能有六十了,柱的拐杖。印象里,只见过那个男人出去过,却没见到那个残疾人出过门。他们具体开了多少天的房,我不知道,不过十天之后,经理说时间到了,让我来问问还住不住。结果我来了之后,发现这里一个人也没有,于是就按照规定,默认住客退房,扣了押金。”

    “原来如此。那这里的别墅很多,我们来的时候,为什么非得让我们住这套?”张禹顺口问道。

    “你们不是周老板的朋友么,周老板就喜欢16号,不管是他来,还是他的朋友来,都住16号。”服务员说道。

    “谢谢。”张禹微笑着说道。

    “不用客气......对了,那两个是做什么,不会是什么通缉犯吧......”服务员有点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不用去理会。”张禹说道。

    “那好。”服务员连连点头。

    张禹示意她可以走了,自己则是返回别墅。

    现在张禹已经能够确定,自己之前猜测的没有错,轮椅人先前肯定是来过这里。

    可是,抓轮椅人的那个男人却是单独走了,想来是去了太行山。把轮椅人一个人留在这里,怎么能放心呢?

    还有,轮椅人又去哪了?

    满腹狐疑的他进到别墅,众人都坐在沙发上等着,不明白张禹出去一趟,到底是什么意思。

    张禹走了过去,说道:“冯师叔,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冯崇绝站了起来。

    “我想去这里所有的房间里看看,不知道行不行?”张禹客气地说道。

    这话的意思,摆明是要搜所有人的房间。张禹虽然是无当**师,可终究不是白眉宫的高层,直接要搜大家伙的房间,多少有些不礼貌。

    众人听了这话,多少有点不满的情绪,但谁也不敢发作。

    冯崇绝更是得了袁真人的吩咐,一切都要听张禹的。

    她也看出,众人有点不情愿,于是干脆说道:“那就先去我的房间看看吧。”

    “也好。”张禹点头说道。

    冯崇绝是这里辈分最大的,她做了表率,旁人自然也不能再说什么。

    为了做到公平,张禹说道:“冯师叔,咱们这里这么多人,也不能都上去。我看挑几个人一起上去,另外下面的人,也不能回到房间,仍然需要坐在这里等着。”

    “可以。”冯崇绝点头说道。

    她跟着指了常鑫和波尘子、碧星子三个人,让这三位一起上去,也算是做个见证,其他的人,都留在楼下等着,不许乱动。

    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现在凶手不能说是自己的门下弟子,还是詹道人的门下弟子。如果都是她带着门下弟子和张禹去搜,难免是无私有弊。所以,她就自己一个人,带着三个詹道人门下的弟子,两边都说的过去。待查到谁的房间时,就招呼谁过来,当着面搜查。

    张禹、冯崇绝五人上楼,先去了冯崇绝的房间进行搜查。

    冯崇绝也没有太多的物品,所有的柜子看了遍,然后又查看皮箱里的东西,不过是一些衣物和法器,再无其他。没有丝毫可疑之处。

    从冯崇绝的房间出来,旁边是上官宁的房间,张禹喊了上官宁一声,上官宁倒是坦然,把房门钥匙和皮箱的钥匙都送了过来,表示自己就不进去了,留在书房这里看着,让张禹他们随便搜。

    张禹他们进到上官宁的房间,跟搜查冯崇绝房间的时候一样,特别的仔细。

    上官宁带的东西也不多,也就是衣服和法器,只是上官宁的法器还不少,雷劈木的手串、雷劈木的葫芦、雷劈木的桃木剑,装备要比冯崇绝都先进。

    这也难怪,谁让人家是掌教袁真人收的关门弟子呢。堂堂白眉宫掌教的关门弟子,能那么寒酸么。

    从上官宁的房间里出来,他们又去了隔壁的两间房,都是冯崇绝门下弟子的房间。看了之后,仍然没有什么发现,便朝走廊的另一端走去。